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八卷 湘西明珠 一百七十五章 乡情(二)

haoren5100 收藏 6 1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就在我们相互庆祝时,山寨的大小灯火也快速的逐渐亮起,平叔站在六米多高的土石墙上大声的喊:“下面是什么人吃了豹子胆,敢在李家寨大呼小叫?” 听到平叔的声音,我感动的差点哭了,虽然平叔声音中有些怀疑也有些激动,但我的心里有种在外面受到委屈后见到家中长辈的亲切感觉,立即大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就在我们相互庆祝时,山寨的大小灯火也快速的逐渐亮起,平叔站在六米多高的土石墙上大声的喊:“下面是什么人吃了豹子胆,敢在李家寨大呼小叫?”

听到平叔的声音,我感动的差点哭了,虽然平叔声音中有些怀疑也有些激动,但我的心里有种在外面受到委屈后见到家中长辈的亲切感觉,立即大声的喊道:“平叔,是我,阿峰啊!”

“啊!是阿峰的声音,是阿峰的声音!快把那三门迫击炮都收起来,你他娘的站在这傻笑什么,快去叫你们寨主和长辈们前来迎接,快打开山门,孩子们回来了,回来了啊~!……”平叔激动的在那大叫着,声音在我耳里是那样的动听和激动,我体会到了什么叫乡音和乡情。

大门被飞快的打开,一群举着火把的队伍快速的依门两侧而站,平叔带着一个举着火把的年轻人向我跑来,然后我们所有人都高兴的向平叔跑去。

“侄儿李峰/李超/小月给平叔请安。”我和阿超还有小月立即上前跪地给平叔行大礼,正是有了平叔的帮助,使我少了很多后顾之忧,是我在湘西最信任的人,至于方挺义嘛!我第一眼看见他就对他有好感,觉得他是个讲义气懂得上下关系的聪明人,所谓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正是看中了他有大将之才。

“起来,快起来,几个月不见,你们又长大了不少,真是看的我感觉自己越发的老了。”平叔也许是想到了师傅,激动中带着少许的伤感。

我这才借着火把仔细的看了平叔几眼,发现平叔都有白头发了,和小敏发丧时见到的他,已经有了天壤之别,如果说那时候平叔看起来才四十刚出头,那么平叔现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个六十岁的老人了。我心里感叹着:平叔对师傅不仅仅是忠心,更多的可能还是崇拜,知道师傅走了,他心里的难受绝对比我们任何一人更加悲痛。我真心的跪下看着平叔说:“平叔,你永远都是我的平叔!”

“呵呵!起来,都快起来。”拉着我起来后,平叔又大笑着说:“还真是灵验,我昨个晚上梦见山寨中突然红光满天,一条火红的巨龙从东方飞入山寨中,大清早的又听见喜鹊不停的叫唤,我琢磨着你们可能回来了,所以我立即赶来,果然,你们这不就来了嘛!看来还真得拜谢一下菩萨去。”

我正要说几句让平叔高兴的话,却见平叔身边那个举着火把的汉子老给平叔使眼色,这次都开始拉起平叔的后衣来了,平叔这才一拍额头笑着对我说:“你看,我真是老糊涂了,把这事都给忘记了。”

“来!来!来!我给你们几位介绍一下我这个最不争气的小儿子——张文远。”随后平叔拍着张文远肩膀对我们笑着说:“这小子狗屁本事没有,叫他学中医,他却学洋鬼子的玩要儿,好,我依着他,让他去学,可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出去才半年就跑回来说不读书了,要学打枪,要学你们那样去打鬼子,整天嚷嚷着什么国家危难,男儿当自强不息。你们看,这小子本事是连你们一根手指都赶不上,口气却比你们牛多了,还给老子搬出了一大堆狗屁道理。唉~!也许我张家真的没有出秀才的福分,反正这小子早晚会惹出祸端的,与其杀人,还不入去杀鬼子来的强,所以老子一发火就同意了。可他在别的地方当兵我不放心,只好舍下老脸来求你们收留,一来在你们手底下我放心;二来你们是最好的部队,这小子要当兵就得当最好的兵,不然迟早给我张平丢脸,让人指着我鼻子骂我生了个孬种。”

说到这,平叔瞪大了眼睛对我说:“不过我可先说好了,我和这小子有协议在先,他要是不能吃那份苦就得给我乖乖地回家当秀才,所以你们不必看我的面子,该怎么打骂就怎么打骂,该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别留情,因为我也明白:平日训练吃百苦,战场才能抵百命!”

平叔转过头去见自己的儿子因为在外人面前这么说他,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生气的一拍张文远脑袋骂道:“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你还在这傻笑什么,还不快给几位大哥磕头行礼,他们以后就是你的长官了。你小子不是整天嚷嚷着要当兵吗?好,老子现在把你送到最好的部队你去当兵,看你以后还有什么可说的,嘿!嘿!……”

“张文远见过几位大哥。”

见他边跪边低头说,我立即一把扶住他,然后笑着说:“不敢,不敢,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那怎么成了,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虽然你比这小子还小,可古话说:能者为尊。你比他有本事,就应当是大哥。”平叔在他后面严肃的说。

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点头答应:“好,既然平叔这么说了,我也不客气了,文远,你以后就和兄弟们一样私下里叫我大哥,有外人在就叫我团长。不过我可先说好哦~!要是你不能吃苦,没完成训练和任务,那也不能成为特勤团一员,特勤团的队员永远是中国最好的兵。你明白我说的话么?”

