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93 【雷霆】

longshenjihua 收藏 5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结束动乱后的第四个春节越来越临近了,华夏大地上喜庆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郁。对亿万普通老百姓来说,一九八零年的春节值得庆贺,过去的一年里,人民的生活水平相较前些年得到了较大的改善,开始看到丰衣足食希望的老百姓,也愿意拿出不多的钱来热闹热闹。 西南的春城没有北方的冰天雪地,在这个号称“四季如春”的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结束动乱后的第四个春节越来越临近了,华夏大地上喜庆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郁。对亿万普通老百姓来说,一九八零年的春节值得庆贺,过去的一年里,人民的生活水平相较前些年得到了较大的改善,开始看到丰衣足食希望的老百姓,也愿意拿出不多的钱来热闹热闹。

西南的春城没有北方的冰天雪地,在这个号称“四季如春”的城市里,感受过战争气息的人们更有理由庆贺新一年的到来,更有理由相信新的十年将会更加的美好。

张副司令员,不,现在的张司令员钻出车,心情复杂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小楼,这是他的家。在门口,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才举步快速走进客厅,挥手支开闻声而来的警卫员。

抬手摘下军帽,司令员端详着正中的红五星,良久才“嗨”的一声将军帽摔出老远,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等待着、沉思着。

一场短时间的自卫反击战争暴露出国家和军队太多问题,不仅仅是军事思想、军事装备和战略战术的问题,还有体制上的诸多弊端。如今,这些个弊端更出现在自己的家里、出现在一个军区司令员的家里。而捅出弊端的,却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连死也不怕的人物,一个还没有最终决定是奖是罚的人物,这家伙,还真是个人物。

歪门邪道、溜须拍马、人浮于事、政治牵连、打击迫害……这些早应该跟随四人帮倒台而消失的东西,却根深蒂固地出现在军队机关和司令员的家里。身经百战的老将军纵然已经修炼到喜怒几乎不形于色的境界,也忍不住要在家里开炮了!

说起来丢人啊!

将军的女儿与一个医院护士争风吃醋,甚至影响到军区机关某些没有原则的人对工作的态度,影响到一个无辜女战士的名誉和前途!话说回来了,在恨女儿不争气的同时,司令员对有骨气的护士,有骨气更有胆气的郑尚武充满了内疚和敬意。姑且不论郑尚武本人目前的处境,本来他擅自出击和白秀的问题就是两码子事情,只是老天爷安排了一个巧得不能再巧的时间,才让统帅数十万大军的司令员体会到前任留下的“身在空中楼阁”的警语。

门外响起关汽车门的声音,母女俩谈笑着推门进来。

张雅兰吃惊地看到父亲坐在客厅沙发上,忙随手放下军挎包,走到将军身边坐在沙发扶手上,亲热地道:“爸,难得您今天这么早回来哟。”

老将军偏头瞪了女儿一眼,心中不禁一软,却马上硬起心肠板着脸指指对面的沙发道:“坐过去,我有话要说。军人,就要有军人的仪态!”

“老张,这是怎么了?三丫有意亲近你、讨好你,你还不乐意?真是!”徐秀英察觉到气氛不对,忙走过来圆场,顺便为女儿撑了一把腰。这老头子今天吃错药了,平时还抱怨女儿成天不见人,想说句话都难,现在却一见面就发脾气。

“你也坐下,我有话问你们。”老将军没有为老伴的抱怨所动,再次指指对面的沙发后,从公文包里找出几页文件来,待母女俩惊疑地坐定后才道:“看看这个,看看染满鲜血的这张纸!”

张雅兰看着父亲手上的文件,没有鲜血啊?她迅速意识到文件里面的内容一定有问题,忙伸手接过文件浏览着,脸色刷地苍白起来。旋即就将文件塞在母亲手里,起身拿起军挎包就向外走。

“站住!”老将军一声爆喝,迫击炮出膛般浑厚的声音震得整个空间嗡嗡作响。“想逃避?不,张雅兰,你无法逃避,我不允许你逃避!”

张雅兰茫然地转身过来,眼里噙满了委屈的泪水却不愿意掉下来。她实在不明白父亲的话,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去军区招待所的念头,哪怕是流言满天飞,也要去!

“老张,有话慢慢说清楚,咋呼啥呢?”徐秀英边抱怨边戴上眼镜看手中的文件。

老将军站起来,用威严的目光逼视着女儿,让张雅兰不得不重新坐回去。

“你们说,有没有给军区机关的人打招呼,在白秀问题上打招呼?老实说,别瞎话,一句瞎话要千百句瞎话来遮掩!”

