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94 【霹雳】

longshenjihua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郑尚武静静地坐在床头看书,用心如止水来形容肯定有些不恰当,实际上自从把申诉材料交上去以后,他的心里就七上八下打着鼓。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上级对自己的最终处理决定、对白秀问题的回复。 他时刻等待着被送上军事法庭,也做好了脱下“四个兜”下连队当兵的准备。只要一天不脱军装,手上的书就要看下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郑尚武静静地坐在床头看书,用心如止水来形容肯定有些不恰当,实际上自从把申诉材料交上去以后,他的心里就七上八下打着鼓。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上级对自己的最终处理决定、对白秀问题的回复。

他时刻等待着被送上军事法庭,也做好了脱下“四个兜”下连队当兵的准备。只要一天不脱军装,手上的书就要看下去。不,就算脱了军装,这些书也要看下去!祖国,不会嫌弃犯了错误的儿女,也不会拒绝一个儿子为了母亲的尊严跟敌人作战。

“怦怦”两声后,庞子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郑尚武,知道你在,快开门!”

该来的终于来了,这十一天的“牢房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郑尚武一下子就跳起来,嘴上答应着拉开房门,吃惊地看到门外除政委外还有老首长。顿时,他的脸红了。这段时间来他也想过去看老金,可哪里有脸去呢?老首长倾尽心力教出的是啥人?挨处分被撤职的、不合格的特战部队指挥员郑尚武。

“首长,请进。”

老金向庞子坤丢了个“少安毋躁”眼色,若无其事地玩笑道:“你档着门我们咋进去?”

郑尚武傻笑着摸摸后脑杓,闪到一边。

老金拖着腿抢先一步进了门,左右一打量,点头道:“嗯,还没有忘记你是军人,还没有忘记军人身上的责任。郑尚武,我希望你永远都是如此,不论遇到何种情况,都要保持一个军人的本色!”

“是!”

“反省的如何?”老金一屁股坐在刚才郑尚武坐的位置上。

郑尚武腿一并胸一挺,解开左胸上的口袋,掏出一份折叠的方方正正的纸,双手递给老金。老金一抬手,将郑尚武的手挡向庞子坤。庞子坤故意哼了一声接过来展开一看:检讨书。

“很深刻,我代你交给上级。”庞子坤边说边收起检讨书,其实他根本无心看那上面的内容。

老金随手拿起床头的书晃了一眼封面——《论持久战》,颇有兴趣地打开来,一下愣住了。

书页里有张照片,正是因为有照片,老金才第一时间翻到这里。照片上,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头戴无檐军帽,身穿白大褂站在一颗棕榈树前,阳光洒在她带着自豪微笑的脸上,让这姑娘给人一种清秀而爽朗的感觉。可是在老金眼里,在他迅速模糊的视线里,姑娘在无声地控诉!她用她令人汗颜的勇敢捍卫了自己的尊严!

庞子坤挡在郑尚武和老金之间,心里很是为难。说吧,迟早要说!可是现在合适吗?还是回军校再说吧。

“老金!”庞子坤拍拍老金的肩膀道:“让他收拾收拾跟我们走,不是说好过节期间住你那里吗?郑尚武,赶快收拾好走人。”

郑尚武疑惑地看看两位首长,小声道:“上级要我在这里听候通知。”

“我知道!我打声招呼就行,快点,动作快点,磨磨蹭蹭的哪里象红剑队长?”庞子坤不想解释,心里的郁闷此时反而表露在语言里。

三人很快下楼走到登记台办理好退房手续,取回郑尚武的证件。

“郑尚武同志,你的信。”

工作人员递给郑尚武一封信,郑尚武也没来得及看,匆匆收好就跟着两位首长出门上车,往军校而去。

三人面前的桌子上,酒菜都有,还颇为丰盛。

“来来来,我跟尚武是光棍,今天二十八了,后天就是除夕,趁着老庞在,咱们三人提前吃顿年夜饭。要不大年夜拉他来,他家那位革命同志要提意见的。”老金恢复了常态,一边倒酒一边拿庞子坤打趣。

郑尚武赶忙去拿酒瓶子,连声道:“首长,我来,我来。”

“屁!你今天回家,我高兴,我来。”老金挡开郑尚武伸出的手,拿起庞子坤面前的杯子斟酒。

“回家?”郑尚武念叨着这个词,心里感觉到无比的温暖。是啊,这里也算是家了,老首长对自己还真跟亲生儿子一样。可惜的是,金大哥没有享受到这些,就如同自己的哥哥郑尚文一般没有福气。

庞子坤端起酒杯站起来,看着郑尚武道:“这杯酒,敬给保家卫国的烈士们,让他们的英灵保佑我们的国家繁荣昌盛!”

三杯酒在淅沥声中撒向地面。

“这杯酒,敬给在边防线上戍守巡逻的将士们,咱们,一口干了他!”庞子坤说完,一仰头喝个干净。他是存心故意要让郑尚武今天晚上多喝一些,最好是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不幸的消息。否则,作为郑尚武的上级,他实在说不出口。

酒很快倒上了,此时的政委警卫员陈大有格外的勤快。

庞子坤再端起酒杯道:“这第三杯,我敬给临机决断、把握战机、不受条条框框约束、获得重大战果的前线指挥员郑尚武同志。”

“首长,我……”郑尚武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庞子坤按了按他的肩膀道:“功是功,过是过,两者必须分清楚。苏制152榴弹炮营给你搞掉了,这个功劳尽管立的时机不对,也没有上级的命令,可是对我们来说就是功劳!喝!”

