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英雄卡巴:新兵秦小川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3 358
导读: 这是一个写给男人看的故事,当然,并不是说女同胞们就不能看,我的意思是说,因为这个故事里,讲的都是一群雄性动物,因此,自然就缺少诸如花前月下的浪漫,因此,只有那些确实在这种环境中生活过,有过切身体会的兄弟们,才能 地理解,一群正值青春年华的男儿,在那简单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燥生活 喜怒哀乐。 一、 卡巴是条狗,一条纯种的昆明犬。 秦小川第一次见到卡巴的时候,是他刚被分到十七号哨所的那一天。那是初夏,正是夏天的脚步刚刚踩着春天的尾巴到来的时候。

这是一个写给男人看的故事,当然,并不是说女同胞们就不能看,我的意思是说,因为这个故事里,讲的都是一群雄性动物,因此,自然就缺少诸如花前月下的浪漫,因此,只有那些确实在这种环境中生活过,有过切身体会的兄弟们,才能

地理解,一群正值青春年华的男儿,在那简单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燥生活

喜怒哀乐。

一、

卡巴是条狗,一条纯种的昆明犬。

秦小川第一次见到卡巴的时候,是他刚被分到十七号哨所的那一天。那是初夏,正是夏天的脚步刚刚踩着春天的尾巴到来的时候。

与边防七团所有即将分去老连队的新兵一样,秦小川带着他的全部家当,一个背包,一个迷彩包,乘坐着“东风”运输车来到了这个号称边防七团最苦的地方―十七号哨所。

将新兵们像货物一般卸下后,完成了使命的“东风”便“突突突”地开走了.

不大的小操场上,只剩下带着些忐忑心情的新兵,与迎接他们的老兵。

排长杜诚带着哨所里的三个班长,以及已经升格为老兵的前新兵们,排成两列

横队,迎接新兵们的到来。与他们一起迎接新兵的,还有一条狗。后来秦小川才知

那条狗的名字叫卡巴,是两年前排长从军犬基地接回来的军犬。班长雷二柱告诉秦

,卡巴的军龄比这哨所里大部分人都长,它,是个当之无愧的老兵。

就这样,秦小川开始了他在哨所的生活。与同批的新兵,与哨所的老兵,还有那条名叫卡巴的狗一起,在这南疆千里边防线上这个小小的哨所里,开始了他简单

每天都重复着同样事情的戍边生活。

执勤、巡逻,以及训练,便是这里生活的全部。秦小川甚至觉得,“辛苦

个,幸福千万家”,“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等等等,这一系列曾经听起来,

让人感动与热血澎湃的话,现如今,也不过是兵们用来自我麻醉的慰籍罢了。

日子,就这样在一天又一天的重复中度过着,这单调的重复,就如同每天的巡逻路线一般,永远变化不出什么新意来。

与所有新兵一样,或者应该说是与所有初来哨所的人一样,在经历了最初的鲜感之后,秦小川、包括同批而来的新兵们,都开始变得烦躁不安。至于那些躲在

,或是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哭鼻子、抹眼睛的,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排长杜诚给新兵们讲。“我刚来这儿那会儿跟你们现在的心情差不了多少。这儿,失落!相当的失落!”杜诚指着自己的胸

排长的话点到了新兵们心头的痛处,一个个默不作声地垂下了脑袋。

“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干嘛呢?”杜诚呵呵笑。“怎么,觉得自己委屈了?”

杜诚敛起笑容,开始扮黑脸。“小子们,你们给我记住了。当兵,就不是来享福的!”

一脸严肃,心里却忍不住暗自发笑。没办法,这帮小新兵蛋子,老是温言软语地安

不行的,有时候,就得说两句狠话来激起他们的好胜心。“都给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是军装知道不?”杜诚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对着新兵们比画。“穿上这身军装,你这个人就不再属于自己;穿上这身军装,你就是个兵。你的一切,包括

命,就是这个军队的,这个国家的!要觉得自己是个男人、是条汉子的,都把你们

袋给我抬起来!”

