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78、汇聚

“那太好了!”张孝淮站起来道:“这样我们就都可以在一起了!特别是萨先生也去东北,我们离振兴民族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蔡锷转头问张良道:“我听说东北那里皇上下旨,可以自由穿衣服,剪辫子,你们两个怎么没剪呢?”

“呵呵!”张良笑道:“在东北,大家都很自由,只要不违反法律的规定,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上次有人在奉天搭起台子骂李至先生,李至先生听到后还专门去看呢,说这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过在国内其它地方风气还不开化,我们经常各地行走,所以留着辫子免得招摇。”

“什么?有人公开骂朝廷命官?”萨镇冰奇怪的问道:“这不是坏了规矩吗?上下有别,尊卑有序,这几千年的传统了。”

“李至先生多次说过,过去的一些规矩是害人的,要改了!人都是平等的,有言论自由,只要言之有理,谁都可以说任何话,没有人是完美无缺的,都有给人骂的地方。在我们那里,只要不是煽动国家分裂、民族对立等言论,是决不允许以言论罪人的。”邱志回答道。

蒋百里听了,仰天长叹道:“没想到我们一直鼓吹共和、民主,却早被李至先生实行了!看来他才是先行者啊,我是恨不得马上飞到东北去,一分钟都不愿意等了。”

“蒋先生不用急,很快的,明天下午三点就出发!”张良答道。

“那好!今天就谈到这里,我们分头准备下,明天一起去东北!”蔡锷站起来笑道。

到了第二天下午三点,许多要去东北的人都准时到了码头,有七十多个留学归来的各类人才,加上家眷等,足足有200多人,四个护卫舰都把救生艇派出来转运,由两艘快艇牵引,忙活到下午5点才把人接上,起锚后向旅顺方向开去。

在旗舰上,张良和邱志与蔡锷、蒋百里、萨镇冰等几人在黄海的陪同下站在指挥台谈话。萨镇冰是中国当时少有的海军人才,对海军很有研究,上船后就东看西看,发现这艘船不管是保养还是官兵的素质都比朝廷的那些海军高多了,当打听到这些都是轮班上船的时候,更是佩服。

“黄参谋长,我听士兵们说,你们每次出海都有实弹射击训练,真的吗?”萨镇冰问道。

“当然,在建军之初,李至先生就一再要求,训练就是为了打仗,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许昌平舰长在一边回答道。

“是啊!”萨镇冰叹息道:“现在朝廷的那些军舰,连燃料都没有,何谈训练啊!好些军舰都快锈烂了,平时没有训练,战时那来的战力?”

黄海对蔡锷等人说道:“陆军的训练比我们还艰苦!我们是因为舰艇不够,分批分次训练,陆军是除作战外,一直要训练,而且训练非常贴近实战。特别是那个暴风突击队,本来就是精选的兵源,听说淘汰率高达50%,刚进去的半年教地狱时间,能坚持下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勇士之中的勇士!”

萨镇冰听了叹息道:“怪不得你们能先败老毛子,再败倭寇,最后收回东北的权益!能在虎狼一般列强中取得一席之地,你们才是复兴的希望所在啊!”

接下来的几天,萨镇冰一直和黄海和许昌平舰长一起讨论关于海战中T形阵位的问题。黄海提出,T形阵位的出现是由于大口径舰炮、大吨位舰艇、自动转向炮塔的出现而采用的必须阵位,采用T形阵形,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全部主要大口径舰炮的威力。传统的一字阵和人字阵只能利用军舰前主炮和侧面的大炮,不能发挥军舰的最大火力。

训练舰队很快到了旅顺海军基地,这个有俄国海军建设的基地现在成了东北军海军的主基地,大部分的军舰都停放在这里。在他们到之前,李至就接到了舰队的电报通知,早早的带着陶海等海军基地的人员等在码头上迎候远道而来的客人。当听说除蔡锷等人外,竟然还请到了这个时代唯一的海军将帅之才萨镇冰!让李至简直是喜出望外,和捡到宝一样,在码头上笑个不停,让一起在码头等候的陶海等人感觉怪怪的。这李至笑还没完,还不停的嘱咐在码头的海军军乐队,一定要演奏好,来了就直接演奏《精忠报国》,给来的人一个深刻的印象。

