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打民主狗:美国民主主义制度 奥秘是金钱至上

命运的邂逅 收藏 5 402
导读:   西方民主制度是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和完善才达到今天这样水平的。尽管在不少人看来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日益完善,统治技术日益精巧,统治手段日益多样,但无论是其自身还是其在许多国家的移植和推广,从一开始就存在先天不足甚至更严重的问题。即使经过多年的修补,至今仍非尽善尽美。   首先,我们不妨说说西方的选举制度。作为代议制基础的普选制是英国最先提出的。英国大宪章运动提出实现选举区平等,废除财产的资格限制,男子应有选举权。但是即使这些并不彻底的要求,在英国也是经过很长时间才逐步实现的。1832年关于



西方民主制度是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和完善才达到今天这样水平的。尽管在不少人看来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度日益完善,统治技术日益精巧,统治手段日益多样,但无论是其自身还是其在许多国家的移植和推广,从一开始就存在先天不足甚至更严重的问题。即使经过多年的修补,至今仍非尽善尽美。


首先,我们不妨说说西方的选举制度。作为代议制基础的普选制是英国最先提出的。英国大宪章运动提出实现选举区平等,废除财产的资格限制,男子应有选举权。但是即使这些并不彻底的要求,在英国也是经过很长时间才逐步实现的。1832年关于改革英格兰和威尔士代表制的法令通过后,当时20岁以上的居民中只有7%的人享有选举权。1867年选举改革降低了财产资格的限制,享有选举权人数的比例提高到16%。1884年再次降低财产资格,具有选举权的人提高到28%。1918年规定30岁以上的妇女享有选举权,这一比例提高到78%,直到1970年才实行18岁以上的男女公民平等地享有选举权。由此可见,在英国,仅普及选举权就经历了一个半世纪之久。法国是资产阶级革命最彻底的国家,但直到1974年才通过宪法修正案,规定18岁以上的男女平等地享有选举权。而在美国,达到这一标准已是1971年。


其次,再来看看西方民主经常标榜的旗号——“人人平等”。美国从来以民主楷模自居,其中一个理由是它自建国之初就一直强调“人人平等”。但事实上,美国的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根深蒂固。从远处说,美国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存在奴隶制度。内战期间,林肯总统颁布《解放宣言》,虽然从法律上废除了奴隶制,但黑人还是享受不到平等权利,甚至连被平等对待也做不到。1870年第15条宪法修正案“合众国政府或任何州政府不得因种族、肤色或以前曾服劳役而拒绝给予或剥夺合众国公民的选举权”颁布后,许多地方黑人的选举权仍然被剥夺或被限制。与此同时,种族隔离却越来越严重。联邦国会在1875年通过法案,禁止在铁路和航运等公共交通部门和其他公共场合实行种族隔离,但很快又被最高法院判为违宪而失去效力。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终于爆发了席卷全国的民权运动,并导致严重的流血冲突。从近处看,今日美国虽然没有法律或制度方面的歧视有色人种的明确规定,但黑人等有色人种在美国社会还是常常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权利。1992年,白人警察殴打黑人司机罗得尼·金,引发了大规模种族冲突;1994年,公开鼓吹黑人就是低人一等的《正态曲线》一书仍然风行美国。


最后,应当着重指出的是,谈到西方民主制度,许多人容易想到“三权分立”、“议会制”、“多党制”等,并且以为西方政治制度只有一种模式,这是一种误解。应该说,“三权分立”、“议会制”、“多党制”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主要特色,但它们在各个国家的具体表现形式都不一样。事实上,西方政治制度纷繁复杂、形态各异,没有哪个国家与另一国家的制度是完全一样的。从各国政治制度的具体形式来看,西方民主制度可以根据不同的标准划分为很多不同的类型。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要存在以下几种类型:一是立宪君主制,如英国、荷兰、瑞典等;二是总统制,如美国;三是半总统制,如法国;四是议会共和制,如德国和意大利,虽然也有总统,却是虚位总统,其职权同美国总统和法国总统都无法相比;五是瑞士实行的委员会制,联邦设七人委员会,共同行使中央权力。


