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大学生活:学校和科学院之争(图)

pangjf 收藏 16 2995
导读:[B]我的大学生活:学校和科学院之争(图)[/B][center][/center] 这是九十年代初我在大学时的事情了。 我所就读的大学是西安统计学院,简称西安统院。我这个母校的名声可以说既大又小。说它名声大呢,因为在圈内可是赫赫有名,我国唯一一所专门培养统计人才的高等院校。在世界上也只有四个国家有专门培养统计人才的高等院校,分别是印度、巴西、前苏联和我国了。说它名声小呢,因为圈外人基本上不知道有这么个大学,每次给别人介绍我读的什么大学都很费劲。 不过,在九十年代我这个母校确实

我的大学生活:学校和科学院之争(图)

这是九十年代初我在大学时的事情了。

我所就读的大学是西安统计学院,简称西安统院。我这个母校的名声可以说既大又小。说它名声大呢,因为在圈内可是赫赫有名,我国唯一一所专门培养统计人才的高等院校。在世界上也只有四个国家有专门培养统计人才的高等院校,分别是印度、巴西、前苏联和我国了。说它名声小呢,因为圈外人基本上不知道有这么个大学,每次给别人介绍我读的什么大学都很费劲。

不过,在九十年代我这个母校确实小了点,无论是在校学生、占地面积都很小,甚至赶不上当时西安一般中学那么大。这么说吧,举几个例子,我们学校唯一的操场一圈跑道长300米。田径运动会上我跑一万米时,体力到还没太大问题,就是转圈楞把人给转晕了。学校就一幢宿舍楼,用木门从中间隔开,男女分住。学校就一幢教学楼,因为当时在校生只有2000人左右,也勉强够用。后来扩招的时候,地方没办法,学校只好去外面租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原西安统计学院的校门。看得见的那幢楼是我们当初唯一的教学楼,门前的马路就是小寨东路了。


母校这么小是有原因的,特别是历史原因。西安统院是一所戴帽大学,它的前身是西安统计学校,简称西安统校,于五十年代初就建校了,那个时候面积可就大了去了。但在文革期间,因种种原因,它被国防工办、核工业所和中科院陕西分院等几家单位进驻给瓜分了。1984年,西安统校戴帽成为西安统计学院。此时,国防工办、核工业所和中科院陕西分院还赖在里面没走。从此,西安统院为了自身发展“收复失地”和以上三家开始了艰苦而长期的斗争。

1992年我进西安统院的时候,核工业所已经彻底退出,国防工办推出即将完毕,中科院陕西分院和西安统院达成了协议。我要讲的故事就从这儿开始,呵呵!铺垫是不是太长了?耐心慢慢看,还有一点点。

西安统院和中科院陕西分院都在西安市南郊的小寨东路上,西安统院在南面,中科院陕西分院在北面,两家给小寨东路斜对门。刚说了,中科院陕西分院晚西安统院建成,它的地盘全部是西安统院的,西安统院的部分家属院和它在一起,简称北院。两家达成的协议内容是什么呢?先有必要说一下两家的家长。西安统院的家长是国家统计局,属部属院校,中科院陕西分院的家长不是中国科学院,而是陕西省政府。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了地皮的事情,国家统计局有理但鞭长莫及,陕西省政府不占理却有地利之便,所以形成了僵局。僵局之后的协议据说是,问题暂时搁置,但中科院陕西分院在现有建筑上不得动一砖一瓦。这让我想起了现在的台海局势,呵!完了,铺垫完了,故事正式开始。

1993年3月份的一天下午,我们班刚上完体育课。我们几个班干部还没来得及洗个澡,就被紧急通知去系里开会。去了后才知道,中科院陕西分院上午请了施工队开始修建一个门房,我们院学生会的两个首领恰好看见了,赶紧回来拿了照相机去阻止并拍照。没想到,阻止不成,反倒被人给打了,照相机也给抢走了。所以院里要求各系组织学生前去阻止中科院陕西分院继续施工。我们与会的一听,都群情激昂,这还了得?科学院也太欺负人了,擅自施工不说,竟敢动手打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最后一节课全院都不上了,各系的系主任都站在我们院唯一的宿舍楼下,配合学生会干部组织大家出去。两家是斜对门,我们大队人马出门过马路就到了。走到跟前,不记得是那个班的一群精壮劳力拿出准备好的粗绳套在刚砌起来的砖墙上,在“一、二、三,拉”的号子声中,墙没了,多了一堆破砖头。学生会的几大首领带着几个喽罗冲着脚手架上的工人大声喊着,让他们下来,停止干活。那些施工队的工人一看来了这么多学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让干?那好,不干就是了,这么多学生咱可惹不起。科学院里面出来几个人,刚开口准备问怎么回事呢,就被一伙人就围住了,十几张嘴共同声讨:

