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一卷 一寸山河 一寸血 第二章保卫大上海2

战火将军 收藏 23 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第二章保卫大上海2


“你和李广柱去到后面的大楼里给我看看是怎么回事?把他们的迫击炮给我干掉!”


“是!”中士严震,广西桂林人,黝黑的皮肤细长的眼睛,削瘦的身材略显单薄。他是营里的神枪手,作为专业狙击手的他在整个国军教导总队中都是凤毛麟角,他是连里唯一脖子上挂着望远镜的士兵。也是唯一拥有带瞄准镜的德国原产专门用于狙击的毛瑟步枪的士兵。


曾经专门到德国军培养优秀狙击手狙击学校进修,他使用狙击步枪就是98k步枪。唯一区别就是配有一个瞄准镜,使用配有4倍瞄准镜的98k狙击枪可轻松射杀400米处的目标,若选择6倍瞄准镜则可射杀1000米处的目标(一般狙击枪得射程大约800米)。


只见他和李广柱麻利的穿过马路向身后的高楼跑去。他们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群中,他们二人爬上一个百货公司的顶楼,严震选择的这个百货公司是这片楼的制高点。可以俯视苏州河两岸,作为狙击的位置十分理想,在德国一年多的学习和多年的苦练终于派上了用场。在一个极具地利的隐蔽的房间,(一般情况狙击手都隐藏在一个极难被对方发现的地方进行狙击,这既能保护自己又能消灭更多的敌人。)


严震拿起望远镜观察,首先看到在对岸河堤下面排列着的4门迫击炮。旁边是一台步话机。一个鬼子在步话机旁听着然后在那里不停的指挥着4门迫击炮的8个炮手,炮手在不断接受命令,显然在不停调整迫击炮的射击诸元,来轰击这边的我军阵地。


严震顺着电线一找发现就在对面的一栋高楼顶上两个鬼子一个拿着望远镜一个拿着步话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地蹲着。原来鬼在这里呀,碰上我算你们倒霉,嘿嘿。严震迅速熟练地举起他的德国造毛瑟步枪,测了一下距离和风速,开始瞄准。在瞄准镜里的那个在步话机旁的鬼子的头部也只有一分钱硬币大。但是这对严震已经足够了,他把瞄准镜里的十字线定在鬼子的天灵盖下一点。然后轻轻收拢食指在“砰”只见那鬼子天灵盖随着军帽和脑浆一起飞了起来。


就在旁边的鬼子一楞神的功夫,“砰”第二声枪又响了,子弹准确的冲进这个鬼子的太阳穴只见他头一歪,一声不响地栽倒了。


;严震迅速又瞄准楼下的在步话机另一端的鬼子,也是一枪毙命。正准备打炮手的时候突然看见街角的工事里站着一个穿深色军服带指挥刀的家伙。拿着望远镜往这边张望。送上门来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就在鬼子军官看见严震的同时严震手里的步枪也响了。7.92毫米直径的尖金属弹头从这位鬼子中尉军官因为吃惊而张大嘴里窜了进去。带着他碎裂的颈椎骨和捣碎的肌肉组织和血浆组成的堆混合物一飞出,随着鬼子官的倒地,鬼子们乱做一团,4门小炮顿时没有了准头,严震乘机将枪膛最后一子弹(98k是5发弹仓供弹)。射进一名鬼子炮手的前心。然后从李广柱手里接过5发早准备好的子弹麻利地装进弹仓,弹无虚发的将5个鬼子送上了西天。


有趣的是开始鬼子因为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子弹,都被打懵了,只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装死,以为能躲过一颗又一颗空中飞来花生米大小金属瘟神,正好成为严震的活靶子。后来反应过来了,连滚带爬的向楼群里跑,但是还是没有跑过严震的子弹,砰一发子弹尖啸飞出当一声穿过奔跑着的最后一名炮手的钢盔带出几颗火星,血和脑浆组成的粉红色液体在他头上瞬间形成一个小小的喷泉。


两个迫击炮排就这样被严震消灭了。这个时候他连忙拉上李广柱,“快撤,这里不能呆了!”他们迅速跑下楼。


果然几分钟后,2架日本飞机飞来用炸弹把百货公司的楼盖掀起来。因为失去了掩护河里的剩下的十几个鬼子也很快被密集的子弹打死,水面上漂着一滩滩红色的血水。和漏了气的橡皮冲锋舟。