西方各国都号称实行“三权分立”,但英国是议行调和,美国是三权并列,法国是行政主导。同时,它们也号称实行“多党制”,但有的是一党独大,有的是多党竞争倾轧。英美虽然都是两党制,但情形很不一样。英国被称为“强党体制”,内阁是由议会的多数党控制,国家政策由多数党决定。美国政党纪律涣散,组织松散,被称为“弱党体制”。西方各国虽然都有议会,但各国议员的产生办法、议会的职权、议会的议事程序、议会内部的组织结构都各有特点,而且差异很大。其他如司法制度、文官制度、军事制度、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及地方自治制度等,各国也不一样,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


西方民主制度的实质是“金钱民主”


“民主”一词的本意是多数人的统治。评判一个政治制度是否民主,关键要看最广大人民的意愿是否得到充分反映,最广大人民当家作主的要求是否得到充分实现,最广大人民的合法权利是否得到充分保障。在资本主义社会,名义上人民享有广泛、平等的民主权利,但实际上由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这种表面上的平等往往为实质上的不平等所替代,法律上的平等往往为事实上的不平等所取代。在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所有者才享有充分的民主;穷人的民主有时只是形式上的,更多时候只能置身于民主之外;富人借助于“民主”攫取更多的社会财富,而穷人却很难通过“民主”来保障自身的基本权利。


选举权是西方民主最重要的政治权利,但在西方国家,选举常常被金钱、财团、媒体和黑势力等所影响和操纵,从而成了“富人的游戏”、“钱袋的民主”和资本玩弄民意的过程。在政治生活高度商业化的美国,谁要想在国家机关中谋求公职,他就需要拿出大量的金钱。美国的选举实际上是一场金钱竞赛。离开金钱,竞选总统、议员等公职就寸步难行。竞选费用不断攀升,数目之巨令人咋舌。2000年美国大选所花费的金钱高达30亿美元,比4年前高出50%。2004年美国大选的费用接近40亿美元,较2000年大选多出近10亿美元。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2004年12月14日公布的报告显示,2004年竞选一名参议院议员的平均费用是2518750美元,最高达31488821美元;竞选一名众议院议员的平均费用是511043美元,最高达到9043293美元。美联社2000年11月9日对美国金钱与选举胜势关系进行的数据分析表明,1999年竞选获胜当选的81%的参议员和96%的众议员,他们的花费均超过了竞争对手。

金钱可以操纵美国的民主选举,所以有专家指出:“只要在联邦大选委员会那里查一下筹集资金的账户,就可以在大选之前知道大选的最终结果。”为回报那些重量级政治捐款人,候选人当选后就得为他们的利益服务。《巴尔的摩太阳报》在一篇文章中,把这种现象称为用金钱“购买权力”。英国《金融时报》2000年10月25日的一篇文章指出,美国政治制度的腐败已经非常严重,连美国选民也注意到由此产生的“铜臭味”。联邦选举制度已经沦为“集团贿选制度”,美国的民主被卖给了出价最高的人。由此可见,美国民主的真正奥秘是金钱,金钱主宰着选举的过程和结果,而金钱背后是大资本家和资本家集团。


美国政治学教授托马斯·戴伊和哈蒙·齐格勒在《民主的嘲讽》一书中,把美国富人民主的状况描述为“精英民主”,即“治理美国的是精英,不是民众”。这些精英的阶级背景是“大多出自富裕、受过良好教育、声望卓著、名流、白人……等等社会集团。他们出身于上层阶级,即那些在工业、商业、金融、教育、军事、交通、市政机构、法律等社会团体中占有或控制着比其人数多得多的分量的阶级”。资产阶级精英统治下的西方民主,根本背离了民主是多数人的统治的基本原则,是对民主的亵渎和嘲讽。


