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波拿巴一家的明争暗斗



几个世纪以来,在法国,家族战争的格局要么是瓦卢瓦对瓦卢瓦,要么就是波旁对波旁,然后就轮到波拿巴家族开战了,他们也许是最没用的王族了。


一开始,拿破仑凭借着几次军事胜利,在大革命过后的法国混得还不错,一跃成为了耀眼的新星。但是这个雄心万丈的科西嘉矮子非要当皇帝不可。到1804年,他刚自封为皇帝,他那群性情暴戾的家族成员便都想占山为王。要是以波拿巴家族成员相互威胁的手段高低作为评判标准的话,他们家里个个都是顶呱呱的好手。


在波拿巴家族成员的目标还不是权力和财富的时候,他们的主要活动是反抗兄弟拿破仑的专制统治以及给他的生活制造别扭。德瓦斯内夫人曾经在拿破仑的加冕仪式上说:"皇帝的亲戚们让他十分不快。他们就像一群魔鬼一样终日折磨着他。"而皇帝本人则肆意纵容着兄弟姐妹们对于政权、地位和金钱的贪婪野心,因为他乐意这么做。但是当他觉得这么做不合适时,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夺回了先前的馈赠。为了感谢他慷慨的施舍,他的兄弟姐妹们对他俯首帖耳。


拿破仑的迅速崛起对他的长兄约瑟夫来说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因为在这个缺少父爱的家庭里,老大一直充当着一家之主的角色,不论谁遇到麻烦都会去找他解决,他的话就是家法。就连从不向任何人低头的拿破仑也曾把自己的薪水交给约瑟夫,让他代为投资理财。在拿破仑还没有发迹的时候,他还没有完全关闭心扉,而且曾一反常态地给大哥写过一封饱含深情的信。在信中,他写道:"我的朋友,不论命运如何对待你,你都该知道我是你惟一的挚友,我对你一片深情,我盼望着你过上幸福的生活……咱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始终团结一致、同心协力,你最清楚我是多么热爱你。我感觉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心里荡漾着从未有过的情感。"


波拿巴兄弟之间的深情厚意很快就蒸发掉了。嫉妒在约瑟夫的胸膛中翻腾不息,因为他的弟弟拿破仑焕发出的夺目光芒,完全抢走了自己的风头,而且看样子拿破仑不光要在家里称王称霸,还要统治整个欧洲呢。荣誉和地位正在离他而去,尽管拿破仑赐给他有利的地位和其他补偿性质的奖赏,但这种感觉仍然像巨石一样压在约瑟夫的心头,让他憋闷得很。


拿破仑希望他全家都能在他开创的新帝国里各得其所,但他作出了一个令自己永远与约瑟夫决裂的决定。那个时候拿破仑还没有孩子,于是他指定侄子为皇位继承人,而约瑟夫始终认为皇位应该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他气得七窍生烟,朝拿破仑的画像开枪解气:"要是我弟弟不能把皇位委托给我,要是他不能为我做他该做的事,那么……这么多年以来,有人为他牺牲了自己的享受,放弃了自己的抱负,不求回报,也得不到任何权力和地位。这个人一直忍受着这一切,到头来却两手空空,这人不是疯了就是天生的阴谋家。"


在拿破仑举行加冕仪式的几个月前,激烈的一幕在波拿巴兄弟之间爆发了。约瑟夫为了维护自己作为家里老大的权利而咆哮,拿破仑被他这通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论激怒了。"他居然有胆量向我要求他的权利和他的利益!"拿破仑大怒道:"他在我的面前表现出的嫉妒和要求简直就是在我的软肋下刀子。我绝不会忘记这件事的……这就好像他对一个深情款款的情人说他睡了人家的情妇一样。这么说吧……我的情妇就代表着我创造出来的权力,我历尽千辛万苦才征服了她,别人休想把她抢走,想都别想。"


