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座桥梁,让你体验徳军神话般的战斗力!

昭勇将军 收藏 57 208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进入二战的最后一个年头,纳粹德国已濒临灭亡,至4月,各条战线均告崩溃(不到一个月后战争就结束了)。苏联红军挟其绝对优势的力量向西挺进,北翼已进入东普鲁士,南翼兵临维也纳城下。


4月12日,位于维也纳第21区的横跨古城维也纳的多瑙河上的弗洛伊德桥,是德军手中剩下的最后一座桥梁。



在维也纳城中进行着激烈的巷战。战斗在三个层面展开,整个城市可以通过地下通道联结,这里仍被德国步兵占据;地面上苏军已控制整个城区;有些高层建筑物中的德军仍未肃清,袭击与清剿在每时每刻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巷战是所有战斗情形中最可怕的,一位德国士兵后来回忆起当时的状况,只用了四个字来形容:一片混乱。


此时,德国党卫军第二装甲师大部已撤至大桥北岸,准备重新构筑防御工事。但仍留有少数部队于南岸桥头负责阻击任务。为防止苏军突破防线,德军在大桥上布满炸药,准备一旦南岸失守,立即炸毁此桥,以迟滞苏军进攻。


苏军则想完整地夺取此桥,以便于装甲部队在党卫军第二装甲师立足未稳之际迅速在党卫军第二装甲师立足未稳之际迅速将战斗引入北岸纵深,同时为了防备德军利用此桥向市区增援,苏联红军已经在南岸桥头两侧2千米范围内布置了多门直射火炮,基本完成对桥面的火力封锁,隔断了德军在多瑙河南北两岸间的联系。


主角登场


4 月12日中午过后,党卫军第二装甲师第一团的恩塞勒上校把他的坦克手召集在一起,向他们讲述了目前的战况和将要完成的任务–由一辆坦克作为突击队,携带充足的弹药、食品,迅速通过弗洛伊德大桥,增援南岸的阻击部队,并争取继续迟滞苏军24小时,以掩护维也纳市区内的德军步兵撤退,并为北岸的德军重新布防创造时间。


这个任务最后落在了年仅19岁的1227号”黑豹”坦克车长吉森的身上。他的伙伴包括:23岁的炮手埃赫兹、44岁的驾驶员斯特劳斯、装填手斯普瑞格和通讯员劳尔。


“黑豹”坦克最早出现在1943年的库尔斯克坦克大战中,是德国为对付难缠的T-34坦克而开发的。其重量为45.5吨,安装700马力汽油发动机。配备一门 70倍口径的75毫米加农炮,前部装甲厚度在80-100毫米。”黑豹”坦克共制造了5000多辆,是二战后期德国最主要的战车,并有许多其它功能的衍生型。


吉森和斯特劳斯接受任务后马上前往北岸桥头观察地形。这时,300米外一个装备着”大黄蜂”自行火炮的阵地遭到苏军的攻击,巨大的声浪和弹片不断飞来。他们两人被迫在一门88毫米反坦克炮的掩体中躲藏。这门反坦克炮的炮手向他们介绍说,大桥的中部有一个很大弹坑,通过时必须严加注意,而且在白天通过时肯定会受到对岸苏军的炮火攻击,这无异于自杀。吉森和斯特劳斯于是决定天黑之后再行动。他们驾驶的”黑豹”坦克有7个前进档,所以他们应在距桥头2千米处开始加速,确保坦克以最高时速通过桥面,以便于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危险地区。


晚上9:00,吉森及车组成员完成了所有的战前准备。”黑豹”共装载了92发75毫米主炮炮弹,10箱机枪弹药,5大包食品,另外还加挂了一辆装载50发炮弹的拖车,开始向南岸进发。与此同时,德军的150毫米”大黄蜂”炮和105毫米”大黄蜂”炮和105毫米”小黄蜂”炮为他们进行了连续的火力掩护。当他们路过桥头的88炮阵地时,下午与其交谈的那位炮兵用悲凉的眼神目送着他们,因为他认定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斯特劳斯是全团中年龄最大、最有经验的驾驶员,那天晚上虽然有几发炮弹击中了”黑豹”的炮塔,但他仍安全地把坦克开到了对岸,并迅速隐蔽在街道中。大家都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屠城血战


