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缘起


一个时期以来,网上关于“泡妞”的言论时有所闻,《独门泡妞的五重境界》、《泡妞高手的经典三十六计》、《中国男人泡妞七大误区面面观》等有关网文也不胫而走。于是许多人以为“泡妞”是新潮,并建议教育部将其补入发布的汉语新词之中。其实中国人,特别是中国文化人“泡妞”的历史源远流长,不信?请看我利用感冒休息这两天草草而就的这篇“诗话泡妞”,目的是抛砖引玉,引发人们对古往今来的泡妞行为,进行一次比较深刻的研讨和反思。


咬文嚼字:何谓“泡妞”?


何谓“泡妞”?许多字典、词典的解释虽然简单,但都比较明确、一致,那就是:“与女人胡搞”。我认为,这样的解释虽然没有大错,但过于简单,而且有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意思。同时也没讲清楚“泡妞”这个词的来龙去脉。所以,我建议,不妨先对“泡妞”这两个字进行一番咬文嚼字。


“妞”字,好理解,就是女孩子。由于在许多男人的眼里,一些岁数已经不属于女孩子范畴的女人,也被视为长不大的孩子,所以我们不妨将“妞”,当成除女娃娃和老太太之外的所有女人。


“泡”字,新华字典的解释是:“较长时间地呆在某处消磨(时间)”;康熙字典的解释是“水上浮漚也”。


泡和妞,单个字的字义品嚼出来了,如何理解“泡妞”这个词,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据此,我认为,对“泡妞”一词的比较准确的理解应该是:把时间和精力较长时间地消磨、集中在女人身上,或者是与其相关的地方,即为泡妞。而且这种泡妞的过程,大多应像《诗经·关睢》咏唱的少年男女一边嬉戏,一边捞取河(湖)水中浸泡的水草那样,平和、欢乐,并略带柔情蜜意。


《关睢》:中国最早的泡妞诗


中国最早的泡妞诗——《关睢》,收载于中国现存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的开卷伊始。这篇泡妞诗,总共三自然段,20行,80个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毛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由于读者身份、地位、眼光的不同,几千年来,对这首诗的解释众说纷纭,有人说,这诗宣传的是周文王和他的后妃太姒之间,尊卑有序的家庭关系;有人说这诗歌唱的是一对贵族男女,美丽的爱情故事;还有人说这首诗反映的是古时候一种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念;也有人说这首诗表现的是好色而不淫的伦理观念。


我认为,什么“后妃之德”,什么“不淫不伤”,全都是后来的卫道士,硬强加给这首周代民歌的“皇帝的新装”!其实它只是一支很普通的咏唱记录周代社会男欢女爱的泡妞诗。你看,在全诗80个字中,被泡的妞——“窈窕淑女”(内心和外表都美丽的女子),反复出现了四次,占全诗总字数的1/5;泡妞者——捞取“参差荇菜”(长短不齐的水草)的男子,反复出现了三次,占全诗字数的1/6强。跟在被泡的妞(“窈窕淑女”)后面出现的四个词组是“君子好逑”(男人的好配偶)、“寤寐求之”(醒着睡着都思念)、“琴瑟友之”(弹着乐器唱着歌去接近)、“钟鼓乐之”(敲锣打鼓来迎娶),记录的全是泡妞者的思想活动。跟在泡妞者(捞取“参差荇菜”的人)后面出现的三个词组分别是“左右流之”(想尽一切办法来求取)、“左右采之”(想尽一切办法来摘取)、“左右毛之”(想尽一切办法来拔取),记录的全是泡妞者软磨硬泡的泡妞手段和具体泡妞措施。


宋玉:中国第一个因泡妞知名的诗人


将宋玉锁定为中国第一个因泡妞出名的诗人,恐怕要引起争议。一是因为宋玉的生平事迹,历史记载甚少,人们甚至连他的生卒年都不清楚,只知道他生于屈原之后,可能是屈原的弟子。二是宋玉泡妞的证据,大多来自宋玉留存的诗赋文章,用现代语言来形容,就是:只见其泡妞理论和泡妞动机的蛛丝马迹,没有见到其泡妞行动的具体事实证据。


