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89 【冲突】

longshenjihua 收藏 2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庞子坤点上一根烟靠在墙壁上抽了一口,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他知道政治部副主任拉自己出来的原因,无非是担心影响调查的顺利进行嘛!因为军校政委同志一贯的立场是政治问题不扩大,组织上对白秀的处理,他心里有些意见,对郑尚武的性格也有些焦虑。 队部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等待着郑尚武的回答。 “老庞,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庞子坤点上一根烟靠在墙壁上抽了一口,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他知道政治部副主任拉自己出来的原因,无非是担心影响调查的顺利进行嘛!因为军校政委同志一贯的立场是政治问题不扩大,组织上对白秀的处理,他心里有些意见,对郑尚武的性格也有些焦虑。

队部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等待着郑尚武的回答。

“老庞,这里是你的地盘,带我参观营区如何?”齐国华自己掏出烟来点上,又拉了拉庞子坤。

庞子坤抬眼看看这位从解放战争时期就认识的老战友,微微点头后作个请的动作。

齐国华走了两步却发现庞子坤并没挪步,忙转身道:“老庞,军队面临着战争,我们不能不慎重一点,特别是一线的带兵干部,不能受到任何负面因素的影响啊。不能忘记那个全连背叛祖国的教训!再说了,从去年四月开始对四人帮清理以来,受审查的人少了吗?不少吧?军区的、军级的、师级的一大把!平常心,平常心!”

“父母是父母,子女是子女,地方上的父母有错误,不代表在军队里的子女也有错误。你们终止白秀学业,遣返回原单位的做法,我,不敢苟同!”

齐国华脸色微微一变,又勉强地笑道:“好好好,老庞。可你不知道啊,白汉琛涉及诬陷打击省级领导干部,问题很大。我们调查过,白秀是通过关系进的军队,是为逃避上山下乡!当然,如今运动已经过去了,那些事情也不提了。不过,从问题的严重性来考虑,从彻底查清问题的需要来考虑,让白秀回陆军总医院是合适的。”

庞子坤眉头一挑,哼声道:“那如果白汉琛罪名坐实,军区准备如何处理白秀?”

“强制退役。”

“胡……”庞子坤抬起手,讪讪地丢掉才抽了几口的烟头,他本来想说“胡闹”二字的,可转念一想人家齐国华跟自己平级,不是训斥的对象。再说了,如何处理白秀甚至如何对待郑尚武,还要这位政治部副主任的话呢!现在不是撒气的时候。所以庞子坤立即转口道:“这个,可以、可以那个一下不?”

“啥?老庞,有话直说。”齐国华掏出一根烟递给庞子坤。

庞子坤对着齐国华的火点上烟,透过烟雾看看老战友的脸,叹息道:“可怜啊,这么好的女娃子要给毁了。要不,先调到思茅或者蒙自军分区医院去?离开昆明就不那么惹眼了,你那里也放放手。不让人家当兵,说不过去啊老战友。再说,也得考虑考虑郑尚武同志的感受吧?毕竟,这个同志是好同志,难得的军事人才,总长和司令员的态度,你是知道的嘛。”

齐国华看着手上的烟头,半晌才道:“我试试吧,去蒙自,那里需要医护人员。”

庞子坤笑着锤了锤齐国华的肩膀道:“就知道你有办法!”

“走,转转去!”齐国华顺势拉了庞子坤一把,举步就走。

队部办公室突然传来一声怒吼:“放屁!你们的问题老子拒绝回答!”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摔板凳声和七嘴八舌的劝解声、训斥声。

庞子坤猛地转身急走几步推开门,只见郑尚武面红耳赤青筋爆绽地指着李处长,忙大喝道:“郑尚武,坐下!”

“政委!这还讲不讲理了?还有没有人性天理?!白汉琛是白汉琛,白秀是白秀,我郑尚武是郑尚武。我喜欢白秀,跟她对象是正大光明、清清白白,怎么就跟组织决定有冲突了?怎么就是无组织、无纪律没有党性觉悟了?!”

“坐下!好好说话,你这是对上级的态度吗?”庞子坤看看旁边几个面色各异的调查人员,看看也是一脸怒气的王德铭,走到郑尚武面前将他摁回板凳上。他能够理解郑尚武的怒火,政治工作者们已经习惯了上纲上线,如今在白秀问题的处理上,在对郑尚武的询问中很可能用上了老手段,这,郑尚武可不吃这套!

“你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有意见可以保留,可以向上级反映。现在,你必须冷静下来,整理好思路后向组织如实汇报你的思想情绪。”

说完,庞子坤转向几位调查人员,笑道:“这同志是战场上下来的,脾气嘛,大家都可以理解,对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还是军级首长呢?众人连声表示理解。

王德铭偷偷拉了郑尚武一把,丢了个“体谅政委”的眼色过去。

郑尚武冷静下来,忙站起来行个军礼道:“对不起,各位首长,我太冲动了。我请求各位首长在调查白秀父亲的问题时,能够区别对待。白秀是革命军人、是战士,她对工作兢兢业业,从不叫苦。这一点我是有切身体会的,我也可以用人格担保,白秀绝对忠于祖国和人民。先前,医院党组推荐她去学习,不也是对她工作的肯定吗?”

调查组的人似乎并不想听郑尚武的话,地方上的那人甚至跟身边的李处长小声说着悄悄话。

王德铭看了看记录了几行的本子,掏出香烟散了,陪笑道:“各位首长远来辛苦了,不如今天暂时到这里,明天继续?”

齐国华看看调查组成员,趁势下台阶道:“那好,今天就到这里,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消消火顺顺气,都是为了革命工作,不要因此伤了战友同志之间的和气,对吧?噢,老庞,我们回军分区招待所,你呢?”

庞子坤瞟了一眼郑尚武道:“我还有任务交待给红剑,今晚就在这里住下了,你们回吧。明天,我负责在这里好好招待大家。”

脸上堆着微笑送别了调查组,等车子走远后,庞子坤抬脚对着郑尚武就踢。

“首长?”郑尚武失口叫道却不敢躲闪,他能从政委那一脚中感觉出太多的东西来。

庞子坤没有继续踢下去的意思,实际上那一脚也是为他郁闷的心情寻找发泄的途径而已。看着不知所措又似乎领悟到什么的郑尚武,看着这个一天天走向成熟的部下,庞子坤恨不得能够拔苗助长,或者在郑尚武的头上敲个窟窿,把人世间一些无奈的处事方式教给他,让他能够明白:在是与不是,接受命令与下达命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体系的存在!否则,就算他被人欣赏,就算立下再大的功劳,也会被一些小节甚至八杆子打不着的事情拖累、牵连,最终……

“你啊,这次可把政治部得罪透了,怎么就不能学会夹着尾巴做人呢?可耻吗?困难吗?我看你啊郑尚武,是脸皮薄!死要面子活受罪!这下好了,我刚和齐主任说好调白秀去蒙自军分区医院,你这么一闹给人留下什么印象?人家的笔杆子比你的枪杆子更硬!”

“政委,回去再说,回去再说。”王德铭见政委的训话有无限期延长的可能,忙出声打圆场。

“你也是!王德铭,你多大了?三十四了吧?跟郑尚武咋就一个德行呢?算了,不说了,不,回队部,你们好好给我做个检查!”

庞子坤说完,哼了一声背着手扭头走向队部办公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