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9/


老王闭上了眼睛,“虽然当时我们都穿着防化服,但是我还是看的很清楚,走动的,四处掠食的人,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怪物,我见到了,活生生的,没有思想,身上很多器官都暴露出来,地狱的饿鬼一样在那里蹒跚的行动着,猛然冲到你面前,张嘴就咬,那时僵尸片什么的已经很流行,但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的现实版,我们还看见了,那是我们防化部队战士的身影,他们严格来说没有多少战斗人员,携带的也大多是科学仪器而不是武器,于是在遭受袭击后加入了活死人的队伍,你不知道那怪物猛的冲到你的跟前,用沾满碎肉的血盆大口突然咬上来的景象。”老王心有余悸的说着,

“‘中央红军’的人救了我,他们的反应和行动很快,迅速开火射杀这些人,没有丝毫的犹豫,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他们不愧是受过最严格训练的战士,没有一人伤亡,而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被射杀了,无论老幼,这些活死人并不象电影中那么顽强,在心脏或头部被击中后会死亡,但是我也知道,他们是活着的人,并没有死去,只是被感染了,真正杀死他们的是‘中央红军’的子弹,但是我们救不了他们,随后中央红军的人开始搜索整块地域,发现了日军藏匿的那些化学武器,本来是藏在地下很深处,但是没想到地下水涨了起来,经过数十年的浸泡,炮弹箱和炮弹的金属外壳全部被腐蚀,里面的病毒外泄了出来,顺着地下水流到了村子唯一的一个湖中,喝这里湖水的村民全部被感染,直接导致了这一结果。事后中央红军的人进行了全面消毒,清除了这里所有的人和房屋,所有的东西,全部消除了,至于那些已经被腐蚀严重的炮弹,他们取样后做了隔离处理,在地下全面隔离后进行了引爆,然后消毒,这种武器太可怕了,虽然就地引爆是最愚蠢的办法,但是我们不许他们继续留在世界上,引爆后他们专门派人在这四周勘察,确定没有病毒的扩散,这次事后,我们向中央做了全面的汇报,中央把这件事情列为最高机密,一方面中央想秘密研究这种病毒,同时不能让世界其他军事强国知道我们掌握了这种还不为人知的病毒,另一方面,中央对于这次事件还有很多不解的地方,比如是谁给大久保发的暗号,是不是日本会有所行动,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认为秘密调查有利,加上此事公开对于民间的恐慌只能增加,对于发展中的中国来说,会起到不利的影响,于是隐瞒了整件事情,对于牺牲的防化兵则宣布他们是死于车祸,把事情给压了下来,同时命令‘中央红军’继续秘密调查,我作为观察员配合,由于当时空军出现了叛逃事件,加上同期一个安全部人员叛逃,所以中央军委和安全部都被这些烂摊子缠着,于是就被排除在调查之外,不久之后,‘井冈山’发现了另一个奇怪的信号,几经追查,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的村子,那就是东平村,中央红军的人判断,另一个潜伏的日本兵可能就在村子里,但是经过调查,发现这个日本兵已经死了几年了,正当我们觉得线索断了的时候,村子里传来了爆炸声,后来我们才知道,有个村民无意间发现了日军藏匿的炮弹箱和炮弹,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想拿去卖废铁赚钱,结果摆弄的时候引起了爆炸,病毒迅速在空中扩散,那时我们已经了解了这种病毒的基本特性,他们可以在空气中存活1个小时以上,最早通过呼吸进入人体,大约半小时后进入血液循环,1小时后开始作用于大脑,这时的人还有思维,之后3小时内思维逐渐模糊,5小时后完全丧失智力,变成活死人,不过幸好那个村子地处偏僻,附近没有村落,当时的风也不大,但是这个村子很快就会全部感染。”

老王似乎不愿意再讲下去了,但是孙成很想知道后来的事情,急切的问,“后来呢,发生什么事情了?”

“后来,都是那群‘中央红军’的人,他们做的,我想阻止,但是我阻止不了。”老王流下了眼泪,“‘中央红军’的人立即冲了进去,将村民集合起来,进行检查,随后,他们开始对村民进行屠杀,因为他们从检查结果了解到,村民已经全部被感染了,而我们至今没有任何可以对抗的药物,他们认为必须尽快行动,在事态恶化前,于是他们先切断了电话线以及和外界的一切联系,然后就冲了进去,见人就杀,因为病毒无法让死人复活,我想阻止他们,但是我阻止不了,我亲眼看到,一个小女孩,只有7-8岁,她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中央红军’的人走过来,用手枪对准她,然后扣动了扳机,但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村民想逃跑,他们求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家里会被这些突然闯进来的人枪杀,但是他们无法逃跑,配备了生命探测装置的‘中央红军’部队没有丝毫怜悯的杀死了村子里所有的人,我看见了子女恳求他们不要伤害病榻上的老人,看见了母亲请求他们不要杀害孩子,但是那无法打动他们,他们没有放过一个人,我曾经告诉他们的‘总司令’,先把人隔离起来,然后研究,说不定我们能够研究出疫苗,拯救这里所有的人,但是对方拒绝了,他坚持认为这样过于危险,而且消耗太多的人力物力,又容易被发现,还是直接消灭最‘合适’,更何况他们不能对活人进行‘研究’,于是我告诉他,你的两个部下事发的时候正在村子里搜查,他们那时并没有携带防化服,可能也已经被感染了,他于是立即叫来那两名部下,然后说‘你们是不是可能被感染了’两人回答‘被感染的概率超过90%’,他说,‘你们明白该怎么做吗?’两人于是敬礼,然后拔枪自尽,动作很快,我甚至来不及说什么。”

老王一拳捶在桌子上,声泪俱下,孙成也惊呆了,拍了拍他。

“那之后,我辞职了,我不愿意在看到这样的景象,太残酷,太无奈了,我也无法跟‘中央红军’那些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起行动,因为我明知道他们的行动也是为了防止病毒的扩散,但是我就是看不下去,之后我退休了,我想忘记这些事情,不想再想起他来,但是你拿来的这些照片,我又不能不想起来。”老王低下头,沉默不语,

孙成也沉默了,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严重,但是他明白,眼下,正是最紧急的时候,自己虽然很想安慰一下老王,但是他也明白,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

“老王,谢谢你,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告辞了。”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门,坐上了自己的车,命令,“返回紧急事务处理办公室。”

“是。”几辆车飞快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