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一卷 无计可挽道旁柳 第四十六章 魔魂

hc8610 收藏 1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高庸涵早有准备,一式垂弦击出,没有想像中的巨响和火光冲天,只是红光突然散做漫天红霞,将石梁两侧照的透亮。红光消散后,高庸涵被震退三步,不过身子仍旧如标枪一般挺立,这第一招有惊无险地接了下来。 凤五等人暗自松了口气,惟有紫袖更加担心,对于狂尊的意图,她多少猜到了一些,真正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高庸涵早有准备,一式垂弦击出,没有想像中的巨响和火光冲天,只是红光突然散做漫天红霞,将石梁两侧照的透亮。红光消散后,高庸涵被震退三步,不过身子仍旧如标枪一般挺立,这第一招有惊无险地接了下来。


凤五等人暗自松了口气,惟有紫袖更加担心,对于狂尊的意图,她多少猜到了一些,真正的考验,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狂尊面容不变,这第一招,只是试一试高庸涵的斤两,果然不出所料,比之虻尊的确要逊了两分,心中有了计较,出手的分寸也就能把握得住了。其实,狂尊并不愿伤及高庸涵的性命,除了想获取灵符制作法门之外,对他的胸襟、胆识,也多了几分欣赏。尤其是,高庸涵以异族的身份,却甘于为没有什么渊源的七虫族,冒此大险,这不禁令同样身为七虫族人的狂尊,生出了几分羞愧。


定了定神,狂尊抛开杂念,又加了两分灵力,准备在不伤及高庸涵的前提下,将其擒获。刚刚说出“第二招”三个字,身形一晃,竟然出现了一个分身,一前一后闪电般向高庸涵抓去。


所有的退路都已被堵死,高庸涵身子忽然如同陀螺一般,急速旋转起来,同时两道金光击出,竟然在短短一瞬间,发出了两式聚象金元大法。就听见一声令人牙酸的轻响后,狂尊一触即收,站回原处,分身也随之隐入体内,竟似没有出手一般。


高庸涵此时仍在急速旋转,两道金光形成了一圈金环,金环所过之处,将石梁上虫人的尸体全部扫到深渊之中。从金环中连续传来几声暴喝,高庸涵才慢慢停了下来,尽管胸膛挺得笔直,但是嘴角处却多了一道血痕。身上的褐纹犀甲,在肩膀两侧,出现了几道极深的抓痕,隐约可见有血迹渗出。


狂尊刚才的一下突袭,令高庸涵有些措手不及,情急下连续施展了两次聚象金元大法,这两下可谓是全力施为。谁知狂尊根本不和他硬拼,堪堪触到他肩头,就退了回去,说收就收,没有丝毫犹豫。这一下,反而让他体内灵力有击空之感,只有把这股浊气全部发泄而出,以至于眼下紫府内灵力乱窜。至于肩膀上的外伤,倒无关紧要,反正自吸取了诡鹏灵胎之后,这副躯体就强悍的一塌糊涂。


这第二招,吃了个大亏。高庸涵强忍住体内的气血翻腾,静静等待狂尊的第三招。


狂尊看着高庸涵坚毅的面容,突然笑道:“你紫府气息已乱,要是现在调息,还不会有什么大碍。只要你肯答应,我立刻退兵,在墨石洞恭候大驾,如何?”


“不是还没打完么?”高庸涵淡淡说道:“出招吧!”


狂尊心中既有些赞赏高庸涵的硬气,又有些恼怒:“既然如此,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说完,张嘴一喷,数十条黑烟从口中冒了出来,黑烟围着狂尊来回飞舞,渐渐化成了一个个残影,呼啸着朝石梁飞去。


枯镝一见,失声喊道:“这是魔魂么?”


狂尊冷哼道:“算你还有些见识,这些便是我苦炼了数十年的魔魂。”


魔魂的修炼极其残忍,是强行吸取活人的魂魄,以自身的灵胎阴火反复熬炼而成,专门用来攻击修真者的灵胎,歹毒无比。相传,这还只是魔功中最粗浅的法门。


魔魂渐渐显露出本来面目,竟然全是七虫族人,多数都是褐甲蠕虫,间中夹杂着几个红丝蛰虫和银牙厉虫,唯一不同的是,这些魔魂全是扭曲变形的虚幻,而且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枯镝等人尽皆大惧,纷纷破口大骂,对高庸涵能否抵挡住这一招,更为关切。


紫袖眉头紧皱,急忙给高庸涵传音:“放出火螈,千万要守住自己心神!”


高庸涵闻言不敢怠慢,默念咒语,云霄瓶随之冒出一股青烟,青烟越来越盛,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变作一只威猛到极致的火螈。这条火螈虽被紫袖收服,困在云霄瓶内,但是一股怒气无处发泄,这下终于重见天日,暴怒之下,喷出的已经不仅仅是烈焰,而是沸腾的地火熔浆。


这条火螈已通灵性,对于拿捏着自己内丹的紫袖和高庸涵二人,不敢存有半点的反抗之心,但是对于这些在它看来,形同蝼蚁的虫人,却正好是出气的对象,大片的熔浆喷洒在石梁两侧,无论是银牙厉虫,还是褐甲蠕虫,均死伤无数。这些虫人早已被眼前的景象,完全给惊呆了,他们所见过的火螈,最大的也不过是虻尊修炼的那两条,长也不过才三十余丈,可是现在这条,足足在百丈开外!


