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与命运抗争的战斗突然打响的日子里---记我的高考

清风明月夜 收藏 10 168
导读:在与命运抗争的战斗突然打响的日子里。 ------记我的高考 已不记得是哪位名人曾经说过:“人生中,要紧的只有那么三两步”。这三两步就是人生命运的转折。谁能把握住这三两步,谁就把握住了自己人生的命运。 1977年,注定要被铭记――那不仅是一个时代和国家的拐点,也是我们那代年轻人决定命运战斗的开端。在那一年的冬天一个平常的日子,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同时发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关闭长达十年之久的高考大门哐当当一声巨响,终于被一位巨人的手重新打开了。 那是一扇公平竞争的大门啊,意味着570万年轻人

在与命运抗争的战斗突然打响的日子里。

------记我的高考


已不记得是哪位名人曾经说过:“人生中,要紧的只有那么三两步”。这三两步就是人生命运的转折。谁能把握住这三两步,谁就把握住了自己人生的命运。

1977年,注定要被铭记――那不仅是一个时代和国家的拐点,也是我们那代年轻人决定命运战斗的开端。在那一年的冬天一个平常的日子,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同时发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关闭长达十年之久的高考大门哐当当一声巨响,终于被一位巨人的手重新打开了。

那是一扇公平竞争的大门啊,意味着570万年轻人的命运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里,再不用拉关系走后门,再不用躺在刀俎间任人宰割。大门那边,天空是那样辽阔,白云是那样多姿,要想在那一片天空中自由地翱翔,仅仅需要自己具备一双强健的翅膀。

当听到这一战斗号角嘹亮响起的时候,我还远在外地他乡带领民兵们在飘扬着“农业学大寨”的旗帜下,参加着由公社武装部组织的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修梯田的大会战。那天晚上从工地上下来,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就放下锹镐,匆匆的骑上自行车踏上了回家的路。十几公里的土路在这一天里显得是那样漫长,自行车叮当作响地在土路上颠簸着,显得是那样的缓慢和不听使唤,我的心除了焦急之外还有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大队领导是否能同意我的请求?父亲是否能支持我的想法?我有这个实力打好这一场战斗么?一路颠簸伴随着一路盘算,心急火燎的我终于在天黑时分赶回了村子里,顾不得回家,径直来到大队部。

还好,大队的一把手党总支书记还在,看到满头大汗闯进门的我,感到很惊讶,以为工地上出了什么大事了。我劈头就说:“支书,换人吧,我不干了。”更是把书记搞得一头雾水。待到我喘息着把要复习功课准备参加高考的事汇报清楚后,书记才缓过神来。眨了眨眼睛显得十分理解地说:“好吧,支持你的选择,可你也要给我三天的时间,研究好替代你的人啊。”此时此刻,尽管我心急如焚,可也知道,这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总不能立马扔下工地上几十号人的工作不管吧,除了感激领导之外还能说什么呢。还真没想到,第一关竟然这样顺利闯过来了。

回到家里,老父亲也是满脸的惊讶神色,他知道没有急事我是不会这样黑灯瞎火赶回家的。听了我的打算后,老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你根据这个家的情况,掂量着办吧。”

这个家,其实就是我和老父亲相依为命,母亲早在七年前就撇下未成年的我和姐姐去世了,姐姐当时还在师院读大学没有毕业,我走了就剩下父亲一个人过生活了,尽管父亲没有说,其艰苦程度也是可想而知,按照我们这一古老民族传下的“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无论如何我是不应该撇下父亲离开家的。可是,若放弃这个机会,也就意味着放弃了前期十年寒窗师友的教诲和帮助,意味着选择了扎根农村当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意味着辜负了父母节衣缩食供我读书的殷切希望,同时也意味着放弃了我整个人生的理想。怎么办?怎么办?踌躇再三,我只能选择了拼搏。

于是,从早已尘封多年的书箱里,重新找出一摞摞的课本。轻轻的弹去上面的灰尘,数一数,数学八册,物理四册,化学三册,语文八册,总计二十三册书,这些课本要在短短二十三天里复习完毕。其中还有三天交接工作的时间,如果算上必考的政治科目的复习材料,平均一天必须完成一本多一点的功课,这就是我的复习计划了。

