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对鸳鸯死刑犯该不该举行婚礼?

wdfljl 收藏 0 356
导读: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对鸳鸯死刑犯该不该举行婚礼?   听说过在押犯获批在监狱里举行婚礼,还没闻被判决即将执行死刑的一对鸳鸯情侣居然提出结婚请求的消息。2008年1月23日,《检察日报》报道:山东省苍山县一对相爱的青年男女,纠集当地10余名无业人员,携带凶器,流窜于周围7县区,采取暴力手段,频频作案,抢劫出租车等,致死两人死亡。这对青年男女落入法网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007年1月23日,临沂市中级法院一审以犯抢劫罪判处两人死刑。随后,两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山东省高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然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对鸳鸯死刑犯该不该举行婚礼?



听说过在押犯获批在监狱里举行婚礼,还没闻被判决即将执行死刑的一对鸳鸯情侣居然提出结婚请求的消息。2008年1月23日,《检察日报》报道:山东省苍山县一对相爱的青年男女,纠集当地10余名无业人员,携带凶器,流窜于周围7县区,采取暴力手段,频频作案,抢劫出租车等,致死两人死亡。这对青年男女落入法网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007年1月23日,临沂市中级法院一审以犯抢劫罪判处两人死刑。随后,两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山东省高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当这对男女在得知双双被判处极刑后,为讨一个合法夫妻的名份,竟然在被羁押的看守所提出了一个罕见的“请求”——在被执行死刑前,批准他们领取婚姻登记证书,并举行婚礼。这一要求顿时让当地司法人员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惑中。

据山东省苍山县检察院检察官介绍,3年前,19岁的山里姑娘裴景彩在苍山县洗车谋生。2005年夏,她相识了经常洗车的青年贯晓军。贯常来洗车,也常常换车,对裴格外友善。经过一段时间交往,他们相爱并租房同居。随后,裴了解到贯的车来历不明,但被虚荣和舒适生活所迷惑,裴不仅对贯偷抢机动车辆的行为不予规劝,还当起了帮凶。

2005年7月22日下午16时,贯晓军和裴景彩瞄准一辆出租车,在苍山县农场附近,两人交叉用刀猛捅司机胸部,并用绳子勒死司机……其后一个多月,当地发生多起抢劫出租车杀人案件,人们十分震惊。

2005年8月初,涉案的13名主要成员相继落网。法院审理查明,自2005年5月至同年7月,被告人贯晓军、裴景彩等13人交叉结伙,先后在苍山县、莒南县等7个县区作案12起,抢劫汽车10辆、摩托车2辆、抢劫现金及物品折款27万多元,致两人死亡。其中,被告人贯晓军参与抢劫作案8起,抢劫现金及物品折款共计24万多元,抢劫中致两人死亡;被告人裴景彩参与抢劫作案2起,抢劫现金及物品折款共计3.3万余元,抢劫中致两人死亡。此后,2007年1月23日,经临沂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该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被告人贯晓军、裴景彩犯抢劫罪判处死刑。贯晓军、裴景彩不服提出上诉,2007年8月,山东省高级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然而,2008年初的一天,贯晓军突然向检察官提出:为了有一个夫妻名份,请求有关部门批准他与羁押的裴景彩,在执行死刑前领取结婚登记证书,成为一对合法夫妻!据称,裴景彩也向检察官表示了同样的意见。

一对被判决死刑的犯人,在被死刑复核期间提出结婚请求,消息披露出来,立即引起很大一部分人的强烈反对,很多人认为:像这样残忍的暴力杀人犯,一个以剥夺别人幸福而犯罪的人,是没有资格享受幸福的。他们杀害老百姓的时候想过人道吗?对他们怜悯,就是对那些受害者的残忍。有人甚至认为:批准他们的要求就是亵渎法律的尊严,漠视死者……

贯晓军和裴景彩有无结婚权利,他们的要求合法吗?而像他们这样等待被执行的“死刑犯”,该不该被批准结婚呢?这的确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2004年3月,河北省沧州市监狱服刑人员边铁刚在狱警的“陪伴”下,前往肃宁县民政局,因与前妻李玉梅重新登记结婚,而成为全国首个经国家民政部特批结婚的服刑人员。边铁刚是肃宁县人,1997年因盗窃罪被判无期徒刑。他入狱后,妻子迫于生计离婚另嫁,但不久再次离婚。后两人经管教干部撮合决定复婚。但新婚姻法规定,申请结婚双方必须到当地民政部门办理手续。而边铁刚要走出监狱,必须请示省司法厅、民政局,直至国家民政部。但民政部研究后,最后作出批示:允许破例为其办理结婚手续。

其实,在押犯和“死刑犯”活着的时候,生命的权利,包括生存权和婚姻权都是同等意义的,我国法律条文规定,死刑犯在执行死刑之前仍然享有生命的权利,包括生存权和婚姻权。这就是说,他们依法被剥夺的政治权利不包括领取结婚证的权利。允许死刑犯情侣结婚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他们杀了人自然将得到死刑处罚,如果两人符合《婚姻法》规定的结婚要件,执法部门应该考虑他们的结婚请求。他们虽然被判处死刑,但从法律意义上说,剥夺的是他们的生命权及政治权利,在其未执行死刑前,他们仍然享有结婚的权利,如果答应他们的结婚请求,也体现了中国法律的人性化和人权社会状态。至于说到贯晓军和裴景彩犯罪手段残忍,杀人时就剥夺了别人幸福的权利和他们没有资格享受幸福的观点虽然没错,但是从人道主义精神看,这是法与情两种不同的概念,毕竟个人情感不能代替法律,你总不能说犯人以什么手段杀死人,我们就以其人之道治死其人吧?再说,批准他们结婚并不免除对他们的法律制裁。我国社会发展到今天,已从鞭刑、凌迟、五马分尸进化到执行注射死亡。死刑难逃,执行方式只是形式不同,这正代表了社会的进步。革命年代,从事地下工作的周文雍与陈铁军,在敌人的刑场上举行婚礼的故事家喻户晓,如果撇开政治背景,从人性角度出发,贯晓军和裴景彩的请求并不为过,只不过作为这两个死刑犯提出如此的要求还没先例,其要求能否获得批准其实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看待犯人,体现人道主义精神和社会的进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