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10 我就是造反派

zhurui1963 收藏 3 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秦明扬解决了朱彩云的事,朱彩云决定亲自送儿子去南京。 秦明扬就一路向陕西走去。 而这边高飞鸣他们却遇见了一件趣事。 他们见到战友黄俊时,发现这位转业军人很是威风。 原来他也是一个造反派的头头,而且在他们惠县市,他是最厉害的。 高飞鸣和欧阳白来到惠县军分区时,他正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秦明扬解决了朱彩云的事,朱彩云决定亲自送儿子去南京。

秦明扬就一路向陕西走去。


而这边高飞鸣他们却遇见了一件趣事。

他们见到战友黄俊时,发现这位转业军人很是威风。

原来他也是一个造反派的头头,而且在他们惠县市,他是最厉害的。

高飞鸣和欧阳白来到惠县军分区时,他正与军代表在谈判。

军分区的参谋是一个喜欢说话的年轻人。

“太厉害了。他搞武斗几乎是每斗必胜。他手下的干将全部是退伍军人,一个只怕比军分区的这些人还能打!”参谋摇摇头:“他几乎把全市的有分量的干部都抓去了。除非有文件要求某个干部出来工作,他才放人。”

高飞鸣皱皱眉头:“他批斗干部吗?”

参谋笑了:“不批斗干部,那还叫造反派?”

欧阳白盯住这位参谋:“他怎样斗干部?”

他参谋显然为自己的话得到这两位首长的重视,显得更兴奋了:“这样讲吧,自从看了他们斗的干部,所有的造反派都服气了。”

“服气了?”欧阳白追问一句。

参谋声音放轻了些:“军区很多干部都说,这位老兄大概是把朝鲜战场对付美国鬼子的那股狠劲用到走资派头上了。”

高飞鸣点燃一支烟:“你说具体点。”

“那些走资派押到会场批斗时,一个个都头破血流,站立不住,要他手下的造反派干将,一个个提着。其他造反派都不敢动手打了,怕出人命栽在自己头上。”

高飞鸣把一口烟,活活吞了下去,一时说不出话来。

欧阳白继续道:“他们打死过走资派吗?”

参谋点点头:“当然。”但接着又补充道:“我们也没有看到,但是听他手下的人说出来,几个被造反派叫得凶,套拉出来批斗的走资派,听说都被他斗死了。”

欧阳白伸手向高飞鸣要了一支烟。也皱着眉象吃药一样的抽起来。

高飞鸣把烟一下子按在烟灰缸里:“他的组织叫什么?”

“井冈山!总部在惠县市的白云避暑山庄里。”

“白云避暑山庄?”

“对,就在白云山上。很多人多说,这家伙不愧是打仗出身的。进,居高临下可以虎视惠县市区,退就是原始森林。而且,上面还有一个粮库。实在是个好地方。”

高飞鸣冷笑一声:“我们去会会他!”


这个时候,军代表正耐心地和黄俊谈判。

黄俊把一只笔象枪一样在手上玩着,那有大麻子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只要你下山,我们就成立革委会,你将被结合进领导班子,任革委会副主任。”

黄俊冷冷地道:“这些话你说了很多遍了。我只要知道,这些走资派是不是全部都有文件,重新出来工作?不然,我是不会放他们的,不然把真正的走资派放出去,岂不是要危害我们的社会主义。”

军代表盯住他:“这是毛主席的指示,你应该无条件服从。”

黄俊却不动声色地摇摇头:“毛主席的话我当然是要听的,但是,你知道我文化浅。我还没彻底领会他老人家的话。我还要再学习,学习,研究透彻。你再等我一天吧!”

说罢,站了起来。

军代表忙道:“黄俊司令,只能给你一天时间了。全国各地的革委会都成立起来了。耽误了,这个政治任务没有人承担得起!”

黄俊已经走出了会议室。

军代表铁青着脸走出门,上了车,向山下开去。

虽然从山上看下去,惠县市近在咫尺,可是要下山却必须下九道弯,盘旋而下。

高飞鸣他们是在进入第一个道弯上和军代表他们会的车。

参谋看着军代表的脸色,轻声道:“看来又谈得不顺利。”

高飞鸣猛地一踏油门,车子发出巨大轰鸣声,向着山上猛拱上去。

车子颠簸着,欧阳白和参谋紧紧抓着扶手,身子在车里晃动着。

参谋见高飞鸣和欧阳白都面色不善,便也闭上了嘴。

一时节,被冬天雾罩着的山路上,只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和路与车子接触的颠簸声。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形成爆破般的声浪,仿佛要把这雾撕裂似的。

车子开了大约半个小时,来到了白云避暑山庄。

但是大门却紧闭着,大门口有持枪的岗哨,门楼上还架着机枪。

高飞鸣只瞄了一眼,就发现那守门的岗哨显然是受过正规训练的军人。这证明了参谋说得不假,黄俊的手下,都是退伍军人。

高飞鸣的车直冲到大门口。

那站岗的见是军车,走了过来。

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解放军同志,这里是井冈山兵团的司令部,没有预约,禁止进入。”

欧阳白推开车门,厉声道:“你是复员军人?”

