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4月21日,帝国第6集团军与兰斯联邦第11装甲军团在衡东城东南15公里的两水城展开了会战。为确保衡东城的安全和获得下一步出发阵地的红旗军司令官王庸元帅在第6集团军占领衡东后不等其完全补充就命令其继续南进,攻克并占领两水城。

征尘未洗的第6集团军立即对两水城展开攻击,其前锋第7装甲军以坦克师为前导,展开了该军所有的1个坦克师和3个机械化步兵师的全部兵力,经过激烈的战斗,在21日傍晚时分,准确地应该是在4月21日18时30分,第7装甲军攻克了两水城。

两水城是个只有7万常住人口的小城市,战火将居民早已赶到不知何处了。第7装甲军军长于泽民中将一面向集团军发出捷报,一面抓紧调整部属。因为上级情报部门的通报和本军掌握的情况是一致的,敌人主力——第11装甲军团已经上来了。

按照敌情通报,第11装甲军团至少拥有1000辆坦克。是第7装甲军的近10倍!于泽民中将在焦急中等待着总部和集团军的指示,仅靠自己的第7装甲军是无法守住两水城的。如果总部对战局有通盘的考虑,那么应当立即指示自己目前的行动方向,是收缩防御,固守两水城,还是前出两水城,主动寻找敌人?于泽民中将是个50多岁的小个子,穿着士兵的服装,没有佩带军衔。这是红旗军总部的规定,因为兰斯军狙击手的活跃,导致战场上军官的损失过大。采取了这一措施后,军官的伤亡比例果然小了许多。于泽民开始时对总部的这一规定嗤之以鼻,将军不配戴军衔还叫将军吗?我行我素的于泽民被前来第7装甲军视察的王庸逮了个现行,当即喝令其换上士兵的服装。于泽民很怀念身穿中将军服的日子,金星闪烁的肩章总能给他增添无穷的智慧。而现在算什么?老伙夫吗?后勤部门给将军准备的这套衣服不甚合身,更贬低了将军的形象。

现在于泽民中将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形象问题。他在紧急改建的司令部内,对着墙上新挂的大幅地图沉思着,地图上参谋人员刚刚将最新得到的敌情我情标注清楚,一张新地图上已是红蓝一片。于泽民的周围站着副军长和参谋长等人,他们也在凝视着地图。终于。于泽民对肃立等候的参谋人员开始口述命令,对等候行动指示的4个师下达了前出两水城的命令。命令口述完毕,于泽民看着副军长和参谋长,他们都点头没有不同意见。参谋人员得到一个信号,立即到另一间屋子通过有线无线方式传达军长的命令去了。

于泽民点上烟,屋子里已经看不清东西了,马上,两盏汽灯亮起来,于泽民对参谋长钟重之少将说,“这将是我们军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恶仗。你和梁副军长立即到预备指挥所搞好那里的一切。让时捷留下。”时捷是副参谋长,中校军衔,余军长很器重的一个年轻军官。钟重之认为此时留下的应当是自己,但梁副军长已经对军长立正敬礼,钟重之终于没有争辩,只说了句,“军长保重。”跟着梁副军长出了军指挥所,在警卫员的带领下去预备指挥所了。走在遍地瓦砾的街道上,钟重之听见城南连成一片的重炮爆炸声,他驻足细听,炸点来自第111机械化师的防地。这时,耳边传来一声锐利的哨声,久经战阵的钟重之不等警卫员的动作便就地卧倒了。一颗重磅炮弹击中了距他们60米左右的一排房屋,刚才还完整的房屋立即在爆炸声中变成瓦砾了。钟重之爬起来,检查自己没有受伤,看看梁副军长也完好无缺,“老梁,快些吧,敌人要连夜进攻了。”梁副军长吐出嘴里的泥土,含混不清的说着什么,他的一个警卫员仍然爬伏着没动,有人上前一看,那个警卫员头上插了块弹片,早已气绝身亡了。梁副军长看了一眼,又“呸、呸”唾了两口,跟着钟重之快步向第二指挥所跑去。

于泽民在钟重之他们走了后,把指挥权交给时捷中校,自己在另一间屋子的行军床上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只睡了一个钟头,他觉得精神好了许多。回到隔壁的指挥所,看时捷中校正看着地图。“嗯,不打了?”于泽民问得是睡觉前城南方向猛烈的炮击现在反而停止了。“刚收到111师的报告,一支数百人的敌后游击队穿过战线进入他们防区,刚才的炮击可能和他们有关。”时捷立正报告。“敌后游击队?”于泽民说,“请他们的指挥员来,也许知道些敌人的情况。”50分钟后,两个身穿兰斯军服的人被带进指挥部,他们上前,用标准的帝国军军礼向于泽民敬礼,“报告将军,齐宗第一游击支队齐平(周峰)向您报道。”

