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支枪 第二章:仇恨在燃烧 六

王农民 收藏 6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6/[/size][/URL] 六 鬼子在聂庄加强了戒备,亢振刚转悠几天无从下手,便趁天黑溜进古城。 高峻巍峨的鼓楼仍一如既往地矗立在街中央,楼顶的太阳旗在残阳的耀映下泛着血似的光。街上行人不多,亢振刚左躲右闪拐进悦来客栈,厅堂里散散落落坐着几个喝茶的客人,程金锁也坐在厅堂里,出出进进的人和程老板打着招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6/



鬼子在聂庄加强了戒备,亢振刚转悠几天无从下手,便趁天黑溜进古城。

高峻巍峨的鼓楼仍一如既往地矗立在街中央,楼顶的太阳旗在残阳的耀映下泛着血似的光。街上行人不多,亢振刚左躲右闪拐进悦来客栈,厅堂里散散落落坐着几个喝茶的客人,程金锁也坐在厅堂里,出出进进的人和程老板打着招呼。

程金锁举着长烟袋呼噜呼噜吸几口。他的脸色平和而又安详。小二刚从南山回来,女儿和夫人很好,他心里舒坦了许多。不过在那里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小日本说去就去,不一定哪天就会发生件什么事。八塔村不就完了么?接回女儿和夫人吧,又怕白野真的看上小姐。不过这些日子李益亭再没提女儿和白野的事。再过些日子吧,或许李益亭真的会忘记这件事。

亢振刚坐在角落里要了几个馒头吃起来,小二从门外闯进来,“程老板,有人找!”程金锁随小二出了悦来客栈。

有人朝着程金锁的背影吐口唾沫,亢振刚埋下头继续吃饭,刚吃几口隐隐约约听见邻桌的人说聂庄什么什么的。街上一队鬼子走过,屋子里的人闭住嘴。亢振刚觉得这里不安全,便拉低帽沿走出来。

秋风吹过空荡荡的大街,亢振刚不敢走大路,拐进胡同向西门方向走去。亢振刚已经刮了胡子,衣服也是从老乡家里换来的,破草帽,旧夹袄,一副乡下农民打扮。快到西门的时候,亢振刚缩进黑暗中,城楼上有鬼子的探照灯四处晃动,一队队鬼子不时从城墙上走过,亢振刚躲进一座柴房里等待下手的机会。

夜越来越深,周围死一般的静,亢振刚瞪大眼盯着胡同外面的大街,他等待那些寻欢作乐归来的鬼子。已经后半夜了,下弦月冷冷清清地挂在西门外。亢振刚紧紧衣服轻轻叹口气,这几天风声紧,鬼子们很少单独出门,恐怕今夜又要白过去了。今天过去还有明天,只要活一天,他就不会放过那些王八糕子!一命抵一命,老少爷们的命不会白搭。

城楼上传来换岗的口令声,亢振刚靠住墙蹲下来,腿有些僵,身上也冷得厉害。亢振刚呵呵手,他不知道远在南山的二槐女人怎么样了。

亢振刚走后,二槐女人便习惯地守在黑黑的山洞里。外面的火堆开始还燃着,火光一闪一闪地映进洞里。随着夜的深入,火越来越小,最后逐渐熄灭了,现在整个森林完全陷入黑暗中。二槐女人睁大眼听着洞外的声音,森林很静,静得有些怕人,远处不时传来一声动物的吼声。二槐女人没有一丝的睡意,紧紧抱着猎枪,注视着洞口。

这是第几次守在洞里了?二槐女人记不清。振刚哥总是白天回来,晚上出去,好几次她想说今晚就别出去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很害怕,害怕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山洞里。在她的印象中,以前还从没有一个人这么过过,小时候和二槐疯跑回来,便钻进一个被窝里嘻嘻打闹。等到害羞的时候她已和二槐圆了房,每天躺进二槐怀里,从没有觉得害怕过,现在她不得不一个人坐在山洞里。二槐女人感觉有些冷,尽量往里收缩着自己的身子。

已经四天了,振刚哥还没有回来,女人开始生出一种新的忧愁。现在整个八塔村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不依靠振刚,还依靠谁呢?她想象着振刚哥此时可能正急匆匆走在上山的路上,或许又找到了目标,不知他怎么样了,这几天风声很紧,振刚哥会不会吃亏。想到这些,她又急切地盼望着能听到振刚回来的脚步声。 ,

时间慢慢过去,二槐女人觉得今天的夜特别漫长,天该亮了吧?洞外还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女人实在有点累了,两个眼皮打起架来,使劲睁一睁,还是睁不开。女人抱着枪带着那些胡思乱想呼呼睡去 。

离二槐女人的洞不远,一只灰色的母狼正在生崽子。它的窝原本不在这里,只因为那个负心的家伙又和别的小母狼鬼混去了,它才不得不迈着那种孕妇狼所特有的细碎的步子出来寻找食物。这座森林是那匹白狼的天下,那些可耻的小骚狼们总在狼王面前搔首弄姿,总有一天我会教训教训那群不要脸的东西的。

