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余秋雨的<霜冷长河>中<关于年龄>

走向美好 收藏 0 127
导读:当家的体验,比一般所谓的做官丰厚得多。当家,使你的生命承担更大的重量,既 要指挥很多其它生命,又要为这些生命负责。当家,使你对自身行为强化为更明确的逻 辑关系,让潜在的因果变成一种公开的许诺。当家,使你从自惭自羞的状态中腾身而出, 迫使自己去承受众多目光的追随和期待。当家,使你在没有退路中思考个体与群体的复 杂关系,领悟真正意义上的牺牲、风险和奉献。

中年:当家的滋味

如果说青年时代的正常方式是欢天喜地学习建设、体验多元,那么,一到中年,情

况就发生了变化。要把“欢天喜地”减去吗?不,不能减去的恰恰是它,而学习和体验

两项则都要进行根本性的调整。

人生有涯而学无涯,此话固然不错,但以有涯对无涯,必须有一个计划,否则一切

都沉落于无涯的汪洋之中,生而何为?因此,在学校里按课程进度学,毕业后在业务创

建中学,学到中年可以停下来想一想了,看看自己能否在哪个领域当一次家?

这是在自己家庭之外的当家,范围也不必很大,试着做一段时间负责人,把此前的

人生结果在管理他人的过程中作一番交代,受一次检验。

当家的体验,比一般所谓的做官丰厚得多。当家,使你的生命承担更大的重量,既

要指挥很多其它生命,又要为这些生命负责。当家,使你对自身行为强化为更明确的逻

辑关系,让潜在的因果变成一种公开的许诺。当家,使你从自惭自羞的状态中腾身而出,

迫使自己去承受众多目光的追随和期待。当家,使你在没有退路中思考个体与群体的复

杂关系,领悟真正意义上的牺牲、风险和奉献。

当家体验是人生的最后一次精神断奶。你突然感觉到终于摆脱了对父母、兄长、老

师的某种依赖,而这种依赖在青年时代总是依稀犹在的;对于领导和组织,似乎更近切

了,却又显示出自己的独立存在,你成了社会结构网络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点;因此你在

热闹中品尝到了有生以来真正的孤立无援,空前的脆弱和空前的强大集于一身。于是,

青年时代的多元体验也就有了明确的定位和选择。

中年女子当过了家庭主妇再当一个社会上的大家会使自己变得更加大气,洗刷掉因

生活琐事而粘上的世俗碎屑;中年男子的当家体验更是至关重要,因为在我看来成熟男

子的重要魅力在于责任心,在于一种使你的爱人和你周围人产生安全感、信任感的稳定

风范。

见过大量智商并不低的朋友,他们的言论往往失之于偏激和天真,他们的情绪常常

受控于一些经不起深究的谣传,他们的主张大多只能图个耳目痛快而无法付之于实施,

他们的判断更是与广大民众的实际心态相距遥遥,对于他们,常常让人产生一种怜惜之

情:请他们当一次家,哪怕是一个部门经理,一个建筑工地的主管,也许就好了。这些

毛病,如果出现在青年人身上还有情可原,而出现在中年人身上,感觉很是不妙。因为

这些毛病阻隔了一个成熟生命对外部世界的基本判断力,剥夺了他们有效地参与社会、

改造社会的可能。人生的成熟只有一季,到了季节尚未灌浆、抽穗,让人心焦。

中年人一旦有了当家体验,就会明白教科书式的人生教条十分可笑。当家人管着这

么一个大摊子,每个角落每时每刻都在涌现着新问题,除了敏锐而又细致地体察实际情

况,实事求是地解开每一个症结,简直没有高谈阔论、把玩概念的余地。这时人生变得

很空灵,除了隐隐然几条人生大原则,再也记不得更多的条令。我认为这是一种极好的

人生状态,既有很大的幅度,又有很大的弹性。

不少老式读书人每每要求前辈学者对于早年形成的观点从一而终,否则就会因为他

们尊敬的偶像不坚定而苦恼万分。我想这样的老式读书人一定没有当家体验,因此也没

有进入过精神上的中年。一个人在二十几岁养撞发表的学术观点,居然要他以一辈子的

岁月去苦苦守节?除非这是一个完全停滞的社会,除非这个社会里只是一个简陋的是非

选择题。其实即便社会停滞了,人生也不可能停滞。中年是对青年的延伸,又是对青年

的告别。这种告别不仅仅是一系列观念的变异,而是一个终于自立的成熟者对于能够随

心所欲处置各种问题的自信。

因此,中年人的坚守,已从观点上升到人格,而人格难以言表,他们变得似乎已经

没有顶在脑门上的观点。他们知道,只要坚守着自身的人格原则,很多看似对立的观点

都可相容相依,一一点化成合理的存在。于是,在中年人眼前,大批的对峙消解了,早

年的对手找不到了,昨天的敌人也没有太多仇恨了,更多的是把老老少少各色人等照顾

在自己身边。请不要小看这“照顾”二字,中年人的魅力至少有一半与此相关。

中年人最可怕的是失去方寸。这比青年人和老年人的失态有更大的危害。中年人失

去方寸的主要特征是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一会儿要别人像对待青年那样关爱自己,一会

儿又要别人像对待老人那样尊敬自己,他永远生活在中年之外的两端,偏偏不肯在自己

的年龄里落脚。明明一个大男人却不能对任何稍稍大一点的问题作出决定,频频找领导

倾诉衷肠,出了什么事情又逃得远远的,不敢负一点责任。在家里,他们训斥孩子就像

顽童吵架,没有一点身为人父的慈爱和庄重;对妻子,他们也会轻易地倾泄出自己的精

神垃圾来酿造痛苦,全然忘却自己是这座好不容易建造起来的情感楼宇的顶梁柱;甚至

对年迈的父母,他们也会赌气怄气,极不公平地伤害着生命传代系统中已经走向衰弱的

身影。

这也算中年人吗?真让大家惭愧。

我一直认为,某个时期,某个社会,即使所有的青年人和老年人都中魔一般荒唐了,

只要中年人不荒唐,事情就坏不到哪里去。最怕的是中年人的荒唐,而中年人最大的荒

唐,就是忘记了自己是中年。

忘记中年可能是人生最惨重的损失。在中年,青涩的生命之果变得如此丰满,喧闹

的人生搏斗沉淀成雍容华贵,沉重的社会责任已经溶解为日常的生活情态,常常游离、

矛盾的身心灵肉,只有此刻才全然和谐地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中年总是很忙,因此中年也总是过得飞快,来不及自我欣赏就到了老年。匆忙中的

美由生命自身灌溉,因此即便在无意间也总是体现得最为真实和完满。失去了中年的美,

紧绷绷地兀自穿着少女健美服,或沙哑哑地提早打着老年权威腔,实在太不值得。作弄

自己倒也罢了,活生生造成了人类的生态浪费,真不应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