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

3927 收藏 2 32
导读:由集结号引发的关于父亲战争年代的一些事。

¬¬----观《集结号》有感——

父亲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有个战友,应该是很好的朋友罢。父亲有次生病,一直是这位战友背着他行军,对他进行照顾;解放大军过江前夕,牺牲了。过程很简单:战友奉命前往一小村庄侦察,在一间房屋外发现约有一个班的国军士兵,聚集在屋内喝酒打牌。立功心切的战友一心想抓俘虏,横枪现身,口中大喝“缴枪不杀”,打牌的国军士兵顺手抓起桌上的卡宾枪,朝着大门方向就是一梭子子弹,战友当场牺牲。“烈士也未算”,父亲说。见我不明白,父亲接着淡淡的说道:“说他未服从命令,叫他去侦察,发现敌情就该回来报告,他不该去抓俘虏啊”。

父亲从不看战争片,“没意思,有啥看头?”,有一次列外,厂里放映《挺进大别山》,影片未完,父亲就气冲冲的走了,看完仍觉津津有味的我尚未进到家里,耳里远远的听到了父亲的骂声:“假的,一个小连长敢谈恋爱,妈的,早就枪毙了。”电影里的确有这样的情节:男主人翁,一位解放军连长在进入大别山后,遇见了小时青梅竹马的女伴,其时已是游击队队长,于是,发生了顺理成章的爱情故事,最后,女游击队长在一次战斗中战死,理想的死在恋人的怀里。父亲的怒骂引起我的好奇心,在后来的日子里,断断续续的,慢慢从父亲口里套出了一西实情:挺进大别山实是兵行险着,虚晃一枪。刘邓大军大张旗鼓进入大别山地区,主力在达到战略意图后,悄悄的撤了回去,将徒具其表的空壳留在了国民党政府经营多年,基础实力雄厚的大别山地区。用父亲的话说,就是:一个师撤两个旅,一个旅撤两个团,依此类推;季节正值大雪飘落的严冬,包括父亲在内的所有士兵仍穿着单衣,饥寒交迫。身后,国军正规部队、保安团、还乡团以及山里的土匪紧追不舍,必欲除之而后快。为此,全军上下皆抱必死之决心,部队严令:副师级以下严禁恋爱,违者枪毙。父亲说,在那个时候那个地方杀了不少人。“敌人吗?”我傻乎乎的问。接下来父亲说不知道:“拿起枪就是土匪,拿起锄头就成了农民,搞不清楚。”

拜《集结号》所赐,我方才清楚的知道,我本分倔犟的父亲是从无数的尸山血海中走来,见过了太多的血腥与死亡,在后来的和平生活里,父亲是否也会想起以前一起浴血奋战,同生共死的战友,我不曾听他说起过,同样也未曾听他说忘记了。2006年01月,旧历新年临近之际,父亲走了。现在想来,有些事渐渐明白,父亲坚持要进重庆新桥医院的道理,我知道了,只因为医院是部队的啊!

佛云:尘归尘、土归土。父亲应是回部队了,那里有他无数的战友,在那里等着他的到来。

2008-01-26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