多瑙河南岸此时一片死寂,负责桥头阻击作战的另一辆”黑豹”坦克的车长巴克曼前来迎接,并抓紧时间进行弹药补给。他们已经连续战斗了数日,弹药整整用了150发,目前已弹尽粮绝。士兵高兴地饱餐了一顿吉森带来的食物。


IV号坦克在侵苏战争初期已经过时,但由于德国新型坦克生产能力不足,故一直使用到战争结束。该型坦克从F2型开始,换装了长身管主炮,勉强可与T-34对抗。


吉森将坦克退到一栋建筑物外,下来与巴克曼商量对策。巴克曼介绍说,虽然情况很乱,但苏军仍被经验丰富的、占据良好位置的德国步兵阻止在桥边。正当吉森和巴克曼商谈时,一辆坦克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步兵们尖叫道:”那是俄国人!”整个街道吵吵嚷嚷,德国步兵及Sd.Kfz251半履带车都处在危险之中。巴克曼迅速将其炮塔横过来射击,苏联坦克后退了。


巴克曼命令半履带车开到隐蔽之处,士兵们也躲藏起来。街道又恢复了寂静。就在这时,巴克曼的坦克突然爆炸了–这辆”黑豹”丧命于藏匿在街道对面建筑中的当地游击队员手中,巴克曼和他的车组倾刻间蒸发了。德国步兵迅速对周围的建筑物进行了扫荡。


吉森终于控制信了局面。街头战关平息下来,巴克曼坦克中的弹药仍在一旁爆炸。吉森向指挥部通报了情况,然后安排队员轮流睡觉。


凌晨4点,吉森与负责当天防卫任务的步兵上尉施密德一起查看了装备。吉森得知只有他的坦克和另一辆IV号坦克还能运转–仅一个晚上就有4辆坦克被游击队炸毁了。德国步兵虽用炸药封锁了附近的街道和建筑,并在地下室布置了自动武器。但问题在于沿着公园的那条河边公路,从东面无法对其封锁。最后决定将相对较弱的IV号坦克布置在设有路障的西侧沿河公路。吉森的坦克则防卫大桥的东部。


吉森表达了他对游击队的担心,施密德保证将占领河岸沿线的建筑,策应所剩的两辆坦克。吉森安心地将坦克开到了河边公园,开始为最紧张的一天作准备。


大约8:00,第一辆苏联T-34坦克出现在桥东沿河公路900米外的拐弯处。吉森不动声色,让T-34沿路向左急转弯到街边,说时迟那时快,炮手埃赫兹发射了第一枚75毫米炮弹,击中了T-34的右侧,目标爆炸了。这是他们在这一天中14个战果中的第一辆。整个上午,又有4辆坦克出现在街边,只要它们进入开阔地带,埃赫兹就从侧面发动猛烈攻击。


T-34无疑是二战中性能最均衡的坦克,特别是T-34/85,简直接近完美。别看它在这次战斗中被击毁多辆,其实它在更多的场合扮演了胜利者的角色。


中午时分,苏军步兵从楼群中跑出来,发起了冲锋,吉森的坦克开始遭到手榴弹的攻击,但这并不能击穿”黑豹”的装甲。吉森指挥坦克一边向河岸退却,一边朝苏军占领的建筑物射击,炮火所到之处,残垣断壁一片狼藉,再也没有手榴弹仍向”黑豹”了。


午后,苏军的伊尔-2轰炸机出现在空中。它们并不像德国Ju-87″斯图卡”或美国P-47那样俯冲攻击,而是不停地从空中水平轰炸,炸弹到处爆炸。当天伊尔-2每45分钟出现一次,但都没有精确击中目标。


下午2点,吉森接到通知,一辆苏军JS-III坦克出现在附近的街道上。德军对JS-III的厚重装甲及122毫米主炮很惧怕。


吉森葡匐过废墟来到可以观察JS-III坦克的地方。他们发现苏联坦克依靠在75米开外的沿河路的街边,面向正北。坦克上面有支步兵小分队正在休息。吉森让施密德安排一支配有”铁拳”反坦克火箭筒的小分队,当吉森向苏军坦克开火时,小分队也要开火,以协助阻击苏军步兵。商定之后,吉森回到了坦克中。


