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为何不把蒋介石头叫父亲?

cheng5 收藏 0 1542
导读:小蒋极力推动向他父亲老蒋效忠的热情,但刚开始时他不搞个人崇拜。在对保安司令部一群士兵演讲时,他注意到每当他提到“蒋介石”或“蒋总司令”时,人人都立正,就像我们在电影上看到的那种挺恶心的镜头。 他对此很不习惯,于是他改口称他父亲“老先生”,可是听众一听到“老先生”,还是由座位站起来立正。小蒋只好停止演讲,不耐烦地说:“我改口称呼蒋介石‘老先生’,就是要避免立正致敬这一套。这是法西斯作风,以后都不要再这么做!” 9月下旬,是蒋介石55岁的寿辰。由于小蒋是他的长子,这正是那些善于吹拍逢迎的达官贵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蒋极力推动向他父亲老蒋效忠的热情,但刚开始时他不搞个人崇拜。在对保安司令部一群士兵演讲时,他注意到每当他提到“蒋介石”或“蒋总司令”时,人人都立正,就像我们在电影上看到的那种挺恶心的镜头。


他对此很不习惯,于是他改口称他父亲“老先生”,可是听众一听到“老先生”,还是由座位站起来立正。小蒋只好停止演讲,不耐烦地说:“我改口称呼蒋介石‘老先生’,就是要避免立正致敬这一套。这是法西斯作风,以后都不要再这么做!”


9月下旬,是蒋介石55岁的寿辰。由于小蒋是他的长子,这正是那些善于吹拍逢迎的达官贵人大显身手的好机会。除赣县各公法团体奉献贵重的寿礼外,还举行了十万人的火炬大游行。


更有意思的是,赣县城内的叫化子也来凑热闹,叫化头子别出心裁,用一块土红布写上“万寿无疆”四字,作为祝贺蒋介石55岁生日的礼物。小蒋看了很高兴,把它高高悬挂在寿堂的最上方,表示对最底层最贫穷市民的尊重。


在蒋管区里,吹捧蒋介石本为普遍现象。但是在蒋经国统治赣南时期,在赣南地区搞的吹捧蒋介石的活动中,达到了狂热的程度,他几乎把蒋介石“神化”了。


以后每年10月底,都要为蒋介石祝寿,规模越搞越宏大,越搞越走味。全市四镇两乡各设寿堂一处,六处寿堂都布置得富丽堂皇。另外,新赣南大礼堂内还布置了一个总寿堂,张灯结彩,金碧辉煌。全市各条大街人行道安装了电线,挂满了红灯,各城门口和公园门口都扎了彩牌楼,使晚上如同白昼。站在八境台上远望赣州夜景,煞是好看。


小蒋后来对老子的态度也变了,不知是出于个人的政治需要,还是内心深藏的在苏联期间对老子的多次叛逆谩骂的忏悔,对老子搞起了个人崇拜,由小打小闹搞成了大打大闹,将“总裁”的生日定为“太阳节”。所谓“太阳节”,是蒋经国在赣南规定每年10月31日(蒋介石生日)为蒋介石祝寿的节日。他说:“为什么把‘领袖’生日定为‘太阳节’?就是‘领袖’如同太阳一般,普照万物。人类没有太阳,就没有一切。”这就太肉麻了!


由于国民党的党歌作者程懋筠率领歌舞团来赣县访问演出,在筹备庆祝会上,大家提议要来一个《总裁寿辰歌》。公推程先生谱曲,要三青团江西支团机关杂志《江西青年》主编汤光溶作词。


地下党员的汤光溶感到难堪,但又无法推托,只好以宣传组的名义胡乱拟了几句词。可是在举行万人大合唱时,油印的曲谱上居然又印上了汤光溶的名字。当他听到了那些过分溢美赞颂之词时,脸上总有点火辣辣的味道。可是在那欢乐的海洋中,周百皆秘书却笑着轻声地告诉他:“蒋主任为你的歌词改善了你与筹备处的同事们中的僵硬尴尬的处境而感到高兴呢。要你今后的态度还要灵活些。”


这使他在冷酷的氛围中,也感到了一丝的温暖。


后来他写的歌词一经推广,他就不好做人了。为了大肆神化和吹捧蒋介石,在赣南地区广泛推广流传《太阳节歌》,即《总裁寿辰歌》。赣南的党、政、军、工、农、商、学等人都得学着唱这个歌。歌词大意为:“今天是总裁的诞辰,全世界都在鼓舞欢欣。我们要以无限的热忱和崇敬,虔诚地庆祝这四万万五千万人的褓姆,这人类的救星。他老人家左手护卫着同胞,右手抵挡着敌人,辛勤地培育着民族的生命。即使写下千百个伟大,也比不上他老人家的革命精神!只有他,才称得上古今的完人!”


