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跪求老板给回家路费 老板不承认欠薪

qdj6452 收藏 14 2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干了快3个月的活,老板竟一分钱都不给,我连回家的火车票都买不起。”1月11日下午,天空飘着雨,水西门韩家苑43号一家酸菜鱼馆门口,一名年轻女孩哭着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饭馆老板给她工资,雨水湿透了女孩衣裤。昨天,来自湖北的打工女孩罗原然找到快报诉说她的遭遇,可是,她的老板并不承认欠她工资。


餐馆打工近3个月 “老板一分钱也没给”


“我实在没想到,老板的心这么狠。”20岁的湖北女孩罗原然去年下半年来到南京,2007年10月19日,她在水西门韩家苑43号一家酸菜鱼馆找了份勤杂工的工作。据了解,和老板万某谈好一个月900元工资后,罗原然没有签合同,便开始工作了。“我的任务是招待客人、传菜、洗碗”,虽然在这个仅有3名员工的小饭馆内,这样的工作量有些繁重,但罗原然说,想到工资还算可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饭馆生意不错,第一个月发工资时,老板找到我,只给我500块钱,说是怕我乱花钱,剩余的部分每个月帮我存着,过年一齐给我带回家去。”罗原然想了想,饭馆包自己吃住,平时也不需要用什么钱,于是便放心地一分钱也没拿,让老板将那500元钱也代为保管。 就这样,罗原然干到今年年初。眼看离春节越来越近,罗原然开始为回家做打算。于是,她向老板提出要工资买火车票。 “谁知老板一下像换了个人似的,声称前两个月的工资早已给过我了,一分钱都不欠我的。”面对老板突如其来的改口,罗原然不知所措。



跪求老板给路费遭拒 好心顾客资助她200元


1月11日,回家心切的罗原然害怕耽误了购买火车票的时间,“扑通”一声跪倒在酸菜鱼馆门口,苦苦央求老板能给一点回家的路费。“当时天上下着雨,我的衣服裤子全潮了,可老板就当没看见一样,对我置之不理。”罗原然说。

昨天,记者在酸菜鱼馆附近一家小店找一名店员了解情况,店员说,当时他见小女孩雨天跪在店门口,苦求老板给点钱买火车票,样子实在很可怜,就帮她说了几句话。“谁知老板说工资早给过她了,不要我们管闲事,一句话就把我堵了回来。”

1月14日,酸菜鱼馆的另一名中年女勤杂工赵阿姨因丈夫摔伤了腿,辞职回六合的医院照顾丈夫。“赵阿姨要老板结算工资,老板不答应,说是等到满一个月再给,并且也不要我在店里干了。”罗原然说,由于没地方住,只得跟着赵阿姨到六合人民医院病房凑合了几晚上。 罗原然说,1月20日,赵阿姨和她一同来找老板要工资,还是被老板拒绝,当两人准备报警时,老板草草地结算了赵阿姨的工资,打发她走人。“欠我的工资,他还是一分钱不愿意给。”无奈,罗原然报了警。昨天记者联系目前仍在六合的赵阿姨时,她证实了罗原然的说法。

一名经常在该酸菜鱼馆吃饭的客人得知了罗原然的遭遇后,悄悄地塞给她200块钱,让其购买了回家的车票。罗原然很感激,“这个社会还是有很多好心人的。”


饭馆老板否认欠薪:最多只能给500块钱

昨天,记者联系到该酸菜鱼馆老板万某。他称,前两个月的工资早已结算给罗原然,只差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没给。记者表示“如果前两个月给了工资,为何罗原然要跪在地上哭求”时,万某竟称:“她精神有问题。” 当记者表示为何第三个月工资仍没兑现时,万某表示:肯定还要扣她一部分。万某说:“首先,她最后一个月没有做满;其次,她后来几天整天在饭馆里哭哭啼啼的,活也不好好干。”最后,他表示,只能给罗原然500块钱。 昨天,记者在罗原然报案的白下区止马营派出所了解到,民警针对当事双方已做了调解,但鉴于双方均无有力证据,只得建议双方通过劳动仲裁部门解决。记者了解到,目前,罗原然已向白下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申请,工作人员答复其60个工作日内给出结果。 昨天,记者在止马营派出所再次联系万某时,他表示,同意支付给罗原然500元钱,但条件是“罗原然拿到钱后,必须当场立下字据,此后和其不存在任何经济纠纷”,否则500元钱也不会给她,“等仲裁结果下来再说。”听到这个话,罗原然当即表示,宁可不要那500元钱,也要讨个说法。


“有好心人的帮助,我回家的车票也有了,就没什么顾虑了。”本不打算再回南京的罗原然表示,过年后还会再回南京等待仲裁结果。“我现在已经不是为了钱了,而是为了一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