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新兵,最费劲的是整内务。在我们连,每个新兵最害怕的是床铺上被摆上“最差内务”的牌子。

上次,我的内务不幸被评为“最差内务”,班里、排里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在内务评比中排在了后面。


那天,班里来了很多新战友,不管有事没事都往我的铺上瞄几眼。我知道,他们都是来见识什么叫“最差内务”的。有的人光“参观”还不算,还围着我的床铺评头论足,有的说像坦克,有的说像面包……


整整一天,我的屁股就像坐在火焰山上,坐卧不安,难受极了!

从此以后,整内务成了我的一块心病。一有空,我就对着被子、大衣抠抠捏捏进行“深加工”,中午午休也不敢碰被子,生怕被子变形再被评上“最差内务”。


后来,担心的事情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我发现自己变了,不管干什么事情,都要反反复复地检查好几遍。鞋带本来系得挺好,有时也要解开重新系一次……


一次看杂志,里面说有一种心理疾病叫“强迫症”,我不禁吓了一跳:“我该不是得了这种病吧!”


不光我一个,其他几个曾被评过“最差内务”的战友也和我一样,整天魂不守舍,满脑子都是那床被子,训练中也不能集中注意力,老是出现这样那样的差错。


那天,指导员和连长在办公室里谈了很久。


晚点名时,连长在队列前讲了一番话:“评选‘最差内务’,我的本意是想用这种方式激发你们的竞争意识,没想到额外增加了你们的心理负担,还影响了军事训练,看来这种评比方式要好好改一下。以后,全连不再评选‘最差内务’,只评选‘最佳内务’!”


顿时,新兵们开心地拍起了巴掌。


从此,大家心里轻松了许多,再也不用整天为“最差内务”花落谁家提心吊胆了。但同时,每个人整理内务的自觉性却一点都没减少,你说怪不怪?!(黄建华、王宇整理)



兵事感言


■武天敏


没有最差,只有最佳。连长的一点小小改革,让新兵放下了心理包袱。看来,带新兵不光要常想“该做些什么”,还应当想想“还有什么不该做”,尽量避免挫伤新兵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不要因为一念之差让新兵输在起跑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