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郝松林有点不忿,重重地把水壶往地上一顿。水壶盖子“当啷”地跳了起来,水从壶口溅出来一片在地上。


连长瞥了眼郝松林,“怎么了小郝,吃枪药了?”


“你不知道,小林子他们几个就知道在战场上冲冲杀杀。”小花对国民党军官说,“幸好他们没打准!”


“其实呢我还要感谢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把我打伤,我怎么有福气遇到你这样技术好的卫生员来给我包扎伤口呢。”那人说。


小花又抿嘴笑了笑,动作变得不是那么僵硬了。


“这些国民党军官真是腐败啊,这个时候还想着和女人调笑。”郝松林心里顶瞧不起这个人。


“你不疼啊,还给他们辩护。”小花说,“还好,子弹穿出去了,差点就伤到骨头。”


“女人啊女人,叫我怎么说你!”郝松林这下不仅瞧不起国民党军官,瞧不起连长,连所有的女人也瞧不起了。


“好啦,包扎好了,很快血就会止住!”小花用手背拭了拭额头上渗出的汗珠,说。


“哦,太谢谢你了。”国民党军官说,“没伤到骨头就好,我还能走吗?”


“伤得这么重,肯定不行。”小花暂定截铁地回答。


“不能走?那可不行,我得走,我必须得走,我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人也斩钉截铁地说着,竟然从椅子上“呼”地一下站了起来。突然一个趔趄,身体失去平衡,亏得连长急忙伸出有力的大手扶住,不然就要跌倒地上。


“你快别动,血又流出来了。”小花着急地叫了起来。


“不行,就是没命在情报也必须送到!”那人挣扎着想推开连长。


连长腿上也曾经受过伤,他很清楚这种疼痛不是谁都能忍受的,更别说带伤走路了。他用双臂紧紧搀扶着国民党军官,把他放到了椅子上,不停地安慰道,“别急,别急,注意伤口。”


郝松林早就看不下去了,这时候气往上冲,再也忍不住,紧了紧背枪带子,哼了一声说道,“国民党军官里有你这种人也算有点骨气的了,不过被我们抓住你还能逃吗?还想完成什么任务,这么嚣张,你当我们这些人不存在吗?”


“都伤成这样了还惦记着走啊?”小花也语带哭腔,从连长叫她进来的,知道这人身份那一刻起他就觉得似乎对这个人有某种感觉。


“别管我,让我走!”那人再次站了起来,这次居然没摔倒。


“你去吧,你去就以为能完成任务?”连长实在不忍心看着这个人糟蹋自己的身子,大声吼道,“就凭你现在这样子!”


那人愣了一下,连长说的话是实情,现在这样子走不上百步就动会弹不得,刚才是因为任务在身,太冲动,此时一想,顿时失望地跌坐回椅子上。


这一折腾,伤口更是钻心地痛,小花见国民党军官额上渗出了汗珠,忙用自己的手帕给他轻轻擦拭。


“这样吧,我找个人帮你把情报送到?”连长说。


“找个人?帮国民党送情报?”郝松林渐渐有点回过味来。


听到连长的话,小花眼中射出热切的光芒,看着连长。


但连长却向郝松林招了招手,这让小花很失望。


“过来,郝松林!”连长对国民党军官说道,“这是三排二班战士郝松林,副班长,很聪明的一个小伙子。我看让他去帮你送情报万无一失。”


受伤的那人怀疑地看着郝松林,又看看连长说道:“他能行吗?”


“我看这里没人更比他合适了。”连长说。


小花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


国民党军官没有说话,低头沉吟片刻说道,“也只有这样了。时不我待。”


“你让我帮他送情报?国民党?”郝松林睁大眼睛。


连长这时候才拍了拍额头,说道,你看我都糊涂了,忘了给你们介绍介绍。他指着穿国民党军服的人说。


“帖华鑫同志,华北地下党,共产党员。”连长说,“他身上有一份重要情报,在前线被一排的人误伤,现在只有你来替他送这个情报了。”


“马上就要打仗了,叫我去送这劳什子情报,那还来得及回来参加战斗吗?”郝松林毫无顾忌地说道。


“哪你去不去?”连长楞了郝松林一眼。


“不去!”郝松林倔强地一扭脖子。


“你......你,你叫我说你什么好。”连长气呼呼地说,“有命令你也不执行?”


郝松林一声不吭。


“连长,他不去的话你看我去行吗?”小花怯生生地看着连长。


“谢谢,谢谢!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啊!”郝松林心说。


“开什么玩笑!”连长断然挥手拒绝。


“我能行的,你跟连长说说!”小花捅了捅帖华鑫后背。


“你要是受过专门训练说实话倒是比男的更方便!”帖华鑫说,“但从这里到西岩观四十多里路,中间解放军和国民党双方的军队交错混杂,不行,你去太不安全了。”


“这是任务,不是你去不去的问题!”连长对郝松林说。


“歼灭傅作义的部队才是我们的任务!”郝松林突然想到了席茵要来连部,而且自己答应了林运康把钢笔交给席茵的,便说道,“连长,求求你让我参加战斗,你另外派人去吧!”


连长见郝松林不情愿,如果硬要他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很容易出差错的,而且郝松林在战斗中历来是勇往直前,一个顶俩,真要不让他参加战斗连长还有点舍不得,想了想说道,“算了,你傻头傻脑的如果去完不成任务怎么向帖先生交代。你去把小鲁给我叫来。”


“是!”郝松林挺直腰杆,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跑步出了连长房间。一出屋外,郝松林连连按着胸口说道,“好险,好险。差点就被叫去送什么情报了,谁这么傻,有仗不打,去送什么情报。”好像占了很大便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