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十章 天亮了 10

老何 收藏 5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size][/URL] [内容简介] 10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槐树车站笼罩在硝烟之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这是大战前的寂静,攻守双方都在积蓄能量,准备做最后的博杀。 八路军的炊事员把可口的饭菜挑到了阵地上。战士们一边吃饭一边戏谑地冲着敌人阵地喊话:“兔崽子们,俺们开饭了!你们还饿着肚子吧?哈哈……馋死你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10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槐树车站笼罩在硝烟之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这是大战前的寂静,攻守双方都在积蓄能量,准备做最后的博杀。

八路军的炊事员把可口的饭菜挑到了阵地上。战士们一边吃饭一边戏谑地冲着敌人阵地喊话:“兔崽子们,俺们开饭了!你们还饿着肚子吧?哈哈……馋死你们!”

饭菜的香味飘到了鬼子、汉奸的阵地上,馋得鬼子汉奸直流口水。打了半夜的仗,八路军有吃有喝地在休息,可自己却只能在一边闻味儿。据点被八路军占领,伙房也改成了八路军的姓。车站虽然也有个小食堂,但那是给犬养春一郎几个高级军官准备的,根本没小兵们什么事。打仗的时候还不觉什么,现在停下来就觉得饥肠辘辘了。八路军也是可恨,你吃饭就吃饭吧,还非把碗筷弄得“叮当”乱响,这不是明摆着馋人吗?

侦察连借着夜幕掩护进入了出击阵地。赵自强、海天风和赵自丰兄弟仨又仔细检查了一遍马匹和枪支,确定没问题后冲着刘玉堂点点头。刘玉堂急忙用蒙了红布的手电筒往1营的方向晃了晃。早就等急了的1营长急忙命令司号员吹号。

激昂的冲锋号划破了夜空。按照事先的约定,几处的攻击部队一起开火,但没有人冲锋。朦胧中,鬼子汉奸也看不清有没有八路军冲锋,就把雨点一样的弹药倾斜到了阵地前,形成了一道密集的火网。

见敌人的火力被吸引了过去,赵自强三人翻身上马,把大张机头的驳壳枪拎在手里,催马顺着铁路线就冲向了车站。刘玉堂一挥手,侦察连的战士们随着也发起了冲锋。

正在和对面的八路军对射的伪军,忽然发现顺着铁路飞驰过三匹战马,惊叫着想调转枪口,但已经来不及了。

赵自强一马当先冲到了伪军身后,一眼看见抡着手枪正在咋呼的刁维全,抬手就是一枪。刁维全一声没吭就来了个“狗抢屎”。海天风和赵自丰的枪也吼叫起来,把几个刚调过枪口的伪军打倒在地。剩下的伪军嚎叫着一哄而散,却被对面严阵以待的八路军战士乱枪打倒,发出了一片哀嚎声。

铁路西侧的刁唯一见势不好,举枪就打。子弹呼啸着从自强耳边飞过。自强毫不在意,甩手一枪正打在刁唯一的胸口上。刁唯一晃了一下,手枪落地,双手在空中抓挠着,好像要抓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海天风和赵自丰的枪也转了过来。刁唯一胸前又添了两朵血花,仰面朝天地倒了下去。

赵自强马不停蹄,冲到了正和八路军对峙的鬼子兵后面,手起枪响,几个正指挥的鬼子军官被打倒。后面的海天风和赵自丰的枪也不停地捡着鬼子的机枪手照顾。站台上的鬼子兵一下被打懵,没被打死的都乱哄哄地跑进了站房。

自强三人一路冲出了车站,勒马刚要往回冲,忽然迎面枪声大作,一列堆着沙包的鬼子列车扫射着冲了过来。

海天风被机枪打中,晃了晃掉下马去。自强和自丰急忙下马卧倒,观察对面的敌情。

冲过来的正是本田龟三郎的土“铁”甲列车。

在槐树车站南边负责阻击泊头援敌的是渤海支队1团。1团作为全支队的主力,近年来在东南边很是打出了一些名气。鬼子汉奸闻风而逃。这些,一方面提升了部队的士气,但另一方面却也助长了部队的骄气。对配合3团攻打槐树据点,1团上下都很不服气。本来吗,自己是主力,应该唱主角,可支队却偏偏让自己唱配角。就凭泊头鬼子的残兵败将,还值得自己下大力气阻击?这种危险的情绪反映到行动上,就是没有按照上级的要求在铁路上埋设炸药。等鬼子的“铁”甲列车冲过来时,机枪和步枪自然阻挡不住。迫击炮打了几发也没摸着火车的边。见火车冲了过去,1团长知道犯了大错,急忙命令部队追击。但两条腿如何追得上火车,正在懊丧之际,忽然后面又响起了枪声,随后而来的代代木大队的两个中队抄了1团的后路。1团只好回头和代代木大队纠缠在了一起。

见“铁”甲列车冲了过来,正要向车站冲锋的3团2营两个连各自派出一个排过来阻击。一个班的战士,冒着敌人的弹雨躬身冲了过去。一排手榴弹飞向列车,但都落在车前面。爆炸只是扬起了一片尘烟。借着爆炸的火光,自强和自丰看清了带队的班长。自丰惊呼道:“是王三哥!”

