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妓女有屄难助学,精英无耻能卖国----评一则小故事

华东兵马使 收藏 80 27878
导读:  妓女,教师,这也许是人类创造的最古老的职业,也是最极端的两个职业,从古到今,从来没有人有足够的想象力把这两个职业联系在一起,直到在这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唱入云的时代看到一则不真实但足够现实的故事:殷彩霞,教师兼妓女,用卖淫所得长期资助某山区小学,直到被三个外国人轮奸致死。故事的最后,给出了一句令人心碎的话:卖一次淫,可以帮助一名失学儿童;当一回二奶,可以拯救一所希望小学。   老一辈人也许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部受到批判的电影,《武训传》,讲述的是一位乞丐助学的故事。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武训先生为

妓女,教师,这也许是人类创造的最古老的职业,也是最极端的两个职业,从古到今,从来没有人有足够的想象力把这两个职业联系在一起,直到在这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唱入云的时代看到一则不真实但足够现实的故事:殷彩霞,教师兼妓女,用卖淫所得长期资助某山区小学,直到被三个外国人轮奸致死。故事的最后,给出了一句令人心碎的话:卖一次淫,可以帮助一名失学儿童;当一回二奶,可以拯救一所希望小学。

老一辈人也许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部受到批判的电影,《武训传》,讲述的是一位乞丐助学的故事。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武训先生为了兴办义学,不仅推金山倒玉柱,而且是以行乞的方式。而在当代,殷彩霞,一位女人更是献出了自己最珍贵的贞节。他们都是时代的良心,但只能证明了这个时代是个悲剧的时代。很快的,就有人站出来说明殷彩霞是个虚构的故事:第一,卖淫可以帮助失学儿童,这是对的;第二,做二奶可以拯救希望小学也是对的;第三,没人卖淫,没人做二奶,山区儿童就要失学,希望小学就办不下去也是对的,问题只是在于,根本不会有当代的“女武训”来卖淫助学。

当然,我们也忘不了时代的良心,那位没有感动CCTV却感动了所有中国人的平凡而又伟大的老人,白芳礼。他是一位好人,更是一位圣人,他是用自己的车轮拉出了中华民族明天的希望。在很久很久以前,中华民族也出过一位车轮上的圣人,他同样感动了所有中国人,并且由一代伟人题词,号召国人向这位平凡的圣人学习,他就是雷锋。

雷锋是那个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普及了义务教育,普及了合作医疗,建立了工业基础,并且用义务劳动的方式和凡人做圣人的精神战天斗地的时代的骄傲。而白芳礼,他感动不了CCTV,他是一位九旬的老人,但他也是那位戳穿皇帝新装的孩童。在他的时代,中国有了一个岁入五万亿的政府,有了超英赶美的国民经济,有了奢侈品消费高居世界第二的社会,但是,在他的时代,最基本的教育是靠着九旬老人的车轮,或者,如果可能的话,还有良心足够高尚的妓女的屄。

妓女是肮脏的,而更肮脏的是逼良为娼。就在最近,一位精英,或者更冠冕堂皇的称号,“经济学家”,茅于轼老师疾呼:“学费要上涨!否则孩子上不起学!”

一些人,婊子教师,他们西装革履,他们是社会的精英;另一些人,教师婊子,他们衣不蔽体,他们是社会的渣滓--这就是主流的声音。

武训比起白芳礼老人还是幸运的,他不仅感动了中国人民,还感动了光绪皇帝,颁给他一块“乐善好施”的匾额和黄马褂。但是,皇帝的老佛爷连拱卫京畿、保家卫国的北洋舰队的军费都挪用去盖了颐和园,办了自己的大寿,更遑论什么教育经费。办寿只要一道懿旨,而办学却要跪遍冀鲁豫,这个时代,中国有个更形象生动、更广为流传、更名扬四海的称号:东亚病夫!

武训在1896年死了,穿着光绪皇帝赏赐的黄马褂,听着他兴办的第三座义学里的读书声死了。但他的山东老家传遍的不是读书声,更不是恭祝老佛爷万寿无疆,而是在威海卫传来了隆隆的炮声。在武训死前一年,因为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亚洲第一舰队全军覆没,中国在日本马关屈膝求和,割台、赔款、赎辽。又五年,八国联军入北京,逼签辛丑条约,中国赔银45000万两,合一人一两,失败前所未有,屈辱前所未有。

然而,在武训去世的19世纪90年代,在中国灾难深重的19世纪90年代,中国留下了自己的希望。1893年底,一个彻底改变中国贫穷落后面貌的伟人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湖南韶山冲诞生了,他就是毛泽东。他被杨昌济等一大批武训般的教育家教育成才,但他超越他的老师们的地方在于,他说出了“整个世界只有用枪杆子才可能改造”的豪言壮语。他不是跪着给精英权贵磕三百个响头以求得一两个办学的铜字,也不是拉车卖苦力攒钱助学,更不是去做小白脸,而是唱着“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的歌曲,创造出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惊天伟业。他批判了武训的方式,但完成了武训的事业,他推广了文化的普及,甚至早在打江山的时候就要求他的士兵不仅要会拿枪杆子,而且要会拿笔杆子。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主席却说:“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他教育了人民,并带领人民掀起了波澜壮阔的国家工业化运动,从而真正得把“东亚病夫”的帽子扔到太平洋里去。

在毛泽东的时代,不需要武训,不需要白芳礼,不需要殷彩霞,因为政府做到了这一切,而在这个武训由被批判者重新化身为白芳礼,化身为殷彩霞感动国人的时代,我知道,光是靠无数的武训,无数的白芳礼,无数的殷彩霞是没用的。从古到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靠乞丐、妓女、车夫普及了教育;从古到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靠施舍、嫖资、车费成为列强。但是,古今中外,精英学者为一己私利而卖国求荣的例子还少吗?

这些所谓的精英高唱着“教育产业化”,一边是不断上涨的学费,一边是不断扩招的名额,结果造成了一边是含辛茹苦的家长,一边是毕业即失业的学生。

精英们不断鼓吹“知识经济”,不断要求爱护知识分子,甚至于在某些地区高学历海归子弟都有了高考加分。而就在去年,全国仅官方公布的数字就有百万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甚至开始出现了研究生保姆,甚至出现了大学生搓澡工。殷彩霞的故事告诉我们,妓女不卖淫,嫖客不嫖娼,孩子要失学,学校要关门。而这些社会新闻又生动续写了这个故事:就算孩子上了学又能如何?照样给我们“精英”当保姆,照样给我们“精英”搓澡。

武训时代的精英因为目光短浅得把武训们逼下跪,从而自己也不得不给洋人们下跪。

殷彩霞时代的精英因为自己掰开屄或者屁眼让洋人们操,从而逼得殷彩霞们不得不给洋人们操。

满洲精英无能而使中华屡为列强所辱,可恨!而今日之“精英学者”率兽食人,该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