张文远兴奋的点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张报纸边递给我边说:“大哥,我早就在报纸上见过你了,不然我也不会在知道爹和你认识后,大老远的跑回来求爹让我到特勤团了。你看!这上面还有你的照片了。”

我接过来,借着火光看了眼,上面有两张大照片,一张是我们下山时被歌声感染而高歌奋进时的情景,另一张是我们在无名山上为那一百多为兄弟遗体告别时举枪的情景,难怪我老觉得下山时,带头唱歌的那女人声是燕子的歌声了,也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又回到山上的。不过还真不晓得是不是有意这样安排,光从这两张照片的顺序上,给人的感觉是,前一张我们出发打鬼子,后一张是我们已经打败了鬼子,虽然我旁边站着那两个新狙击团的副团长,但给人的感觉依旧是他们是仗打完后才来的。而在照片的右边还有两行大字:中华特勤,决战扬威,倭寇精锐,灰飞烟灭。特勤功勋,千古流芳,先烈英豪,军之楷模!

我知道现在不是看报纸的时候,所以把报纸给了阿超,然后我和平叔带头,边说边向山寨走去。

在离大门口还有二三十米时,首先从山寨大门出来的是娘和干娘,还有好些特勤团兄弟的亲人。

“儿子李峰,给娘,干娘,还有所有娘(我觉得大家既然是兄弟,那么兄弟的娘也就应该是大家的娘,这样就算是某位兄弟牺牲了,他的娘也有人照看,不至于孤寂,更有利于大家的团结。)请安!”见娘和很多老妇人走在最前面,知道那些人都是兄弟们的亲人,我急忙跪下大声的喊道。

“特勤团团员给所有娘请安!”大家按商量好的,立即都跪在地上给她们请安。

“好,好,好!都起来,都快起来!……”几乎所有的娘,此时都明白了意思,有人已经含泪的要哭起来了。

我心里也不好受,一想到那些牺牲了的兄弟,一想到这些老人有些已经是孤身一人了,我知道这事要尽快解决,不能拖,怕一拖就拖出毛病来,所以我站起来,对那些在队员们中仔细搜索自己孩子的人带着伤感的神情说:“我不想骗大家,也不想说些场面话,现在我就给大家一个实话。大家不用找了,也不用再去乱猜什么,所有特勤团的成员都在这,那些没到的都已经为国捐躯了。”

然后我看了眼大家的神情,见绝大多数都已经捂手要哀哭了,我立即跪下对大家喊:“请大家不要难过,请大家不要哭泣,身为军人,早就知道有马革裹尸的这一天,况且那些兄弟们是在和狗日的小鬼子们厮杀时牺牲的,他们都是民族英雄,英雄就应当有英雄的归宿,所以我们不应当哭泣,而让他们走的不安心,我们应当骄傲和自豪,因为您的儿子就在特勤团中,从今往后特勤团所有人都是您的儿子,特勤团为您养老送终。娘~!请接受儿子的磕头。”

“娘~!请接受儿子的磕头!”所有特勤团成员都跪下跟着我一起磕头。

“对!我们不要哭泣,我们应该感到骄傲,各位老姐姐,我儿子张大彪也是在打鬼子时牺牲的,我们生儿子就是为了防老,可我们现在的生活不好吗?我们做什么都有丫环伺候着,那还有什么可多想的,既然我们能够在这安心过完我们下半辈子,那我们就不应当拉儿子后腿。那些小鬼子是如何的凶残我就不多说了,打鬼子是件值得骄傲和光宗耀祖的事,所以我们就应当鼓励自己的孩子去打鬼子去当兵。亲人死了谁都会伤心,但我们不应当在孩子们面前表露出我们的哀伤,因为我们这样做会让那些还活着的孩子在杀鬼子时有精神上的负担,所以我们应当为有这样的儿子而自豪,面带微笑的真心迎接我们自己的孩子。”干娘突然站出来大声的说,听的我是很奇怪干娘有这样的水平,后来我才知道这些话是平叔教她的,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平叔早就猜到我会这么说的。

我走上前去,左手拉着娘,右手拉着干娘,却发现她俩穿的十分整齐,我奇怪的问:“娘,干娘,你们怎么会这么快就穿的这么整齐的?”

“不是,我和你娘天天吃斋念佛,保佑你们平安大吉,加上人老了,睡不着,所以每天都要念经到鸡叫后才睡。”干娘慈祥的看着我说,我知道,她已经把我当成了大彪了。

“好了,好了,大家身为长辈就别在孩子们面前大哭,孩子们大老远的回来一趟不容易,一定是又饿又累,我们还是都进山寨再说吧。大家都进去吧,进去吧!”达叔的声音在我头上的围墙上响起,我抬头看去,却发现他已经有了白头发,唉~!小敏啊!

“是啊,是啊!大家都进山寨吧,老在山寨外面也不是个事。”平叔在我身后也喊着,然后他回头对他儿子张文远说:“你带人去把我们牵来的三头猪和一头牛都宰了,多用锅子和灶,这样熟的烂点,也快些。”

然后他又小声的对他小儿子说:“现在是你表现的好机会,定要把这事做好,懂不?”

张文远点点头,然后就顺着围墙往另一边跑去。

依旧还有人在轻声的哭泣,但大多数都是边抹泪边笑着拉一位特勤团兄弟的手或围着问寒问暖的往里面走去。

我走过围墙,却发现围墙内依旧还有很多人在一边暗自哭泣,我只得对娘和干娘小声的说:“娘,干娘,我身为团长,这个时候不能为私忘公,我要对得起那些牺牲的兄弟们,请恕孩儿不孝。”

娘和干娘也向两边看了看,然后娘慈祥的笑着说:“去吧,去吧!娘不怪你。比起她们来,娘还能看见你就已经很知足了。”

“是啊,老嫂子,阿峰已经长大了,是一团之长,好多事都要考虑,这个时候我们也不好出面,我们还是到屋里去等他吧。”干娘拉着娘的手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