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二 四十三

唐戈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URL] 王守成的固执让刘东辉有些难以忍受,刘东辉吐了口粗气,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守成,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也必须承认,伪军中的许多士兵也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只要咱们扎扎实实,把工作做细做透,我想是可以让部分伪军觉悟起来,参加到抗联的队伍中来。” 王守成不满地说:“东辉,难道你忘了?在左撇子沟围攻二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王守成的固执让刘东辉有些难以忍受,刘东辉吐了口粗气,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守成,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也必须承认,伪军中的许多士兵也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只要咱们扎扎实实,把工作做细做透,我想是可以让部分伪军觉悟起来,参加到抗联的队伍中来。”

王守成不满地说:“东辉,难道你忘了?在左撇子沟围攻二团的,就有个伪警察头子张福兴,这个狗娘养的帮着东洋鬼子攻打咱们二团,打得比东洋鬼子还凶。”

刘东辉咬着下嘴唇,艰难地说:“守成,中央不是要咱们区别对待吗?咱们且不可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王守成愤然说:“啥以偏概全啊?依我看,只要伪军替东洋鬼子卖过一天命,手上沾过中国人的血,就是咱抗联的仇人,是仇人就应该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干脆利落地干掉!”话说完后,王守成似乎觉得还不解气,又说了:“对仇人的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兄弟的凶残!”

王守成并不怀疑刘东辉春天从刁翎带回的莫斯科中共代表团对东北抗联斗争的指导精神,但是王守成决难相信,在日益残酷和凶险的斗争环境下,伪军会反正参加抗联。

刘东辉火了,大声说:“守成,你这是左倾关门主义,还有……左倾经验主义,这是要犯大错误的!”

刘东辉的话说得很重,王守成没上过学堂,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更说不出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刘东辉的话,让王守成很难堪,紫涨了面皮,却寻思不出反驳的话。王守成一时语塞,但是残酷的斗争经历,使王守成不会因为刘东辉的理论和主义而放弃自己已经根深蒂固的看法。

十香和刘东辉的女人娟结伴来找王守成、刘东辉,瞧见两人坐在山坡上,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并且已经争得面红耳赤,两个女人都感觉有些诧异了。

十香走过去,笑吟吟地说:“你们别争了,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饭已经好了,吃饭吧。”王守成沉声说:“不吃!”

娟笑着说:“哟,师长好大的脾气呀。”王守成咧了咧嘴,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说:“嫂子,我还不饿,你给政委盛碗饭吧。政委胃不好,吃饭要趁热呼。”

刘东辉摇了摇头,转过头,柔声说:“十香,我在和师长研究作战的事,你和娟先去吃饭吧。”十香故意说:“呀哈,政委怕俺们偷听呀。放心吧,俺和嫂子都是党员了,知道该做啥不该做啥。你们吃了饭,俺拉起嫂子就走。”刘东辉笑着说:“你这个鬼精灵的妮子呀,真拿你没办法。”

刘东辉也自觉情绪激动之下把话说重了。他并不怀疑王守成投身革命和与日军作战的坚定性,更想在策动伪军反正这个大问题上,作为独立师的两位主要负责人会达成一致的意见。为了缓和两人之间的气氛,刘东辉笑着说:“守成,咱们先吃饭。吃罢饭,再讨论也不迟。”王守成接过十香手里的饭碗,闷头喝着粥。

十香和娟是用采摘的榆树钱混合着蘑菇、野菜煮的粥,清幽幽的香气中混合着丝丝苦味。

王守成、刘东辉却毫不在乎,稀里呼噜喝了两大碗粥,伸手抹了把嘴巴。天气闷热,喝了两碗粥,王守成、刘东辉的脸上都是汗漉漉的。出了些汗,也就感觉凉爽了许多。

娟接过刘东辉手里的空碗,若无其事地说:“东辉,你和守成是咱独立师的政委和师长呀。”刘东辉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女人,微微笑了笑,轻声说:“我和守成知道。”娟笑了,和十香端着空碗,转身离去。

刘东辉望着王守成,轻声说:“守成,在抗日打鬼子这个问题上,咱们谁都不含糊。但是执行党的路线,瓦解敌人势力,壮大咱们的力量,我希望咱们能够达成一致的意见。”王守成扭过头,望着巍巍的山峰,坚持说:“东辉,还是那句话,我反对。”

刘东辉微微皱起眉头,背着手,在山坡上踱了几步,然后停下来,用脚尖轻轻地踢着一蓬蒿草。闷热的天气,让刘东辉心里郁闷烦躁至极。

王守成也看出了刘东辉的不奈烦,就直截了当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伪军多是软骨头,就算是反正,也难保不会再反回去。那时候,东洋鬼子对咱们的情况就摸得一清二楚了,咱们独立师的处境就会极其危险。再有就是你亲自去策动伪军反正,如若出了意外,我咋向二路军总部交代?交代不过去还是小事,独立师需要咱俩一起来领导啊。”

刘东辉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心里的烦躁消散了许多,转过身,走到王守成身旁,蹲下身,说:“守成,我不否认,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咱们做事,要做最坏的打算,却要向最好的结果努力。咱们应该相信,只要能够反正的伪军,心里就有着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良知。只要有良知,再加上咱们的政治改造,咋能断定就不会成为坚定而勇敢的抗联战士呢?我亲自去,是为了向张欠九表示咱们的诚意。至于我个人的安危,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山河破碎之际,个人生死又能算得了啥?”

王守成知道刘东辉心意已决,就说:“我建议召开师部党员会议,集体讨论是不是要策动伪军反正。”刘东辉摆手说:“不行。策动伪军反正,是必须保持高度的机密。在没有结果之前,不宜扩大知晓内情的范围。守成,我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战友,实在是……”王守成点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既然不宜召开党员会议集中讨论,又找不出阻止刘东辉策动伪军反正的理由,王守成紧皱双眉,低下头,闷声不响。

刘东辉知道自己没有说服王守成,心里也有几分烦闷。但刘东辉不肯放弃自己的想法,试探着希望找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守成,我有个想法,你考虑一下。暂时由你全面负责独立师的各项工作,我暂时离开独立师,去联系苇河地下党组织,策动伪军张欠九部反正。咋样?”王守成也呼出口粗气,说:“东辉,鬼子的大举进攻刚刚开始,我觉得现今由我一个人领导独立师,我不能放心。东辉,现今独立师真的离不开你。”刘东辉严肃地说:“我们是共产党人,无论面对的困难多大,身周的形势多么凶险,我们都没有退缩和逃避的理由。日军的大举进攻已经开始,独立师面临着严峻的考验,策动伪军反正就显得尤为迫切了。”

王守成伸手挠了挠脑袋,交错纵横的头发缠绕着手指。王守成缩回手,瞧着手指甲里积聚了的污垢,咧了咧嘴,心里却在寻思:“东辉是不是猪油蒙了心糊涂了?犯啥倔脾气,要一条道跑到黑了。他娘的,老子才不相信二鬼子会舍下富贵,跟着抗联吃糠咽菜,出生入死。”

刘东辉也在心里琢磨:“唉,守成缺乏政治上的敏感性,想不到策动伪军反正在军事、政治上的巨大作用,我咋能说服他呢?守成只想着为亲人报仇,忽略了我党组建和领导东北反日统一战线的重要作用,这不应该是一位师级领导干部的想法呀。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事领导干部,在重大问题上,必须保持必要的冷静,讲究政策,不能以家仇替代国恨,否则与义勇军、山林队何异?”

两人都无法说服对方,没有再说话。虽然争论没有继续,但两人的内心深处,却不知不觉浮出了一丝不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