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与傅作义和平谈判 尺度拿捏恰倒好处

原LQ456789 收藏 1 144
导读:林彪与傅作义和平谈判 尺度拿捏恰倒好处

傅作义派人出城,全权代表周北峰,有张东荪同行前往林彪司令部,林彪派聂荣臻与代表初步接触后,综合傅作义希望谈清的要点为:


一、平、津、塘和绥远问题一起解决;


二、平、津等地要允许其他党派和报刊存在;


三、新政府中要有进步人士参加;


四、军队不要用投降或在城内缴械的方式解决,而是用调到城外整编的方式解决。


聂荣臻回到孟家楼后,马上把与张东荪、周北峰晤谈的情况,向林彪作了汇报,并立即报告了党中央,请予指示。


次日凌晨2时许,中央的复电到了。中央军委的指示说:


(一)因为傅作义派人出来谈判,具有欺骗人民的作用,并有张东荪在场,故我们应注意运用策略。你们应回答如下几点。


(甲)平、津、塘、绥均应解决,但塘、绥人民困难尚小,平、津人民困难甚大,两军对峙,军民粮食均有极大困难,故应迅速解决平、津问题。


(乙)为避免平、津遭受破坏起见,人民解放军方面可照傅方代表提议,傅方军队调出平、津两城,遵照人民解放军命令,开赴指定地点,用整编方式,根据人民解放军的制度,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并由双方代表于三日内规定具体办法,于一月十二日下午一点开始实施。平、津两处办理完毕后,即可照此办法解决塘、绥问题。


(丙)政府中有进步人士,平、津报纸不只中共一家,是中共民主纲领中原来就有的,故不成为问题。


(二)估计傅作义对于乙项是不能实行的,如果他能实行将军队开出城外,我们亦尽有办法将其缴械,故可大胆答应傅方提议,表示仁至义尽。你们即应与周北峰讨论实行此条的具体办法,例如军队出城所取道路、驻地及其他事项,逼傅在十二日开始实行,使张东荪看了认为我方宽宏大量,完全是为保全平、津人民的生命财产而出此。


(三)对于要傅开口子、扣军官、实行里应外合这一点,现在不要提,待攻克天津后再说。


(四)如张东荪不愿久待,即可派车送他来中央所在地,并派人妥为照顾。


看得出,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对傅作义的谈判诚意还是有怀疑的。而且,在毛泽东的计划中,早已准备好了下一张王牌:如果傅作义还想讨价还价,那就马上攻击天津,让傅作义彻底打消所有侥幸的念头。林彪和聂荣臻心领神会,立即进行了认真研究。第二天,与周北峰、张东荪的正式谈判开始。

这天上午10点钟,林彪、聂荣臻、刘亚楼等一起到了八里庄。林彪是从不啰嗦的人。坐下相互介绍后,他让刘亚楼和聂荣臻带过来的华北军区作战处长唐永健一起做记录,就开始说:“周先生,你昨天与聂司令员谈的,我们都知道了。今天我们就谈一下傅先生的打算、要求和具体意见吧。”


周北峰说:“昨天夜间,我已给傅先生打了电报,说我们已到蓟县,并与聂司令员见了面,约定今天正式会谈。傅先生复电简单,只是‘谈后即报’四个字。”


林彪说:“那好吧,咱们今天先做初步的会谈。你是先谈北平问题呢,还是傅先生势力范围内的所有地区都谈呢?”


周北峰重复昨天的意思说:“傅先生的意思,以平、津、塘、绥为中心,所有傅先生统辖的地区和部队都一起谈。”


林彪说:“请电告傅先生,平、津、塘、绥的问题都要谈,都要解决,但目前平、津的困难大,塘、绥的困难小,所以,我们的意见先解决平、津问题,再解决塘、绥问题和其他问题。还请再次告诉傅先生,希望他这一次一定要下定决心。”


周北峰表示一定转达并重新把昨天与聂荣臻说的四点意见重复了一下之后提出:新保安、张家口作战中的被俘人员,一律释放,宽大处理,不作战俘看待;对军队中的行政文职人员和工勤人员,要妥善安排工作,给予生活出路;对傅部所属军政人员过去的罪行,不予追究,一切由傅先生个人负责等。


林彪首先答复说:“我们的意见是:所有的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的地方一律解放区化。在这一总原则下,我们同意傅部出城整编的方式,由傅作义将军下令把军队调出平、津两城,开赴指定地点,采用整编方式,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对傅部的起义人员,一律不咎既往;所有张家口、新保安、怀来战役被俘的军官,一律释放;傅先生的总部人员及他的高级干部,也可以给予适当安排。”


