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英雄卡巴:突如其来的波澜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7 196
导读:二、 秦小川本以为,这种简单的生活,包括身边这条一开始还对他爱理不理、现在却成 影不离的军犬,会一直伴着他,直到两年军旅生涯的结束。然而,生活有时候也不 远如平静的湖水,它也会有搅起波澜和涟漪的时候。只是,对于这十七号哨所里所 人来说,这波澜来得太突然了些,也太大了些。对他们来说,这生活中偶尔掀起的 ,与一场风暴没有任何区别。 那是七月里的一天,正是南疆边防线上最难熬的一段日子。先不说白日里那几乎能 蒸晕的闷热,光是那成群的毒蚊,就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明白那句“在这边防线上, 是睡觉也是在奉献”

二、

秦小川本以为,这种简单的生活,包括身边这条一开始还对他爱理不理、现在却成

影不离的军犬,会一直伴着他,直到两年军旅生涯的结束。然而,生活有时候也不

远如平静的湖水,它也会有搅起波澜和涟漪的时候。只是,对于这十七号哨所里所

人来说,这波澜来得太突然了些,也太大了些。对他们来说,这生活中偶尔掀起的

,与一场风暴没有任何区别。

那是七月里的一天,正是南疆边防线上最难熬的一段日子。先不说白日里那几乎能

蒸晕的闷热,光是那成群的毒蚊,就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明白那句“在这边防线上,

是睡觉也是在奉献”的含义。

那一天是七月二十一日,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然而,对于边防七团十七号哨所

的每一个人来说,这一天却是不平凡的,更是不平静的。因为,就是这一天,他们一直

简单而平淡的生活起了变化,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让整个哨所的空气,都布

满了一种叫做紧张的味道。

一大早,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便在排长杜诚的屋子里响起。正当兵们无聊地琢磨着,

这一大早会是谁打电话来时,卫生员兼通信员张林一溜小跑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招呼

班长到排长屋里集合。

兵们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有些个第六感比较敏锐的兵,都觉得自个儿仿佛从空气

嗅到了一股不安的气息。

不多会儿,表情严肃的杜诚,包括三个同样表情严肃,同时脸上还不经意流露出一

丝不安和担心的班长,出现在了兵们的视线里。

“所有人到俱乐部集合!”

杜诚的嗓门大得惊人,喊完之后,也不待兵们反应,头也不回地朝俱乐部去了。

“都愣那儿干嘛?俱乐部集合没听见啊?”雷二柱的嗓门也出奇的大。“把没在这

都找回来,快点儿!”

望着三个同样头也不回地走往俱乐部的班长,兵们面面相觑。看来,那不好的感觉

的了,看这架势,真的是有事儿了。

“刚接到上级通报。”等人都到齐后,杜诚站在队列的前面讲,“两名持枪歹徒,

边境逃窜,企图越境。根据他们的逃窜路线推测,歹徒很有可能从我们的防区越境。

因此,上级命令我们,立刻加强巡逻和警戒强度,所有执勤人员,一律枪弹结合。一旦

发现歹徒,立即抓捕。如歹徒暴力反抗,劝告无效,可即行开枪击毙。都明白了没有?”

“明白!”

兵们齐声回答。言语间除了紧张和忐忑之外,还有藏不住的兴奋。没办法,平淡的

过得久了,就会枯燥乏味。眼下,好不容易有点儿波澜起伏来调剂一下生活,对于

燥中呆得过久的人来说,兴奋和激动,再所难免。

虽说兵们的“明白”答得都很响亮,可杜诚心里却觉得不太塌实。十七号哨所上上

一共是二十七个人,算上卡巴在内,总共是二十八个兵,可这二十八个兵里头,有

一半多是新兵。

“新兵!”这个字眼儿让杜诚忍不住在心里苦笑。那些肩膀上扛了一道拐的弟兄是

,可那些扛着两道拐的上等兵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又何尝不是新兵?

“任何一个军人,不管他的军龄有多长,只要他没上过战场,那么,对于战场来说,

就是一个新兵。同样的,一个军人,不管他当了多久的兵,哪怕只是刚刚穿上军装,

只要他经历过一场战斗,并在战斗中活了下来,那他就成了老兵!”

望着身前这一个个年轻的面孔,杜诚突然间想起了以前在陆军学院上学时,那位姓

教员给他们讲的这段话。那位林教员在学院是个传奇式的人物,据说是从三十多年

场边境战争中下来的战斗英雄。只不过,这个英雄却低调得很,似乎已经安心要在

这个位置上度过下半辈子。学员中间也曾传说过,曾经有人给这林教员出主意,说

,你有战功在身,又是战斗英雄,只做一个教员多可惜啊!怎么着也得什么什么的

然而,林教员只是淡淡的一笑,而他的回答,却更能让人感到,他的确无愧英雄这

耀的称号。他的回答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这句话就是:“我还能活着看到每天的

日出日落,就已经很知足了。活着,就是幸福!”

“班长留一下,其余人,解散!”

