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6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这儿,他指着自己的心说,是感情.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而感情这个东西,又常常是令人们感致电困惑和无奈的根源,就比如说你吧,你放不下自己的过去忘不掉以前的人和事,而你又不能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联系,这令你很苦恼甚至上很烦躁,所以,你选择逃避,靠不停地去执行任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81.html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这儿,他指着自己的心说,是感情.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而感情这个东西,又常常是令人们感致电困惑和无奈的根源,就比如说你吧,你放不下自己的过去忘不掉以前的人和事,而你又不能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联系,这令你很苦恼甚至上很烦躁,所以,你选择逃避,靠不停地去执行任务,不让自己有精力去回忆的办法来逃避对吧?

苦笑着点头承认,我说,老大,你不去当心理医生是不是可惜了.

他哈哈大笑,等笑够才说道,这就是所谓当局者谜,旁观者清了.再说了,墨尘,每一个狙击手都是心理战的行家,我就不信你不清楚自己的问题在哪儿.说白了,你只不过是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没找到应对的方法罢了.呵呵,你说,我说的有错吗?

我点头说没错,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才选择了逃避.

可你不能逃一辈子!他牢牢地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脸上的苦笑越发浓重,郑建军这家伙,他明知道我现在最怕,最不敢想的东西就是这个,可这混蛋编编就把它给抛了出来,让我除了无奈苦笑之外,再说不出一句话.

“墨尘!”郑建军突然走到我身前,拍了拍我的肩膀, “大哥是过来人,有些东西,就算你再放不下,也还是得放下,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瞬间,我有些感动,抛开我们彼此的身份,抛开我好该死的任务,郑建军包括刺秦内的很多人,都是值得交心的汉子.可是……想到这里,我连脸上的苦笑都难以为继,难道说,这就是人们经常所说的造化弄人?可是,这个为什么会是我?

“好好想想吧兄弟,我相信你一定能从这困惑中走出来的。”郑建军的手掌以一次拍上我的肩头,那说语里的关心和诚挚,让我禁不住再次感动。“在这种事情上,没有人可以帮你,明白吗,兄弟?”他继续说着,却不知此刻我的心里所想的完全不是他所为担心的东西。“昨夜西风凋零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他突然念了这么一首词出来,见我不解地望着他,郑建军笑了笑:“墨尘,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有八九,每当这个时候人都会觉得迷茫与无助,就好像登上了高楼,却发现天地虽宽竟无自己的去路和退路。墨尘啊,当大哥的还是那句话,你固然可以逃避,可你要记住,你逃不了一辈子的。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那些要面对的迟早都会面对,那些放不下的终归还得放下。这都是命,每个人从出生那一天起就早已注定了的命逃避不了的!”

我说我知道的,你说的这些其实我都知道,可一时半会儿,我真的找不出解决的办法,我需要时间。

“所以,我才会让你出去休息一段时间,远离这个能勾起你太多记忆的地方,明白吗?”

轻轻点了点头,我说了声谢谢,这感谢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任何作伪的成份。

“兄弟间不要谈谢!”郑建军笑了起来.“出去好好玩玩,放松放松心情,等你回来,我还有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做。”

“重要的事情?”我疑惑地望向他,心里却蓦地一动,仿佛在一瞬间抓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捉到。

“没错!他脸上的笑容先敛去,接着又嘿嘿笑了起来。“不过呢,你现在可别问,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呵呵!一切等你休假回来再说。”

“靠!”我无奈地冲他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这混蛋哈哈大笑。一边笑还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说什么人生苦短啊,所以,该享受生活的时候就一定不要客气。不然,可对不起自己辛苦赚来的钞票啊!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在心里暗骂了句“混蛋!”正准备反驳他两句时,心中又蓦地一动。也许,这就是他们这些人面对这无奈现实的看法吧。就像李白的那句诗一样,“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是一种洒脱的心境,可是……心里再次涌起深深的无奈,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洒脱的人,我的身份、我所肩负的东西也不可能让我洒脱。也许,这本身就是我的命吧,就如郑建军所说的,从一生下来,就已经注定了的宿命,无可更改,也无法逃避,只能面对。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世上要真有老天爷这东西存在的话,我真的很想把他拖出来狠狠的揍一顿。因为,这个明显为老不尊的老家伙,实在是太喜欢和人类开玩笑了,而他所开的玩笑,往往会让人措手不及,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里。就比如说我吧,他明明知道郑建军安排我去瑞士度假是为了让我放松心情,远离故土那些我熟悉的人和事,让我慢慢的学会那些放不下,却又不能不放下的东西。可是,这个该死的老家伙他却偏偏要和我开恶劣的玩笑,将那些我努力逃避的东西,毫无征兆地送到了我的面前。那是我到瑞士一个星期以后,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这个风景秀丽,处处透着安宁与祥和之美的欧洲小城,确实让我的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我很喜欢这种心如止水的感觉,甚至有些天真地想着,要是能一直在这里住下去该多好。没有那些俗世的纷争,没有尔虞我诈的阴谋算计,也不用再去杀人……如果觉得日子太过清闲呆不住,我还可以去郊外买个不大不小的农庄,养养马、放放牛,和心爱的人过着男耕女织、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想到这儿,我的脸上露出了许久未曾有过的微笑。只可惜,正应那句俗话,美梦通常都不会维持太久,所以,当我正幻想着那基本上不可能实现的美好生活时。一个影子忽地从心灵深处跳了出来,转瞬间便占据了我整个心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