这吹捧太肉麻太令人作呕了,后来大陆的文化革命中,林彪大肆吹捧毛泽东,也还没有到这种肉麻的程度。小蒋却对歌词很满意,通令赣南各机关、团体、学校等都得学会。


每年“太阳节”到来之前,照例要由各机关团体学校等单位的负责人组成“江西第四区各界庆祝太阳节——伟大的总裁诞辰筹备委员会”,由蒋经国任主任委员,其他负责人任委员。主要任务是筹募祝寿活动经费、筹办祝寿的各种庆祝活动。凡属在赣南的机关、商店以及普通老百姓,都是募集祝寿经费的对象。多则一二百元,少则五角、三角、两角均可。总之,人人都得出钱,大票小票都要,多多益善。


当时搞募捐的人准备了一套说词,也是很肉麻的。他们这样说:“领袖是人人的领袖。领袖对我们人人都有恩惠。在领袖生日的时候,为了表示对领袖的崇敬,因此,人人都得认捐祝寿。”这样,每个赣南的老百姓,都得为“太阳节”出钱。否则,乡、保长便可以给他扣上对“总裁”不敬、对“领袖”不忠的大帽子。赣南老表在掏腰包为蒋专员老子祝长寿时,背地里都在骂他“短命鬼”。


为了庆祝“太阳节”,赣南各城镇到处是红红绿绿的祝寿牌楼;满墙是红红绿绿的祝寿标语。据说,每年“太阳节”到来之时,赣南的纸张和鞭炮都要被购用一空。还得由专署派人分赴广东韶关、江西吉安等地采购纸张与鞭炮。耗费之大,可以想见。


“太阳节”那天,小蒋搞了很多的创造发明。一清早,便由事先组织好了的男女青年六七百人为“晨呼队”,在赣州大街上跑步前进,边跑边喊:“庆祝总裁诞辰!”“总裁是中华民族的大救星!”“总裁万岁!万万岁!”喊得声嘶力竭,一直要喊到各商店开了门,一齐跟着高呼“万岁”后,“晨呼队”的男女青年们才完成任务回去。


“太阳节”这一天的白天,赣州城里所有男女老少,都分批列队到中正公园寿堂去拜寿。即使七八十岁的老太爷、老太娘,只要能扶杖而行的都要去,强迫命令。不去的得经保长、保指导员许可。否则,又得被扣上对“领袖”不忠的帽子。拜寿(行三鞠躬)后,由蒋经国主持“赣南各界祝寿大会”,拜寿的人都得参加。蒋经国致祝辞后,各界代表相接致祝词。并由大会通过向蒋介石的致敬电。接着游行庆祝。为了保证大会和游行的规模浩大,气氛热烈,赣县县政府命令四镇镇公所的保甲长布置到户,规定每家都要派一人去开会游行。街上两旁看游行的人,看到蒋总裁大像经过时,人人都要高呼“蒋总裁万岁”。有人说,重庆也未必有赣州这样的排场和热闹。


到了晚上,还要举行提灯祝寿,龙灯、狮灯、各式各样的花灯,竞相争艳,通宵达旦。参加的人被弄得精疲力竭;没参加的人,也被闹得无法安睡。为了小蒋老子的寿辰,弄得人人叫苦不迭。


此外,还有什么“祝寿聚餐”。各机关、团体,学校都得搞寿酒、寿面、寿席等。每逢“太阳节”,赣州各酒馆生意兴隆,应接不暇,猜拳比酒,座无虚席。一连有几天几夜,所耗资金如流水。还有各娱乐场所、电影院、剧场等都要为祝寿搞“招待场”。最后还要举办“总裁伟大功绩图片展览”,陈列蒋介石各式各样照片,各个时期的“功绩”图片说明等等,极尽吹嘘阿谀之能事,劳民伤财,莫此为甚!


难怪当时赣州老百姓背后这样说怪话:“太阳节,大阳节,用的喝的都是老百姓的血!”“蒋经国一声令,祝寿成了灾!”“神化总裁,祝寿成灾!”


只有小蒋乐此不疲,兴高采烈。在寿诞的头天晚上,小蒋邀请亲信骨干人物,参加他的家宴,祝贺乃翁的生日。其夫人蒋方良“礼贤下士”亲为大家斟酒敬酒,小蒋兴高采烈,猜拳闹酒打通关,宾主尽欢而散。


每逢寿诞,他都要在专署礼堂布置寿堂,接待各方来的祝寿者,并亲自切寿糕招待客人,同时还赠给全市的百姓每人一张“寿面券”,可到餐馆吃寿面,此时京剧院加演节目,免费看戏;各界群众举行祝寿游行,家家户户悬灯结彩,公园门口和交通要道,均扎上大型牌楼,夜晚灯火辉煌,热闹非凡;还有法外施仁之创举,给在新人学校的罪犯,经教改确有改恶从善表现的,予以赦免释放,或减刑处理,寓意祝福蒋总裁“万寿元疆”。犯人虽然得到恩惠,老百姓却为一个人的寿诞负担沉重,叫苦连天。


摘自<蒋经国密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