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原创) 孬兵老胡

孬兵老胡


作者:清风微扬


老胡是志愿兵,七年军龄了,二级士官。其实老胡不孬,每年的综合成绩总在全连排前十,射击还拿过一次第一。可是大家伙背地里总这么叫他,连一道杠的新兵蛋子时间长了也敢背后这么叫他。用连长的话来说就是:“要不是看他军事技能还不错,早赶他去养猪了。”

老胡“孬”在哪儿了呢?——没脾气!用土话讲就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谁都能指挥一下他。在寝室里,“老胡,帮我把信顺便发了吧。”“哎,老胡,我裤子扯了个口子,顺手给我收拾一下吧。”“老胡,我这还忙点事,你没事帮我把值日做了吧。”……操场边,“老胡,别走啊,还指着你给当好后勤呢,去把饮水机抱来,一趟趟接太麻烦了。”“我说老胡,都是战友你光给他把水端过来,没我们兄弟的份,是不是太不够意思啦。”……就连靶场清理的工作都常常由他带着几个新兵蛋子去完成。而他面对这些合理不合理的所谓的“顺便、顺手”的事,也只是“嗯”的一声答应。以至于一个新兵蛋子问老兵:“咱这胡老兵没啥问题吧?是不是从小没学过一个‘不’字啊?”时间久了,不管是连长、指导员,还是这些班排长都不太拿老胡当回事,也习惯了大家在背后说到老胡的时候加上两个字——孬兵!

老胡的一个同乡很不服气,在老胡跟前说过几次,别那么“孬”,谁都敢来支楞你一下。老胡每次都呵呵笑笑不说啥,被同乡骂急了才不紧不慢的说句:“都是战友,没那么多讲究。”再逼急了又挠着脑袋说句文绉绉的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就几年的缘分,分开了谁知道还能不能见上呢。没那么多讲究。”然后赶紧又傻笑着说:“这是我新兵连连长说的话,我可没他那水平。”把同乡气的鼻子都歪掉,跺跺脚一拧身再也不管他了。

07年的冬天很冷很冷,高原到处都在下暴雪,附近的草场被盖的严严实实的,许多公路都被大雪阻塞,甚至听说还有交通支队的武警去救援车队时也被困住的事。这是一个难捱的冬天,牲畜缺草少粮,而且还出现了很多年没太听说的狼灾,尽管现在的狼灾比起二十多年前的规模要小的多了,但仍然造成了一定的恐慌,连队门口的岗哨也发生了变化,加成双岗,而且以前每只八一杠的弹匣装的只是一发空包弹一发实弹,现在为了防止狼饿极了会袭击哨兵,弹匣里除了第一发是空包弹外其余都是实弹了。从上面传下来的消息也不断的让我们加强着巡逻和训练,防止出现某国趁大雪而入境搜集情报或搞小规模摩擦,我们的口令由一天一换改成了一天两换,白天和入夜的口令绝不一样。入夜的口令甚至比较搞怪,如问“口令”则答“阿扁”,回问则答“欠扁”,最好笑得是一组口令是“火腿”和“口水”,因为大雪我们已经一个月没吃到猪肉了。

接到上面通知这几天天气好转,军领导要亲自带队上来,一方面视察一方面带给我们补给,但具体那天没定。

这一天中午午休时间,孬兵老胡和班副站岗,老胡眼尖,老远就看到一支车队正向连部驶来,他手一指赶忙提醒班副:“车队!”班副眯了半天眼才看清真有一支车队驶向这里。班副肯定的说:“军里来人了,你看着,我去报告。”说完转身跑进院内。