当拿破仑的顾问之一想替约瑟夫说几句好话的时候,拿破仑又恼了:"你一定是忘了,如果没有我,我的兄弟们就一事无成,是我让他们今天这么风光的……成千上万的法国人正在为这个国家奋力工作着。但是请你们正视现实吧,约瑟夫不是当皇帝的料,他比我还要老,我肯定活得比他长,而且我现在非常健康。更重要的是,他地位太低,不该抱此幻想……他和我一样出身平凡,但是我靠着自己的实力提升了地位,而他却仍然保持着刚出生时的地位。要想做法国的皇帝,必须血统高贵,或是有本事让自己从芸芸众生之中脱颖而出……所以这皇位一定要由我们的晚辈来继承,因为他们一生下来就是皇族。"


"不,我决不答应!"路易在得知拿破仑剥夺了他的继承权,转而立他的儿子做继承人时怒吼着:"我宁可离开法国也不愿放弃我的权利,更不能向我儿子低头……让咱们看看你敢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的儿子从我身边绑走!"


路易的妻子是拿破仑的妻子约瑟芬带过来的女儿奥尔唐斯,他认准了奥尔唐斯一定参与了让自己靠边站的阴谋,所以把她当成了出气筒。他不让奥尔唐斯和母亲见面,把她关在家里,还派人24小时全天候地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他对她威胁道:"假如你为了你母亲的利益而牺牲我的利益的话,我发誓会让你后悔的。我会让你和儿子分开,我还会把你锁在高墙里,谁也不知道那地方在哪儿,谁也无法救你出来,你的后半辈子就得天天祈祷着我和家里人什么时候能屈尊去看你一眼。你听清楚了,我这些恐吓绝对不会传到我哥哥的耳朵里!只要我一生气,就算他权力再大也保护不了你。"


1806年,拿破仑让路易做了荷兰国王,虽然他没有直接把荷兰吞并过来,但所谓的自治权也是名存实亡了。在荷兰统治的路易简直就是约瑟夫在西班牙的翻版,只不过路易比约瑟夫多了点头脑方面的毛病。在路易的幻想中,他自己就是荷兰人,而且不论他的荷兰语说得多么糟糕,他也要坚持说下去。他撤掉了大部分拿破仑派去的顾问,并命令剩下的人放弃法国国籍,并和他一样改说荷兰语。


1808年,为了远离古怪的丈夫而躲在巴黎的奥尔唐斯又生下了一个儿子,她拒绝把儿子送到路易那里。拿破仑没有理睬弟弟路易的要求,他强迫奥尔唐斯与自己合作,并宣布他将收养那个孩子。他们兄弟间的裂痕越来越大了。在两年之后,这一切都将结束,因为那个时候拿破仑把路易赶下了台,并把荷兰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拿破仑把法国的所有资源都耗在了对欧洲各国的战争中,他还责怪路易没能协助他保持住欧洲的稳定。当时,英国发动了对荷战争,正好给拿破仑夺走弟弟的统治权提供了绝好的借口。路易不愿意退位,他认为自己还有选择权,于是就给拿破仑写信讲条件:"如果陛下您一定要下此命令的话,我只在一种情况下同意退位,那就是让我代替我儿子享有继承权。"


拿破仑早就对荷兰觊觎已久。他很快就拒绝了路易的要求,并回复道:"如果荷兰国王退位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代替皇太子的……他的统治将断送在英国远征军的手里。当一个国王处处都显示出自己无法保卫国土的时候,荷兰就要灭亡了。"


他们之间的是非恩怨我们就说到这里吧。


在拿破仑的兄弟中,只有约瑟夫和路易出席了他的加冕典礼。吕西安·波拿巴就没去成,因为那个时候他正在流放中,原因是惹恼了哥哥拿破仑。在拿破仑迅速崛起的时候,吕西安是他的得力同盟。为了报答他立下的汗马功劳,拿破仑在升任首席检查官的时候让吕西安顶了内政部长的肥缺。


