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八卷 湘西明珠 一百七十六章 乡情(三)

haoren5100 收藏 9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见娘和干娘边说边走了,我急忙走到阿超的身边,和阿超的爹娘问好后,对阿超使了个向外看的眼色,阿超一看后对我点点头,然后对他娘说:“爹,娘,我得和阿峰办点事去。” 和阿超一起来到正紧紧抱在一起的彭兵和他老婆身边,然后也让这对苦命鸳鸯暂时分开了。 “李峰/李超/彭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见娘和干娘边说边走了,我急忙走到阿超的身边,和阿超的爹娘问好后,对阿超使了个向外看的眼色,阿超一看后对我点点头,然后对他娘说:“爹,娘,我得和阿峰办点事去。”

和阿超一起来到正紧紧抱在一起的彭兵和他老婆身边,然后也让这对苦命鸳鸯暂时分开了。

“李峰/李超/彭兵,代表特勤团所有人给您老请安,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您的儿子,我们为您老养老送终。”每到一个哭泣的人面前,我们三人都会跪下后说这些安慰的话,然后总会看到对方哭声小了点,但其强忍着哭声的那种伤心感却让我心里更加的难过,我不是不恨小鬼子,而是恨毒了小鬼子,反正以后在哪和小鬼子们碰头就在哪用刀枪说话,这个时候去恨也没必要。

一路安慰过来,其中的一位老妇人让我至今记忆犹新。我们三人连路的跪拜,正当我们安慰好一位老妇人后向前面走去,就在此时,我发现一棵大树后面有一双即着急又害怕的眼睛正四处张望,见我看向她,她立即躲到树后面去了。现在人多,很多人都是互相不认识,为了防止特务这个时候混进来,我不得不小心。我立即向那树后走去,却见到有两个人,一位丫环打扮的年轻女子正在安慰另一位紧帖在树边的老妇人,那丫环一见我,立即拍着老人家的肩膀指着我说:“大娘,你看,少爷来看你了。”

“真的!”那位原本不敢抬头的老妇人立即看向我们三人,在我们三人脸上扫视了一遍后失望的说:“不是他们。”

特勤团兄弟们所有的亲人,在来到这儿时都会接到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比如现在这位老人身上穿的那件蓝色的棉袄,而那些丫环就是我在得知一些孤寡老人在这没人照顾,所以特意请平叔帮忙找来的或买来的。见老人的这身穿着和她身边的丫环,我立即知道该怎么做了:“老人家,您是在找您的儿子吧?”

“是的,长官,我儿子也在您手底下当兵。”老人看了我半天后,在丫环的提醒下终于弄明白了我们三人的身份,依旧有些害怕的说。看来老人家才来不久,而且以前也一定被那些当官的整过,不然不会在得知自己人来了还显得有些害怕。

“老人家,您叫我阿峰就可以了,不要叫长官,那样显得大家很生疏。”我拉着老人家的手请声的说。

“哦~!阿峰,你能帮我找找我儿子么?我听说你们这次打鬼子死了好多人,我有些——”老人家见我拉她的手,有些放心的大胆说。

我以为老人家担心什么,为了防止她越说越伤心,我马上插嘴道:“老人家,您说您儿子叫什么名字?老人家您放心,不论这位兄弟是生是死,我们特勤团的队员以后都是您的儿子,有什么事您都可以使唤我们,要是有谁敢不听话,您就叫您的丫环来告诉我,我去修理他。”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位不敢正大光明的去看自己儿子死活的老人家,却说出了让我吃惊的话:“阿峰,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我都已经是临死之人,还怕什么呢?我只是想来看看我儿子给我争气了没有。我儿子当了四次逃兵,第一次是他和一帮子人去抢县太爷(很多老百姓也把县长称为县太爷)的粮仓,可这小子半路上胆小的跑了回来;第二次他到县保安团当了五天的兵,结果却说他们第一顿饭就枪了老百姓的猪,他又半路开了小差;第三次他跟别人学打枪,结果半年之后他师傅带着他去杀人,他没杀过人,所以半路又逃了;第四次他到国军中当兵,结果他却说吃不饱饭。我家那小子饭量很大,这次他回来接我时说他找到一位好长官,不仅让他吃饱了饭,还让他有钱往家里寄点,我就是想来看看这小子半路上是不是又做了逃兵,要真是那样不仅他自己丢人,我一辈子都没脸见人了,死后更没脸去见祖宗啊!还不如撞死在这,所以就在这躲着偷偷地看看。”

“老人家,您儿子叫什么名字?”阿超突然开口问道。

“哦~!他叫向华。”老人家大概觉得自己没看见儿子在队伍中,也许又当了逃兵,让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

“向华?”我们三人互相看了眼,都是微微摇头,然后又不解的看着老人家,因为我们还没有发现特勤团中有这样的兵。老人家立即又说:“他说他的兄弟们都喜欢叫他痞子。”

我心里猛地涌出一阵伤心,痞子正是我认识的人,牺牲在无名山上了,这小子平时一副流氓气息,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辉煌纪录,可惜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向大家说明他不是怕死,也不是个天生的逃兵,而是没有找到愿意效命的地方,现在他找到了,所以他用鲜血洗刷了自己的耻辱,让自己成为一个人人敬佩的英雄。

“把大头找来,他俩是一个村的。”阿超小声的对彭兵说。

没想到老人家耳朵很灵敏,立即就说:“大头我认识,和我家那孩子一个村的。”然后又对我说:“阿峰,我家向华怎么呢?你就告诉我吧,我心里有准备,是打鬼子死了,还是又当了逃兵?”