“是!我是18军复员的。”

欧阳白冷哼一声:“那你应该叫我们什么?”

“首长!”

欧阳白挥挥手:“叫你们司令黄俊滚出来迎接,就说首长到了!”

那哨兵愣了一愣,接着大声道:“报告首长,我们司令说了,今天不见客!”

高飞鸣咚地一声,踢开了车门,大声喝道:“老子叫高飞鸣,他叫欧阳白!你去告诉他!反了他了!老子今天打进门!”

哨兵答声:“是,我马上报告!”

哨兵立刻进了岗亭。

等了好一会,高飞鸣再次骂起人来:“给老子把门打开!”

那哨兵一路小跑出来了,一个立正:“报告首长,我们司令说了,谁都不见!”

这一下,高飞扬真的发怒了:“打开你们的门!”

哨兵见不是头,扭头进了岗亭,从小门里进去了。又哐当一声把小门关了。

这下子无论再如何叫,再没有动静。

欧阳白咬咬牙:“看我去把他抓出来!”

突然,轻啸一声,几个飞步,身子一下子贴上了大门,象一只狸猫一般,不一刻便窜上了大门。

可是,墙上正有几个穿着退色军装的人,持枪对着他,眼里射出欧阳白熟悉的军人狠光,声音冷冷地没有商量的余地:“退下去,再前进一步,格杀勿论!”

欧阳白轻蔑地一笑,脚已进入了门的里面。

“啪,啪!”两声枪对天而鸣。

欧阳白手突然一松,身子象一块石头向门内落下去。

这次那几个人都赶紧一收枪,惊叫起来。

他们可不是真的想用枪打人。最厉害的时候,他们也只是鸣枪吓人,用快速地动作制服人。

那下面守卫的人,也早扔了枪,跑过来。

但是,如何来得及,那欧阳白看看已落到离地五尺。

突然,他身子一折,一把按在门上,横空掠了一丈远近,轻盈地掉在地上。

身子连闪,已直向那白云避暑山庄的办公大楼扑去。

不待这些人醒过味来,已冲进了大楼,直向二楼黄俊的办公室而去。原来,他早就向参谋打听过白云避暑山庄的格局了。

这些人,这才纷纷地向办公楼冲来。

参谋听得枪响吃了一惊,急声道:“首长!”

高飞鸣淡淡地一笑:“这小子怕见我们,就是心虚!只要有这小子在里面,那子弹就伤不到欧阳白!”他拍拍参谋的肩膀:“再说,你以为欧阳白是纸糊的?他是真正的军人!没有那么好消灭!”

参谋皱皱眉:“很多人都变了,在这个年代!”

高飞鸣眼里喷出火来:“他变了?他能变什么?变成魔鬼?哼,老子,不相信!打死我都不相信!”

欧阳白当然不是这些人抓得住的。

他的动作迅速,他还打人。

他从二楼闹到五楼,把所有的房间都砸开了。

没有黄俊!

他硬生生地从五楼跳到外面的树上,摆脱了众人。

又冲进了住宿楼。

一时节弄得是鸡飞狗跳。

没有黄俊!

他不死心,高飞低跑,把整个白云避暑山庄都找遍了。

每有黄俊,他大声地叫起来:“黄俊!”

没有人答应。

井冈山兵团的所有人都追得大口地出粗气了。

在空坝里围住他,盯住他。

欧阳白抹了一把他大冬天,冒出的汗水。

一步步向门外走去。打开小门,走出了白云避暑山庄。

不一会儿,车子竟然开走了。


“给我买些酒肉来,这些兄弟晚上会来的!”黄俊说。

这时,天已经黑了。

满山的大雾,把整个白云避暑山庄笼罩着,灯光根本不起作用。

他坐在自己寝室里火炉边,闭着眼,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外面大雾中,有了更多的巡逻,大门却敞开着。

夜越来越深,突然,黄俊睁开了眼。

因为屋中多了两个人,当然是高飞鸣和欧阳白。

黄俊睁开眼,顿时傻笑起来。

高飞鸣和欧阳白可不管他怎么献殷勤,一边一个早把他架了起来。

“轻点,轻点,我可不是美国鬼子。”

“叛徒比敌人更可怕!”欧阳白沉声道。

“哎哟!”黄俊夸张地叫起来:“侦察分队不会出叛徒!”