车队转眼就到了跟前,不用问,只看前面那几辆车的牌号就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了,果然是军里来人了。老胡紧张的看着车队驶近,快到大门时车队减速,头车的司机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正行礼的老胡,按了下喇叭就停也没停驶入了院内,还在敬礼的老胡一愣,忽然脸色就变了,老胡跳下岗台,转身追了进去,边追边喊:“停车!停车!出示证件!”眼看头车再拐俩个弯就要到连部门口了,老胡急了,跑动当中抬起枪口就放了一枪,当然这只是空包弹,但就这空包弹也足以让大家震惊的了,车队立刻停了下来。老胡喘着气跑到前面,头车的司机已经下车了,气急败坏得喝到:“你想干什么?!”他一指车牌“你认不出这牌子啊!你不识数啊你!”老胡跑到车前横着枪,瞪着眼说道:“请出示证件!”第二辆车里的人也都下来了,却没上前,甚至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争吵。和那司机一起下来的一个中校指着老胡严厉的质问:“谁让你开枪了!伤到这里任何一个人你负的起这责任吗!”老胡胀红了脸仍然挡在车前,梗着脖子重复着:“请出示证件,否则立刻退出连部。”司机一听火了:“你TMD敢!”说罢就想上前推开老胡,老胡迅速错身退后两步仍然挡在车前,并坚决调转枪口对准司机,大声喝道:“老子只认证件不认车!再上前一步我就开枪!”同时快速的打开了刚刚关闭的保险。司机和中校一下愣住了,没想到遇到个二百五,这时听到枪声的连长和其他战士已经纷纷抄着枪奔过来了,看到车连长松了口气,但听到了老胡的话,连长一下又满头的汗,连长跑到跟前先给中校敬了个礼,然后命令老胡放下枪让开路,老胡急眼了,一肘撞开连长,端起枪高声喊道:“请出示证件!否则立刻退出连部,十秒钟内我见不到证件我谁都不认!”大家一下惊呆了,连里的人都傻了:“这孬兵今天咋这么大胆子呢?”正在这时已经在后面看了小半天热闹的军领导走了过来,看着老胡二级士官的肩章说:“老兵同志,我总不会是假的吧?”老兵在内部报纸上见过将军的照片,知道不假,但还是坚定的说:“首长同志,请出示您的证件!”这下旁边的司机找到机会了,刚用手指了老胡想吼,不承想将军黑了脸扭头命令道:“出示证件!还不够丢人吗?!”那司机一下蔫下去了,将军以及随同人员掏出了证件,老胡一一过目,郑重交还。然后向将军再次敬礼后让开道路并作出一个放行的手势。将军哈哈笑着:“安步当车吧,除了司机都下来走走。”连长趁将军走过去时,转头狠狠瞪了一眼老胡,老胡被他瞪得一脸茫然。

回到岗哨,班副只说了一句话:“老胡,你闯大祸了。”老胡想说什么,但是动了动嘴唇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将军快要离开的时候,老胡刚下哨,和班副俩人报告后走入了操场的队伍,队伍前面正是将军,正在讲话,看着老胡入列的背影,将军的话顿了顿,又继续讲下去。

将军问:“你们知道今天我来,你们最满意的地方是什么吗?”连长、指导员眼神交流了一下,想了想大声答到:“请首长指示!”

将军意味深长的扫过整个队伍说了两个字:“哨兵!”

看到大家都有些发楞,将军又说了:“国境线不远,对面的人能随便进吗?”

“不能!”大家回答的非常干脆和响亮。

“如果是你们的亲戚或认识的人呢,可以随便进吗?”

“不能!”大家回答的声音更大了,似乎已经明白将军想要说的。

“哨兵是什么?哨兵就是安全的第一保障线,说白了就是你们的命!甚至就是国家的命!”将军有些激动:“今天,有人在我的车队边上开枪了!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这么干!”将军狠狠挥了挥拳头:“但是我高兴!就是让他在我身上打一个窟窿也值!对于军人而言,永远没有和平年代,敌人不会因为你们生活在所谓的和平年代,就会手下留情!军人是什么?军人就是永不会停歇的雷达!是始终保持预备击发状态的枪械!是永远不能失职的人!是永远不能放松警惕的人!”

兵们听得热血沸腾。

将军走后,连里给了老胡一个嘉奖。说来也怪,这之后,尽管老胡还是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但背后里再没人叫他“孬兵”了,大家还是常常找老胡干这干那,语气里却客气了许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