1945 年5月在柏林举行的胜利阅兵式中,西方军队高层首次看到JS-III列队通过,均大惊失色,认为西线盟军装甲力量已落后苏联红军10年。”JS-III” 即”斯大林”3型坦克,是二战的最后几个月才投入战场的。虽然基本构型与JS-II相同,但炮塔重新设计为龟壳型,车首亦改为箭簇状,将车体的避弹外形发展到了理想的极致。加上厚重的装甲和122毫米加农炮,可以肯定的说,它已成为当时最强的战车(甚至超过德国的”虎王”),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已属于 50年代的坦克,是超越时代的产物。JS-III属最强的重型坦克,而”黑豹”仍然属于中型坦克,所以本文中吉森上尉能够击毁JS-III,确实不简单。


吉森用一本记有苏军坦克数据的手册对车组进行简单训练。他确定了JS-III坦克的高度,以便在向装备更优良的苏联战车冲击时,先将主炮调整到合适的角度。


吉森同时命令驾驶员在炮手射击前的接敌过程中,必须保持坦克的平稳,为炮手提供一个良好的射击平台,因为射击必须在行进中进行。一旦攻击未获成功,他们必须迅速逃脱,否则”黑豹”不是JS-III的对手。命令下达后,主炮的位置调整到位,并在公园的空地上练习了一次。队员们报告一切准备就绪。


出人意料往往是成功的关键。步兵用他们的自动武器朝着沿河街道开火,目的是当吉森偷袭JS-III时,阻止苏军步兵干扰,同时还能掩盖”黑豹”的轰鸣声。斯特劳斯驾着坦克前进,JS-III坦克上的苏联士兵对逼近而来的厄运毫无察觉。”黑豹”悄悄向前移动,直到对方坦克完全进入炮手的视野。坦克行驶平稳, 75毫米超长炮管对准了目标,埃赫兹开火了。它击中了JS-III坦克炮塔的正下方。JS-III立刻爆炸。与此同时,3部”铁拳”同时对着燃烧着的坦克开火,机枪也横扫整个区域……下午2:30,吉森把坦克开回到隐蔽处。


吉森开始担心苏军会在街东面的拐弯处架设反坦克炮,因此,他将坦克的最佳装甲防护面朝东方。这一决定救了他的命–几分钟后,3辆T-34列队出现在街尾,跟随其后的是一个步兵排。


吉森及其车组立刻作出反应。埃赫兹对着苏军坦克不间断地连续射击,斯普瑞格竭尽全力填充弹药。主炮在这几位经验丰富的坦克手中变成了一个巨大口径的机关枪。


当时,按照纳粹德国装甲兵的规定,一般作战是在在关闭的舱内进行的。因此,坦克内部很快被主炮散出的烟雾所弥漫。为避免干扰内部通讯被呛得开始呕吐,但他没有停止战斗。3辆T-34几分钟后被摧毁。


“撤!”吉森命令道。德国坦克兵有一个准则,那就是在射击几次后,决不要停留在同一个地方。斯特劳斯加大马力撤退,突然,一发苏军的炮弹击中了坦克前部,正好落在通讯员位置的前方。


“我们被击中了,我们被击中了!”劳尔大喊到。


“闭嘴!还没掉脑袋!”吉森检查情况后回头喊道。他的担心被证实了:当他们忙于射击T-34时,一门苏联反坦克炮被设置在街东面–到了决一死战的时刻。


“炮手,挺住!”吉森命令道。劳尔恢复了镇静,但装填速度跟不上;埃赫兹不停射击,穿甲弹很快就用光了。


“用高爆弹!”吉森命令道,装填手装入了一枚防步兵用的杀伤性榴弹。


“开火!”吉森大叫,苏军反坦克炮被摧毁了。烟雾很快再次弥漫坦克舱。吉森又呕吐起来,此时他的胃中已没有什么东西了。


“斯特劳斯,后退!”驾驶员将坦克倒退,这一次退到了一个不会被攻击的位置。眼前的危险过去了,士兵们长长松了一口气。吉森抓住这个机会赶忙与劳尔交谈,以舒解他的紧张。因为吉森知道,在战斗中,一名情绪激动的战士是毫无用处的。舱盖打开了,坦克里吹进新鲜空气,步兵送来的咖啡让他们湿润了一下干裂的喉咙。


