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外篇部分 堤坝、白酒、肩章

iji5000 收藏 8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URL] 堤坝这边是农田 堤坝那边是流淌的江水 坝上一个人 坝下一群兵 “老家伙们!”坝上的人大声的呼喊着:“都给我起来。” 坝下的兵站的笔直,任凭坝上人的话音在身边流过…… “老家伙们!班长今天来看你们了!”坝上的人俯身盘腿作好。面对着滔滔流淌的江水。 大声的呼喊惊动了江边一个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堤坝这边是农田

堤坝那边是流淌的江水

坝上一个人

坝下一群兵

“老家伙们!”坝上的人大声的呼喊着:“都给我起来。”

坝下的兵站的笔直,任凭坝上人的话音在身边流过……


“老家伙们!班长今天来看你们了!”坝上的人俯身盘腿作好。面对着滔滔流淌的江水。

大声的呼喊惊动了江边一个垂钓者,回头看见坝上穿着军装的人席地而坐,便插好鱼杆走上堤坝。

“是个兵?”

“不是!至少现在不是!”

“那是老百姓?”

“也不是!因为我永远是个兵。

垂钓者把目光延伸到坝上人的身后,那是九个站成一列的兵。站的如同防护林一般整齐。

“你的兵?”

“曾经是!”

“复员了?”

“恩!”

“来着是……”

“老看以前一个班的战友。”

“那他们在哪?”

坝上人没有说什么,抬起手指了指江面,低下来又指了指堤坝。“这里!那里都有!”

“哦!什么时候走的?”

“九九年夏天”

“发洪水那年么?”

“是!”

“已经好几年了!”

“是啊!已经好几年了!”

“怎么称呼!”

“剃刀!”

“剃刀?”

“他们给起的!”坝上人笑着看着垂钓者,“那时候我是班长!”

“是剃头刀和剃骨刀的简称?”

“算是吧!”

阵风徐徐吹过,天空中慢慢的飘来一片淡淡的云,远远的可以看见这个城市新建立的高速公路跨江大桥。

剃刀慢慢的从口带里摸出一瓶白酒,一包卤味,一包花生米。

全然当身边的垂钓者不存在,剃刀自顾的打开白酒的瓶盖儿,扬脖灌了一口。然后倒地上一口。

“小酒盅!来!陪班长喝一口。”

垂钓者也没有理会剃刀的举动,抬头看着江面,似乎在享受清凉的风,又似在看着自己的鱼杆。

剃刀把卤味打开,摊开一张报纸,把花生米倒上去。随手抓起一把扔向江面。

“谗猫!来!吃一口!别老惦记我储物柜里的吃的,还有!再去炊事班蹭东西吃看我不罚你两个一百。”

剃刀喝一口倒一口,吃一口扔一口,仿佛还有几个人在一起江边野炊一般。

“他们是怎么走的?”垂钓者扭头看着剃刀。

“堤坝决口了,封堵堤坝的时候,一个浪头打过来。”剃刀的眼睛湿了,也红了。“他们就……!”

“我知道了!可惜了!”

“你不知道!”剃刀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已经发皱的照片。

“这…是小酒盅!这个…这个是谗猫!”剃刀断断续续的指着照片上的人给垂钓者看。“这个是……这个是……”

“他们还都是孩子!而你是班长!你喝多了!”

“是!我是他们的班长。”剃刀再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是班长!堤坝决口了!我们跳下去打桩子。我就怕这些个嘴上没毛的小祖宗们慌神啊,我让他们去扛沙包!”

“可是他们没有了!”

“你说你说那浪头咋就不把我冲走呢!?”剃刀扬脖又喝下一后白酒。“我就怕他们出事儿!你说咋就!”

垂钓者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侧脸看着剃刀手里的酒瓶,低头又看了看地上的食品,最后把注意力放到那枚肩章上。

作训服上使用的一个列兵肩章,叫人看得第一印象就是它的破旧。

“你用过的?”垂钓者指着肩章。

“不是!是我一个兵的!”

“他也在这里么?”

“是的!”

“那这肩章是……”

“浪头打过来,他从堤坝上掉了下去,我当时正报着桩子在水里,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他肩膀上的肩章。”

“你没抓住?”

“抓住了!”剃刀拿起臂章端详着。

“那他怎么还……”

“你看看它!”剃刀举起肩章送到垂钓者面前:“三天三夜在大堤上没有撤下来,水是越来越高,堤坝越来越危险。只要人活着,肩膀上就始终会扛着麻袋,他的肩章已经被磨成什么样子了!”

“我知道了!”

垂钓者继续转过头去,看着静静流淌着的江水和微微颤抖着的鱼漂。

“他们都走了!就给我留下了它。”剃刀也不在乎垂钓者是否愿意作自己的忠实倾听者。“他们还都是孩子,有的连嘴边儿的毛还没长硬!”

剃刀喝下一口酒,然后把半瓶白酒扔向江面。

“剃头刀要走了!剃头刀现在不是班长了!”

剃刀哭着坐在大堤上,颤抖的手平端着那枚肩章。

“他们是孩子!他们也许正是上大学的时光,他们正是上网、泡吧的年纪。”垂钓者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子,死死的盯着剃刀挂着泪水的脸。“但是!他们穿着军装!他们是个兵!所以!你哭也没有用!堤坝就是兵的阵地,洪水就是兵的敌人!”

“你们永远不了解我们当兵的!”剃刀霍的站起来:“你永远不懂!永远!”

“时间会检验一切!也许你脱下军装几年,十几年以后才能真正的理解什么叫兵,什么叫战友情。

“我要走了!”剃刀把破旧的肩章装进自己的口袋,身后的那七八个兵已经走了过来,在他们不远的地方,满载着同样退伍的老兵。他们的目的是火车站,然后又将去向不同的目标。

两个上尉军官笔直的站在车下。

“班长!”

“班长!”

兵们手里拎着水果、旅行包、背包围拢在剃刀的身边。

“指导员说你肯定会在这里,所以我们就过来了”

“你永远不会理解我们!“剃刀没有理会曾经是自己的兵对自己说的话,接过背包,快步的走向卡车。

“一路走好!”垂钓者没有回头。

抓着汽车的箱板即将上车的时候,剃刀听见一声东西破碎的声音。诧异间回头。

满天的纸钱在飞,落入江水顺流而下,飘入稻田。

“那是我们的班长的班长!”上尉轻轻的拍了拍愣神的剃刀。“在我们之前,也是一次抗洪战斗中失去了很多战友。最后把军功章都扔进了江里。复员后留在了这个城市,每年都回来江边。陪战友们说说话。”

剃刀愕然了,站在车上看着堤坝上的方向。

纸钱还在飞

那是什么声音。

是风?

是哭?

还是在堤坝上面对洪峰时的嘶哑呐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