有巡逻的人出现在门口,黄俊的声地骂道:“滚!滚得远远的,这是我的家事,谁也不准过来!”

高飞鸣冷笑一声:“算你狗日还有些良心!”

黄俊被放了下来,忙把酒肉都摆了出来。

高飞鸣一边把肉往嘴里塞,一边道:“合计你小子现在是占山为王的草寇,吃不完的大酒大肉啊!”

黄俊苦笑一声,盯住高飞鸣:“副队长,你知道我是一个贫农出身。我没忘本!”

欧阳白喝下一口酒,用眼睛叼着他:“听说你把所有的走资派都捉起来,往死里整!你当然没忘本!”

黄俊点点头,竟然笑了起来:“这个事情是有!”

“你现在是造反派,当朝新贵,你当然没忘本!”高飞鸣继续道。

黄俊摇着头笑得更欢:“那到是,他们所以暂时把我没办法。”

两人都停止了吃肉喝酒,盯住黄俊。

黄俊叹口气:“这事我想了很久,几天没睡觉。实在忍不住了!”

“忍不住想打人了,还是忍不住想当官了?”欧阳白道。

黄俊对欧阳白这阴阳怪气的声音不以为意,轻声道:“是战友,说句老实话。你们是讨厌造反派,还是喜欢造反派?”

欧阳白微笑着:“我要是说反对呢?”

黄俊不说话。

高飞鸣已一拍桌子叫了起来:“老子就是反对造反派。难道打江山的人都是坏家伙,这江山是怎么得来的!滑你妈的天下之大稽!”

黄俊突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满脸的麻子坑坑都涨红了,大声喝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在这里发表反文化大革命的言论!”

高飞鸣和欧阳白一愣,齐齐盯住黄俊。

黄俊继续道:“我不是看在战友的份上,把你们全部以反革命罪抓起来!”

高飞鸣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放你娘的狗屁!谁给你的权力随便抓人?谁给你的权力,可以抓中国人民解放军?”

黄俊不以为意,继续道:“作为战友,我劝你们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投入到文化大革命的洪流中来。”

欧阳白敲着桌子:“象你一样?”

黄俊笑了起来:“象我有什么不好?我拥护毛主席拥护中央文革!我是革命的造反派!”

“你为什么不接受大联合!建立革委会?”欧阳白道。

黄俊洋笑着:“你怎么知道我明天不参加革委会?”

“那你就要把那些老干部交出来?”

“只要是上面文件宣布已经没问题的,我就交出来!其余的我还要批斗!”

高飞鸣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突然戟手指住黄俊:“你不要认为老子天下第一,还有人民解放军!”

他一下子站起来:“走!”

欧阳白也站了起来:“黄俊,你不要做国家的罪人!”

黄俊冷笑一声,站着没动。

高飞鸣和欧阳白走了出去。

外面的雾更大了,亮着的灯火也飘渺摇曳,模糊不清。

两人走进雾里,一步步朝大门走去。

门口却站着一个人:“两位留步!”

两人直视着他,直接走了上去。

那是黄俊,他继续道:“留步,兄弟!”

“滚开!”高飞鸣喝一声。

欧阳白道:“想拦下我们,你小子还嫩了点!”

黄俊伸开了手:“我要请你们跟我走一趟,不知两位敢不敢?”

高飞鸣冷笑连连:“有什么不敢?老子就要看你小子有没有胆量把老子关起来!”

黄俊长笑一声:“不敢,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欧阳白和高飞鸣早到了他两边身侧。

黄俊却不以为意,迈着从容地步伐向前走去。

风吹着雾翻滚着,有人在前面用电筒照着路,也看不到。

黄俊是往白云避暑山庄后面走去的。

后面是树林和山。

看来黄俊对这里面极为熟悉,丝毫没有停留。

大家一步步走进了林子深处,四周安静得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

不知走了多久,在一块岩石边停了下来。

“小心了!两边都是悬崖。”

欧阳白这才发现,岩石下还修了很隐蔽的地堡。他不由得皱皱眉:“这小子想干什么?”

岩石外面挂着的刺藤被撩开了,一线灯光射出来。

原来是一个山洞。

三人走了进去。

山洞里点着灯,还烧着大堆的柴火,既光明又暖洋洋的。还有桌子板凳,活脱脱一个底下宫殿。

高飞鸣的眼睛也适应了。

他看到了一排排分布得很好的小山洞。

黄俊回头盯着他们:“走资派全部住在里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