照抄照搬别国模式从来不能成功


马克思主义历来认为,社会主义民主不是空中楼阁,而是人类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在《法兰西内战》中,马克思在否定三权分立原则的同时指出:“旧政权的纯属压迫性质的机关予以铲除,而旧政权的合理职能则从僭越和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当局那里夺取过来,归还给社会的负责任的勤务员。”恩格斯更是明确指出了社会主义的民主共和制与资本主义共和制的继承关系:“共和国是无产阶级将来进行统治的现成的政治形式”。列宁则认为:“摆脱议会制的出路,当然不在于取消代表机构和选举制,而在于把代表机构由清谈馆变为‘工作’机构。”邓小平在谈到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时指出:“我们的制度将一天天完善起来,它将吸收我们可以从世界各国吸收的进步因素,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制度。”


民主是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成果,也是世界各国人民的普遍要求。各国的民主是由内部生成的,而不是由外力强加的。任何国家的政治制度,只有适合本国国情,不断完善和发展,才是有效的、富有生机的。照搬照抄别国模式从来不能成功,一些西方大国到处输出民主的做法也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当代国际政治给国际社会留下的启迪耐人寻味。


苏东剧变给他们的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后果,说明照抄照搬别国模式是行不通的。原苏共领导人在“新思维”的名义下推行党和国家制度的所谓“根本改革”,其实质就是全盘西化。其结果不但没有带来效率与公平,反而导致国家解体。照抄照搬别国模式使此后的俄罗斯陷入了巨大的困境。时至今日,普京总统仍在感叹:“俄罗斯正处于其数百年来最困难的历史时期。大概这是俄罗斯近200—300年来真正面临沦为二流国家,抑或三流国家的危险。”普京总统坦言,目前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大概只相当于美国的1/10,中国的1/5左右。原苏联曾是世界上第二经济大国,而俄罗斯却于1998年下降到世界的第16位。俄罗斯落后于西班牙、荷兰,甚至落在了巴西、印度、韩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后面。原苏联改革失败的直接后果不仅造成亡党亡国,而且使今日俄罗斯人民的生活水平一落千丈,贫富差别悬殊,社会动荡不已。多年来,俄罗斯10%最高收入阶层和10%的最低收入阶层收入差距达14倍。自1992年起,俄罗斯人口开始逐年减少,死亡率高于出生率1.8倍,人均期望寿命降低5岁,人口形势十分严峻。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独立后的非洲国家也面临政治发展道路的选择问题。其中一些国家照抄照搬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纷纷实行西方的议会民主、多党制和多元化,其结果不仅没有带来繁荣和稳定,反而连续发生军事政变,使人民遭受摧残,国民经济崩溃,社会发生倒退。苏东剧变后,又有一些国家转而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结果陷入混乱不堪、进退维谷的境地,使人民生活更加贫穷。


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并取得“倒萨”成功后,强行推销“大中东计划”,试图把美国民主制度从外部移植到伊拉克以至整个中东地区,“从源头上改善美国的安全环境”,但这只是美国的一厢情愿。眼下的伊拉克恰似一个无底洞,吞噬着美国的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迄今已有2000多名美军士兵在伊丧生。伊境内的袭击和自杀式爆炸此起彼伏,政治重建充满变数,能否如美所愿成为“样板”纯属未定之数,而伊拉克人民已为此付出了巨大、惨痛的生命财产代价。实行民主制度必须符合本国国情,外国大兵刺刀下的民主是没有说服力的。此外,在支持别国的“民主革命”时搞双重标准,选举结果符合自己利益和心愿时就承认,不符合就鼓动推翻选举结果,直到选出自己能够接受的领导人,这样的做法也让人怀疑:支持民主是假,培植自己的附庸国才是真。


前不久,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了《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以生动翔实的事实指出了我国的政治发展道路的中国特色和它的强大生命力。我们党历来以实现和发展人民民主为己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坚定不移地推进******,有力地促进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最根本的是要把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地结合起来,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决不搞西方的“议会制”;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决不搞西方的“多党制”;坚持和完善民主集中制,决不搞西方的“三权分立”制。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对自己选择的政治发展道路充满信心,将坚定不移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推向前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