“大头牺牲了,是在无名山上和鬼子狙击团决战时牺牲的,他一个人就杀了九个鬼子,最后在和一个鬼子拼刺刀时,被鬼子的一颗炮弹打中而英勇牺牲了。大娘,你没什么吧?”我知道已经没必要隐瞒了,长痛不如短痛,所以我为了安慰老人家,夸大的说,可没想到这老人家却边笑边流泪。

“没,没!没什么,我心里高兴,真的,这小子终于给我们向家争了口气,这下子我就是死,也可以到地下对他爹说他儿子没给他丢脸,是打鬼子时战死的。……我的儿啊~!你是争气了,可留下娘一个活着有什么意思了,我也下来陪你吧!”老人家说真说着就大哭起来,然后一头撞向旁边的大树,还好我和阿超眼疾手快的拉住,不然我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啊~!我一个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的好,你们放开我,让我死了吧~!……”大娘寻死寻活的依旧用力挣扎着。

“大娘,大娘,你可不能这么做,不然痞子不会安心的,大娘,大娘,你看看我,看看我,我是大头啊,我是大头啊~!呜!呜!……”大头很快的就赶过来,一见大娘,紧紧地抱住大娘就哭了起来。

看着大头和大娘还有分配给大娘的丫环一起抱头痛哭,我心里也很内疚,不过,我更多的是憎恨鬼子,要不是他们发起了这场战争,会有这么多人间悲剧发生么?狗日的鬼子!

我们三人都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三人,我们都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这位英雄的母亲,我知道,无论我此时做什么,都无法弥补大娘心中的哀伤,我只能在旁边默默地磕了个头,然后站起来拍了下大头的肩膀说:“好好照顾大娘,就像痞子在世时那样的照顾。”

见大头点点头,我也温和的对大娘说:“大娘,您老人家保重身体,我们一定会像痞子在世时那样服侍您老的,您老人家不要哭坏了身子,这会让我更加内疚的。痞子跟着我,我却没能带他回来,真是——真是愧对您老了。唉~!”

大娘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哭了起来,我点点头,然后慢慢地转身离开。

现在的李家山寨,到处都是哭声,到处都是哀号声,到处都是失去亲人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我默默地低着头前进,无声的给他们磕头,像一个犯人一样,觉得自己做了件天底下最亏心的事,他们的亲人跟着我打天下,现在我活着回来了,他们的亲人却永远的躺在了战场上,我该怎样去安慰他们了?

时间流失的很慢,可依然在流失着,哭声小了很多,人们也渐渐地聚集在草坪上,开始为自己子弟兵的归来而忙碌了起来,摆桌子,抹椅子,搬酒、煮饭、杀猪宰牛的为我们这些人准备着丰盛的洗尘宴,而我,只是默默地坐在一个石台上,茫然的看着天空中的璀璨群星,心里想了很多,也很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

“阿峰!”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不远处响起,我全身一震,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我向后看了眼,见岳父扶着岳母正看着我,我急忙站起来,边跪下边对着二老愧疚的说:“岳父,岳母,阿峰对不起您二老,小敏她——我——”

“不怪你,真的,我们不怪你,这都是小敏的命,她命该如此,谁也不能怪。”达叔边扶起我边笑着说,那声音中充满了悲伤和对命运的无奈。我知道小敏从小就是二老的掌上明珠,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本来小敏有了身孕,大家都很欢喜,可遽然间传来的噩耗,这种大喜又大悲的心情,真是难为二老了。

我慢慢地站起来,看了看达叔,他依然苍老了很多,很难从他脸上看到半年前的那种豪气,而岳母头上包着块头帕,就像是大病一场还没全好的模样,柔弱了很多,此时正由一位丫环扶着,慈祥的看着我,不过她的眼睛也已经红了,我知道,她看到我定是想起了小敏,也定想起了小敏和我从小的一些生活趣事。

“请二老保重身体!”我咬着嘴唇,轻轻地说。

岳母对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可下一刻她却转过身轻轻地擦拭泪水,看的我是更加的伤感。

岳父也叹了口气,然后惨然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做大事的人,小敏本就不该去南京的,也都怪她性子太倔强,我们当时没拦住,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事了,阿峰,你也别往心里去,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就是担心你不好意思见我们,所以来看看你,也没别的,就是想对你说声,我们不怪你。”

我难过的点点头,低着脑袋根本就不敢看二老了。岳父见我这样,强装笑意的拍了我肩膀一下,大声说:“忘记给你说了,彭师傅的灵位已经放进忠烈祠了,小敏的也经过族里长老们一致同意,按烈女的要求,准许进入李家祠堂了(当时,几乎所有的大姓家族,女性死后不能安葬在族里的坟地,而是专门有女性的坟地,其灵位也不能进入家族的祠堂供后代子孙参拜,更别说立传传世了,只有几少数有特殊表现的女人,死后得到全族长老的同意,方能进入本族祠堂或埋葬在本族男性坟地内,供后世瞻仰,对女性来说,死后能得到这样的荣誉,是及其殊荣的,而且族里也会为她立传传世,也算此女为本族增光了,当时多是为那些丈夫死后,其妇一辈子为丈夫守寡,死后全族会为她立贞节牌坊),有时间你去看看吧。”

见我还是点点头没做声,达叔笑着说:“那你去忙吧,我们就不耽误你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