风度翩翩的吕西安和所有波拿巴家的人一样贪婪,他以权谋私地将大量国家财产据为己有,供自己和情妇们肆意挥霍。当大部分法国人民都挣扎在贫困线上时,拿破仑不希望自家人这么明目张胆地敛财。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就连吕西安这个不称职的内政部长把部门搞得一团糟也不是大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拿破仑发现弟弟吕西安对权力怀有很大的野心,这对他是个强劲的挑战。不幸的是,吕西安的野心也构成了对哥哥的嘲弄。


吕西安就好像稳健的拿破仑一样,他也在努力稳固自己的自治政府。他甚至动用政府资金印制了一本小册子,题目为《恺撒、克伦威尔、蒙克和波拿巴之间的相似处》(Parallels Between Caesar, Cromwell, Monck, and Bonaparte)。这么做真是太过分了。在小册子里被形容为狂徒的拿破仑其实和狂徒没什么区别,他迅速地革了弟弟吕西安的职位,并派他去做西班牙大使这个苦差。


这个决定带来了一场灾难。吕西安从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五世那里收受了巨额贿赂,并保证促使法西双方签订和平条约,然后席卷着国王赏给他的所有财产从西班牙逃跑了。因为那份条约送到拿破仑手上的时候就已经板上钉钉了,吕西安害怕一旦拿破仑在没有事先认可和斟酌的情况下会拒绝承认该条约的效力,那时他就必须交还那些财产。历史学家路易·马德兰(Louis Madelin)写道:"吕西安完全没有判断能力和道德标准,他的野心使自己变得绝对疯狂,贪欲使自己干脆去抢劫。"但是在拿破仑看来,更恶劣的是他使情妇亚历山德里娜·茹贝东(Alexandrine Jouberthon)怀了孕,并娶了她。正是这件事导致了吕西安和拿破仑的决裂。


拿破仑对于兄弟姐妹的婚姻大事早有安排,他认为吕西安娶的那个荡妇根本配不上他家的门第。"背叛!纯粹是背叛!"拿破仑咆哮道。新婚夫妇被发配到意大利,从此再也没有回过法国。多年以后,已经当上皇帝的拿破仑一刻也不停地想破坏他们的婚姻,但是吕西安却固执地拒绝离开妻子。在回复拿破仑最后通牒的信中,他写道:"我不能自取其辱地与一个给我生了4个孩子的女人离婚。在社稷大业中我也许能为哥哥效力,但是为什么我就不能用担任某个非世袭制工作的方式对他表示我的忠心呢?这样的工作和我的妻子儿女是没有关系的呀。"


拿破仑是这样说的:"随他去吧!就让他自生自灭吧。我知道我必须按照政治的需要行事。吕西安在对我摇尾乞怜,只要他肯离开那个破产者(亚历山德里娜的第一任丈夫)的老婆的话,我会仁慈地认可他的孩子的……然而他提出的要求是荒诞无礼的。在我的王国里,吕西安想做什么都行,就是想当王子也不为过,他的孩子们也可以为我效劳,但是他们只能在我的家族里做王子。吕西安居然不能接受这个条件。好吧,一切都结束了!我警告你们,也包括我的家人,永远也不要再和我提起这件事。"


波拿巴家族最小的弟弟热罗姆在奉命甩掉妻子方面比吕西安顺从多了,因为他可不想为此失去一切。1803年,19岁的热罗姆在去往巴尔的摩的旅行中与美国姑娘伊丽莎白·帕特森(Elizabeth Patterson)结了婚,这下他可捅了大娄子。拿破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签发命令禁止他弟弟带着新娘回国。他下令说:"如果他带她一起回来,她将不能踏上法国的土地。如果他自己回来,我将原谅他的错误。"


拿破仑本想让兄弟姐妹们的结婚对象都是欧洲最显赫的家族成员,可是已经有一个兄弟破坏了他的计划,他不能再忍受另一个兄弟娶个平民回家了。热罗姆则相信如果哥哥能亲眼见到他妻子的话,他一定会软下心肠的,所以他带她一起坐船回法国,想参加拿破仑的加冕典礼。但是途中他们的船遇到风暴沉没了,他们也就错过了那个庆典。


