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领导地位是如何确立的

用户名--成功 收藏 1 7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延安整风时期,中央机构的调整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变动,即刘少奇地位的变化。这个问题过去很少有人提及,对其论述较充分的是胡乔木。他说:这个变动是1941年“九月会议”讨论党的历史问题的逻辑结果。在那次会议上,陈云等领导同志认为少奇同志与毛主席一起是苏维埃运动后期正确路线的代表,应当给予重要的领导责任。毛主席在那次会上虽然没作什么表示,但实际上肯定了这个意见。他在会后写的九篇批判文章中,多处援引少奇同志的观点,赞赏少奇同志领导白区工作的正确主张,批判以王明为代表的中央对少奇同志的责难。毛主席在“第八篇文章”中说,刘少奇同志是我党在国民党区域工作中“正确的领袖人物”,是唯物的辩证的革命观的代表;“刘少奇同志的见解之所以是真理,不但有当时的直接事实为之证明,整个‘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执行时期的全部结果也为之证明了”。毛主席在延安时期的讲话和文章中,对中央领导同志作这样高的评价是很少的。

在1941年“九月会议”后期,即10月3日,毛主席电告少奇同志,中央决定少奇同志返回延安,准备参加七大。10月11日,毛主席又去电询问,望少奇同志在两三个月后来延安,并在延安指挥华中工作。1942年2月,刘少奇准备动身启程。毛主席又去电,要他路过山东时代表中央解决山东地区领导人之间的争论问题。为保证少奇同志沿途安全,中央还专门派员调查了解由华中到华北的路上敌人封锁线的情形。毛主席还多次去电嘱咐少奇同志,必待路上有安全保障,方能启程。当少奇同志在1942年5月到达山东后,毛主席又致电与他,委任以中央全权代表资格驻115师指挥整个山东及华中党政军全局,因通过封锁线安全尚无保障,不必急于西进。在少奇同志处理完山东问题,于1942年10月到达晋北地区以后,毛主席又电告该根据地领导人,指示他们派人接护时须非常小心机密,不要张扬,但要谨慎敏捷。12月下旬,少奇同志安抵129师领导机关驻地山西境内太行山涉县的赤岸村,毛主席去电表示慰问,望其休息短期后来延,并让他对华北工作加以考察;同时指示刘(伯承)、邓(小平)二位,对少奇同志路上的安全保障作周密布置。1942年12月30日,少奇同志平安抵达延安。1943年元旦,《解放日报》以大字标题刊登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举行新年晚会,并欢迎少奇同志从华中归来的消息。少奇同志在路上走了差不多十个月的时间,毛主席无时不在挂念。毛主席的关怀,说明对少奇同志寄予厚望,要委以重任。1943年3月中央机构的调整表明,少奇同志在党内实际上已上升为第二把手了。

胡乔木的回忆是耐人寻味的。刘少奇的地位上升,固然与他在反对以王明为代表的“左”的错误中的态度有关,与他抗战后在华中的工作成绩有关,这是得到了党内许多同志公认的事实。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刘少奇从一个政治局候补委员直接上升到党内仅次于毛泽东的地位,其酝酿、提名过程我们无从了解,但从上述现象分析,确实与毛泽东对他的倚重有关。毛泽东对党的各方面决策的影响之大可见一斑。而刘少奇进入中央核心决策层,客观上为最终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作了极为重要的人事上的准备。

(摘自《延安整风实录》作者高新民张树军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