接着,聂荣臻又着重讲了当前的形势和傅作义的出路,再次强调:“傅作义将军除了按我们的办法解决平、津问题还有可能为人民做件好事外,其他已经别无出路。希望傅作义将军早下决心。”


随后,林彪和聂荣臻又谈了谈对傅作义本人的态度与安排,如对傅作义不做战犯对待,保证他的个人生命财产的安全,并在政治上给予一定地位等,时间就到中午了。


从林彪的答复中不难看出,他的意见与中央的两次电报精神是略有不同的,也即尺度掌握上似乎更宽松一些。也许这正是林彪对中央精神的理解,或者这也是位于第一线的最高军事指挥员与后方最高统帅部之间的细微差异。


中午,大家一起共进了午餐。林彪是办事严肃而又板正的人,谈判就是谈判,吃饭就是吃饭,所以用餐间不再有多余的言语。饭后,林彪交代了一句好好休息,以后再谈,第一次正式会谈便结束了。


林彪对周北峰基本上是重复性的陈述,仍然认认真真地听着。林彪的耐心和蔼,的确使人有某种仁至义尽之感。


对林彪、聂荣臻的谈话,周北峰和张东荪听后都深感鼓舞,信心大增。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称赞:把驻守平、津的国民党军全部调出城外,开到指定地点,按照人民解放军的编制与制度,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这是“光荣移交”最好的方法。下午,周北峰即将会谈的情况,通过原来的电台,向傅作义作了汇报。


然而,就在这时,发生在北平城内的一件事正让傅作义坐立不安:负责北平东区防务的第九兵团司令兼第十三军军长石觉,召集第十三军及各师营以上官佐开会,鼓动大家要坚决地以军人的精神死守北平,不奉政府命令,决不突围他往,并在会上对坚守北平的军事部署重新作了全面调整。明眼人一看便知,所谓“不奉政府命令”,百分之百是说给傅作义听的。也就是说,在他的心目中,傅作义不是政府,只有蒋介石才是政府。如果傅作义擅自作出有违坚决守城的决定,他们就将坚决反对,甚至以武力对抗。

真要出现这种局面,那后果不堪设想。傅作义是多么希望周北峰和张东荪马到成功,一下子就把事情办好啊。看了周北峰发回的电报后,他觉得是既有忧也有喜:喜的是总算顺利,已有眉目;忧的是中共方面提的,都仍过于笼统,太不具体,太不细致。


10日继续会谈,还是林彪、聂荣臻、刘亚楼他们来八里庄。


这次,一开始就先由林彪谈了周北峰和张东荪最想了解的关于傅部的整编办法、军政机构的改组、人员的安排等。尔后,他问周北峰:


“你对所谈的这些有什么意见,傅作义将军还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详细地再谈一谈。”


毋庸讳言,林彪处事是缜密周致的。尽管他没有客套,不尚虚华,但他不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尖锐”、“决绝”,还处处显得亲切和蔼,的确使周北峰和张东荪都有了仁至义尽的感觉。


于是,周北峰又毫无拘束地进一步表达傅作义的意思说:“关于军队的改编,我来时草拟了个意见,认为还是以团为单位出城整编为妥;对于新保安、张家口、怀来作战人员,一律释放,不作战俘对待,文职人员也都吸收到新的工作单位继续工作。傅先生还说,他一生主张政治民主、经济平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他的军队、行政、文教等人员,傅先生希望都能给予安排和生活出路。”


林彪已表示过“所有张家口、新保安、怀来战役被俘的军官,一律释放;傅先生的总部人员及他的高级干部,也可以给予适当安排”。周北峰把“被俘军官”改为所有“作战人员”,把“总部人员”和“高级干部”改为所有“文职人员”和其他“军队、行政、文教人员”,是“得寸进尺”,进了一步。


但林彪似乎并无厌烦和不悦,而是对周北峰实际上基本上是重复陈述的每一句话都很认真地听着。于是,周北峰又接着说:“傅先生在北平出版的《平明日报》,他打算继续发行。还有,他追随蒋介石做了一些不利于国家、不利于人民的事情。在他的率领下,一些跟随他的工作人员也或多或少地犯有不同程度的错误,甚至是罪恶。傅先生让我再次重申,这一切都由他一个人承担,对于他的所属军政人员的已往罪过,请不要再予追究。”


