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91 【临别】

longshenjihua 收藏 1 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失魂落魄的郑尚武象全身散架了一般颓然倒在床铺上,口袋里的那叠信引起了他的注意。在这个失落的时候,亲人和朋友通过书信带来的关怀就象强心针一般可贵。

信,一封封地打开来。

王安国在信中骂了“没良心、没义气、不写信”的郑尚武,发誓回部队后一定要整治一番捣蛋鬼,最后就是抱怨北方的冬天见了鬼的冷,冷得要命!

家信估计是父母口授,姐姐代笔,一封四页的家书用了三种不同的称呼,中心意思就是要郑家老幺早早与白秀确定进一步的关系,规划一下未来的生活。

沈永芳的信乏善可陈,第一句就是“狗日的郑老幺”,接着就是对郑尚武临阵脱逃的口诛笔伐,对郑尚武脑袋不开窍的极度鄙视,为自己在将军家里尴尬的处境声泪俱下地诉苦。

老金的信潦潦草草几行字,最后一句是:“突然想起了,所以写了几句,想回就回。”郑尚武琢磨不透“想回就回”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回去蹲“禁闭”还是回信?不过,任何一个选择都让他觉得暖心又窝心。蹲禁闭,现在的郑尚武估计连蹲禁闭的资格都没有了;回信,有脸吗?没有!

那两封不知道谁来的信,他拆开来看了几眼就收起来,愈发的心烦意乱。一封是“妹妹”写给“哥哥”的信,询问了一些生活上方便与否的问题,也表示愿意为哥哥编训特殊部队出力。一封是文工团“小美人蕉”施娜来的,热情洋溢地告诉郑尚武一个“好”消息,文工团春节要到蒙自慰问演出,希望能够与大英雄“好好谈谈”。

最后两封信,信封明显重新封装过。郑尚武看看邮戳,最早一封是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寄出,如今却是一九八零年二月三日。他带着莫名的激动与期盼拆开信,也就是白秀收到他回信后的第一封信,应该说是正式的对象情书。娟秀的笔迹如同白秀的容颜一般,让郑尚武深信“字如其人”的老话有百分之一百的准确性。信中没有甜蜜腻人的话语,却字字带着情意,鼓励郑尚武好好学习、认真训练、争取进步。

瞬间,郑尚武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带着甜蜜的心情拆来了第二封信,没看几行字就如同掉进冰窟窿一般僵住了。这是一封绝交信!薄薄的一张纸上只有七八行字,所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两人之间不合适,应该重新选择。

他明白,这封信跟白秀父亲的被审查、白秀的遭遇有着直接的联系,白秀不想连累郑尚武!在这个时候,在白秀最需要他帮助的时候,能够接受这封信上明显违心的“建议”吗?不,决不!顿时,郑尚武甚至有立即回到昆明的念头。也许有自己在她身边,她的心情会好很多,两个倒霉鬼在一起,起码可以相互安慰安慰吧?

门轻轻地被推开了,王德铭走进来故意朗声带笑道:“哟,看信呐?”

“嗯。”郑尚武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失控,毕竟离开红剑已经是注定的结局,毕竟王德铭就像自己的兄长一样。

王德铭走到床边,拍拍收拾信件的郑尚武的肩膀后坐下来道:“心里不痛快就说出来,我知道你放不下红剑,红剑也需要你来带队。可是事情已经出了,你要打起精神来认真应对,争取得到上级的谅解重新回来,这才是咱红剑的人,红剑的分队长嘛!”

郑尚武感激地反手握住王德铭的手问道:“指导员,老大哥,你说我还能回来吗?”

王德铭的喉咙动了动,笑道:“当然能!不说纪律的问题,也不谈侥幸的概率,这次你冒险出击打击了越军的嚣张气焰,大快人心,战果辉煌呢!要让我指挥这样的行动,实话说不行。你啊,天生就是当兵的料子。”

王德铭是临时改口说出这番话的,其实他想说:政委说郑尚武这小子一路走得太顺,变得目中无人起来,把军法当儿戏,是该好好修理修理了!修理好了,再送回红剑吧。可是这话一说,首长磨练人的企图就白费了。

“指导员,我走后,红剑的训练不能落下啊。还有,几位家在农村的队员,特别是辛晋,经济上很困难,能照顾照顾最好;卓军那新兵蛋子要加强磨练,他机灵勇敢,以后肯定比我有出息;还有你,咳,眼看着要过春节了,我这一走,你就不能回家探亲过节。老大哥,我,我真的很窝囊啊!”

“干啥干啥?”王德铭掏出烟递给郑尚武,笑道:“又不是生离死别,搞得象要上刑场一样,至于嘛!?”

