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四十七章 暂退

hc8610 收藏 1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狂尊想到这里,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慌乱,急忙大吼道:“住手!”跟着一吸气,把剩余的魔魂,连同自己的本命魔魂全部收了起来。尸螟蝠追了几步,慑于狂尊身上流露出的强者气息,不甘地叫了几声,退回到高庸涵身边。


高庸涵早已经将尸螟蝠视作好友,虽然尸头蝠王在世时杀了魁豹,但是其元神被藏鸦指环吸取之后,前生的记忆丝毫没有保留,化作尸螟蝠后,反而屡次救高庸涵于危难之时,所以一人一兽的感情极深。尸螟蝠吞噬了十多个魔魂,体形、外表又有了几分细微的变化,原本绿油油的颜色,变的深了一些,身上散发出的红光也更加夺目。


高庸涵爱惜地抚摸着尸螟蝠,看着面色阴沉的狂尊,笑道:“怎么,不打了么?”


狂尊心中又是后悔,又是庆幸,矛盾之极。一方面,后悔自己给了高庸涵太多机会,没有在开始时就痛下杀手;另一方面,又庆幸留了几分余地。从高庸涵刚才的表现来看,在其背后,很可能有仙界的影子,要是把他给伤了,万一引出后面的仙人,那自己肯定是死路一条。就算没有仙人这一说,即使是高庸涵和紫袖两人联手,只怕自己都很难占到上风。既然如此,眼下还无法确定,此人倒底隐藏了多少实力,那么自己的魔功还能不能见效,就大成疑问了。再联想到紫袖刚才爆发出的气势,已经远超所谓的修真者了,而这两人从未在焚天坑出现过,焚天坑的凶险,绝非普通修真者所能抗拒,难道这一男一女,当真是仙人弟子?


狂尊面容数变,高庸涵的突然出现,完全打乱了自己的安排,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了。不过转念又想,反正和这两个人还没有撕破脸,尚有回旋的余地;加上阅昙洞通往外界的所有通路,都控制在手中,也不怕枯镝等人逃脱,尽可从长计议,当下笑道:“阁下好俊的修为,这一场,算是我输了!”


话音刚落,阅昙洞这边的虫人一阵欢呼,高庸涵紧绷的心弦总算舒缓了几分,默念法诀将犹自盘旋的火螈收到云霄瓶中。凤五、枯镝等人也松了口气,眼下就看狂尊能否信守承诺了。


狂尊一扬手,将计熬抛给了高庸涵,丝毫不理会枯镝面上的惊喜,沉声道:“我既然认输,自会退出阅昙洞。”说到这里,深深看了高庸涵一眼,眼中充满了不甘,良久才一字一顿地吐出一句话:“我虽不再踏足阅昙洞,但是仍会围困此地,只要不归顺,一个人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此话一出,枯镝等人尽皆失色,看着红云一卷,狂尊转身离去,褐甲蠕虫大军慢慢后撤,直至看不见身影,才想起要重重感谢高庸涵。


高庸涵此时仍站在石梁上,显得异常醒目,脚下躺着萎顿之极的计熬。紫袖缓缓走到高庸涵身边,握住他的右手,一股灵力轻轻地输了过去,她知道,高庸涵刚才接的那三招,无论是心力还是灵力,都已到了极致。半晌,高庸涵才回过劲,扭头朝紫袖一笑,虽然没说一句话,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凤五领着红蜓、虫髅棠等人当先迎了上来,枯镝率着一帮七虫族的长老紧随其后,再后面是被人搀扶的厉屏鸦等人,纷纷涌上石梁。红蜓和虫髅棠手足情深,几步冲到高庸涵身边,仔细查看了计熬的伤势,确定没有什么大碍,两人对视一眼,齐齐跪在高庸涵身前,哽咽着说道:“高先生,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兄弟没齿难忘,但凡有所差遣,必肝脑涂地以报答先生!”


高庸涵急忙伸手要扶起两人,可是两人动作更快,“咚咚咚”磕了三个头,高庸涵大急,不停地说道:“二位大哥,这是做什么,我怎么承受得起?”


此时,众人已经走到高庸涵身前,枯镝刚想接话,红蜓已经抢先说道:“高先生,这‘大哥’二字,以后切莫出口了,真正承受不起的是我们兄弟!”


“高老弟,你就不要推辞了,”说话的是凤五,手一抬,示意高庸涵无须多言,跟着戏言笑道:“你想,你叫我五哥,再叫他们大哥,岂不是全乱了?”


“这,这有些不妥吧?”高庸涵本性洒脱,但是最受不得别人大礼,以前在东陵府军中之时,就从来不让下属向自己下跪,此时看着仍跪在面前的红蜓二人,颇有些手足无措,只得说道:“二位,如果再不起来的话,我以后就叫你们‘大哥’了?”