林彪见周北峰都说完了,又耐心地向他再次强调:“凡是你刚才所谈的各地作战被俘人员,都可以一律释放,并不对他们追究已往的责任,用一句成语说就是‘不咎既往’。凡愿继续工作的,都可以留下安排适当的工作;不愿工作而求返乡的人员,都可以资遣并发给资遣证明书,令其还乡,并嘱咐地方政府对其还乡后也不予以歧视。我们对傅先生也将既往不咎,不但不把他当作战犯看待,还要在政治上给他一定的地位。”


话已一次次地说到这个程度,张东荪听了感动,周北峰也觉得再没有什么可问可说了。林彪吩咐做记录的刘亚楼和唐永健把记录整理好,说了声“明天再谈”,便又走了。


次日,林彪和聂荣臻早饭后就过来了。今天,工作人员专门布置了一个会场。大家坐下后,还是由刘亚楼和唐永健做记录。这一次主要是把原来所谈的内容重述了一下,问周北峰和张东荪还有什么意见。张东荪先爽快地说他没有意见了。林彪又问周北峰,周北峰也说傅作义的希望和要求已经全谈了,他个人已没什么意见,林彪就吩咐刘亚楼“把会谈的结果整理成一个纪要以便草签”,会谈就算结束了。


这次正式会谈,周北峰代表傅作义提出的主要内容有:


一、平、津、塘、绥一齐解决;


二、傅部以团为单位出城整编;


三、新保安、张家口、怀来作战被俘人员一律释放,不作战俘对待;


四、文职人员都吸收到新的工作单位继续工作,对傅的军队、行政、文教等人员都予安排,给予生活出路;


五、政治民主,经济平等,言论和信仰自由,《平明日报》继续发行;


六、对傅所属军政人员已往罪过不再追究。


林彪和聂荣臻的答复内容主要有:


一、军队解放军化,地区解放区化,即傅作义把军队调出平、津两城,开往指定地点,整编为人民解放军;


二、只要傅作义让和平解放北平,接收北平,允许傅部编一个军,傅本人不作战犯看待,政治上给予一定地位,并允许保留私人财产;


三、张家口、新保安、怀来被俘人员一律释放,起义人员一律既往不咎,愿工作的均可留下,不愿者可以发给资遣证明资遣回乡,并不予歧视等。


《谈判纪要》整理好后,林彪又嘱咐特别加上了“各项务必于元月14日午夜前答复”一句,以便执行。随后,就分别由林彪、聂荣臻、周北峰在“纪要”上签了字。


让张东荪签字时,张东荪说:“我不用签字了。我是民盟成员,代表不了傅作义将军,只能在中间当个调解人和见证人。再说,这次我也不回城里去了,打算返回燕京大学后,就启程去石家庄拜见毛主席。”上回,周北峰就已听他对傅作义说过“你是蒋介石的总司令”等,于是也就不再勉强,同意了。


签字后,刘亚楼说:“事不宜迟,你们就抓紧时间回城吧。我们派人送你们到前沿阵地,过火线后如何进城和联络,由你们自己与城内联系。”


随又再三嘱咐:“路上一定要小心。文件一定要保存好,以免发生意外,最好是把文件缝在衣服里面。千万小心!”


周北峰的衣服被一层层扒下。他是在看到一对老年夫妇后,才好不容易匍匐过去的。他终于到了燕王城。这疑问,就是王克俊也无法回答。


周北峰立即与王克俊通电,说明会谈已经结束,要求马上安排他们回城。王克俊也很快回电,把通过火线的地点、方法都安排停当。下午2时左右,总前委派了王参谋带来汽车,两人就准备出发了。


这次会谈,双方态度诚恳,气氛融洽,大家都很高兴。这天又是中央决定正式成立平津前线总前委(以林彪为书记直接向中央负责)的日子,更使林彪感到少有的喜庆之意。于是,临别的时候,林彪就兴致勃勃地议论,送点什么礼物给周北峰和张东荪作为纪念。当时的环境,要找件像样点的纪念品不容易,于是,大家都动开了脑筋。聂荣臻说,要有什么好的战利品也行。苏静突然想起,最近发的高筒皮靴不错,是攻克锦州的战利品,就说:“咱们缴获的高筒皮靴不错,每人送一双吧。”林彪也说可以,只是返回孟家楼去取已经来不及了。刚好苏静和王朝纲的都还没有穿过,便先拿来送给了他们。


当晚,汽车把张东荪和周北峰送到清河镇住了一夜,并将张东荪送回了燕京大学。第二天上午,王参谋带四个战士,大家一起步行,把周北峰送到了火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