宋玉的诗赋作品,《汉书·艺文志》记载有十六篇,后人考证研究后认为,只有《九辨》、《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风赋》等五篇可能是宋玉本人的作品。其中,《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三篇,记载或流露有宋玉关于泡妞的思想和认识。


在《高唐赋》里,宋玉向顷襄王讲述了他自己编撰的一个楚怀王梦中和巫山神女相会交合的故事 ,南宋大儒朱熹批判说,宋玉表面上通过这个故事劝谏楚顷襄王,不要安于淫逸(“假设其事,讽谏淫惑也”),实际上是在教唆楚顷襄王如何泡妞。因此,他深恶痛绝地认为,宋玉的这一表演,简直和杀人者拜菩萨,卖淫者读《礼记》(“辅不逮之云,亦屠儿之历佛,娼家之读《礼》耳”)没有两样。


当然,替宋玉辩护,认为他像屈原那样忧国忧民的人也不少,苏东坡就说过“玉之言,盖有讽焉”。一些当代的研究者甚至认为宋玉创作《高唐赋》,实际上是在进 行诱导性的心理治疗,是在帮助顷襄王释放好色的欲望与情感。例如当代一位杨教授就曾考证说,宋玉之所以浓墨重彩大讲特讲神女的容貌姿态,就是为了“对襄王难以抑制的性爱原欲(性冲动)进行顺势的疏导和发散”,属精神治疗策略的一种。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认为,不管宋玉是忠君忧国,还是诲淫诲盗,认真读他留传下的诗赋文章,不难发现他对泡妞确有精深独到的研究和了悟。至少,他的泡妞境界和品位,不仅比现代网上的泡妞高手们超前几千年,而且高不知多少倍。


且不说宋玉对楚王所“泡”神女的蛾眉、朱唇等姣丽体态的描写铺陈,仅看宋玉对“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等转述,人们就不难发现,仅就泡妞的眼光而言,不仅现代那些包二奶、泡小姐、泡下岗女工者不能望其之项背,就是那些自负“颜如宋玉,才如子建”专职傍富婆、迷大款、惑女博士的奶油小生,也不得不退避三舍,自叹弗如。


写到这里,想起有位泡妞专家在一篇网文中,多次大声疾呼,现代中国泡妞的男人们要“走出泡妞的误区”,不要“总以为丑女好泡”。其实,这话宋玉在二三千年前就提醒过。不信,请翻看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登徒子的老婆一头乱发,两耳畸形,嘴唇外翻,牙齿凹凸不平,走路一瘸一瘸,不仅驼背,身上还长满了疥疮(“蓬头挛耳,齞唇历齿,旁行踽偻,又疥且痔”)。这么丑的妞,谁也没有能够有幸“泡”得上,惟有登徒子泡个没完没了,并且让她为自己生了五个孩子(“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因此,宋玉一口咬定登徒子之好色胜过自己百倍,连一般人泡不了的丑妞都能搞掂,因此是名符其实的泡妞专家。


估计楚王最终投了宋玉的赞同票,于是登徒子好色的名声不胫而走。由此可见,丑女也不是谁想泡就能泡得到、搞得掂的。于是另一位现代泡妞专家,在《独门泡妞的五重境界》中颇有感慨地说“泡妞的第五重境界,是泡自己的老婆。这是泡妞的最高境界,天下男人能达到这种境界的,恐怕只有1%以下。原因有三个∶一是没意识到自己的老婆需要泡,二是不知道泡自己老婆的乐趣,三是对自己的老婆不知道如何去泡。所以,好多人是把泡妞的心思都花到泡小姐、泡小妞、泡老妞或者是泡别人的老婆上去了,自己的老婆反而不去泡,实在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