地火熔浆不住地喷洒在石梁两侧,双方阵形大乱,纷纷后退。火螈见状大感解气。火螈这一通胡闹不要紧,却苦了高庸涵,被数十条魔魂紧紧围住,感觉似乎有无数张厉嘴在撕咬自己,同时又有无数的冤魂想钻进紫府,耳边全是怪叫惨呼。最令他震惊的是,自己无论施展什么法术,都根本伤不到这些魔魂。更为不妙的是,在紫莹山凝愁宫制作灵符时,恰恰没有制拒孽灵符,以至于对附骨的魔魂,竟然束手无策,只能苦苦守住心神。


紫袖也没想到这条火螈如此狂暴,居然完全不听从吩咐,当下一道灵力打到它内丹上,火螈吃痛之下,才想起应该做什么。偷偷看了紫袖一眼,见她秀眉倒立,当即吓得半死,一转身绕着高庸涵急速飞舞,不断地喷出纯净的地火烈焰,灼烧那些魔魂。


狂尊初时看到这条火螈,也自吃了一惊,当见到高庸涵竟然意图用火螈,来对付魔魂,很快就放心了。因为他的这些魔魂,就是在炼世山内,借助地火炼化的,所以根本不怕。果然,在地火的灼烧下,那些魔魂反而更加卖力,高庸涵的情势更加危急。


紫袖见状,掐指一算便明了了,情急之下就准备出手,此时她一心挂念高庸涵的安危,压根不去考虑什么规矩。


高庸涵心神渐渐迷失,以前的种种惨痛一一呈现在眼前,冥冥中似乎听到了魁豹爽朗的笑声,突然心中一动醒觉过来,灵力运转之下,凝愁术随即发出,尸螟蝠从藏鸦指环中飞了出来。由于魔魂等于是一种魔界生物,所以并无修真意义上的法力波动,藏鸦指环也就没有被激发。尸螟蝠是尸头蝠王的元神所化,尸头蝠王修习的法术,也是以吸取人魂魄为主,所以一出来,就感受到了周遭的魔魂,欢啸着吸食起来。


魔魂起初没在意,结果几下就给吞噬了几个,才片刻功夫,就被尸螟蝠赶得四处乱窜。狂尊见状大为诧异,万万没想到,当今世上,竟然还有能克制魔魂的异兽,那自己苦心修炼的魔功,岂不是令人大失所望?一声怒喝,又喷出一条魔魂。


这条魔魂比之刚才的那些,有着极大的不同,是狂尊修炼出的三个本命魔魂之一,在虚幻的身体外,结出了一层细密的褐色鳞片。在火光照耀下,魔魂每扭动一次身躯,鳞片都反射出不同的色彩,竟有一种别样的绚丽。个头虽然不大,但是周身散发出一种阴狠的气息,就算远在数十丈之外的枯镝等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狂尊魔魂刚刚冒头,尸螟蝠变得愈加兴奋起来,几下把高庸涵身边的魔魂赶开,就迫不及待地朝对面冲了过去。狂尊魔魂毫不迟疑地迎了上去,两只异兽凌空撞在一起,狂尊魔魂居然从尸螟蝠身体上穿了过去。尸螟蝠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转身朝狂尊魔魂追了出去。


高庸涵趁着魔魂被赶开的瞬间,急忙调整受损的紫府,同时感觉灵力有些散乱,“这些魔魂果真厉害,要不是有尸螟蝠,只怕今天就要给人把灵胎吸了去。”高庸涵此刻才算真正明白,刚才为何枯镝谈“魔”色变了,这个狂尊的确不易对付。这么想着,手上也没闲着,为了恢复灵力调整气息,掏出一枚采自凝愁宫的楚兰红泪,悄悄塞进嘴里。刚嚼了一口,一股难以忍受的辛辣,从口中直冲脑门,一呛,把楚兰红泪全喷了出去。


刚才被尸螟蝠赶跑的魔魂,趁着尸螟蝠和狂尊魔魂巨斗的机会,又纷纷朝高庸涵扑来。恰逢高庸涵喷出楚兰红泪的当口,首当其冲的几个魔魂,躲闪不及被喷了个正着,竟然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场面。那几个魔魂被楚兰红泪打中,原本虚幻的躯体逐渐变成一层薄薄的青烟,青烟中显现出一幅幅画面,画面里似乎有许多虫人的面孔,正遭受极其惨痛的煎熬。青烟渐渐散去,那些若隐若现的虫人面容越来越扭曲,加上似有似无的惨呼、哀鸣,一时间石梁两侧阴风阵阵。


剩下的魔魂见状大惊,急忙退到一边,不敢再靠近高庸涵半步,生怕自己也被彻底化掉。原来,紫莹山的楚兰红泪才称得上是真正的仙果,乃是凝愁仙子的眼泪变来的,多少还保留了几丝仙气。仙与魔互相克制,楚兰红泪蕴含的那点仙气,自然对这些魔魂,有着极大的威力。楚兰红泪虽具仙灵之气,却还无法对付真正的魔界中人,只是狂尊的魔功毕竟才修炼了不到百年,尽管可在厚土界横行,但是离仙、魔的境界还差了很远。这么一来,他炼制的魔魂,自然也就无法抵挡楚兰红泪里的仙灵之气了。


高庸涵之所以感到辛辣,完全是仙灵之气和魔魂之间的排斥,幸亏那些魔魂不曾钻进他的紫府,否则这一枚楚兰红泪,只怕当场就会让他送命。虽然不知道内中的情由,但是高庸涵微一错愕间,就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了,当下又拿出一枚楚兰红泪,塞到嘴里大嚼,然后朝那些魔魂喷去。几次下来,魔魂固然被化掉了不少,那种辛辣的感觉也没有了,想来是体内的魔魂气息已经完全根除了。


那边尸螟蝠似乎受到高庸涵的影响,也是愈战愈勇,和狂尊魔魂斗的难解难分。


狂尊见高庸涵连连喷出一种从未见过的东西,就像是魔魂的克星一般,大骇之下,冒出了一个念头:“难道说,对面那个小子身上,竟然有仙器不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