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入朝老部队服过役的兵看《集结号》

冯小刚导演的集结号,我觉得是近年来最好的一部影片。在看这部片子之前,我先看过一些影评,批评集结号思想上没有新意。最初,吸引我买票看片的原因的确是宣传片里的战场效果,今年大片很多,但我只在电影院看了集结号,我觉得值得一看。


片子也存在几处缺点,一是朝鲜战场上那个连长的纨裤气息太重,这是个人气质问题,不是说他的演技不好,本来这也算是一个重要角色,但通片看来,失败了,可能刘烨或者演过张海洋的那个演员来演都会好一些(当然首推还是刘烨);二是战场效果和部分情节处理太像拯救大兵瑞恩,如仔细研读我军在朝鲜的战史,完全可以拍出更震憾的效果来。除此之外,此片没有缺点,只有优点可言。可以说,冯小刚这部片子应该是中国大片的一个典范。近年来的相当多大片都没有拍出真实的中国味,或者说,是在模仿西方人的思维和叙述方式,比较典型的就是像英雄、龙虎这几部片子,其实,历史既不是那样的,中国人的情感也并非那个样子。我相信历史会给这部片子留下一个好的地位。


前面说过,看这部片子前看过几篇批评。说这部片子没有走出思想的狭隘,没有上升到整个人类的和平思考以及反战等等,那些批评还建议冯导看一看西方一些经典的描述战争并且反对战争的影片,认为那些片子思想上有深度。我个人也看过这些影片,比如,红色警戒,也被感动过,但我觉得吧,这些片子也非常棒,但作为给中国人看的大片,集结号更真实,像英雄,十面埋伏,趴虎藏龙这些片子,讲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武侠理念和离奇的故事,那完全是用外国人的眼睛看中国,是导演缺乏自信的表现,其实,金庸小说已经将中国的武侠精神很好地说明了,能用电影形式表现出来就是好导演。所以说,冯导拍这部片子也算是为中国导演树立了一种思维的自信:很自如地用中国人的观念来说故事,甚至可以说这部片子算得上一个中国大片的标志。我觉得,好的导演对于这一点应该相当清楚。


说到反战,要看具体情境了。如果不问具体的情境,将自己的兴趣理解加之于历史之上,是非常汉奸的行为。美国人的反战情绪集中于越南战争的相关影片,但对于独立战争等等历史谁好意思讲反战,那简直是装大尾巴狼,让人笑话,且不可理喻。不可理喻的是中国导演居然对于上古时代的战争讲反战思想,即使墨子讲过非攻,但那样的片子仍然应该受到历史的嘲笑,等多年后,西方人越来越了解中国人的思想和历史,他们就会为我们这个时代有这么多导演和作家当他们思想情感的跟屁虫感到荒唐,因为中国怎么说,的确是个文明古国呀,中国的文化本来就很深刻了嘛,没有必要因为国力不如就歪曲自己的历史和文化情感以表示自己与国际接釚吧?如果针对朝鲜战争或者解放战争讲反战,不是不可以,但千万不要像葛红兵那样式的,觉得自己的思想就是对的,因为,反战的不见得都是天使,可能是小丑。我个人反正是不能认同在朝鲜战争上讲反战。一来我小时候看过以前军队内部编的朝鲜战史,许多小故事,什么步枪打飞机,很神,长大了看朝鲜战争时的文献资料,确实艰苦卓绝,以弱胜强,长中国人志气,后来一些人反思朝鲜战争,提出反对的看法,如影响台湾问题解决,是新中国外交和国家战略不成熟的表现,甚至有人觉得是败笔,我从情感上都不能认同.而从认识上讲,历史这种东西与个人成长一样,我们应该爱我们这个国家就像爱自己那样,原谅国家曾经的一些失误,为国家曾经的胜利感到自豪应该是一种健康的情绪。作为一名军人,我还觉得这是一个立场的问题。


不过,社会确实发生了巨变,像我们这种军队中成长的70后在思想与意识形态上明显与地方青年有显著差异。80后90后的国家观念是越来越淡的,这是一个事实。不是要指责80后与90后,因为存在决定意识,代差客观存在着,问题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还不是一个可以安乐升平的国家,享乐主义、个人至上可能会很要命。和80,90后的谈论国家,其中有些人,喜欢批评.我死看不上的是这样一些人:将国家的所有过错归结于党、政、军系统,动不动就代表人民讲话、讨公道,然后,决定拿了爹妈的钱去移民以享受好生活.


