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90 【坦白】

longshenjihua 收藏 5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庞子坤示意两个年轻人关上门窗后,三人重新在队部办公室里坐定。

看着两个部下一副老老实实准备做检讨的模样,政委失笑着摆摆手道:“别紧张,这个事情我也是在来这里的半道碰上调查组才知道,没有心理准备呐!尚武啊,你要知道,一个人面对的不仅仅是单纯的敌我矛盾,生活中处处都有矛盾,人和人之间只要共存就有利益冲突,国家和国家之间只要共存就可能爆发战争。国家矛盾、敌我矛盾、内部矛盾各有处置的方法和态度。这个道理你要想明白,现在你不是一个大头兵,而是红剑分队的指挥员!”

“是!谢谢首长提醒!”郑尚武心悦诚服地立正回话。

“坐下,搞这么正式干嘛?除了上下级关系,我们就没有一点私人情谊吗?你小子,二愣子一个!说到这里我要提醒你,军区政治部为什么打算强制白秀退役?告诉你,不仅仅是政治问题,也有私人情感问题,原因就在你身上。”

“我?”郑尚武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眼珠子差点从眼眶中掉出来。

庞子坤指指郑尚武对王德铭道:“你啊,指导员当的不合格啊。”

“是!”王德铭应声道:“不过,他就是个二愣子,我也没办法啊首长。谈感情,郑尚武同志对战友、对老百姓、对白秀,是纯朴的,我曾经给他一个评语。”

“说,啥评语?”庞子坤瞪了一眼想威胁王德铭的郑尚武,鼓励道。

“英雄胆,婆娘心。”王德铭也白了郑尚武一眼,洋洋得意地说出评语。

“哈哈,哈哈!”庞子坤笑指着两人道:“好,你这个评语很中肯、很精辟,这二愣子啊,还就是英雄胆、婆娘心呢!呵呵,好了好了,我也不笑你,把话说明白了吧!军区政治部的人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有感情对不对?他们处在军区机关里,消息灵通对不对?司令员家的丫头,他们也要捧捧,这正常吧?郑尚武,你明白没有?”

郑尚武懊恼地抓下自己的军帽,扭头看着黑沉沉的窗外,半晌才回过头来道:“可,可是我……”

“别说了,你当三丫头是妹妹,三丫头也当你是哥哥,我理解。可是别人不理解啊,别人以为此时这样处理白秀是帮了三丫头,所以,白秀就得停止学业回昆明,就得发配到蒙自分区医院。郑尚武啊,你现在明白了吗?”

“是我害了白秀,是我!”郑尚武痛苦地低下头在双臂之间。

庞子坤掏出烟来,撕开封口后抖出一支递给郑尚武,见他埋头没接,干脆用手腕敲了敲他后脑杓道:“傻话!革命同志要变成革命伴侣就那么容易?要经得起考验才行!抽烟!”

看着郑尚武抬起头了,庞子坤又道:“我们内部是有些同志喜欢搞歪门邪道,喜欢拍上级的马屁,这些不能统统算到上级首长的头上。你郑尚武要弄清楚一个事情,在白秀的问题上,三丫头也是受害者。唉,傻人有傻福哦。只是你这次算是得罪人了,留下一个居功自傲,看不起机关干部的形象,以后少不了苦头吃。所以,做事情检点一些,脾气收敛一些,遇事要及时向组织汇报思想,不要老是针尖对麦芒的咄咄逼人。”

郑尚武愣了一下,政委的话勾起了潜藏在心底的担忧。糟糕!这种情况下万一出境偷袭的事情捅穿了,恐怕……郑尚武打了个寒颤,看看身边的指导员,象老大哥一样关照自己的指导员,再看看政委,象父亲一样照看着自己的老首长。不能、不能再隐瞒了,那样的话只会因为自己牵连到他们。

“首长、指导员,我、我做错事了。”

庞子坤笑道:“哎,知道就好,明天好好接待人家调查组,一定要从心眼儿里表露出热情态度来,争取把今天晚上的坏影响消除掉。”

郑尚武坐不住了,腾地站起来道:“不是,不是这个事情。元旦那天晚上,我没有协同边防二团打特工,而是、而是出境炸了越军的炮兵阵地。政委,您、您处分我吧!”

庞子坤看着郑尚武认真的神情,呆住了。

王德铭的牙帮子紧咬了几次,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你狗日的郑尚武,还一直跟老子装模作样,我就说这三班四班的人咋了?原来,全他妈的是你在搞鬼?好,好,既然这样,我这个指导员在红剑没脸待下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王德铭站起来走到门口,回头看看木呆呆的郑尚武,哼的一声拉开门就走。

“站住!回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政委!”

