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章反蒋战争 第一节内部摩擦

ddtt 收藏 4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莲儿小声跟特务连的连长说:“他们都是已经发现的军统成员,他们对你们在本旅的活动十分不满,这次把他们全部消灭掉,有他们在起义根本没希望。”

特务连的连长那是老地下党员,他知道如何在残酷的军事斗争中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明的面上是国共正谈判呢,其实国民党一天也没停止杀害和抓捕共产党员,他知道不扫清起义道路上的障碍那是不行的,说不定人家反戈一击旅长就完了呢。掌握主动权的特务连连长端着冲锋枪向院里的人喊:“这些人没有旅长手令居然屠杀战俘,立即枪毙这些目无法纪的败类,开火。”

特务连清一色的冲锋枪那不是吃素的,底下百十来号人只有没子弹的步枪,冲锋枪一阵疯狂的扫射他们那能受得了,军统分子平时就爱打打杀杀,这次栽到老土匪钱瑞的手里,让他们领教了一把什么叫心毒手狠。

在旅部里的钱瑞听到冲锋枪的枪声心里塌实了,现在军统的特务不说是被一网打尽也差不多少,旅里电台被自己严格控制起来,对外的联络就靠电台,目前四面都是八路军的控制区,即使有军统分子想跑步出去报信八路军也不让,除非是化装成平民,不过那也有点难度,钱瑞现在就等着一个机会,只要上边让他搞摩擦他立即起义,地下党的同志早跟他打了招呼,上级已经派他熟悉的人前来帮制他策划起义。

就在难熬的等待中钱瑞有点不耐烦,他怕事情拖长了会有变化,他正发愁呢警卫进来 报告:“旅长,门外;来了个女的说跟你认识,是特地从老家过来看您的。”

钱瑞知道是那边派人就立即起身迎接,到了门口他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看上去就像个农村妇女,钱瑞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谁,以前他在打鬼子的时候见过,这是兄弟的一个好朋友,钱瑞微笑着说了个,“请。”

旅部里的警卫全被打发走,莲儿在院里一个人巡逻,兵全去大院外边刷马去,阿英坐在屋里钱瑞给亲自泡上茶,“你们可终于来人了。”

“你最近听到什么消息没有?”阿英喝着水问。

“上级除了发点命令性的电报外只说又接收了某个大城市,还说重庆谈着让我们加紧准备,高训练就训练,准备好随时打大仗。”

阿英说:“八路军已经在上党地区挑起争端,第七集团军副总司令彭毓斌被击毙,第十九军军长史泽生被俘,国军被消灭两万多人,蒋介石边打边谈的计划已经破产,高树勋在河北带新八军起义,他不愿意打内战所以很果断的起义。”

“我终于知道该学谁了,你看我们什么时候起义呢?本旅目前有一个炮团,步兵两个旅骑兵一个旅,另外还有教导旅,总共一万多人,弹药粮食充足即使被敌围困坚持三个月没问题。”钱瑞对老朋友还是很坦诚的。

“你的心情我们十分理解,不过我们要选一个合适的时间,现在周围都是我们的人,你的起义很快会引来国军主力,我们的部队还没有准备好。”

钱瑞点点头,“是呀,我也想在一个关键的战斗中起义,可现在上级催促我们向东开进,要去白城双城一带驻防,那里可是有国军主力部队驻扎,一旦开到那里恐怕不好行动。”

“我听说你还是很熟悉东北西部地区的,你可以在行军过程中选择起义,决定权在你这。”阿英来了这里也没给钱瑞制定什么时间表,现在八路军在收缩防御,全面内战已经进入倒计时。


张顺的部队到达河南北部地区之后忽然接到命令要调往东北,他已经接到继续向东行军的命令,他打算问问自己的兄弟怎么办,拿起电话要了半天,接线员最后接到了人事部门,张顺报出自己的番号以后问:“请问张学义长官现在去那任职?”

“他已经辞职出国了,没有接受新的任命。”

张顺心里这个烦,现在内战已经打起来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以前的教导旅招兵的时候倒没少招进来地下党,可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跟兄弟们也联络不上他感觉十分孤立,无奈之中他只好继续带着老婆指挥着大军坐火车向东北开去。

钱瑞在草原上度过新年以后接到去东北的命令,上级已经电告他们到了东北见共军就打,他有意拖延行军,走一天停一天,停下就展开军事演习,这可没少蒙骗周围的国军,很多国军军官都表扬钱瑞爱军习武。

部队走进国军密集的地方,周围的国军越来越多钱瑞感觉时候不错,他立即选择一处易守难攻的高地扎下大营开始大修工事,阿英现在已经穿上军官以副官的身份跟随钱瑞一起指挥部队,她看着高地上修得如蜘蛛网一样的战壕交通壕,阵地上高高飘扬的国军军旗只有一面,她知道钱瑞已经暗中准备好红旗准备起义。