“嘿!还不错!”看着慢慢抬起头的新兵们,杜诚终于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板着的脸上,也开始露出了笑容。

“好!既然都觉得自己是条汉子,是个男人,那我问你们,这点儿苦和罪,

吃得下?受不受得了?”打铁要趁热,杜诚决定再下点儿猛药,最好是能一劳永逸

决掉新兵们心里那个疙瘩。

“能!”有人怯怯地答了一声,明显的底气不足。

“不能?”杜诚歪着脑袋问。

“能!”回答的人多了几个,声音也大了些。

“不能?”杜诚继续歪着脑袋,脸上还加了点轻蔑的表情。

“能!”像是发了狠一般,十几个新兵使劲儿吼了一嗓子,那声势,倒也

像样,连窗户上的玻璃,都被这声波给撞得一阵“嗡嗡”作响。

打那之后,情绪低落的新兵们,渐渐地恢复了活力。说起来,人这种动物,

环境来说,的确具有很强的适应性。看一看每年春运期间,那列车车厢里塞得满满

的人体,如果没有对环境超强的适应能力,那份罪,还真没几个人受得了。

当然,人都是有惰性的,同时,人又是种自诩为聪明的动物,所以,不到

得已的时候,又有谁会愿意去找罪受?因此,对于那些自找苦吃,而且是长时间自

吃的人,那些聪明人的口中,便只剩一个评价:“傻!”

“这个国家,始终是需要一些傻子的!”

秦小川咀嚼着这句话,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感慨。这句话是前些日子与班长雷二柱一

岗时,雷二柱跟他说的。

虽说杜诚给新兵们讲的那番话激起了新兵们男儿的血性,但是,血性这东西,说白了就属于一种冲动,既然是冲动,那自然不可能长久。所以,当那一时的血液激荡消退之后,新兵们的心里仍然会感到郁闷和失落,只不过,这种情绪,不再像当初那般严重罢了。

兵也是人,是人都会有这般、那般的情感。所以,谁也不要期望,一个人,当他穿上军

后,便会成为食人间烟火,没有任何一丝缺点和瑕疵的神。如果谁真要这样去认为

,那对兵们就太不公平了。没错,他们穿着军装,他们的义务是奉献,职责是付出。

别忘了,当兵的人,他们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个兵。

当时,秦小川在哨位上期期艾艾地问雷二柱,咱们这些人是不是很傻?

雷二柱先是很奇怪地看了秦小川一眼,然后才呵呵笑着说,傻吗?也许吧!外面的

都爱叫咱们傻当兵的么。不过……雷二柱话锋一转,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深奥,

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也似乎深邃了起来。“不过,这个国家,始终是需要一些人去当

的。小川,你说是吧?”

“始终需要一些人去当傻子,始终需要人去当傻子。卡巴,你说,咱们是不是真的傻子呢?”秦小川侧着身子躺在地上,左胳膊曲肘撑着地,右手扒拉着趴在跟前的

的耳朵。

“呜呜……”卡巴眯着眼睛,大嘴里发出两声意义不名的呜咽。

“臭卡巴!不理我!”秦小川坐起身子,揽着卡巴的脑袋一阵拨弄。

耐不住秦小川的拨弄,卡巴“呜呜”叫着张开了大嘴,脑袋一拱,长长的舌头就照秦小川的脸上舔去。

“哎呀!还敢舔我?”湿嗒嗒的舌头舔在脸上,又热又痒。秦小川嘻嘻笑着将卡巴

袋推开,然后,两只手捧着它的大脑袋一阵摇晃。

“汪汪!”秦小川的暴力让卡巴不满地抗议,四脚拄着地,猛地往后一撑身子,将

的脑袋从秦小川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睁圆了两只乌溜溜的眼珠子,很不高兴地瞪

前的秦小川。

“唉!”秦小川从地上爬起来,拍打掉衣服上沾着的草屑,再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卡巴,回家咯!”

秦小川冲着身旁的军犬招了招手,待卡巴摇晃着尾巴跑过来后,再对着正不住摇头

的卡巴轻轻一笑,然后,嘬起嘴打了个响亮的口哨。哨声清脆、悠长,在这悠长的

声中,一人一犬,在渐沉的夕阳下,拖着两条长长的影子,向着不远处那被夕阳的

洒下了一层金黄的哨所走去,直至没入那一层金黄里。

本文内容于 2008-1-27 15:58:09 被真的是落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