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四九,棒打不走。连日来,从燕赵平原到晋北山麓连降大雪,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然而,北京军区某集团军组织数千名新战士踏雪走出营区,开赴风雪弥漫的太行山。


“往年冬季,新兵只在营区封闭新训。今年,该集团军党委决定首次组织新兵参加冬季适应性训练,把徒步行军、摩托化行军、野外生存等战备基础课目纳入新兵训练计划,让他们在起步阶段就感受实战气氛,加快成长步伐。”凌晨时分,目送新兵走出营门,集团军首长对笔者介绍说。


太行山脉,层峦叠嶂,绵延千里。笔者看到,新兵们出发时还兴奋地左顾右盼,不久就个个喘着粗气埋头赶路,呼出的热气在棉帽上转眼结成霜花。所属某炮兵团团长张明说:“新兵平均负重近20公斤,每天要走二三十公里,对每个新兵的意志都是一次考验。”说话间,队伍来到一个垭口,一名新兵一个趔趄摔倒在雪地上,班长赶紧跑过来搀扶,帮助他快速赶上队伍。


毕竟是第一次参加冬训,争强好胜的新兵们很快就开始出“纰漏”。空袭警报传来,一些新兵抱来枯草和树枝实施“伪装”,在白雪中反而分外刺眼。所属某机步旅新兵刘白云没有注意给水壶保温,一壶水冻成了“冰坨子”。一天下来,每个连队几乎都有被送进“收容车”的新兵。


夜幕降临,新兵宿营地饭菜飘香。吃完晚饭后,各旅团指挥所帐篷内,指导新兵科学冬训的紧急会议召开。笔者走进新兵帐篷,只见新兵常贝贝脚上打了血泡,班长李少龙边给他挑水泡边嘱咐:“迈小步,不要迈大步。记住,明天在鞋里放两双鞋垫……”所属某团卫生队长陈敦敬带领卫生员下到班排,讲解防冻知识。


黎明时分,星光依然在山尖闪烁,新兵们又抖擞精神踏上征程,长长的队伍很快消失在群山中。


上图:1月上旬,沈阳军区某部加强冬季适应性训练,锤炼部队严寒条件下的作战本领。图为官兵在行军途中短暂休整时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