“齐宗?离这里至少200公里呐,怎么在这里出现?”于泽民一眼就确认这两个军官是自己人,但对方报出的番号不能不让他疑惑。

这两个人正是读者久违的齐平和周峰。自龙行健重伤被送回后方后,齐平接任了齐宗第一游击支队司令之职。周峰被齐平推荐担任副司令。职业情报军官出身的齐平缺少龙行健那种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指挥灵气,但性格谦逊的齐平善于听取他人的意见,在大家(主要是高天成)的帮助下,游击支队仍然顽强地战斗生存在兰斯人控制区内,频繁袭击、伏击兰斯人的运输部队,瞅准机会就对兰斯人孤立的小股部队进行歼灭性打击。终于,兰斯人再也无法容忍腹心之地存在这样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部队了,他们调集了2个完整的旅团再次“清剿”“龙支队”(这个番号一直使用着)。这次大规模“清剿”行动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龙支队”安插在齐宗城内的“内线”,鲁志明的情报站被破坏,鲁志明逃走不知去向,手下两个情报员被捕后供出了他们所知道的“龙支队”的情况,更让兰斯军多了几分一举歼灭“龙支队”的把握。那是1009年的2月,帝国传统的祭春节的前夕。兰斯人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压向“龙支队”的活动中心曹集。他们严密封锁了消息,对曹集方向采取了准出不准进的策略。严防居民向“龙支队”提供任何情报。兰斯人在每面都集中了绝对优势的兵力,等“龙支队”意识到情况不妙时,已经被兰斯人网在一张大网中了。关键时刻,担任2大队大队长的高天成上校力排众议,否定了向水龙峪方向突围的建议,坚决主张向北突围。这种时候是双方互斗心理的时候,往往是越觉得安全的地方越潜藏着巨大的危险。齐平、周峰、司马诚被高天成所说服,决定全力向北突围。这时需要一支伪装主力迷惑敌人的疑兵,或者可以说是为了主力的安全突围而自我牺牲的“弃子”。本来准备当“弃子”的段鹏少校被挺身而出的3大队大队长钱骁勇挡住,钱骁勇用充满感情的语气对支队军官说,我这条命本来就是弟兄们救回来的!如果没有龙司令带着弟兄们袭击战俘营,我早已窝窝囊囊地死在战俘营了。最好的结果是被押回兰斯,给兰斯鬼子做苦力!龙司令救出我们,没有丝毫的歧视,还让我担任了大队长------现在是我回报支队的时候了。这个活儿就是给我钱骁勇准备的,谁都别他妈和我争!何况,未必老钱就会死。当初292团1营,我们“龙支队”的起家老底子,不是被团里当成“弃子”吗?没有他们,还没有现在的“龙支队”呢。在钱骁勇的感召下,一批出身战俘营的官兵站出来,组成了一支300余人的“敢死队”。他们在支队行动之前,开始向南用悲壮的自杀式冲锋吸引了兰斯人的注意力。支队主力约2600人在高天成的冷静指挥下(齐平坚持让高天成担任突围总指挥)等兰斯人发动了进攻后才开始行动,早已憋足劲的“龙支队”将所有重火器集中在一个狭窄的面上,一举突破了兰斯人的防线,在高天成严令下,“龙支队”丢弃了伤员,轻装疾进,一昼夜强行军200里,沿途打破了兰斯军的阻截,摆脱了身后的追兵。突围行动使“龙支队”减员近半,等部队撤进昌迪郡境内的一座不知名的山峰时,突围时的2600人已剩下1450人了。昌迪郡是距离战线最近的一个郡,距红旗军占据的朗波郡直线距离只有340里。活下来的“龙支队”官兵开始萌生返回战线的念头,他们用电台向游击司令部请示,武大中将军批准他们在适当的时候返回战线。对这支功勋着著的游击支队,武大中将军有着深厚的情感。

“龙支队”在昌迪郡活动了近2个月,虽然仍然采取的游击战术,能打则打,不能打则跑。但他们一直在向北挪动着。4月初,听说帝国军开始大举反攻的消息,支队极为振奋,认为这是返回战线的最佳时机。就这样,从四月初,“龙支队”一路插隙北进,终于在4月21号到达衡东城附近。再紧密地防线也会有缝隙,“龙支队”残存的兵力终于鼓足最后的力气一举冲破敌阵,冲入战线最南端的第111机械化师防区。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到达的不是什么安全场所,而是另一个极为血腥的战场!

面对于泽民中将的询问,齐平简要叙述了“龙支队”的战斗历程,为了便于确认他们的身份,齐平报出自己与武大中上将联系电台的频率波长,呼叫时间,以及自己在军情局的代号与密码。于泽民显然已经相信了他们的身份,虽然吩咐时捷立即核实,但仍热情地招呼他们坐下,安排人给他们找来帝国军的军服让他们换上,还给他们刚才被搜去的武器。然后向他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你们从昌迪郡来,那么,你们对敌人的兵力与下一步的行动有什么告诉我的?”

周峰与齐平交换了眼色,站起身,“将军,敌人大批装甲部队已经进入出发阵地,最晚明晨,敌人将向两水城展开进攻。”

“哦,你判断敌人的兵力有多大?”于泽民站起来,面向地图。

“将军,对面的敌人至少有500辆以上的坦克!其中一支部队的番号是第22装甲师团,我想,这只是敌人众多装甲师团的一个。”

“唔?”于泽民感兴趣地看着周峰。

“将军,我们在返回战线的时候几次被敌人的坦克纵队阻挡。我们抓获了一个下车解手的敌兵,他供出他的番号是22装甲师团。”

“你们支队还有多少人?”于泽民问道。

“报告将军,尽管在2个月的突围中遭受重大伤亡,‘龙支队’目前仍有官兵800余人。”

“从现在起,支队归111师指挥。你们立即返回111师阵地,向曹远东师长报道。我会命令他给你们提供武器及军装,当然,还有给养。你们的伤员立即转送军医院。”于泽民中将不容置辩地下达了命令,“当然,我非常钦佩你们在敌后英勇的行动。对你们提供的情报深表谢意。我会给总部专电说明的。”

齐平和周峰再次互换了一个眼色,他们本来想请求将军允许“龙支队”撤往后方,但现在的形势下确实不能提这样的要求。不管怎样,“龙支队”总算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