莲儿在部队停下后就感觉没事做,她还像当土匪那样好动不好静,除了每天用言语安慰丈夫不要紧张之外她承担起主要的侦察工作,她穿着国军制服骑着战马带着特务连没事就四处溜达,利用手里的兵他们经常抢劫为富不仁的地主,所以上级不管如何克扣他们的军饷和军粮都没能动摇他们的军心,他们现在是要钱有钱要粮有粮,有人敢告钱瑞的部队他们立即跟上级说没钱没粮不抢就会饿死,内战已经开始国军那会严格约束部队,各部队就像土匪一样开向解放区。

莲儿骑着马带着通讯兵特务连,她出门就带着电台,遇到什么好事她可以招呼丈夫带主力部队来。她骑马在路上狂奔正好遇到一队大车,掩护大车的只有国军的一个辎重连,莲儿是土匪出身抢劫才是她的专业,反正现在丈夫需要一个起义的由头,必须制造一起摩擦,一旦国军调查起来他们就可以杀掉前来调查的军官然后起义,给外人的感觉会是国军内部闹矛盾导师部队哗变,这样不至于把部队里的党员暴露了,让国军搞不明白为什么,免得他们吸取教训搞大清洗。

想好了以后莲儿高声喊:“把他们给我围住,缴械之后把粮食和武器都拉走。”她骑马继续往前走,两支盒子炮开保险就打,几声清脆的枪响几个国军军官倒在地上,莲儿穿着国军制服,没死的国军惊慌的端起步枪准备抵抗。

“都给我听好了,我们是教导旅的,上边总扣我们的军粮,我们也是没办法,愿意跟我们走的管饭,不愿意走的把枪支弹药放下然后滚,要不听话老娘手里的枪和不是拿着玩的。”

几个熟悉莲儿脾气的士兵端着冲锋枪喊:“快滚。”

辎重兵没什么战斗力,丢下武器和粮食抱着脑袋跑了,莲儿打开电台跟钱瑞通话,“旅部,旅部,我是特务连,又搞到几千斤粮食,我们马上就回来,派个骑兵团接应一下,我们的位置在阵地以南三十里的路上,完毕。”

钱瑞听到老婆的声音格外塌实,他立即回答,“收到,骑兵团马上出动。”钱瑞放下电台的耳机拿起电话,“第一骑兵团立即向南沿大路接应特务连,又搞到粮食了,行动快点,别让丢粮食的友军追上。”

骑兵团的营地一阵紧急的集合号响,一千多骑兵翻身上马,这些马都是从伪蒙骑兵那搞来的,还有鬼子的蒙疆驻屯军交出来的好马,武器也都是战利品,骑兵们挂着马刀背着步枪在团长的带领下冲下高地直奔大路。


阿英担心出事急忙打了招呼骑马跟着一起去,骑兵团知道她是旅长的心腹也就让她指挥,果然前边发生枪战,一个步兵营追了过来跟特务连的兵打了起来,特务连依仗冲锋枪枪多立即开火扫射,三百多国军步兵也就三挺机枪,看火力是杂牌,莲儿正骑着马带兵冲杀着,步兵拿飞速移动的骑兵也没办法。

骑兵团一看自己人打着呢一下都兴奋起来,挥舞着锋利的马刀冲进步兵队列之中,就听着‘扑哧扑哧’的砍肉声不断,到处都是死者死前发出最后的嚎叫之声,惨叫声传出去多远去,步兵们惊慌中胡乱打出第一枪,眼前骑兵叫喊着拿刀冲了过来,步兵的手感觉怎么都拉不动枪栓,骑兵用战马一下就把步兵撞到几米之外,马蹄从步兵身上踩过,马刀砍在步兵的肩膀上胳膊就落在地上,剩一只胳膊的步兵嚎哭着逃跑,骑兵的战马可比他们快,技术老练的骑兵横着一举刀马往前跑刀就顺着步兵的脖子滑过去,锋利的刀借着马的冲击力就把人脑袋砍下去,脑袋掉在地上人的身体还直立着,有的刀法不精湛,砍下去脑袋但还连着皮,身体和脑袋都连着。

马蹄声、嚎叫声,刀和人肉撞在一起的声音,刀跟骨头碰状的声音响了才不到一分钟,一个步兵营彻底报销在骑兵团的马蹄之下。

莲儿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场面,骑兵疯狂的砍杀步兵,连子弹都不需要,他看着地上残缺不全的死尸体,她微笑的对着阿英说:“现在机会差不多了,如果有调查组或者军法处的人来,我一样把他们剁成肉疆,如果他们不管我们就再多搞点粮食,你们的人来接应我们好有充分的物资准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