老金用筷子“叮叮”地敲着菜盘子道:“光吃酒不吃菜,老子不奉陪了啊!郑尚武,你要给我汲取教训,这一次是上级有意放你一马,不从严追究。唉,也是你够厉害,端掉别人一个营却没有留下任何把柄,越南人也只有吃了这个哑巴亏咯!”

“是!不过首长,我们要提防越南特工队的疯狂报复行动,特别是春节这段时间。”郑尚武连忙建议道,这个问题其实根本不用想,莫明其妙丢了一个榴弹炮营后,越南人哪里有不恼羞成怒的?

两位老将军黯然了,郑尚武的提醒刚好敲在点子上。

庞子坤看看老金,老金在桌子下捅捅庞子坤。庞子坤嘴巴动了动,又作出为难的表情,老金再捅了一次道:“老庞,如今你是红剑的直接上级,尚武的建议你可要听取哟。”

庞子坤没辙了,该自己说的话还是得自己来说!于是他又举起酒杯道:“郑尚武,我们来喝一杯,你不会对我有意见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知道首长是为了保护我、关心我,才提前作出处分决定。这一杯,该我感谢首长。”郑尚武想得很明白,当天晚上自己刚汇报了情况,政委就直接给司令员打电话,摆明了就是绕开政治部调查组。

“你能这么想就好。”庞子坤很勉强地笑了笑,喝了一口酒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尚武啊,你说得对,越军特工队肯定要疯狂报复!今天我刚听到一个消息,越军特工队大举出动,袭扰了边境数十个哨所和村寨,造成我方重大人员伤亡,在……”

“老庞!干脆点!”老金重重地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瞪眼看着畏畏缩缩的庞子坤。

郑尚武感觉出不对劲来,忙道:“首长,究竟怎么了?”

庞子坤暗吸一口气,硬着心肠道:“今天上午,军区文工团到麻栗坡边防二团的前哨部队慰问演出,蒙自军分区也派出医疗队随行,其中包括白秀,在前往七连驻地途中……”

郑尚武的脸顿时变得惨白,抓住庞子坤的手摇着连声问道:“白秀,白秀怎么了?”

庞子坤反手扶着郑尚武的肩膀,无比艰难地说道:“他们遭遇越军特工队的伏击,警卫班寡不敌众,白秀同志在危急时刻主动参加战斗,掩护文工团撤退。七连赶到时已经晚了一步,白秀、白秀牺牲了。”

“嘿嘿,嘿嘿。”郑尚武笑了,他不相信庞子坤的话,他不愿意相信庞子坤的话。很显然,这是个很拙劣的玩笑,是上级在考验自己对白秀的感情吧?开玩笑嘛!文静温婉而柔弱的白秀、刚刚去蒙自分军区医院的白秀,会被派去搞慰问?至少也得熟悉熟悉军分区医院的情况,等得一个月两个月后才下派部队吧?

老金见多了这种乍听噩耗尽往好处想,不愿意接受现实的人,眼前的郑尚武显然就是!可是此时,他看着在绝望中傻笑的郑尚武,愣是说不出安慰的话来。

庞子坤也是血肉战场上打滚过来的,见多了生离死别,此时当然也明白郑尚武的处境,更明白不能让年轻人陷入幻想之中,必须让他清醒地面对现实。

“郑尚武!白秀是个好同志,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对祖国的热爱,对战友同志的热爱,也有力地回击了强加在她身上的不公正对待。尚武你冷静点,白秀已经走了。”

郑尚武愣了愣,看看一脸严肃认真的庞子坤,再看看已经淌出泪水的老金,又嘿嘿笑了一声,使劲地摇摇头道:“真的?”

“军区司令员亲自打的电话,白秀同志牺牲了!”庞子坤一字一句地说着,担心地看着郑尚武急剧变化的神情。

“叮当”一声响,郑尚武突然将手边的酒杯扫到地上摔个粉碎,声嘶力竭地狂吼:“我日他X的越南人!”随后,他突然又露出古怪的笑容自语道:“我明白了,明白了,我明白是谁害死了白秀!是那些狗日的没事找事的王八蛋,是那些满口政治觉悟的畜生!白秀,好样的!你肯定是故意的,故意去边寨,故意跟小鬼子拼命。你是故意的,故意的……”

老金偷偷给庞子坤作了个手势,庞子坤会意后走到郑尚武背后,向郑尚武的后脑拍了一掌,随后架着软绵绵瘫倒下来的郑尚武,招呼了老金,两个老头子加上陈大有,三人合力将郑尚武抬到床上。

这个夜晚,与其让郑尚武在痛苦的折磨中度过,不如昏昏沉睡。等他赶到麻栗坡,就可以在白秀面前痛痛快快地发泄出郁结在心中的怨气和悲伤。也许只有这样,经过风浪的郑尚武才有可能重新站起来。

庞子坤相信王德铭的话,也怀着同军区司令员一样的担心。“英雄胆、婆娘心”的郑尚武不会畏惧敌人和死亡,能够击倒他的只有他那颗感情丰富又脆弱的心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