没等多久,舰队就出现在海天连接之处,船上的人也兴奋的跑到船边上向码头张望,不断的对码头上的人指指点点。等船靠上码头,舷梯靠到船边,上面的人开始下的时候,军乐队开始演奏雄壮的《精忠报国》,海军的礼炮鸣响12响,给来的人一种非常浓重和尊敬的感觉,下船的人也非常高兴,喜笑颜开的在接待人员的指引下到预定区域集合。李至则边在人群中不断的张望,边向经过自己面前的人拱手问好,当邱志和张良陪着四个人走过来的时候,几步赶过去向邱志投去询问的眼神。

邱志连忙介绍道:“几位,这就是李至先生了!这几位就是萨镇冰、蔡锷、蒋百里、张孝淮先生。”

李至连忙紧紧握着萨镇冰的手,眼神在其余三人脸上热切的扫过道:“几位先生终于到了!我可是望眼欲穿啊,太好了!太好了!我们现在的事业百废待兴,非常需要几位栋梁之才,你们一来,我们的事业至少可以提前五年实现!欢迎你们!”

萨镇冰看着年轻的李至,虽然位高权重,可没有半点矜持和得意之色,待人真诚,也笑道:“多年前就听说我们的情圣浪漫之举,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不但对红颜情真意切,对我们这几个大老爷们也是热情洋溢,真是受宠若惊啊!”

一番话说的李至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呵呵,四位就是我事业上的红颜知己啊,不热情怎么行!几位,快请!”说完,伸手拉住蒋百里,再拉着萨镇冰一起向接待处走去。

蒋百里被李至拉着手,笑道:“李至先生的热情果然不虚,要是我们几个是千金小姐,怕也挡不住先生的进攻啊!”

蒋百里的一番话说的几个人全都大笑起来,走道接待处后,李至站前面发表了欢迎各位到电报建功立业的讲话后,带着萨镇冰、蒋百里等四人到海军司令部谈话。

到海军司令部坐下后,萨镇冰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兄弟,我到这里来的主要原因,是邱先生说你们这里有30000吨的战列舰,你们可不能骗我啊,快给我看看。”

李至对陶海道:“去把图纸取来,”然后转头对萨镇冰道:“萨先生,现在开工建造的有四艘,估计只能自用二艘,出口两艘,完工时间还需要一年半左右。现在海军正抓紧时间训练,只能让人等装备,不能叫装备等人啊!”

蒋百里听了,疑惑的问道:“我国的海军一向孱弱,如今好不容易建造四艘战列舰,为何要出口两艘?”其他人也同样疑惑的看着李至。

李至苦着脸道:“这样吨位的战列舰绝对是海上的霸主,那些列强会看着我们成为他们霸权的威胁吗?出口两艘就是为了安抚那些列强,让他们不至于恐惧而采取激烈的措施,我们至少在10年内是无法独立抗拒列强联合起来的海上力量的。”

萨镇冰听了,点点头道:“兄弟考虑的周到,没有十年的时间,确实无法打造出一只可以纵横大洋的海军的,分散下压力也好,为自己赢得点时间。”

李至连忙道:“萨先生,既然你来了,那么这两艘战列舰你就选艘吧,现在的海军人员你可以挑选,也可以把你熟识的人召唤来,务必要在战列舰下水前完成人员的基本训练。”

萨镇冰看了下陶海送来的图纸,抬头道:“计划建造四艘吗?命名如何?”

陶海在边上回答道:“战列舰计划装备四艘,采用我国的五岳山命名,前期的两艘分别叫泰山号和华山号。”

“哈哈,那我选泰山号!”萨镇冰哈哈大笑道:“人在那里?我等了那么多年,一刻钟都不愿再等了!”

