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古德里安之—与克鲁格矛盾小议

昭勇将军 收藏 1 825
导读:悍将古德里安之—与克鲁格矛盾小议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风光一时、横行一时主宰战场的是始终贯穿整个大战的坦克,说到坦克就不能不谈到有“装甲兵之父”之称的古德里安,虽然,古德里安为希特勒助纣为虐,但抛开政治层面的因素,仅从军事角度来考虑,确可以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以至利德哈特曾说: “(他是)一个曾经大规模创造历史的人,……古德里安在我们这个时代是个具有极重大影响的人物,没有他,也许希特勒在刚刚发动战争的时候,就可能早已失败了。”相比之下,古德里安大家不是很了解,为此,敝人将古德里安主要事件系列帖子,以供大家借鉴

—monty


1938年,古德里安从老上级原装甲兵总监鲁兹手中接过16装甲军,而其参谋长就是在斯大林格勒战役的降帅保罗斯。3月11日古德里安率军进军奥地利的途中因缺油停在巴索,而巴索恰好有一油库,不过该油库是指定防守齐格菲防线的部队专用的。古德里安却不管那一套,动用武力,强占燃料。由此可见古德里安性格强悍之一斑!


古德里安是德军中少有几个敢于不惟希特勒之命是从的人,这不光是他在创建装甲军团、装甲集群实战理论及闪电战理论上的个人突出表现,还在于他善于捕捉战场那瞬息万变、稍纵即失的战机,果断决策,特立独行的果敢风格!



克鲁格则是典型的传统老陆军代表,性格倔强、刚愎自用,其传统的陆军作战思想往往与希特勒不谋而合。在此问题上,苏德战场中路集团军群总司令包克也和他意见相左,为不使他影响自己的战略方针,故只让他节制个性很强的古德里安。一来借古德里安来达成自己的意图,二来出了什么问题又是克鲁格的事,可见包克的老谋深算。早在古德里安在装甲兵总监部艰难发展装甲军时,克鲁格就站在弗洛门一边反对古德里安,传统的因循守旧的思想根深蒂固地扎根在克鲁格的脑海里,他和陆军总参谋部军官们认为骑兵、步兵是军中主力,战争的“皇后”就是步兵。因而对古德里安的装甲摩托化快速部队的建军思想反感而阻绕,以致在古德里安得到希特勒支持,使装甲军得以建成后还在以后的一系列战争中时时加以制肘。


这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次摩擦:发生在1940年执行“黄色方案”(也就是曼施坦因计划)预演汇报会上,古德里安所部是主攻集团“A”集团军群的最为主要的突破尖刀,古德里安最后一个发言,为此,希特勒特别注意他的发言,当古德里安说到“……第一天突破比利时边界,第二天达到劳夫夏特,第三天达到波伦,并渡过西蒙斯河,第四天突到马斯河”时,希特勒问了一句“然后你准备怎么做呢?”这个问题很突然、也很关键,这是检验装甲军团真正威力的时刻,也是新旧军事思想的对决,早在曼施坦因计划之前的计划是延用第一次大战的“施利芬”计划:即“A”集团军群为掩护部队,部署在萨尔布吕肯至比利时边境一线;“B”集团军群为主攻部队,从荷兰、比利时发起进攻,以推土机推土的方式将英法联军赶出荷兰丹麦,再穿过比利时,从北往南压向法国,这种作战计划一是耗时间,二是产生不了突然性,一次大战已经使用过,英法联军也正在注意,三是不能大量的歼敌。


而曼施坦因计划是:“B”集团军群为佯攻部队,在战役开始时先从荷兰比利时发起进攻,以吸引比法边境的英法比联军向荷兰境内移动,待大量联军移动后,再以 “A”集团军群的坦克集群在坦克难以行使的德法边境突出地带突击,穿过法国北部直达大西洋海岸,将英法联军拦腰斩断,围歼比利时以北的英法联军,然后,转过头来南下直插土伦。这是一个完美计划,可是陆军总参谋部的那些老资格军阀们不相信坦克能过得了突出地带而否决了,只是后来因偶然事件(一参谋军官在荷兰境内飞机失事丢失了原计划)才得以执行。


古德里安此时略思索一会,断然说到:“我会以阿敏斯(亚眠)、阿布维尔为目标,直达大西洋海岸。”这时,克鲁格高声叫到:“你不可能到达马斯河!”此话一出,气氛为之紧张,在场的人员都清楚:这场战役的关键就是担负突破任务的装甲兵团能否到达马斯河并迅速建立起桥头堡,在很大程度上做到突然性。克鲁格此举也是基于长久的意见不同将古德里安的军。古德里安为避免矛盾激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最起码我的任务不会要你来代劳。”


第二次摩擦:发生在明斯克战役时期,古德里安的第二装甲军团和霍特的第三装甲军团是中路集团军群的两个突破尖刀,同属第四集团军节制,而第四集团军司令就是克鲁格。当古德里安装甲军团与霍特装甲军团在明斯克以东会合后,合围圈也业已形成,在此袋形圈内装进了苏军西方方面军的50余万人。合围后两人一致同意继续向前,被围苏军留待步兵解决。这时,克鲁格来到第二装甲军团,命令古德里安停止前进的德军,借称发现苏军在斯摩凌斯克-阿尔夏-摩吉内夫一线集结,准备驰救被围苏军,要他们装甲军团协助围歼苏军。按理说中路集团军群是三路进攻苏联的德军最强大的一路方面军,作为突击力量的两只装甲军团用来打扫战场一是浪费宝贵的时间,二是大材小用。在古德里安的一支装甲部队不知何原因没接到命令继续前行时,克鲁格借机发挥,差点将古德里安送上军事法庭,可见克鲁格的气度狭小与遏止人才的小人之心。


第三次摩擦:发生在斯摩凌斯克战役,7月7日,在斯摩凌斯克一线集结的苏军放弃了解救被围苏军的计划,打算立定选点防御。此时古德里安和霍特的两个装甲军团已前出到克里杰夫-多利米一线。古德里安想:现在就是迅速突击,打乱对方的部署,不能让对方有丝毫的喘息,待建立起绵密的防线就要费很多的时间,为此,随即命令所属部队快速向罗斯拉尔夫前进。待克鲁格知道此情况后,则命令古德里安停止前进,等待步兵军团到达一同前进。克鲁格这样做,除了其顽固的传统思想作怪外,不能否认有妒忌贤能之嫌:即古德里安在1940年对英法联军采用装甲集群突击的建议及后来装甲集群突击威力的凸显作用,在德国国内名声鹤起,在明斯克合围后,古德里安更是家喻户晓,甚至苏联最高统帅部也将之称之为“古德里安这个下流胚!”如果古德里安风头再劲—快速拿下斯摩凌斯克,势必超过自己影响自己的前程,之后在包克的干预下,古德里安和霍特的装甲集团才得以继续前进,并完成以后的斯摩凌斯克大合围。


以上三次古德里安与克鲁格的摩擦间接反映了德军集团内部的一些高级指挥人员为了一己私利、明争暗斗、互相制肘,甚至从局部战争影响到全面局势,在本来就感到势孤力单的德军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从古德里安创建装甲军到后来的战场,和他意见相左的高级军官差不多近7成,甚至有时也包括希特勒(在基辅战役前,只补充给古德里安装甲军团300台发动机,这岂不是笑话?),这其中妒忌占很大成分,但这样还是遮掩不住他在波兰、在法国,在明斯克、斯摩凌斯克和基辅的巨大影响。基辅战役后,德军总参谋部重组成立古德里安装甲军团,和克鲁格同一军团制,从而互不牵制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