红蜓一笑,连忙拉起虫髅棠,把计熬也一并扶了起来。这时,尸螟蝠似乎有些不满受到了冷落,在一旁叫了几声,神情中很带着几分得意,似乎在向众人表明,自己也出了不少力。红蜓和虫髅棠,又笑着对尸螟蝠施了一礼,尸螟蝠这才欢然地飞舞了几圈,钻进了藏鸦指环中。


一番忙乱后,枯镝领着凤五、厉屏鸦等一众虫人,恭恭敬敬地排作几排,肃手而立,朗声说道:“高先生,我知你是不重虚礼之人,但是此次援手,救我七虫族于倒悬,七虫族阖族上下,永感先生大德,请受我等一拜!”说完,齐齐朝高庸涵施了一礼。


枯镝等人这一拜,石梁周围,乃至整个阅昙洞的虫人,都一起跪拜下去,齐声喊道:“请受我等一拜!”七虫族人本来嗓门就大,几十万虫人同声高呼,震得地动山摇,黑压压跪了一地,几欲无穷无尽。


高庸涵连声道:“不敢,不敢!”然后还了一礼,将枯镝先搀扶了起来,然后一把拉起凤五,低声笑道:“五哥,你也跟我来这一套?”


“不然!”凤五正色道:“要不是老弟及时出手,又逼退了狂尊,只怕阅昙洞迟早会失守,那时我七虫族将会遭受灭顶之灾啊!”


“不错,计族长言之有理!”枯镝从旁附和道。


高庸涵旋即醒悟,凤五此时的身份,是红丝蛰虫部族的族长计虫匀,当下不再多说,谨守言多必失的原则,怕不慎泄露了凤五的身份。


虽然阅昙洞的危急并未真正解除,但是不管怎么说,总算把这一关给挺过来了,银牙厉虫部族仍然十分高兴。众星拱月一般,把高庸涵和紫袖二人,迎入洞中,奉为上座。只是焚天坑内的环境过于恶劣,七虫族又一向以苔藓为食,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酒菜招待贵客,枯镝一时颇为尴尬。所幸,大家都是修真者,而高庸涵自有楚兰红泪,倒也省却了不少琐碎之事。


从刚来时的兵戎相见,到后来的并肩作战,再到此刻成为座上宾,高庸涵颇有些感慨。而紫袖则觉得,尘世间的事情实在是纷繁复杂,不过高庸涵如此的被人敬重,也令她心中暗暗欢喜。


待众人坐定之后,枯镝又表达了一番谢意,才开口问道:“不知高先生出于何派,来焚天坑有何贵干?”


早在几天前,高庸涵听了虫龄的一番介绍,对于焚天坑内七虫族的遭遇就十分同情,也早已想好了说辞,当下答道:“晚辈是玄元宗第三代弟子,名叫高庸涵。”说到这里,感受到凤五充满暖意的眼光,一颌首续道:“此次前来,本来是奉师门之命,了解贵族这些年来的境况如何,却不料遇到了这等变故,实在是令人扼腕!”


枯镝点点头,也是一声长叹,说道:“难得还有人惦记我们,我本以为七虫族被困焚天坑之后,便再也无人过问,没想到上天垂怜,派来了高先生这等世间人杰,当真是七虫大帝保佑啊!”


在座的诸位七虫族长老,纷纷点头,不住念叨“七虫大帝”之名。


高庸涵从枯镝的话语中,明显感受了七虫族对玄元宗的恨意,自己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也不过是感谢自己和紫袖二人,对于玄元宗,却提也不提。


还未来得及接话,凤五就先忍不住了,大声说道:“这件事,咱们也得感谢玄元宗才是!”他是玄元宗三代弟子,当然不允许他人对本门不敬,所以这句话说的又急又快。


枯镝早已看出,凤五和高庸涵的关系非同一般,只苦笑了一下并不反驳,转而问道:“不知高先生何时结识了计族长?”


这个话,高庸涵和凤五早都想过,枯镝迟早会问,因为先前一点征兆都没有,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兄弟相称的人,着实显得有些突兀了。而枯镝此时想问,倒不是对凤五的真实身份有所怀疑,只是十分好奇而已。毕竟,七虫族被困焚天坑已经四百多年了,即便是曾有部分修真者,知道凤羽族有还魂术,这么多年下来,死的死,失传的失传,所以枯镝万万想不到还有夺舍这一说。


对于这个问题,高庸涵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答道:“我和计族长早已相识,计族长和我玄元宗大有渊源,此中内情,恕晚辈不能详禀,还望大长老见谅!”


既然是另有内情,当然不可能轻易说出来,枯镝这么一听,也就放心了,反而对于化身计虫匀的凤五,能和玄元宗有如此深的渊源,多出了几分希望。当下不再追问,而是细细为高庸涵讲述了一下七虫族的许多秘辛。


大致说来,七虫族过往的历史,枯镝说的和虫龄所述相差无几,虫龄唯一没有提到的,就是关于褐甲蠕虫部族中,有关三大尊主的情况,以及曾和高庸涵交过手的狂尊、虻尊,还有那个戎尊的来历。


这一谈,足足说了好几个时辰,而这段内情一说出来,枯镝等人固然长叹连连,就是初次听闻这些隐秘的凤五、红蜓等人,也是不住摇头叹息,更何况是高庸涵、紫袖这样的外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