他来自总参 第一部 抗战遗墨 第十四章 曲径通幽

panmo2008 收藏 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size][/URL] 第十四章 曲径通幽 医院急诊室门外。 陈宇衡和张副局长四目相向,无言以对。 胡崇汉已经度过危险期,还在病床上打点滴。按照胡崇汉的说法,他刚走到张副局长门口,忽然感到背后一阵风袭来,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但法医鉴定表明,胡崇汉腹部被来复枪击中,胃部有十个穿孔。胡崇汉没有说谎的动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


第十四章 曲径通幽


医院急诊室门外。

陈宇衡和张副局长四目相向,无言以对。

胡崇汉已经度过危险期,还在病床上打点滴。按照胡崇汉的说法,他刚走到张副局长门口,忽然感到背后一阵风袭来,接下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但法医鉴定表明,胡崇汉腹部被来复枪击中,胃部有十个穿孔。胡崇汉没有说谎的动机,医生也说他神志不清,可以以后再查,但更让人费解的是,胡崇汉携带来的四枚塑料炸弹全部被人拿走了。

张副局长叹息道:“宇衡啊,你是在场的第一目击证人,又是刑警队长,胡崇汉的这个案子马上就会在我们公安系统内部沸沸扬扬,接下来社会上就会满城风雨,各种奇谈怪论都会有,你我二人的压力很大,你呀有思想准备。好了,你去安排布置孙德胜殡仪馆的事情吧,这里交给我了。”

陈宇衡什么也没有说,离开了医院急救室。

回到办公室,他拨通了王晨电话:“王晨,你爸水泥化验报告的副本给我拿来一份。”

王晨急匆匆赶到,门也没有敲就直接跑进来关切地问:“队长,我早上听说昨天夜里十点多,张副局长门口你和防爆科的胡科长拔枪对射,胡科长被送到医院了,您毫发未伤,是吧?”

“滚!!!!”陈宇衡勃然大怒,他甚至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他冲到王晨面前,上级的体面也不顾了,大骂道:“窝囊小子,你给我滚出去!”

王晨一向心直口快,知道陈宇衡虽然性格冷峻,但很内敛,轻易不动怒,他不明白为什么陈宇衡会发这么大的火,委屈的转身离去。

“回来!”陈宇衡一把拉住他,从他手里拿去水泥化验报告的副本,拧开门锁,等门外偷听热闹的人散尽后,打开门对王晨说道:“你去给我查一下胡崇汉昨天夜里7点到10点的通话记录。这几天事情忙乱,各种事情都有,你不要相信道听途说的消息,更不要传播,被人利用的话,对你的成长很不好,对我也有负面影响,明白吗?记住,遇事要冷静!”

王晨睁大了眼睛,满头雾水,慢慢的走了。

陈宇衡打开水泥化验报告。

这份报告太详细了,甚至连这种水泥的型号、销售网点、售后服务电话都一清二楚。其实这种水泥由于用量稀少,全国只有四个销售网点,南方:广州、上海;北方:北京、济南。

陈宇衡看着报告,拨通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他了解到,这种水泥只有济南的销售点上个月卖出了30公斤,物以稀为贵,这种水泥需要者少,生产厂家也是独一份,所以每公斤价格高达90元,号称“黄金水泥”,所以销售商对每一个客户的印象都很深刻。

“那个人很胖,戴着眼镜,胡子有点黄,个子不高!”销售商李经理肯定地说,“那个人年纪四十岁多一些,身体很结实,非常利索,拿着30公斤的水泥袋,就跟拿了一张报纸一样轻松。我问他是哪里的,他也不说,不过我听他口音像是北京人,普通话很标准。他掏烟的时候我看到他烟盒里有一张火车票,是平州到济南的直达列车,对了,他身上有一股子小苏打粉的味道。”

陈宇衡微笑着泡了一杯红茶,相貌上,那个人就是欧阳海,小苏打粉正是干粉灭火器的主要成分,看来,欧阳海的灭火器也成了他的明信片。

红茶的浓香和苦涩兼融在一起,陈宇衡若有所思。

欧阳海是孙孔的外甥,孙德胜是他的舅爷,这个败家子倒卖祖宗的遗物牟利能说得过去,可是他购买高标号水泥埋炸弹干什么用呢?而且他送上门来请自己吃饭,难道真是利令智昏,觉得可以玩警察于股掌之上?或者欧阳海就是一个特务?

不,欧阳海的智商觉绝对不足以成为特工,可惜自己在离开四海春前往干休所的路上,遇到的那几个匪徒被国安局的人带走了,他们一定和欧阳海有密切联系,其它还有什么线索呢?

忽然电话响了,是张副局长打来的。

“宇衡啊,胡崇汉醒了,没什么大碍,休养两周就可以出院了,你有时间来看看他吧。”

陈宇衡一愣,忽然想到了那四个被人劫走的塑料炸弹。胡崇汉到公安局送炸弹样本的时候,欧阳海还羁押在刑警队,不可能劫杀胡崇汉,那又有谁会打炸弹的主意呢?

陈宇衡陷入了深思。

王晨打来电话,兴奋的道:“队长,有新进展,胡崇汉那个时段接到了三个电话,都是欧阳海打来的,通话时间都很短,都不到半分钟就挂了,还有一个新情况,欧阳海是新星消防器材公司的销售副经理,本地还有一个经理叫贺雄飞,这个人持日本护照,是个国际通缉犯,它的真实姓名叫松本真雄,是个军火商人。我联系了省公安厅,他们一直在关注这个人,他现在居住在市政府对面的梅花宾馆4楼3室。我们要不要抓他?”

“干得不错,你再派人监视这个贺雄飞,不要让他发觉,等我下一步指令。”

陈宇衡放下电话,在稿纸上画了三个圆环,沉思道:欧阳海背后有人操纵,表面上是想倒卖文物,牟取暴利,可实际上绝不是这么简单。

干休所宋斌死的那天晚上,也就是那天夜里埋的定时炸弹,10公里内寸草不生的爆炸当量也不是寻常人物所为。看来他们的用意并非孙德胜的遗物,而是为了刺杀军委的黄司令员。用欧阳海和孙空套近乎,然后获取孙德胜生前战友的探询时间表,再参照时间安排埋伏炸弹定时爆破。

看来,敌人的阴毒,匪夷所思。墙上的挂钟响了,正是凌晨五点,距离上午九点还有四个小时。陈宇衡的心一沉,倒抽了一口冷气。现在离孙德胜遗体告别仪式举行只有四个小时时间了,那四个炸弹那走后会不会被安放在……

他拨通了胡崇汉的电话,还好胡崇汉拿着手机,立时就接通了。

“老胡,我怀疑那四个炸弹被安放在了殡仪馆,你马上派人来清查,你自己亲自来最好!”

像一朵燃烧的火焰,陈宇衡披上风衣,箭一般冲出门外,直奔自己那辆丰田越野吉普。

风驰电掣,一路上他不理会汹涌的人流和熙熙攘攘的小贩,甚至碰翻了几个路边违规摆放的油炸臭豆腐手推车,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闯了6个红灯,他行驶了5公里的路程。

他抵达了殡仪馆。

康路年在门口溜达着执勤,看到陈宇衡,迎了上来。刚想搭讪,陈宇衡一把推开他道:“马上疏散孙德胜遗体附近的人,不要惊动大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