“严震,好样的,不只一个中国兵叫了起来。也就在这时候鬼子开始向后撤退了,敌人第一次进攻终于被打退了!50多个鬼子葬身河底无一生还。虽然林虎排也损失了一半。林虎还是嘿嘿笑了起来“弟兄们打的好啊。这回死也够本了。尤其是严震,我要为你请功。”说着拍了拍严震的肩膀,“不愧是咱们教导总队的神枪手,留德的高才生,为了你的安全,以后你就在我身边呆着。不许参加肉搏。今天小鬼子终于让尝到咱们教导总队的厉害了。”


不一会担架队上来把阵地把烈士和伤员抬走了,中午连炊事班送来了午饭,排里有补充了十名新兵。但是林虎一眼就看出来这些补充兵的素质跟抬下去的兄弟没法比,午饭才吃了一半,小鬼子的大炮又响起来。比早晨的更猛,显然对岸的敌人已经在知道对面是需要特别关注的对手了,重型炮弹不停的打过来。飞机也来轰炸,为了减少伤亡,林虎带领只好带着他的排撤到距离河堤五十米远的楼房中。但是这样一来与日军攻击部队的距离也远了,等于给日军更充分的火力准备时间和距离,也增加了阻击日军过河的难度,下午日军又发起多次进攻。林虎的排分成几个组拒楼坚守。每个楼群里的窗口都向渡河的日军喷射着复仇的怒火,始终不让鬼子过苏州河。


次日,日军更番疯狂炮击轰炸。数座楼房到塌,将整整一个班的兄弟埋在瓦砾里,由于缺乏重武器掩护,弟兄们伤亡十分惨重,营部不得不又调来一个排前来支援。


第三天日军攻势更加猛烈,几次组织敢死队冲上河堤,营部调来马克沁重机枪前来增援,才挡住敌人的疯狂进攻。总队命令全团全线收缩阵地,都退到河岸边的建筑物里阻击日军,在林虎这片楼群里的中国部队增加到一个营。晚上敌人利用夜色的掩护进行偷袭,爬上河堤,部分突击队冲入楼群,林虎随着营全部冲出阵地与其白刃格斗。终于把渡过河的敌人消灭。


激烈的战斗仍然在继续。进行到第四天。林虎的排已经是第三次补充新兵了,连他自己也记不得进行了几次肉搏了。除了他和严震几个人全排几乎换了个遍。


打到第五天了,早已经变了颜色苏州河的河水里漂浮着大量尸体,流速也变慢了许多。象黑红的岩浆一样蠕动着。苏州河两岸硝烟迷漫,烈火熊熊,在我方阵地的一座贸易公司楼房的五楼的一个房间里林虎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河对岸。


旁边的严震抱着心爱的98k打盹。几天来严震在楼群里打几枪换一个地方,为了不暴露目标引起敌人的注意他最多在一个地方打5发子弹。几天以来又有几十个鬼子葬身他的枪下,而就在昨天他在一个座楼的窗口刚打了两枪,鬼子的好几挺92重机枪密集子弹冰雹一样射过来,他急忙卧倒后一个侧滚,而旁边李广柱由于躲的稍微慢了一点,被重机枪子弹击中,削掉了半个头部,当场牺牲。而严震的左肩膀锁骨上方被子弹划出一个两指头多宽血槽。显然对岸的敌人已经对他这个冷枪手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准备,特意调了几挺重机枪来专门对付他。估计还有专人拿着望远镜来找他。


一般的狙击组都由两个人组成。一名主狙击手和一名助手,助手主要任务是观察敌情保护主狙击的安全,和协助他寻找目标。提供准备好的弹药。在主狙击手负伤或者阵亡后继续执行任务同时也起到主狙击手指挥官联络员的作用,现在李广柱牺牲,严震负伤,这个狙击组是报废了,林虎命令严震立即撤下去养伤,他却死活不肯,:“只是受了点轻伤,我还能开枪,这里需要我,再说我还没有为广柱报仇呢,所以我绝对不能撤。”