“萨先生,那泰山号下水还要一年半呢,你慌什么?”蔡锷笑道。

“几位,海军不比陆军啊,一年半都太少,光有好军舰一样会吃败仗的!”萨镇冰正色道:“我还嫌这一年半太少了呢!”

“好的,萨先生,”陶海说道:“你来了我可就松口气了,下午我们就一起去葫芦岛船厂看看建造中的军舰,然后去海军学校挑选人才,另外,你还要什么人,把名单列出来,交给邱志和张良两位,就是绑,也给你把人绑来!”

“还等什么下午?”萨镇冰站起来来道:“陶司令,咱们这就走!李至兄弟,告罪了!”说完,拉着陶海就走。陶海转头对李至苦笑下和萨镇冰出门走了。

“这萨先生可真是个急性子啊!”蒋百里笑道:“李至兄弟,萨先生急,我们也一样,你看还是带我们去工作岗位如何?”

“哈哈,好!我们这就走!”李至也站起来道:“不过你们有点不一样,有很多东西你们得先了解下,走吧,让几位看看我们的秘密武器。”说完,李至带着蔡锷等三人出门坐车到了旅顺外的飞机场,那里停着一架新研制的运输机,可以载6个人或者二吨的炸弹。

蒋百里等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个装着两个发动机的庞然大物, 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东北军在乱世之中横空出世,本来就足够神秘了,还要如此多的未知!

蒋百里愣愣的看了飞机片刻,才对李至道:“李至兄,这个应该就是飞机吧?我在国外也听说过,不过国外的都很简陋,还只能飞不远的距离,载重也不高。甚至还只是爱好者的玩具,这么大的还第一次见到,这东西能把我们几个都载上天?”

李至点点头,带头钻进了机舱,等大家都进入后,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颤抖着飞上了天空,向奉天方向飞去。蔡锷和蒋百里、张孝淮三人则趴在舷窗上向外看,在高空观察地面的感觉还真不一样!等飞了半小时后,看的过瘾的三人才转头向李至惊讶的说道:“这东西真能飞!如果能用在军事行动上,该有多大的作用啊?”

蒋百里考虑下道:“这飞机有高度和速度的优势,目前全世界的军队都没有有效的对抗手段,李至先生,咱们在军事上的实用有成熟的条例了吗?如果这样性能的飞机能大规模的实用到战争中,将完全改变现在的战争模式!这是军事上革命性的武器!”

李至听了,心里暗暗赞叹,这蒋百里果然不愧为中国少有具有全局观念的战略家,一眼就看出飞机的作用!于是对蒋百里点点头道:“完全成熟的没有,只有我提出来,军队补充完善的行动模式,但现在还没有大规模的使用,主要处于保密的需要,怕万一洋人知道后用来对付我们!我们的工业水平还差,无法和洋人抗衡,除飞机外,我们还有一种革命性的武器,这就带你们去看!”

三人听了李至的解释,都点点头表示理解,蔡锷继续问道:“还有其它革命性的武器?到底是什么?”

“是一种集防御、火力、机动性为一身的战车!我命名为坦克,这中装备可以越过二米宽的壕沟,可以抵挡炮弹碎片、机枪和步枪子弹的射击,可以说,除被大口径炮弹直接命中外,没有东西可以摧毁它!上面装有二挺机枪和一门75mm的大炮。”李至解释道。

蒋百里三人听了,倒吸半口凉气,这样的装备简直是步兵的噩梦!那种传统的用步枪对射和集团冲锋的步兵作战模式将被完全的终结!蒋百里仰天长叹下道:“我一直认为陆军最强在德国,所以想去那里留学的,没想到,最先进的在这里啊!我们三人自恃满腹经纶,这才知道,根本是井底之蛙,惭愧啊!”

“蒋先生,你说错了!”李至摇摇头道:“我只不过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东西,看的别人远一些,说道具体的排兵布阵,还是要你们才行啊!装备是死的,人才是活的,武器对战争有重大的影响,却不能完全决定战争的胜负!所以请你们来,一起研究这些武器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