三天后,从工地上回来,就一头扎进书堆里开始了紧张的功课复习。待到认真翻开这些阔别四年的老伙计时,真让我惊呆了,上学时画过的杠杠依旧,圈过的作业习题依旧,可就是这些题目再也不认得我这个老朋友了,原本十分熟悉的习题,大都做不上来,也不知从何着手。当时的心情,套用赵本山的一句话最合适不过:“心里巴凉巴凉的”。

可是,既然决心已然下定,又岂能畏敌如虎!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几个相邻村子要好的同学聚集起来,在我家的土炕上,放上一张饭桌,每天啃着已经陌生的课本,相互协助强行攻击定理定义和习题这些前进道路上的一个个顽固的堡垒。

其间,听说远在十五公里外的县城的学校里,有举办复习的讲座,于是,我们又相约一起驾驶着自行车,叮叮当当地冒着冬天的风雪赶去旁听。城里学校的教室里坐满了城里的年轻人,看着他们能有个座位,能够顺利地记着笔记,真是很羡慕,也参杂些隐隐的嫉妒。讲台上的老师抑扬顿挫循循善诱地讲解着,我们这些农村来的站在过道里,伸长脖子仔细听来,生怕露掉了哪个细节,到也听得津津有味。记得那时我经常穿着一件海城大地震,抗震救灾时发下来的一件裸露着棉花的军用棉袄,由于没有扣子,用一根绳子系在腰间,能遮挡些风寒,也颇有些狼狈状。不管不顾城里的年轻人怎么看待,也许他们根本就没那分闲心注意到,此时此刻,谁能不知道――听课要紧啊。

课要听,习题要做,三天复习四本书的进度要保证。夜里仅有的几个小时睡眠里,做梦都在做着习题。二十几天的日子熬下来,我的一双白眼球,有生以来第一次充血了,那真叫做‘红眼睛了’。父亲看着我疲惫不堪的样子,只能心疼的叮嘱:“还是歇一歇吧”。而我,怎能休息下来,这是分分秒秒都能决定人生命运的战斗啊!

经过二十多天慌慌张张的临阵磨枪,于十二月初,就这样歪盔斜甲地杀向了高考的战场。面对如此无备而重大的战斗,即使孙武子再生,恐也难料胜负。

从考场出来的那一刻,我犹如打了败仗的士兵一样沮丧。有那么多的堡垒没有攻克,是我十年学生生涯中所未遇到的,包括文革中荒废学业的时候。记得在回家的路上,我对一起参加考试的同学说:“今年是没有指望了,明年再战吧。”一路上除了简单聊一聊答过的题目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有自行车由于颠簸而发出的响声伴随着一颗落寞的心在跳动。难道就这样败下阵来?难道自己真的没有翱翔于那片蓝天的翅膀么?语文试题中,有一段王安石《游包禅山记》中说的明白:“然力足以至而不至,于人为之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不,绝不,看明年的!在回家的路上,一个新的背水一战的战斗计划已悄然形成。

我想辞掉经过几年来努力工作才取得的大队民兵连长的职务,专心复习功课,迎接半年后的第二次高考。待到把这一想法与总支书记汇报后,这一次却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日子在一天天过去,我的心依然不死。

在春节过后的某一天晚上,大队召开了一次班子会议。会议上书记把工作从新做了分工调整,让我担任团总支书记一职,理由是不像民兵连长那样硬性工作多,可以兼顾我的功课复习。我知道,这是最大限度的对我的宽容和爱护,我无可选择。

就在我们开会的同时,大队的院子里正在放映露天电影。观看电影的大人小孩子们黑压压地挤满了半个院子。开完会议后,我们也加入到了这黑压压的人群里,准备好好欣赏一下这一难得的娱乐活动。

生活中有很多巧合,这一天这种巧合就偏偏让我幸运地遇到了。站在我身边的一个村民,听到了我的说话声,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今天我在县城里贴出的大榜上,看到你的名字了”。他这一句话不打紧,当时就把我那颗落寞的心激活了,我知道,我被录取了,第一场战斗居然被我这个仓促应战的战士打赢了。

第二天,当我跨着随我南征北战的自行车,来到县城教育局取回盖着学院大红印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简直就像跨着一匹高头骏马凯旋而归的战士一样快乐,自行车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响声 是那样悦耳动听,高远的天边有白云在浮动,白云边有苍鹰在翱翔。十年寒窗的付出,二十几天里艰苦的拼搏都成了这时快乐的源泉,恣意地流淌着,流淌着,一直流淌进29万入取考生形成的洪流当中,去承担历史赋予这个洪流应该承担的使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1-26 18:15:16 被清风明月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