吉森计划着下一次行动。他必须把坦克开回到火线位置上。他命令斯特劳斯回到坦克中,将坦克移动。装甲防护仍然面朝街角拐弯处,到这时是下午4点。


5点左右,又有4辆T-34轰鸣着从河滨公路向大桥开来,情形与以前相似。吉森的车组再次例行公事似地完成了阻击任务。在战斗中没有时间去考虑做什么。一切都像程序般地进行着,就像处理一项事务性工作一样。炮手只是忙于装填,因为射程是固定的。


吉森总是让苏军坦克靠近到300米以内才命令开火,第一炮击中了首车的炮塔,将其打歪。T-34马上朝左侧街道规避,这正是吉森所希望看到的。当T-34转向时,埃赫兹正好射击其装甲薄弱的侧面,从而击毁了剩下的3辆坦克。以后直到太阳落山,再没有苏联坦克冒险接近大桥了。


“铁拳”出击


夜幕降临之时,意外情况发生了。”黑豹”坦克的炮塔卡住了,所幸苏联人没有在此时发动进攻。吉森必须将坦克开到附近建筑物的地下车库去解决炮塔问题。


晚上7点,德第二装甲师步兵已在北岸完成了新的防御部署。于是步兵利用战斗间歇开始穿越弗洛伊德桥撤向北岸。他们分成小组,步行或乘坐Sd.Kfz251车,给维也纳留下的则是一片废墟。


8点半左右,吉森听到苏联坦克轰鸣着向桥边靠近。经过吉森藏有坦克的那栋建筑。他呼叫指挥部:”请不要炸桥,等到我回来!”指挥部相信了吉森,认为情况仍能控制。


苏联坦克周围没有步兵伴随。他们开到桥边的广场上停了下来,在那里转了一圈。吉森和劳尔带上3部”铁拳”出发了。


他们穿过街道,偷偷地靠近到广场附近。几乎可以听见苏联在坦克上说话,周围的寂静令他们感到紧张。突然,苏联人发动引擎朝他们的方向开来。吉森让过前面2辆坦克,然后打开了”铁拳”的保险,击毁了后面的坦克。劳尔却没有成功。吉森马上射出第2枚”铁拳”,第二辆T-34也爆炸了。另外2辆T-34坦克见势不妙,赶忙以最快的速度撤退了。至此,吉森击毁了当天战斗中的第13、14辆坦克。


重返北岸


吉森回到坦克中,发现车组成员已经解决了炮塔的故障。苏联坦克被击退,步兵获得了时间得以继续从城中撤退。他们一队一队地穿过大桥,撤离桥头。吉森将坦克停在步兵为他准备的沙袋墙后。此时是9点半。


按照吉森和施密德的计划,所有坦克、战车及人员均应在晚上10:45分过完桥。夜仍然一片寂静,10:30,IV号坦克过了桥,11:00,所有步兵撤离。


现在只有吉森仍留在维也纳,当确认所有步兵全部安全抵达对岸,他才开始后撤,但始终将炮塔对着维也纳方向。几分钟后,”黑豹”到达北岸。此时是1945年4月13日晚上11:15分。


后记


1227 号”黑豹”坦克车组虽然在弗洛伊德大桥阻击战中拖延了苏军的进攻,,但是由于敌众我寡,吉森车组最终也没能挽救党卫军第二装甲师。该车组与第二装甲师在维也纳西北80千米处的捷克边境与十倍于己的苏军展开了最后的战斗。吉森和劳尔他们报着必死的决心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这支德军共消灭了苏军355辆坦克,击毙苏军19500余人。第二装甲师全部阵亡,无一投降!!!!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们维护了自己的荣誉,他们实现了荣誉即吾忠诚的誓言。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