自强也不说话,举枪射击掩护王三等冲锋。但驳壳枪实在威力太小,只是在沙包上激起了几朵土花。

王三班的战士不断有人被打倒,但剩下的人却义无反顾地继续冲锋,直到最后一个人倒下。

自丰呼喊了一声“王三哥”起身就要冲过去,却被自强一把拉倒。一排子弹从兄弟俩头上飞过。

“铁”甲列车像只猛兽一样扑了过来。忽然,在被打倒的八路军战士中间站起一个人,骂了声“我操你鬼子祖宗”,扬手把两颗手榴弹丢进了列车上的沙包后面,但投弹的战士却被扑过来的列车撞飞了出去。

“轰轰”两声,手榴弹在车厢里爆炸,鬼子的机枪哑巴了。

在中间客车车厢里的本田龟三郎见前面的车厢被炸,自己成了突前的先锋,哪里敢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急忙命令倒车回泊头。

一见鬼子要跑,赵自强急忙起身跑到前面从牺牲的战友身边捡了几颗手榴弹揣在怀里,回来拉起卧倒的战马,上马就追了过去。本田龟三郎见八路军骑马追了过来,忙命令鬼子兵射击。

子弹不时从赵自强耳边掠过,但他丝毫不为所动。飞驰的战马迅速逼进了列车。自强用枪打碎了车厢玻璃,然后从窗口一连丢进去两颗手榴弹,猛地勒马站住。

手榴弹在车厢里炸开,碎玻璃、烂木片横飞。第一节平板车厢上的鬼子兵被惊呆了,发疯似地向四外扫射。车头也开足了马力,一溜烟地跑了。

赵自强看着远去的列车,骂道:“便宜了你们这帮狗杂种!”

刚追过来的自丰问:“强哥,怎么不追了?”

自强咬着牙说:“先去车站把鬼子宰干净了——泊头的鬼子早晚跑不了!”

赵自强没追击,可“铁”甲列车上的鬼子也没有逃脱被歼灭的命运。

1团长正窝火地和代代木大队对射着。一团的阵地本来已经修好,但刚才一追火车,把原来的阵地放弃了,现在和泊头的鬼子交手,完全成了一场没有任何优势的遭遇战。1团虽然是主力,但对上作为日军常设师团一部的代代木大队,打起来也是没有优势。虽然日军如今江河日下,但残存的战斗力也是缺乏正面战斗磨练的八路军难以抵挡的。幸亏是在防守,抵消了鬼子的战斗力优势,不然,1团很有可能就被击溃了。

正打得热闹,侦察员报告刚过去的鬼子火车又回来了。1团长眼里冒火,喊来炮兵连长,劈头就下了死命令:“把鬼子火车给我炸了!炮打不准,你就给我抗着炸药包上去!”

炮兵连长也是脸上挂火,跑回去亲自操炮,算好提前量,一炮就打中了鬼子的车头。随后,几门炮一起发射,把鬼子列车打了个稀巴烂。

对面的代代木秀司眼见“铁”甲列车被击毁,又是高兴又是担心。高兴的是来给自己挑刺的本田龟三郎终于“玉碎”,而且是真正的“碎”了;担心的是毕竟他是来自己这里办案子时被杀的,自己保护不力的罪名是少不了的。一咬牙,命令鬼子兵加强攻势。

1团的压力骤增。1团长也咬牙下了命令:“拚死也要守住!打不出主力的样子来,老子没脸见司令员和政委,你们也不要见我!”

天光已经大亮,双方的伤亡都急剧增加着。经过了六次冲锋失败后,代代木命令部队暂时休息,看着对面岿然不动的阵地,虽然枪声不如刚才那么密集,但假如冲锋,那里会毫不犹豫地收割皇军士兵的生命。

忽然,对面的阵地上传来了歌声: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中国军队勇敢前进,

战胜全部敌人!

把他们消灭,消灭,消灭!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杀——”

虽然听不懂歌词,但代代木秀司还是从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回头看看哀号着的伤兵,心里不禁一片寒意:支那真是个不能警醒的民族啊!

代代木正犹豫在进攻与撤退之间,参谋跑来报告:“泊头受到支那武装的进攻!”

代代木一愣:“支那武装?难道八路军还有余力去攻打泊头?分明是调虎离山的诡计!这说明土八路在槐树车站吃紧,急于让对面的部队增援。不理睬他,加强进攻,一定要突破土八路防线!”

参谋摇摇头说:“攻击泊头的不是八路军,番号是国民党部队。”

“什么?”代代木惊异地问,“国民党不是都跑到南方去了吗?”

参谋说:“不像是国民党军主力,但武器装备却很好,留守的一个小队恐怕抵挡不住。”

代代木想了想:“撤兵,回援泊头!”


PS:本书授权铁血独家发表,盗版必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