集结号所说的故事,让人感觉到时代的变迁,让人深思。谷子地是中国老一辈有战斗力的军人,他们的战斗力来源于精神,这种精神你得服毛泽东的气,你好好想想,你得服毛泽东,敌人确实怕这种精神和这种精神带来的战斗力,时代不同了,历史是不可能重演的,现在不会再有那个年代的精神,贫穷和精神都注定一去不返,但在那个年代曾经有过那种精神,应该尊重,嘲笑历史者不是NB,是SB。但问题在,历史已经过去了,想回复历史是很没思想水平的,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了,精神的基础是物质,再伟大的精神也离不开一个现实基础:那个年代,穷人只有跟着共产党才有出路,乱世,死生本来就很轻,反战?可笑。我个人理解,意识形态不是毛泽东致胜的法宝,能够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实事求是才是他胜利的原因,因此,三军将士愿意卖命。现在有些宣传工作者,倾向于让小年青还拥有当年的精神,或者完全西化,这两者都是不对的,不符合现在的情况,所以会非常没有效果,潘岳提出的《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倒还是一个比较有见地的思路。党的这种必须的转变,有两大教训要吸取,一是国民党的教训,一是苏共的教训。苏共的垮台并没有带来民主自由和发展。国民党的教训很深刻,民主是潮流,但操作起来要慎重.不认识到潮流是不行的,光认识到,不能漂亮地做到,还是不行的。蒋经国被刺让他深受刺激:为什么台湾人会想他死?存在着的就有其合理性。认识太晚,导致台独披上民主的大衣,而国民党最终沦为在野党,虽说人民是最终的决定力量,但是,历史多次说明,乱民容易被利用,要辩证地看这些,连希特乐都是民选的呢。历史机遇不可错失,****一定要有远见、有步骤,有可操作的时间表,有适当的接班人来继续,否则功亏一篑,蒋经国之后就出现了乱政的局面。


继续说集结号,我还想说,军队的战斗力其实存在一定程度的曲解,无论哪个国家的军事家都认为,军人的战斗精神是最重要的,我军历来将我军的思想教育作为战斗精神的最重要贡献,这一点用科学的语言来讲并不严谨,但应该得到理解与认同,不严谨的地方在于思想与心理不是一回事,应该理解与认同的是,思想与心理又是密不可分的。我们现在不能以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态度来对当年志愿军的战斗精神品头论足,诸如思想控制,诸如不讲人性,等等,现在许多人就是这样来批评当年的志愿军,这样评价,就如同嘲笑洪战辉是个生活在缺乏社会保障国家的穷人一样,这样的评价者,其本人,是不讲人性的。当年的志愿军理应成为最可爱的人,我作为一名当代军人,我敢说,现在的解放军虽然不是完全不可爱(不能说得太过头),但确实不如当年可爱啊,要知耻后勇,起码要谦虚,要知道军人的本份,不应该在酒店里“老子”“老子”的,不能拿人东西不给钱,不能穿了一身新军装就觉得自己很帅,不能当了个小军官有点小权力就觉得自己有地位就要和地方的腐败分子比高下(要学好的,别老跟没素质的官员一个样,军人嘛),不能学了点科学文化知识就觉得自己是新时期的高智商军人了,也不要有两块肌肉就以为自己是蓝博了(更何况篮博算个鸟,败军之将何足言勇,美国佬还把这种东西拍出来吹牛逼,现在中国冯小刚拍个片子描述了一下朝鲜战场上衣衫破了点的中国士兵,真正的优秀军人,居然有中国人不服气,觉得不反战,真想国骂侍侯!),这样不好咧,我的战友们。在那些老一辈军人面前,我们其实狗屁不是,金一南说过一句话,我很赞同,军人生来为战胜,朝鲜之后,几十年了,中国军队没有特别战绩,台湾也还没收回呢,所以,军人都应该谦虚点。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切都是时势造成的,历史已经过去,中国军队仍然有其传统,但不应该再期望他会如同当年一样,这话说得直,也很现实,我们永远不要期望党政官员如同当年焦裕禄,永远不要期望军人如同当年黄继光,永远不要期望百姓如同当年王进喜,虽然这些东西是我们所提倡的。听说沈阳军区不必再叠豆腐块了,这种做法我认为没错,基本上是大势所趋。但是,我还想说,如果有某士兵坚持能叠豆腐块,那他很优秀。如果有某官员坚持当年的作风,大家仍然要为之鼓掌,而不要骂其有病,那叫做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要不得。我估计,这样的官员与士兵还是会被人另眼相看,这就是社会形势与风气,也是我前面所说的,时势改变了,政府的运作,能够使各行各业敬业即可,不必唱过多的高调。我在团里和几个干部聊天,讲到许三多,大家在潜意识中都多少有些神往,但都普遍质疑,这样的兵能存在吗?我们都喜欢许三多,但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我们很难产生这样的人。