张雅兰默默地摇摇头。在心里郑尚武就是张勇的化身,白秀就是没见面的嫂子,看到这样悲壮的结果,心疼啊。

“老头子、老张,究竟是怎么回事?国家和军队就任由越南这般胡搅蛮缠下去?我看,还应该好好收拾一下越南白眼狼。你啊,也别憋气,慢慢说,啊。”徐秀英安慰过丈夫,又看看手中“沾满鲜血”的文件,喃喃道:“这个女战士不错,可惜了,这些仇恨要记住,要报复回来。”

老将军看到妻女的反映,一时间愣了一下,又道:“你们,真的不知道白秀的事情?不知道白秀是为什么从重庆去蒙自的?”

“老胡涂了吧你?老张,我又不是你们军区干部,又不是你这个司令员。三丫,你知道吗?”

张雅兰用手绢擦拭着眼泪摇摇头,走回父亲身边道:“爸,我知道您在怀疑什么了。我没有,妈妈也没有,一切都是别人的误会。对郑尚武,我确实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是妹妹对哥哥的情感,从他身上我能找到二哥的影子。他,他知道这个消息吗?”

老将军看着脸色凝重悲伤的女儿,他相信她说的是真话。

明白了,一切都是权位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影响!女儿对郑尚武表现出来的情感被人误会,心怀鬼胎的好事者们抱着拍马屁的心态,一巴掌狠拍在了马腿上。这,能怪马儿吗?不能!马儿是谁?不是前军报记者现军校学员张雅兰,而是军区司令员!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在自己身上,怎么能够责怪女儿和妻子呢?

“他不知道,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丫头,去看看他吧,在军区招待所被冷落了十多天,也怪可怜的。白秀的事尽量委婉一点告诉他,估计他对你有所误会,你要有心理准备。”

“不!我还是不说白秀的事情为好。爸,这个事应该由组织上通知他。我去,只是看看被首长们故意冷落的,在军区招待所里过年的哥哥。”说完,张雅兰再次提起军挎包,转身走出家门。

徐秀英目送女儿出门后,挪到老伴儿的身边,小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将军拿出郑尚武为白秀写的申诉材料递给老伴,叹息道:“你自己看看吧!唉,他是一个优秀的年轻军人,尽管身上还有不少的缺点,可是对国家、对人民有着最真挚的情感,组织上原本准备让他停职反省,如果表现好就送中级军校深造的。现在白秀牺牲的事情一出,加上这个申诉材料,我担心啊,有误解、有怨气的年轻人能不能够跨过这道坎儿!?”

徐秀英翻看了申诉材料后抱怨道:“死老头子,竟然怀疑我和三丫搞那些见不得人的名堂,这辈子,我算瞎眼了。”

老将军苦笑着拍拍妻子的手背,收起文件上楼。他要打电话,给军校打电话,给北京打电话,给蒙自打电话,给军区政委打电话。下面的人摆开的摊子还得司令员来收拾。

军区招待所307房门外,张雅兰抬手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敲响房门。

她犹豫了,这个时候该不该来看他?军区大院里、军校里都散布着流言,这些流言并没有因为沈永芳到家里做客而消失,反而被有些知情人加以渲染。人们在说:张家三小姐看上一级战斗英雄了,可郑尚武看上了护士白秀……房间里面的他听到这些了吗?应该知晓了!他肯定会就此对自己抱有误解!这个时候,在他最倒霉的时候,能接受自己以妹妹名义的安慰吗?

张雅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权衡着,心里却也在抱怨着。

勇敢的郑尚武啊,你真的象你兄弟说的那样缺少心眼子吗?是的,是这样!要不然受到如此的冷遇,早就应该给妹妹说一声了,不说去向首长求情,跟妹妹说说心里话舒解一下也好啊?可是你没有这样做,因为你心里在怨恨着关心你的人。

张雅兰退后两步,看了一眼门上红油漆写着的307几个数字,转身走到接待台,掏出纸和笔写了起来。她不能见郑尚武,只能拜托招待所工作人员转交一封留言给他。

庞子坤放下电话就急急忙忙赶到红砖小楼找到老金。

“老金,你徒弟出事了。跟我走!”

“啥事?不就是擅自出击嘛!咋咋呼呼的干啥?老庞,莫不是你看不下去了,要拉那小子来过节?你啊,也是婆婆心肠,对那小子,就得狠!”

庞子坤看着岿然不动的老金,急道:“不是!你徒弟长能耐了,就白秀的问题给军区首长写了申诉材料,而……”

“白秀的事情?好,他就应该这样!那些找不到事儿干的家伙,也该有个由头收拾收拾了,我坚决支持!”老金还是没动,可庞子坤也不敢强拉他,他腿不方便呐。

“咳,我来说清楚。白秀,牺牲了!”

老金一愣,看着庞子坤认真的表情,急道:“真的?”

庞子坤点点头道:“昨天,军区文工团和蒙自军分区医院联合组队去边防二团慰问,半路上遭遇越军特工队的袭击,白秀同志挺身而出,主动承担了掩护文工团撤退的任务,在边防部队赶到时,她已经牺牲了。”

“……狗日的白眼狼!走!走!快走!接那小子来过年吧!”

张雅兰留下书信前脚离开招待所,庞子坤的吉普车就停在了门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