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0/




飞虎在山洞里一直走,好像这里就真的是个无边洞,根本没有尽头,慢慢的电筒里发出的光也开始越来越弱,飞虎知道电量快不足了,他赶忙关了电筒,也顺势做在地上休息一下。

在飞虎的直觉里,他应该是快走了一天,“看看表不就得了。”飞虎突然想起,他重新打开电筒,准备手腕上的表,晕了,表竟然不走了,“3号,1号,3号,1号,你们在哪里?”

飞虎不断的喊着,没有应答,看来是坠崖时摔坏的,现在完了,没有时间,不分南北,和所有的人失去联系,虽然这种身处险境的时刻以前经常遇到,可这次不同,飞虎开始心里没底。

感觉休息的差不多了,飞虎重新起身往前走,但是只能摸黑了,电筒最后的一点光亮要留在紧急时刻使用。

就这样,飞虎走走停停,山洞还是没有尽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当吃完最后一块压缩饼干的时候,飞虎撑不住了,劳累,饥饿,潮湿,阴森。。。。。。所有这些东西让飞虎身心憔悴,筋疲力尽。

他只好一屁股重重的蹲在地上,也顾不得疼了。

慢慢的,飞虎感觉开始晕眩,头靠在山洞的侧壁没了知觉。


“跳就跳,为了战友!”3号看着深不见底的断崖也是有些发晕,但是想起是飞虎在关键时刻救了他自己,现在没有任何理由犹豫不决。

“怎么?3号,是不是害怕?”和3号同组的1号开玩笑说。

“没有,这算什么。”3号在这个时候,在大家面前可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懦弱,虽然他们是要一起执行任务,但在任务之前的训练阶段就是他们队员之间的较量与比拼。

3号重新整理了一下装具,走到房子——也就是断崖的一边,准备下去,“我跳了你们可以不跳!”他这既是玩笑,也是对其他人的蔑视,当然也是激发人的斗志的一种方法。

“行了吧,就怕你不跳呢。”组里9个人开始大声地喊道。

50个人,5组,一组应该10个,怎么出来9个呢,因为飞虎不在,所以必须单出一组。

3号,眼睛一闭,纵身跳了下去,同时双手护住脑袋,这一自然的反应是每个特种兵独有的意识,也是多次的训练实践。

3号和飞虎的感觉一样,也是飘飘悠悠,“难道我已经到了天堂?不会这么快吧?也罢!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军名印祖国。”他把文天祥的诗经过改变用到这里了。

其他人待3号下去不久,估计已经落地并且不会发生冲撞的情况下挨个跳了下去。

3号落地后,也和飞虎一样没有摔着,而且感觉身下的东西更软,“不好,怎么还在动?”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倒地的同时,他赶紧原地跃起,身体本能的向后一退,“啊!”脚下突然又是软绵绵的东西,而且也是感觉在动,“这是什么?”

“蛇!”待其他队员都全部下来,有了同样的感觉后,大家齐声高呼。

可是已经晚了,因为他们所在的包围圈里,遍地的蛇,大的,小的,花的,绿的。。。。。。

不一会就都感觉腿上好像被绳子勒住,蛇缠到了他们的腿上。

“赶紧跑,跑出这一段,再想办法!”3号提醒大家。

所以队员赶紧向前一路奔跑,腿上的蛇也虽然也有被摔掉的,但还是有个别的继续攀爬。

“哎呀!”终于有人叫了出来。

3号,包括大家都知道,这是被蛇咬了,但是大家依旧不断的奔跑,因为他们知道,不跑就要命丧蛇群。

等跑出一段距离,在打开电筒,才发现1号的腿上流着献血,那条吃的津津有味的花蛇还在盘旋,3号,迅速跑过去,一把精准的卡住蛇的七寸,从1号身上揪开,把蛇重重的摔在洞壁,“他妈的,去死吧!”3号有些气愤。


当3号等8名队员正在为1号包扎伤口,义愤填膺的时候,此刻的飞虎却正在享受蛇的美味。

原来,飞虎暂时的晕厥确实是因为劳累和饥饿造成,当他正在朦朦胧胧做梦吃美味佳肴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上有东西在蠕动,软绵绵的,“蛇!”他一下子惊醒,因为曾经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被蛇咬伤,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飞虎虽然不怕井绳,但对蛇确实有了一个告诉的思维反映。

飞虎被突入起来的蛇被惊醒,不知从哪里来了力量,纵身跃起的同时,将趴在身上的两条蛇狠狠摔了出去,落地后打开电筒寻找踪迹。

两条蛇被他用力,而且是情急之下的力气,甩出去后,重重的弹在洞壁,而后晕厥过去,飞虎见状,正要逃离这不速之境,可是身子一晃,重重的倒在地上。

飞虎睡了1天多,刚才是因为情急之下才有那股蛮力,平静之后,身体本能的虚弱既现,无奈,飞虎只好坐在地上休息一会。

“好饿啊。”飞虎感觉到了肚子空荡荡的叫唤,“对了,眼前的不速之客不就是一顿另类的美味吗。”

飞虎慢慢做起来,把两条蛇扒皮,用匕首切成块,“没火怎么烤啊?”

突然他看到了地面的小石头和一小块木头,“钻木取火。”飞虎突然就想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