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韩资企业恶意欠款5400万高管集体逃跑(z)

韩资企业世刚欠款5400万高管集体逃跑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26日 01:04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李焱


1月24日下午,严明(化名)迎着刺骨寒风来到山东烟台市福山区法院门口。严明是烟台最大的韩国独资服装企业——世刚纤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刚")的外包商,他此行是来法院递交诉状的。


1月13日,世刚爆出其30余名韩国籍高管集体逃跑事件,企业一夜之间倒闭。


而此前一天,该企业还在正常运转,一片繁忙。


30多名韩籍高管突然集体逃走


严明看见,其他一些世刚的外包商也在向法院走来,世刚欠他们的钱从几万元到百万元不等。


严明们进入法院递交上诉状,同时缴纳2300元的上诉费用——按法院规定,起诉标的10万元以上的按2%缴纳加300元。严明在起诉状的后面附上厚厚一叠世刚财务部门出具的结算清单,累计下来该公司共欠严明的款项有11万多元。


走出法院大门,严明依然一片茫然。他听到的消息是,世刚除欠外包商们的货款外还有银行的贷款等,总数在4000多万,但世刚已经严重资不抵债——这意味着何时收回欠款、收回多少还是未知数。


今年37岁的严明是烟台福山本地人,拥有一辆箱式货车,几乎每天一趟为世刚往青岛海关送货。他回忆:"星期六(1月13日)我还为世刚送了一趟货,送到青岛海关质检中心。当时世刚很正常,大家都该怎么干就怎么干。"


第二天是星期天,正常休班。但到下午3点多,严明忽然接到电话:世刚30多名韩国高管全都跑了。等他赶到世刚时,工厂大门已经关闭,和严明一样闻讯赶来的数百名外包商们焦急万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世刚在福山的1000多名工人也在一夜之间失业。


算起来,世刚已经10个多月——自2007年春节过后就再没有和严明结算过,严明本来希望春节前世刚能将欠款一笔结清过个好年。严明的妻子多年前下岗,他还要供一个上初中的女儿,为世刚送货垫付的汽油、路桥费已经让严明背负了2万多元的债务。


"世刚在福山是有名的好企业,之前真没人想到会垮。"严明告诉记者。查阅烟台有关韩资企业的信息,作为最大的韩资服装企业,世刚此前大都作为招商引资的典型加以宣传,比如在福山高新技术产业区的网页上就介绍:福山区……重点引进高新技术型、环保型、投入产出比高和产业关联度高的项目,……世刚纤维等知名企业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落户、投产。


记者随机采访福山当地人,大部分人都以"想不到……"开口。1月22日,一名给世刚做刺绣外包的年轻妇女拿着一张世刚1月8日开出的空头支票向记者哭诉:"他们说要等几天才能提钱,没想到一下子就跑了。"


截至1月24日,仍有供应商陆续前往福山区法院起诉世刚。据透露,仅供应商欠款金额已经超过3000万元。


世刚一夜之间垮掉,对当地政府执政能力是一次严峻考验。福山区委宣传部副部长赵玉浩告诉记者:"事件发生后区委、区政府立即启动紧急预案,成立了专门领导小组,对事件做了妥善处理。"


据介绍,事件发生后,福山区委、区政府立即召开紧急会议,派人到世刚公司疏导劝解工人和外包商,并保证优先兑付工人工资。1月14日凌晨5点,福山区法院紧急出动,将世刚公司查封。


目前统计到的欠款5400多万元


韩国世刚贸易株式会社最早于1995年到烟台芝罘区投资服装加工企业,属"三来一补"性质,产品全部出口美国。2001年,企业扩大规模,在烟台福山区的高新技术产业区成立世刚纤维公司,由单纯的来料加工延伸到织布、染整及成衣制作。进出口总额超过1.5亿元。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后得知,韩国世刚在烟台共有三家企业:


一为烟台世刚服装有限公司(注册号370600400000459),位于烟台芝罘区,董事长金钟世,1995年11月以实物方式出资85万美元,为外国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


二是世刚贸易株式会社烟台事务所(注册号372),公司在福山高新区永达街595号,企业董事长也是金钟世;


再就是烟台世刚纤维有限公司(注册号370600400006707),成立于2001年1月,董事长为崔永培,以实物方式出资804.55万美元。


在世刚贸易株式会社烟台事务所登记信息栏目中,记者查阅到其在韩国的注册地:大韩民国汉城特别市瑞草区瑞草洞1626-2。


记者从福山区法院和烟台海关了解的信息表明,世刚纤维所欠外债大致分为五类:银行贷款1500万元左右,海关税款500多万元,场地租金、水电费用200万元左右,供应商外包商欠款3000多万元,工人工资200多万元,合计5400多万元。据福山区法院办案法官介绍,由于该案立案不久,世刚纤维所欠外债金额还在变动之中。他还说,对世刚纤维查封设备的拍卖要等到过完春节以后。


世刚纤维的全部在华资产仅为其以实物出资的机器设备。据当地与韩国企业多有接触的人士透露,韩资企业以实物方式出资时往往高报设备估值,从其银行贷款规模推算,其设备国内估值不会超过3000万元,因为按银行通行规则,机器设备的贷款上限不能超过抵押资产的50%。