与此同时,拿破仑正在努力破坏掉这段姻缘。当热罗姆和妻子终于到达欧洲的时候,已经有孕在身的伊丽莎白被告之不许在欧洲停留,这是皇帝的命令。恼火的热罗姆把妻子留在岸边,并动身去和哥哥理论。他在信中对她说:"安心休息吧,你的丈夫不会抛弃你的。我会把生命献给你和孩子的。"


伊丽莎白和他从此天各一方。


拿破仑抓住热罗姆追求享乐的本能诱惑他,他说如果热罗姆不放弃妻子的话,就没人偿还他欠下的高额债务,他将失去一切头衔和地位,并不得不退出继承人的行列,而且他将被驱逐出境。习惯于过舒服日子的热罗姆对哥哥的意思心领神会,他的合作态度为他换取了丰厚的奖赏和地位的提高。拿破仑甚至从德国的独立省份中划出一个威斯特伐利亚王国交给热罗姆统治。


波拿巴家的老幺把新王国当成自家的游乐场一般胡闹,只要他突发奇想,不论代价多大都得付诸行动,威斯特伐利亚被他渐渐耗干了。这样的情况令拿破仑十分头疼,因为他认为自己有权从兄弟们的王国中巧取豪夺,以维持他在欧洲大陆上的战争暴行,但让热罗姆当国王他就什么也拿不到了。不堪重负的威斯特伐利亚人民在这两个波拿巴兄弟的压迫下开始反抗,拿破仑不得不前去解救他那倒霉的弟弟。拿破仑皇帝对热罗姆国王好一顿痛骂:"你的国家里没有警察,没有储备,也没有组织纪律。一个只会享乐,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的人是当不了国王的。我真希望暴乱能落到你头上,而且我希望你能从中得到教训。"唉,他就是不长记性。


就在拿破仑的帝国开始崩溃的时候,俄罗斯军队逼近了,而热罗姆在皇帝哥哥最需要他的时候放弃了自己的职责。拿破仑本想让威斯特伐利亚充当缓冲区,但是俄军刚一入境,热罗姆就抱头鼠窜。拿破仑后来被迫退位,并企图自杀。对此,他的小弟弟深表同情:"皇帝给我们惹了这么多麻烦以后终于活下来啦!"


在拿破仑的帝国里唱主角的是他的3个兄弟,但是拿破仑与波拿巴家的女性成员-他的母亲和3个姐妹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用深仇大恨来形容。他的母亲-被孩子们称为梅尔夫人的莱蒂齐亚·波拿巴(Letizia Bonaparte)拒绝出席他的加冕典礼,她宁可去意大利陪伴流放中的儿子吕西安,这深深地刺痛了拿破仑的心。加冕典礼那天,他的3个姐妹心里也和约瑟夫与路易一样难受,她们由于身份低于拿破仑的妻子约瑟芬而怨声载道。她是皇后,而她们只是公主,必须在仪式当中跟在她的后面牵着她的曳地长裙。士可杀,不可辱!


实际上,只有一件事能让这一家子火暴脾气的人达成一致,那就是他们对约瑟芬没齿难忘的仇恨。他们跟着母亲梅尔夫人管约瑟芬叫"婊子"。让他们最高兴的不是拿破仑大获全胜以后泽被全家的赏赐,而是他为了生个男性继承人不得不悲伤地宣布同约瑟芬离婚的消息。


与拿破仑关系最坏的是他那放荡不羁的妹妹卡罗琳。"全家就数卡罗琳和我最像。"他评论道,这也许就是他们之间无法相处的原因。她竭力反抗拿破仑对她生活的控制,并在他反对的情况下嫁给了若阿希姆·缪拉(他和约瑟芬也有过私情,给皇帝戴了绿帽子)。尽管如此,拿破仑还是让他们成为了那不勒斯的国王与王后。但是在拿破仑的命运急转直下并且四面楚歌的时候,卡罗琳和缪拉却做了最彻底的叛徒-他们加入了反拿破仑的联盟。到了这步田地,拿破仑在厄尔巴岛上的流放生活一定显得格外静谧祥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