“嘿嘿。”郑尚武真正地傻笑了两声,又立即收敛笑容道:“老大哥,野外生存训练加上对抗科目,应该赶快进行。对红剑来说,强大的野外隐蔽生存能力和协同作战能力最为紧要,今后一切行动都要依靠这两个基本能力。这次行动确实太冒险也很侥幸,可我从中看出咱们红剑的不足,战术动作不标准,武器装备和特殊器材还有缺陷。这些,你可以找岩江和卓军他们好好聊聊。”

王德铭频频点头,看着一脸认真陷入对红剑建设规划的郑尚武,心中不胜感慨,这个时候的郑尚武还真有点宠辱不惊的气概呢!

“放心吧,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就组织强化训练,等你回来时,呵呵,一定能够看到更成熟的红剑。”

郑尚武皱眉道:“这次任务……噢,我不该问。”

“有啥?我偏说!上级要求我们查清红河对岸敌军的布防,观察其纵深配置和交通线控制情况,以便为今后的战役决心提供依据。”王德铭一偏头作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随口就把任务说了出来。他很清楚政委撵郑尚武走的原因,不就是强化“磨难”的效果嘛!

郑尚武眯缝着眼想了想,很肯定地道:“老街方向上的越军很老实,挑衅行动比河江那边少了很多。我看,越军的重点还是麻栗坡那一带。也好,这样你们过河侦察的难度就减轻不少。”

“好了好了,别为我们操心了!你好好想想白秀的事情,想想你的事情。我看,你应该去找找张记者,也许她能够在白秀的问题上出点力。告诉你啊,有时候司令员拿着下面的报告也弄不清楚玄虚,也不知道有人在故意拍马屁。因此啊,你千万别以为是司令员和张记者在针对白秀,我看政委说得很对,张记者恐怕在这个事情上已经引起你极大的反感了,对吧?”

郑尚武正要反驳,军营里响起了悠长的熄灯号。他转念想想,自己似乎对张雅兰确实有些情绪呢,要真错怪了张雅兰,咋对得起死去的张勇啊!?想起张勇,他心里升腾起一丝悔恨和亲近参杂着的古怪情绪,不由伸手去摸了摸那封信。

小动作没有瞒过近在咫尺的王德铭,他趁热打铁道:“你要亲自跟张记者说说,只要张记者动动嘴,估计军区机关就能收到风声收敛一些。等白秀去蒙自军分区医院待一段时间,以后想办法弄进野战军医院,再推荐进军医大也行。这个事情你慌不得、乱不得,对机关门槛啊,你最好多问问张记者,她肯定比你熟。你小子真是二愣子,有这么个妹妹不用?嘿嘿,二愣子就是二愣子!”

“啥话呢?那不是靠女人吃饭啦?我郑尚武堂堂正正男子汉一个,绝对不靠女人。”郑尚武白了指导员一眼,受不了他说“凡事汇报某记者”的话。

王德铭抿嘴笑笑没有抬杠,让年青气盛的家伙吃吃苦头也好,到时候你郑尚武自然知道厉害,跟机关打交道再硬的骨头也要磨软喽!

两人默默地洗刷完毕,熄灯上床后,郑尚武忍不住道:“白秀,要跟我吹灯。”

“假的!”王德铭在对面床上想也不想就下了结论。

“我知道是假的,可我咋去看她呢?她要万一真不承认我是她对象咋办?”

“噗哧”!

王德铭忍不住笑出声来,接着干脆拉开电灯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他还真没见过脸皮如郑尚武这般薄的人,还他娘的想谈对象追求漂亮女人?一阵大笑后,王德铭深呼吸好几次,才稳定了情绪道:“尚武,小老弟,你知道搞对象的秘诀吗?”

“秘诀?啥?说说,快说说。”

“脸皮厚,嘴巴甜,死缠烂打!这就是秘诀!”

“可,可她要是躲着我不见怎么办?”

“你不知道问别人啊?你要人缘太差没人理你,你就不可以在医护宿舍外面大喊白秀的名字啊?你就不会蹲在陆军医院的大门口一天两天等她出来啊?你就不会托个人送礼物带个贴心话儿啊?我说郑尚武同志,你脑子真够笨的哎!”

郑尚武想了想,对啊!一想明白后就感觉出指导员的调侃味道,脸腾地红了起来,忙道:“关灯,关灯。”

王德铭也不继续拿郑尚武的软肋,抬手关上电灯,房间里又陷入一片漆黑。

“指导员,我该送啥礼物呢?”

“你不知道人家喜欢啥?你就不会问、不会观察啊?郑尚武同志,麻烦你搞对象也用点心好不好?这么简单的问题也问得出来!?你这话,就是三年老兵问手榴弹的拉坏在哪儿?”

“揭开屁股盖子就有了呗!”

王德铭呼地拉上被子盖住头狂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