作为有点追求的军人,你不得不崇拜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士兵,然而现在不是毛泽东的时代,未来战争中,还是应该实事求是地去了解当代士兵的真实需要,想要以军人为职业的话,还是应该有新的路线,不应该变的,是对军人职业的尊重,别忘记了军人的荣誉。有这个存在,就会产生好军人。另外,多关注一下军人心理,也是一种实事求是,否则思想政治工作难以开创新局面。


看了集结号,总有一种冲动,叫做,旦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时代已经变了,说这个没用.但谁叫咱们在部队待了这么多年,总是渴望这样一支部队仍然存在,继续为共和国增光添彩。虽然这几年一直在地方大学进修,但总是回想起北方的老部队,那冰天雪地,还有90年代初作为新兵蛋子时的生活与训练。


我来给一些没当过兵的同胞讲讲军队吧。军队,其实,是个很有人性的地方,如果你对他有感情的话。就像你的初恋,有酸,也有甜,甜来于酸,就像一窜冰糖葫芦。如果,你的初恋是从肉体开始,那不会有,如果你生于富贵,衣食无忧,那你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人世间的痛苦和励练,自有其非凡的意义。每年年底都有不少士兵在离开军队时痛哭,也有不少干部在转业时痛骂,但哭也好,骂也好,军队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它牵动每个从军者的情感。大部分离开军队的人仍然期望军队会强大,强悍,有时,由于现实的原因,许多人腐败了,许多人不愿意再奉献了,但初从军时的那段日子和年轻时愿为军队、国家奉献的精神是难以忘怀的。我不是说这种吃苦奉献精神是完全无条件的,确实它是美好的一种精神。


集结号有历史感,但对建国来的军史和社会变迁而言,确实需要更多这样的力作。


历史虽然一去不返,但对历史的艺术表现(不是曲解,不是把战胜当战败,不是把光荣当耻辱,不是把英雄当白痴)可以使人有多维的思考:从历史人物上,有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蒋经国—李登辉—胡,从军事上,有八路—国军—志愿军—美骑一师—现在的解放军—台军,还可以有社会政治的思考,关于民主,关于自由,关于人性。当然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外延很宽。


战争是给人带来创伤的,越战老兵格外重,也许是因为他们的信念都跨了,而志愿军觉得牺牲值得,因而精神上的伤害会小许多,但文革以及不够民主的错误政治待遇,是让他们最受伤害的。这也是历史的真实,不论情境,一昧反战,是瞎扯淡。现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的现任师团职领导中有不少是自卫反击战下来的,他们对战争也有自己的体会,参战也给他们带来改变,军人嘛,如果只讲和平,只讲战争的创伤,那要军人干什么,军人的训练本来就要努力使之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以适应战争的需要,受到战争伤害的军人不应该被社会遗忘,但参战,也是军人的职业需要,不敢上战场的军人,不必用反战精神当作自己的档羞布,更不值得吹嘘,民主法制社会应该给予士兵提前退役的权力,但士兵反战也必须承受应有的处罚。还有一些批评其实很无知无耻,什么内战高手啊之类的,我想说这帮家伙简直就是自由女神附体,只要讲到军史,就贬为内战起家,云云.