“你这头倔驴,现在咱们老一排就剩下你我了,我是想给一排留点种。”林虎已经听到最新的战况情况日军已经攻占了金山卫,敌情越来越严重,教导总队有被包抄危险。各个部队已经接到撤出松沪战场的命令,而林虎所在的团将担任整个教导总队后卫执行最危险的的断后掩护任务。所以林虎想让严震这样好不容易培养的神枪手尽快撤离。


“反正我不走,实在要我走也可以,现在除了叫不准死活的,我可以确定的已经杀了29个鬼子,等我杀够了30个,为广柱报仇再走。”为什么一定要杀30个。


“因为广柱是我们一排第30个倒下的兄弟。我就一定要放倒30个小鬼子再撤!”好一言为定。从明天开始我和你在一起,我来帮你找目标。杀够了30个你就得撤下去。”


于是今天一大早林虎和严震就在一个严震选好的房间里,观察河对岸的情况,但是等到日上三竿了,对面依然没有动静,怎么回事?难道鬼子又有什么阴谋。林虎让有伤的严震先休息自己不时的张望河对岸,突然,他看见河对面的街道出现几个黄点。拿起望远镜一看见是几门日军的92山炮在几十名日军的推动下向这里移动。


“严震你快看,鬼子急了!要拿山炮抵近射击咱们。严震连忙爬起来,就在他来到窗前的一瞬间,突然发现对岸楼群有一道亮光闪了一下,不好,是瞄准镜!他猛的一推拿望远镜的林虎,与此同时乒的一声颗子弹急速飞来擦着林虎钢盔划了过去,叭的钻进林虎身后的墙壁里。


;“趴着别动!”严震叫道,“妈的,遇到亲家了!”严震拿出一把绑着小镜子的刺刀。伸出窗台观察,根据刚才子弹射进来的角度判断大概可以知道这个日军狙击手的方位,正在他转动小镜子寻找目标的时候,砰有是一声清脆的枪声,刺刀上小镜子被打的粉碎。玻璃渣滓飞溅,幸亏严震有所防备用钢盔遮住面部但是还是有个碎玻璃扎进他的手指头。


;“妈的,还是个狠角色!我们得换个地方了!”林虎说。


;“先趴着”严震口气到象是林虎的长官。过了以一会再动。让他以为我们被他干掉了。


大约过了一刻种,那支枪又响了一声,这次不知道谁倒霉了,不一会鬼子的山炮在很近的地方响起来,炮弹打进隔壁的隔壁的房间爆炸,把楼板震的直抖。腾起巨大的烟雾,严震慢慢爬起来从枪声上和子弹来的对方向判断对方应该在对岸右前方的白色高楼。


“我们还留在这里?”林虎问。


“对!这就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他一定认为这个房间的人不是刚才被他打死了,也要离开这里,刚才那阵炮击炮弹就也应该让他放心了。”严震用望远镜的扫描着那栋白楼,终于他的目光停在5楼的一个窗口因为他发现窗口的窗帘轻轻抖动了一下,这显然不是风吹的飘动,而因为楼内的居民大部分早就逃走了,所以窗口的窗帘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他轻轻拿起枪在瞄准镜里仔细观察起来果然在窗帘下面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柱体——那是38步枪细长的枪管。


找到了!严震顺着枪管往后找,发现这个人把脑袋完全隐藏在窗帘后面,98k上的瞄准镜真是好东西,严震从白色窗帘被风吹起的一瞬间终于看见带着钢盔的日本兵的脑袋。他抓住这千载难逢得机会立刻扣动扳机,但是就在严震扣动扳机那刹那手指头上的伤口也随着刺痛一下,这使他的手指头不经意的轻微颤抖了一下,就是这一次轻微颤抖了把原本瞄准太阳穴的一枪低一个手掌的长度,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子弹把这个日本兵的下颌骨,击的粉碎,十几颗牙齿飞了出去,鲜血喷溅到白色的窗帘上,痛的他立刻爬在地上满地打滚。


“见鬼!”严震顶上一颗子弹准备补一枪。发现日本兵已经看不到了。


“狗日的,一定躲在窗台底下了。”


“严震!不要管他了,我们快撤。”林虎听到日本山炮出膛的声音,一把严震拽起来往外跑。他们两个刚出房门,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房间被烟雾吞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