庞子坤的怒喝将王德铭镇住了。他缓缓转身,看老首长怒发冲冠的神情,看郑尚武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不禁又心软起来,慢腾腾地回到屋里关上门,坐回椅子上。

屋里,陷入了一阵难耐的沉寂。昏黄的灯光照在三个军人的脸上,却显露出完全不同的神情来。庞子坤是痛苦的,王德铭是愤怒的,郑尚武是可怜巴巴乞求原谅的。

良久,庞子坤出声说话了,语气平静得令人心里发慌:“当初就听说你是捣蛋鬼,专捅篓子,我不信这个邪,今天我信了。这个事情我无法做主也无法隐瞒,不知道红剑的行动,本身就是我庞子坤的失职,我不想违背我作为军人的原则,不想再成为一名失职的指挥员。郑尚武,你自求多福吧。王德铭,给我电话。”

“政委!”王德铭瞟了手边的电话一样却没有动,看着政委喊出声来,明显是为郑尚武求情的意思。

“电话。”庞子坤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波动,甚至没有去看王德铭以及郑尚武的神色。

电话,还是被无奈的王德铭推倒庞子坤面前。

“我是军校政委庞子坤,要司令员。”

战备期间的军线拥有极高的效率,很快就给庞子坤要通了军区司令员的电话。

“首长,我是庞子坤,有个情况向您汇报。蒙自方面的报告是确实的,红剑分队郑尚武擅自出击,奇袭越军炮兵阵地取得重大战果……对,是郑尚武利用移防的空档,瞒着红剑分队指导员擅自行动,嗯,请您指示。”

一阵沉默,庞子坤面无表情地听着电话。

郑尚武抱歉地看着指导员,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对老大哥说那些道歉的话。他明白指导员是护着自己的,他明白这一次,没有人能够再护着自己了。天,都被郑尚武捅了个窟窿,还能指望别人来救吗?

“是,明白!”庞子坤“喀哒”一声挂上电话,随手摇着发电手柄给话机充电,凌厉的目光扫过内疚的郑尚武,让那犯了错误的家伙立即羞愧地低下了头。

“自己说吧,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作出检讨,我听着。德铭,给我点支烟。”

郑尚武看到政委这个架势,早已经没有任何的侥幸心理了,忙站得端端正正,老老实实地汇报道:“报告政委,自从分队移防猛硐后,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们发现越军在不断挑衅而我军未予还击的情况下,放松警惕很是松懈。加上对敌军火炮弹道的推测和地图计算,我们基本确定了敌军炮兵阵地的位置。于是在临换防前夕,我欺骗了指导员留下三班和四班,元旦当夜袭击了967高地。移防过来后,我带着不应该有的侥幸心理,还一直隐瞒指导员和上级组织,没有上报,直到今天下午指导员问我时,我还……”

“少废话!说正题!王德铭有王德铭的责任,你不用装好人揽责任。你就那么确定你能毫无伤亡地炸掉敌人炮兵阵地?你就那么确定能够一击得手?你就那么认为上级和搭档是白痴?我告诉你郑尚武,军区在第二天就开始着手调查此事,半夜里那么大的动静,你以为我们的边防团是吃素的?你以为就你聪明?嗯!?人家就不会核对你们红剑离开猛硐营区的时间?就不会派出侦察人员去核实情况?你能坦白,好,这点要肯定,但是,战功和你的坦白情节,并不能成为你逃避军法的借口,不能!”

庞子坤背着手在办公室走了好几个来回,最后停在郑尚武的面前,上上下下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一番道:“原本这次来,是要给红剑布置任务,是要宣布你正式担任红剑分队长的任命,是要你带领部队去查清老街一带敌军的部署情况。现在,一切都变了。军区司令员的新命令是——撤销郑尚武同志分队长职务,接受调查组询问后立即返回军区听候处置。你可以出去了,我还要跟代理分队长王德铭同志交待任务。”

结果,并不比想象中的糟糕。可是当这个结果从政委口中宣布出来的时,郑尚武还是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喷涌,还是抑制不住情绪喊了出来:“政委!我,不离开红剑!”

王德铭也站到郑尚武身边,一手拍着他的肩膀道:“政委,临阵换将,同志们……”

“命令已经下达!对同志们,就说郑尚武去昆明进修!任务完成后再正式宣读命令。你们清楚了吗?”

“政委,我不离开红剑,让我留下,让我当战士啊!”

郑尚武说着想去拉庞子坤的袖子,手伸到半路又缩了回来。他清楚了,明白了,政委的决心已下,军区首长的命令已经下达,一切都没有挽回的可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