天气很冷,先写这么多吧。


这段时间,长沙下起了大雪,少见的大雪,靠近叶片去看,上面居然都结了冰,不化。我和爱人在五一路步行街口一家叫杨裕兴的饭店吃面,一个老人准备吃客人的剩饭,他用一拿了剩饭的碗准备出门倒在自己的讨饭碗里,服务员不许,这个老人可能长期要饭,精神有些恍惚,一言不发,端着碗呆呆地看着服务员,这时来了个领班,穿黑衣服,黄卷发,年龄40多,脸上有斑的女人,喝道,再不放下,打碎碗看你吃什么,这老人仍然发着呆,似笑不笑地看着领班,脸上的深皱僵着,不动,领班上来对其屁股踢了一脚,虽然不太重,但在旁人看来还是很侮辱人,这时服务员趁势将老人手中剩饭的碗用力夺下,老叫花边回头看边走出店,站在窗户外继续看着店内,那个剩饭碗里满满装着分不清色彩的一堆熟大米,流着油汁,他看了想吃,我看了恶心。我和爱人走出店子后在旁边的天津小吃花一块钱买了两个包子,我说,来两个肉的,然后,放在杨裕兴的窗户上,那个老人前面,他还在看着店内。我觉得吧,现在的长沙,这么冷的天气,叶片上的冰都化不开了,就算老人影响了做生意,但还是应该给人家吃点东西,否则很容易饥寒交迫,把人家搞得很惨也未可知,这真的很要不得,少赚两个钱也不能不讲良心。算了,也不想多讲,店主也有他们的理由。


看了集结号以后,小侄儿就问了我很多问题,然后我就开始给他讲38军如何入朝,讲15军和12军在上甘岭的血战,然后,我就想起这件事情来。小侄儿的问题典型是属于90后一代的问题,关注战争中的武器有多厉害,很不理解志愿军没吃的没穿的怎么活下来,他还不至于像网上有些恶毒的小人渣那样讥笑志愿军战士是靠共产主义信念活下来的,90后已经明显不像80后那样关注政治和激进了。我给他说,我说这个当时的军队完全是太厉害了,基本上可以与现在白手起家的资本家一样(这样他好理解),因为当时士兵的胜利愿望强大到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那远远超过了现代人想要发财的愿望。他就问,那么为什么他们那么想打胜仗?叔叔你们现在还可以这么厉害吗?美国那么强,为什么还要和他们打仗?我说,毛泽东厉害呗,国民党不行啊,在大陆搞不过共产党,在台湾又搞不过民进党,无能政党。不能说这个政党的立党之本有多恶劣,而在于其代表的利益集团,其执政的能力存在问题,于是就被百姓所抛弃。


国民党的理念从来都冠免堂皇,不乏人材和本钱,何以总也不得民心?在大陆,忽视了穷人、农民,在台湾,忽视了本地人,一句话,姿态太高,以为道理正确就肯定是正确,忘记根本。说实话,台湾很多人并非一开始就向往独立的,但现在却成了气侯,可见不管政治实力和权术怎么用,民心不可违背。蒋经国不能不说是亲民和勤政的,可惜的是,作为一个高级的政治家,还得看到民意的根本点,如果能够有效地执行民意的根本点,政治家基本上处于不败之地。没有一个政治家不认为自己是代表民意的,但事实上,民意就像股市,最高明的政治家,能够在一段时间内,把握其趋势的60%,就算是很成功的操盘手了。所以,政界中政客多而政治家少,水平不够的话,短线投机相对比较实惠。特别是,对于我们一党领导多党协商的政体而言,形成培养领导者和接班者的科学机制非常重要,在实践中发现有远见的政治人才比寻找一个功能型的执行者要重要得多。


看了集结号,听听80、90后的言论,看看由60、70为主的社会骨干,可以好好思考一下中国未来。虽然要清楚地看到历史一去不返,任何留恋都是与现在的脱节,但历史确实启发我们要实事求是,要尊重民生与民主,以人为本.总之,与时俱进,实事求是,这八个字,经典,中国的文字,最大的特点,就是谁都在说,都以为自己是这么做的,但是否如此,必须交由未来检验。


岁末,祝我们的国家、军队,祝每个人都有新的成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