意识到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杜诚轻轻吐了口气。老兵也好,新兵也罢,既然来当了兵,迟早都会有端起枪杆子上战场的那一天。该来的始终都会来,再多感慨也躲不掉。再说了,不就两个歹徒吗?虽然有枪,可咱们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自己

手下这些弟兄,训练上可从来没含糊过。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还收拾不了两个歹徒,杜诚还真不信那个邪。

与三个班长再合计了一下需要注意的细节之类的东西,统一意见后,杜诚示意班长

向各自班里的兵传达行动的方案。而他自己,作为这一亩三分地上唯一的军官,要

事情自然更多。向上级汇报命令执行情况,将计划变成书面文字备案等等等,这一

都得由他这个军官来做。至于行动过后,同样还有行动报告,向上汇报等等一系列

情等着他。一个尽职尽责的军官,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尤其是指挥军官,那就更不

了。先不说研究方案,制定计划这一摊子费神费力的事情,光是手底下那一帮子弟

性命,就足以让任何一个战场指挥员感到肩头担子的分量。就像林教员曾说的那样,一个优秀的士兵,可以杀死数倍于己的敌人,而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不但能消灭更多的

敌人,更关键的是,他能让更多的兄弟在战场上活下来。所以,军官这个职业,并不仅

有肩头上银星带来的荣耀,更多的,是责任,人命关天的责任。

等待,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难耐的。因此,对于等待这个东西,没有几个人会喜欢。因为,那等待的感觉,实在是太折磨人,太考验人的耐性了。然而,正应了那

句老话,现实往往都是无奈的。就拿现在十七号哨所的兵们来说,他们谁都不喜欢这种

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出现的等待的感觉,可无奈的是,他们又不得不绷着神经一直等待

兵们不喜欢这种等这敌人露头的被动等待,杜诚更不喜欢。在古往今来的名将里头,杜诚最崇拜的是汉武帝年间的骠骁将军霍去病。三千铁骑,追击千里,于数倍于己的匈

奴军中斩杀对方单于,全身而退。如此功绩,如此胆识,又岂是那些被一群没见识的家伙捧得有如战神再世般的巴顿、蒙哥马利之流所能比拟?“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每每念及霍骠骁这句壮言,杜诚都会忍不住一阵心血澎湃.军人的身体里流着的,是尚武的血。进攻、不断的进攻,才是军人应有的天性。杜诚把自己划归于“进攻”一派,“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这句战场上总结出的至理名言一直被他奉为经典。只是,这残酷的现实在那儿摆着,全哨所上下,也就那么二十

七个人。十七号哨所的防区虽说不大,可要只想凭这二十多号人,就把整个防区彻底控

,他杜诚还没那个本事。主动出击搜索,换个地方或许还行,至于这地方嘛,想都

想了。南疆边防,绵延千里,除了山脉,就是丛林。在这树木参天的亚热带丛林里,用二十七个人去找两个人,那和大海里捞针没多大区别。一个优秀的指挥员,诚然应该

敢于进攻,善于进攻,但是,审时度势,同样也是一个指挥者应当具备的最起码的素质。他杜诚怎么说也是扛着优等生的名头从陆军学院出来的,这点儿素质要还没有,那他这

四年的红牌牌算是白扛了。

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在渐渐缭绕起来的烟雾中,杜诚对着墙上的防区地图出神。

号哨所,之所以会被称为边防七团最苦的地方,只要就是因为这里的地形险峻,由

来的便是环境的恶劣。总之,用兵们的话来说就是,十七号哨所,那就是个鸟儿都不肯拉屎,兔子都不肯吃草的鬼地方。

看着、看着,杜诚不禁开始设想,假如自己是那两个逃命的歹徒,会怎么做?后面

捕的公安和武警,前面还有边防的部队卡在那儿,当真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困

往回走,那肯定是找死,杜诚还不相信那两歹徒会有那份胆量和气魄。那么,路就

下一条,从边防军队的警戒线上找空子插过去,只要越过了边境线,小命就差不多

住了。

从十七号哨所的警戒线上插过去?杜诚眯着眼睛开始琢磨。想着、想着,不由笑了。说到对这片地形的熟悉,谁能比得过自己以及手下的弟兄们?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哪个地方能过人,哪个地方连野兔都不愿去,老兵们心里就有一副活地图。新兵们虽说

了些,但有老兵带着,倒也不用太担心。

“看来,自己还是嫩了点儿啊!”杜诚叼着根烟卷,喷着烟雾感叹。事情来得突然,杜诚的脑子一时间有些发蒙。大概,这就是林教员所说的,战场上老兵与新兵的区别了。

“张林,去把班长和副班长都叫来!”将手中还剩大半截儿的烟卷儿摁灭在烟缸里,杜诚决定更改一下计划,不再“守株待兔”式的干等。主动才能作为,虽然手底下的人不多,但都是对这一亩三分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兵油子,不做点儿什么,怎么都说不过去。

本文内容于 2008-1-27 15:59:27 被真的是落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