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95 【除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麻栗坡烈士陵园庞大的陵区笼罩在年三十的夜色中,松柏和芭蕉树在夜风中微微摇晃着,发出阵阵细碎如隐隐抽泣的声音。暗黑的夜空中没有星星更没有月亮,似乎她们也不愿意看到郑尚武木楞楞的神情。

抚摸着冰凉的石碑,用指头感受着上面镌刻着的五角星和字——革命烈士白秀同志之墓。这不是那种凉凉滑滑嫩嫩的、白秀的手的感觉。两人唯一的一次握手,那种感觉就铭刻在郑尚武的心里。在他脑海深处,最强烈的回忆就是军校门口越来越远的白秀的身影,那也是郑尚武与白秀的永别。

纸钱燃烧着,很快就变成黑色的灰烬随风而去。郑尚武此刻真的相信,这是白秀感觉到了自己,托山间的微风将这些满带着思念的、痛苦的、温情的灰烬带去。

白秀真的牺牲了。她用她的生命证明了自己的忠诚,给怀疑她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郑尚武知道她是故意这样做的,在她柔弱的外表下,是颗战士的心脏。

施娜捧着鲜花远远地看着,她不敢也不愿意去打断两人之间阴阳相隔的倾诉,那是两个勇士的心灵交流。而自己,不过是在勇士的庇护下生存着的可怜人而已。遭遇敌人时,惊慌失措的自己昏头昏脑地乱跑,要不是白秀及时出手拉住自己,也许文工团员施娜,此时也被一抷黄土覆盖着。

她目睹了白秀的勇敢,是白秀捡起了警卫战士的冲锋枪,勇敢地瞄准敌人开火,是白秀掩护大家撤退,用自己的生命换得了几十个同志的安全转移。

她也清楚地记得白秀最后的一句话:“告诉他,我会去看他。”现在,她清楚了,白秀的他就是他。看着被痛苦折磨着的那个背影,施娜决定把这句话留在自己的心里,把白秀对他的情感,揉和在自己对他的情感中,一起奉献出来。

军分区警卫连连长蔡洪也站在不远处看着郑尚武。

昨天他才知道,自己派部队护送的人中,有一位是自己分队长的对象。而这位叫白秀的女同志,在面对敌人的突然袭击时,表现出令所有男人都汗颜不止的勇敢无畏。

此时,该如何去面对分队长呢?

白秀的牺牲,跟警卫连长的马虎大意有着直接的关系。如果当时护送的兵力不是一个警卫班,而是自己亲自带队的一个排,那么悲剧就很有可能避免,自己的分队长就不会如此痛苦地坐在墓碑前整整十个小时。作为红剑配属分队的指挥员,连人都护送丢了!这跟红剑分队深入敌境端掉敌人炮兵阵地的功绩相比,天差地别啊!让作为军人、作为军事干部的蔡洪无地自容,只能远远地看着分队长,不敢去面对骁勇善战的上级。

山下,庞子坤关上车门,看看手表,中国人的一九七九年就快过去了,新的一年将在鞭炮声中来临。

抬头看看山头上,那个年轻人能不能够在除旧迎新的时刻从悲伤和愤懑中恢复过来呢?看来,不能指望他一个人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是该出手拉他一把了。

“老金,我上去看看。”庞子坤招呼一声后,快步走向山头。

郑尚武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也约莫猜到来人是谁。可是他不想动,此时白秀正躺在自己怀里睡着了,睡得很香、很甜,脸上还带着好看的红晕。不能惊动了她!

庞子坤站了好久,他能体会郑尚武的心情,可是不能容忍自己的部下就这样沉沦下去!这种感情上的沉沦、精神上的沉沦,对一名军人来说是危险的,极度危险的!

“郑尚武!立正!”

条件反射下,郑尚武还是一个激灵迅速站起来立正。尽管心里在抱怨甚至责骂老首长,但是长期以来形成的服从习惯,还是让他立正的姿态端端正正。

庞子坤两步抢到郑尚武面前,指着白秀的墓碑道:“看看你的样子,看看你啊郑尚武,再看看白秀同志。你还是军人吗?还是一级战斗英雄郑尚武吗?你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做给谁看?白秀、我、还是你自己?嗯!?本来,失去亲人爱人是痛苦的,我能够体谅你的痛苦,但是,如果你就此沉陷再痛苦中不能自拔,忘记一个军人肩上的责任,那么,你就对不起白秀的感情,对不起牺牲的白秀和你的战友们,也对不起培养你的这个军队和国家!”

郑尚武默默地听着,愧疚地看着墓碑和首长。

庞子坤伸手揽住郑尚武的肩膀,小声道:“尚武啊,一个人总要经历曲折才能成长,一帆风顺的人成不了气候!看看我这老头子,看看老金,不一样扛过来了吗?想想你的红领章和五角星,想想嚣张的越南人,想想白秀的牺牲和仇恨。你这副模样,可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难道你不想为白秀报仇?难道你不想积极争取还白秀一个公道?”

“还有用吗?人都去了,公道有什么用?!”

“雁过留声,人去留名。至少在你的心里白秀还活着,对吗?在我的心里,白秀还活着,在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心里,所有的烈士都还活着!还白秀一个公道不是为你,也不是为白秀,而是让天下所有人都看到,朗朗乾坤,决不容许黑白颠倒的过去重现!记住,无论是你还是白秀,都是军人,军人背后有国家和整个民族。打起精神来,好好想想我曾经说过的话,国家矛盾、敌我矛盾和内部矛盾如何去处理?你,不能钻了牛角尖!作那些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敌人,会在南边偷笑的!”

梦被打醒了。

郑尚武看着一脸严肃而满带期望的庞子坤,迟疑片刻才问道:“首长,什么时候开战呐?咱们不能就这样任由着越南鬼子胡来。”

“快了,快了。苏军侵略阿富汗开始激起阿富汗人的奋起抗击,各种各样的抵抗组织不久将会把苏联坦克的履带拖住。那时候,就是咱们放手痛揍越南白眼狼的时机!尚武啊,要学会忍耐和等待,你们的潜伏训练不也是这样强调的吗?你这个特等射手也应该清楚,扳机扣动的时机一定要把握好,不是想扣就扣!”

郑尚武痛苦地蹲下身子抱着头,看着白秀墓碑上的红字出神半晌,喃喃地道:“白秀,我走了,我会来看你,会带着杀敌的新功来看你。”

缓缓的起身,突然加快速度行了一个有力的军礼后,郑尚武扭头就向山下走去。此时,南边的麻栗坡城里响起了鞭炮声,新的一年来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