从海关反馈的数字也证实了这一判断。烟台海关办公室主任张磊说,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加工贸易企业转一般贸易在国内销售时,要按增值税17%税率征收关税,他认为,世刚纤维的设备如果进入破产拍卖程序,就等于在国内销售,必须加收增值税,以海关方面由此提出的所欠海关税款500多万元推算,世刚纤维的设备估值也应该在3000万元左右。


至于世刚纤维所有资产变现后实际价值几何,恐怕要等公开拍卖完成后才能最终确定。


世刚资金链断裂


世刚高管集体逃跑最早由韩国媒体爆出,国内报刊转载时援引了烟台韩商投资企业分会负责人的解释:"世刚纤维的十多名经营干部在被追债和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于12日逃出了中国。"


1月21日,记者联系烟台韩商投资企业分会秘书长尹玉丹,证实该解释的确切出处,但尹以会长都回国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由于世刚高管逃跑时并未拖欠工资,工人威胁韩籍高管的可能不存在;而其他欠债方除外包商外为政府或银行机构,也不存在威胁的可能;对于外包商,记者在福山区法院、福山区委区政府信访办采访了十几人,他们均表示,平时几乎见不到韩籍高管,要账也是到财务部门交涉,根本不存在威胁其人身安全的问题。一位妇女告诉记者:"我要账都是送了礼才开出支票来。"实际上,由于同业竞争激烈而世刚纤维又历来是公认的大客户好客户,供应商为保住机会往往谨小慎微、一再忍让。


记者采访烟台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福山区区委、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韩商投资企业分会法律顾问等单位和个人,均未听到世刚纤维韩籍高管遭受人身威胁的任何线索。


韩商投资企业分会法律顾问告诉记者,该分会是韩国在烟台企业的一个民间组织,参加者多为中小企业,加入协会的企业数量也只是在烟台韩企的约1/10。


事实上,韩籍高管集体外逃的直接原因是世刚资金链即将断裂,企业运转难以为继。


进入1月中下旬后,世刚纤维将迎来现金支付高峰。据韩国商会法律顾问介绍,不仅世刚纤维,在烟台韩企厂房多为租赁经营,产品加工及相关服务链条上能够外包的则一律外包。世刚纤维更是将刺绣、服装加工、运输、污水处理、外包装生产及保安等数百种业务交由外包商协作。这种模式的优势显而易见,企业先期投入小,便于快速滚动发展;但弊端也很明显,由于积累的租赁、外包费用到年节时要一次性结算,春节成为这类韩企的真正"年关"。


从韩籍高管集体外逃的日期看也颇有印证——再过2天就到了每月15日发工资的日子。随后,供应商、外包商的欠款结算也将陆续展开。

生意都要按一般贸易性质税款的一半缴纳保证金,这要占压流动资金。


据烟台外经贸此前一份内部通报称,韩资企业的一个特点是资金到位率比较低,新规定的实施显然对韩资服装企业构成致命一击,这也是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不断传出韩资服装企业倒闭、破产及逃跑的重要原因。


美元持续贬值导致服装加工企业利润大幅降低则是不容忽视的另一原因。但韩资服装企业的利润率外界很难测算。张磊介绍,韩资企业出口服装一般通过关联交易将大部分利润留在国内,只将很少的利润返回中国企业,其账目常年持平或微利、微亏。


但张磊告诉记者:"世刚纤维的产业链比较长,具备比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应该是挣了钱的。"


恶意逃废债?


记者注意到,世刚纤维和世刚服装注册的是有限责任公司。按照<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只承担出资额以内的赔偿,不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世刚如果经营亏损完全可以按照正常程序破产清算,为什么会采取逃走这种极端的方式?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得的信息是,世刚纤维2007年进出口货值并没有降低,反而同比增加。这似乎意味着企业至少仍有利润。


还有一个可能:对于外包协作很多的世刚纤维,即便亏损,通过占压外包商的货款,最后一跑了之,仍可赚取一笔不义之财。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世刚纤维所欠债务全部为中国人或中国机构,其对于韩国人则一分钱不欠。这其中是否包含恶意逃废债务的企图?


据了解,此前烟台等地曾发生过多起韩资企业法人逃跑事件,这些人一旦成功逃离中国国境,其结果就是债务挂账,不了了之。


对于逃跑的法律后果,韩商投资企业分会法律顾问说,现在还不能断定世刚属于哪类案件。如果审计发现有抽逃出资、偷税漏税行为的可以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通缉令或者协商韩国警方配合。如果审计没有发现相关行为,还是局限在民事案件范围内,不管这些韩籍高管是否再到中国来,中国的债权人将无计可施,因为<公司法>并没有规定破产企业高管一定居留在破产企业所在地。


韩商投资企业分会法律顾问透露,据他得到的未经证实的信息,世刚纤维出事后,公司账面上仍存有170万现金。如果此信息确实,只能证明这是一件预谋已久的逃废债务事件,显然世刚纤维的高管做了充足的准备,接下来的审计将异常艰难。


张磊认为,这类事件需要我们反思,有些国家来华投资企业信誉度比较低,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建立相关预警机制,及早防范。据他所知,还有不少企业"目前举步维艰",下一步如何控制风险值得研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