母狼已有两天时间没吃东西了,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它大腹便便,连一只小兔子也抓不住,它只想寻一些动物的腐尸,或者别的狼吃剩的碎骨头也行哦。它一直往前走,已经嗅到一点烤肉的香味。

忽然一个趔趄,母狼的肚子骤然疼起来,一阵疼一阵疼。母狼皱着眉头,知道这群小崽子要出来了。它是一只六七岁的老狼,很有经验地向一块避风的大石头后爬去。

母狼高高厥起屁股,随着阵疼的来临,使劲向外用力,用力,阵疼过去了。母狼刚想休息一下,又一波猛烈的浪涛涌来,母狼大声呻吟着,使劲生着它的孩子,随着“扑哧”一声,第一个狼崽子坠地了。母狼稍微松口气,它的第二个孩子又开始往外努力。就这样母狼折腾了四五个钟头,一连生下六个滑溜溜、毛绒绒的狼崽子。

这些小崽子似乎感到冷,都挤着要躺进母狼的怀抱。母狼精疲力竭地看着它的孩子们,用舌头慢慢舔崽子们身上的衣水,有个小崽子被挤出去,母狼很温柔地把它叼回来。经过这么一场劳动母狼感到饿得更厉害了。

夜风轻轻刮过,远处的香味再次激起母狼强烈的食欲,它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抖抖身上的土,掉头向有香味的地方奔去。

二槐女人睡得很香,她在睡梦中又回到八塔村,看见二槐正赤条条地向她走来,一言不发地压在她身上,女人温柔地抚着男人的背,那人一抬头竟是振刚,女人想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就在这时有个鬼子探进头来,举起洋刀向振刚砍去,女人尖叫一声醒过来。女人醒过来,心还突突狂跳不止,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没有。女人长长吁口气,知道自己做了个梦,想起梦中的情景,女人在黑暗中羞红了脸。

这时洞外有索索的声音,女人一下惊觉起来,本能地抓起地上的火枪。洞外的母狼已把地上的碎骨头嚼完,它已闻到洞中人肉的香味,便嗅着爬过来。有木栅子挡着,母狼便用牙齿、爪子撕扯着这些阻挡它食物的东西。

二槐女人眼睁得很大,心提到嗓子眼上。

狼啃栅栏的声音越来越大,借着星星的光亮,女人看到栅栏上黑糊糊的影子,木头在吱吱作响,女人感到那匹可怕的狼就要扑进来了。女人惊恐地端起火枪,这时她听到栅栏裂开的声音,随着栅栏的碎裂,那匹母狼箭一般向她射来。

女人惊叫一声,手本能地扣响了板机,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一切都安静下来。


天蒙蒙亮,街上的人多起来,西门上的吊桥也吱吱咛咛地放下去,城里城外的人出出进进。亢振刚按按怀里的猎刀随着人流混出城。

西门外是古城最为热闹的地方,与西门隔不多远便是西关,西关与古城西门这段路上开店铺的、摆食摊的样样俱全。日本人打进来时,西门外曾冷寂了一度时期,形势稳定后,特别是李益亭的几家店铺相继开张后,西门外又热闹起来。

亢振刚以前常来这里吃饭,卖了山货,换些日用品,到西门外喝碗疙托儿这是常有的事。

亢振刚喝了一碗疙托儿身上暖和起来,城头上的雾气已经散开,城墙上的鬼子端着刺刀注视着远方。护城河边的芦苇里传来野鸡咯咯的叫声。苇子长得很密,红高梁一般的穗子密密匝匝地绕向远处。

这时从西门洞里出来几个鬼子,正在说话的客人赶紧低头吃饭,摊子后面的小老板露出害怕的神色,亢振刚拉低草帽暗暗注视着鬼子的举动。

三个鬼子散散漫漫地坐在一个小姑娘的食摊后面,三把长枪架在案子上,雪亮的刺刀对着案板后面的小姑娘,吵吵闹闹的西门外一时静下来。太阳升得一杆子高,阳光懒洋洋地照在亢振刚的草帽上。

“乒”一声碎碗的声音刺耳地传来。小姑娘或许是害怕吧,端碗的时候不小心把汤溅在了鬼子手上,鬼子抓起碗摔在地上。小姑娘吃惊地叫起来,旁边两个鬼子已经嘻嘻哈哈地跃过案板。

小姑娘就哭就退,退到芦苇边被后面的鬼子一把抓住,小姑娘尖尖地叫起来,惊起芦苇中几只藏宿的水鸟。小姑娘的叫声很快暗下去,芦苇中传来三个鬼子快活的笑声。案子上的三把长枪依旧立在那里,谁也没注意那个戴草帽的汉子转到哪里去了。

芦苇叶子哗哗摇动。

此后里面再无声息。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胆大的老板拔开芦苇叶闯进去,里面传来老板恐怖的尖叫:“杀人了!杀人了!”

三个鬼子赤身裸体被人杀死,人们知道大事不妙,立刻四散奔逃。门楼上的鬼子发觉这里情况有异,立刻鸣枪报警。

古城里的警报尖锐地叫起来。

多田、白野匆匆赶到西门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