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成功围漳州记–死亡70万人的悲剧

清顺治九年漳州围城记–死亡70万人的悲剧


50 年前,漳州因南明与清廷的对垒,经历了历史上一段最为惨烈的时光。从三月到十月,长达七个月的围困,死亡70馀万人,全城生还者仅一二百人。这段历史,漳州上了年纪的人,都曾听到先辈的口述,漳州吃春饼的来历亦与之有关。据闻,由于郑成功围城日久,城中大饥,俄死无数。郑成功知道了这个消息,从护城河传送米饭馒头,饥民争食。因长期饥俄,忽然抢食,结果又塞死无数。一时间城中尸体相藉,一派惨相。守城清廷只得用草席裹尸,草草理葬了事。因之,幸存百姓在战后为了纪念这段恶痛的历史,以春饼拟作草席裹尸,以示不忘,一直流传至今。



这仅是传闻,未见记载,姑妄听之可也。但此事在清代史学家谈迁的笔下,却有清清楚楚的记述。事见谈迁《北游录?纪闻下》:“壬辰漳州受围,城中百姓才余一二百,第宅万间,率门户洞开。此一二百人指沟中白骨,历历数其生前姓字。告人又城危急时,有士人率妻子闭户,一泣而卒,邻舍儿窃煮食之,见肠中累累皆纸絮,邻舍儿亦废箸自绝。”


被吴晗称之为:“爱国的历史家”谈迁(1592-1657年),从29岁开始,就着手编写明朝的编年史《国榷》。1645年,弘光被清人捕俘,明朝灭亡,这时已53岁的谈迁,又继续为写好《国榷》而努力,1647年8月,这部花了27年时间,改了6次的手稿,不幸被窃。伤心之份,谈迁又用4年的时问第二次完成国


榷》的初稿。(北游录》一书就是他为了充实《国榷》的史料,在历时5年搜访过程中,对经历见闻的真实记录。因此,书中所诉之本有很高的史料价值,漳州被围之事发生在清顺治九年。


据《清史稿》、《清实录》、《清通鉴》及《漳州府志》的记载,历史上壬辰这一年的三月,郑成功率部在攻取长泰、平和、诏安和南靖等地之后,击败清廷浙闽总督赞陈锦于江东,遂围逼漳州。四邻居民入城,各依所亲,以避战乱,漳州城门坚闭。四月。郑成功指挥20万大军攻打漳州,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将州城团团围困。五月.清廷总兵马逢知率兵救援漳州,郑成功让开一路,引援兵入城,然后又合围,继续困城。至此,漳州外援遂绝。城中被围日久,斗米直五十金。九月,清廷都督金砺援兵至泉州。十月,城中粮尽,食人炊骨,死者达70余万(当时漳州城及四邻人口是否有如此之多,颇可怀提,70余万,当是七万余之误?)。至是,清廷都督金砺督骑兵来解漳州之围,郑成功以火迎敌,忽然西北风大起,火势反攻郑成功部,郑成功遂败,漳州之围始解。


然而漳州在两军双峙的7个多月之间,军民已相继俄死数以万计,到解围之时,仅剩一二百人,几成空城。


350 年前漳州人民的这场大劫难,因改朝换代和政治的需要,交战双方为一姓天下的利益,置百姓的性命而不顾,士人妻以纸充饥,邻舍儿废著自绝,饥民自相残食,沟中尸体相籍……如此渗烈之状,真应了古人“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一切肤之言。“谁问周遭小民泪,来为天下哭苍生。”350年后的今天。我重提这段尘封数百年的历史悲剧,是祭奠我们的先祖,是警示后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