“你们凭什么打人?”这是为报复找理由的。

“谁让你们施工了?”这是气愤对方违约的。

“你们•#¥!~”呵呵,这是胡搅蛮缠的。

……

男同学奋勇往前,女同学在后七嘴八舌鼓劲!

在辅导员的暗示下,为了达到组织他们继续施工的目的,我们班几个体格好的把卷扬机上的电机给抬走了,放在我们教室,一周后才退了回去。

过路车辆和行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纷纷围了过来。转眼间,整个小寨东路被堵住了,事情闹大了。

很快,省政府来人了,把双方代表叫到一起,现场办公。处理方法简单扼要,省里现在正开党代会,领导指示,双方停止争执,等会开完后再解决。说到底,双方都毕竟是有一定素质的,停就停呗!只有我们学生觉得这么快就结束了,有点悻悻的感觉。

我们学校的初步目的已经达到,中科院陕西分院吃了个哑巴亏,此事就此暂告一段落。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没听说有什么好的处理办法,这也为后半年的另一场纠纷埋下了伏笔。

转眼间,天冷了,冬季来临了。

一天,消息树倒了,传来“敌情”。情报显示,中科院陕西分院给其家属楼架设供暖管道。这不行,不能让“敌人”在我们的土地上搞建设,院里的意见似乎很统一。我们学生又被迅速组织起来,直冲科学院家属区,和我们学校北院一墙之隔。同样,男同学冲锋在前,女同学在后助阵。

我们到达现场后发现,好多管已经顺着家属楼的外墙树了起来。在学生会首领的带头下,我们冲上去把管拉倒。这时,科学院的职工们也冲了出来,从我们手中抢管要竖起来。我众敌寡,他们的目的当然实现不了。我们压他们抬,好象比赛一样,阵势到也壮观。

现在回想起来,科学院职工的素质就是高呀!他们争不过我们学生,也不和我们动手(他们敢吗?斗得过吗?嘿嘿!);也不和我们斗嘴。也就是说,他们对我们学生既不打也不骂,态度极端地好。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科学院职工的素质也不高呀!他们在和我们比赛的时候,冲着我们北院的方向,用我们陕西最低俗、最难听的话把我们院长和书记三代以内的女性亲属问候了个遍。特别是那些女职工,声音之高可以穿透云霄。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院长和书记的家就在北院,其中院长后来调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

后来好象还是省政府派人来协调,此事最后以我们学院表明绝不放弃也不允许科学院擅自施工的态度而收场。但收复失地的最终目的还是没达到。

一直到我们毕业的时候,该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据说,症结在于我们学院有理但没势,谁让我们家长离得太远了呢;科学院没理却有势,它的家长不仅在跟前而且是实权派呀。

再到后来,据仍有保持联系的师弟讲,他们后来还和科学院争执过,仍然没有最终结果。好象是到了1997年,香港回归那年,陕西省政府终于决定,中科院陕西分院的地方确属西安统计学院,应予归还,责中科院陕西分院择地搬迁。我心里也暗暗高兴了一回,风风雨雨这么多年,终于有了结果,不容易呀!虽然我们这些已经毕业的是享受不到那种宽松环境的喜悦,但相信统院的校友也都会象我一样高兴的。

再到后来,因为高校“211工程”,全国各地兴起并校风。作为国家部属院校,我们西安统院和其它几所高校被并入陕西财经学院,合并后的名称为西安财经大学。我这才明白,如果没有并校这阵东风,母校还不一定能收回失地。现在失地是收回了,但旗帜却没了。呵呵!是失是得,谁知道呢?

我还明白一点,当初西安统院要不回来曾经属于自己的地皮,是因为地方保护主义;现在要回来了,也是地方保护主义。因为西安财经大学是属于陕西省的。

明白了这些,那我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