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楼“横空出世” 由少校“变”成将军

sdzzzhl 收藏 0 455
导读:  www.chinaneast.gov.cn 2008年01月26日 来源:沈阳日报 刘亚楼与毛泽东、刘少奇在一起 大连是工业城市,日军侵占后,苦心“经营”,把这里当作侵略中国的桥头堡之一,到1945年8月15日无条件投降时,已在大连蓄积了大量军需战略物资。1945年冬至1946年间,东北、华北、华东各解放区后勤部门,纷纷派员来大连筹集军需物资。苏军当局为此几次向大连市委提出:不要把物资都拿去了,以免影响本地恢复生产。 在这个问题上,大




www.chinaneast.gov.cn 2008年01月26日 来源:沈阳日报





刘亚楼与毛泽东、刘少奇在一起


大连是工业城市,日军侵占后,苦心“经营”,把这里当作侵略中国的桥头堡之一,到1945年8月15日无条件投降时,已在大连蓄积了大量军需战略物资。1945年冬至1946年间,东北、华北、华东各解放区后勤部门,纷纷派员来大连筹集军需物资。苏军当局为此几次向大连市委提出:不要把物资都拿去了,以免影响本地恢复生产。


在这个问题上,大连市委也请刘亚楼出面帮助疏通。


刘亚楼找到苏方领导申述:中国共产党是坚决执行恢复生产的经济政策的,各解放区来采办物资,虽拿走了一些东西,但同时也带来了大量资金,不会把大连拿垮。何况,中国同志只是把这里作为后方基地来支援前线,没有要把东西都拿走的意图。


刘亚楼还进一步解释说:中国同志对苏联是友好的,完全可以信赖。我们中国有句古话,“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东西拿垮了,人不是还在这里?


苏方领导一时语塞,只好笑了笑。


大连市委根据刘亚楼的“摸底”,认清了政治形势,清除了疑虑,更好地发挥旅大这一后方基地作用,有力地支援了华东、华北、东北等解放战场。


在复杂的形势下,刘亚楼巧妙地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一次又一次地帮助大连市委解决了困难。


大连微妙的一台戏,直叫刘亚楼和韩光他们唱得有声有色。


1946年五六月间,中苏两方的联络官王松少校被中国共产党任命为东北的统一武装——东北民主联军的参谋长,要打铺盖卷儿走人了。王松少校“提拔”之快,直让苏军同行瞠目结舌:王少校怎么一下就蹦到这么高的位置,当了将军?至此,刘亚楼不得不把自己的经历简要地告诉苏联伙伴们。于是,马上招来一通埋怨:原来萨莎(刘亚楼的苏联名字)十多年前就担任过中国红军的主力师长、政委,率部立下过很多战功,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

刘亚楼笑道:过去的已成为历史,不值得津津乐道,重要的是明天!


中共高层为东北配备大将


刘亚楼赶赴哈尔滨上任,林彪打破不出门迎人的常规,亲自“屈驾”相迎,握着刘亚楼的手,那平时难得一笑的脸上竟漾起了笑意。


刘亚楼就任“东总”参谋长一职,当年的“东总”老人说起这事,都喜欢用“横空出世”这字眼儿。


这四个字颇有意趣,至少能说明两点:一是刘亚楼在国内战场消失了8年之久;二是一回来就跻身于东北民主联军的最高层。这四个字当然包含了拥护、赞赏之意。


刘亚楼就任东总参谋长是罗荣桓推荐、林彪首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批准的。


1946年2月,东北局副书记、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罗荣桓因肾病发作,转到大连休养时,接见了还在苏军工作的刘亚楼。他对这位老部下的军事才能是相当了解的,认为现在开辟东北需要能人,刘亚楼有国内革命战争的经验,又喝过“洋墨水”,是个难得的将才,应回到我军工作。


当时,韩光等旅大地委领导还不愿意刘亚楼离开呢!因为,旅大的战略地位重要,旅顺是军港,大连是很好的商港,中国共产党管理这样的城市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有刘亚楼这种具有双重身份的能人相助,自是可以左右逢源、如虎添翼。

经东北局与远东苏军当局交涉,苏方同意放回刘亚楼。1946年五六月间,中央军委任命刘亚楼为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


须知,在刘亚楼受命时,国共两党闯关东后的第一次大会战——四平战役已经结束。四平血战,从1946年4月中旬开始,历时一个月,所谓“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在给国民党军重大打击时,东北民主联军亦伤亡匪浅,其中大部分是抗战幸存的老骨干。


联军主动撤出四平后,又遭敌机械化部队追击,沿途不断有逃亡、叛变现象,部队大量减员,根据地仅剩北满和南满临江等少数几个地区。


战后,林彪病了,“空前绝后”地拿部下出气——在舒兰掀了参谋处处长李作鹏的酒席,还随手抓过炕上的东西摔向李作鹏等人。

四平战役未打响前,东北局将之定格为“决定我党在东北地位最后一战”,因此,四平的失守,在联军中引起的震动是空前、巨大的,不少人因此动摇了意志。鉴于东北形势严峻,6月16日,中共中央决定林彪任东北局书记、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在东北实行党政军一元化领导。此时,林彪只是中央委员,而彭真、高岗、陈云三人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林彪党政军一肩挑,对强调“党指挥枪”原则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实在是个不同寻常的重大组织措施。从某种意义上说,毛泽东将共产党在东北的前途和命运托付给了林彪。


带着疲惫之师一路退却在哈尔滨安营扎寨的林彪,此时非常需要有一个得力的、能跟他很好共事的参谋长。从运动战转向阵地战、大兵团作战后的东北战场,也需要一位绝对内行的参谋长。


自中央苏区共事以来,刘亚楼一直是林彪欣赏、信赖、满意的一员战将。苏联治病期间共同探讨苏德战争问题,更使他认定刘亚楼既可当军政主官,亦可当参谋长。


在罗荣桓远赴苏联治病的情况下,刘亚楼的到任,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际”。


此时的东北,共产党精英云集,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候补委员有20来位,民主联军阵营战将林立,除司令政委外,光副司令员副政委就有五六位之多。但军事上,连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的刘亚楼,很快就力拔群雄,成为响当当的第三号核心人物,和林彪、罗荣桓并称“林罗刘”。


1946年5月下旬后的东北,暂时的风平浪静中酝酿着惊涛骇浪的凶险。国共两党在经历为期一个月、死伤枕藉的四平大血战后,都在喘息、休整,以图再战,一决雌雄,争夺天下。


刘亚楼知道形势的严峻,工作上只争朝夕,协助林彪利用这段宝贵的停战时间养精蓄锐,扩军备战,以期早见成效。

作为统帅战局的军事机构,当时司令部缺乏基本建设,参谋人员不仅奇缺,而且在职者大多缺乏参谋业务的基本常识,部队就连一张完整的作战地图也找不到,因而没能发挥司令部机关应有的效能。调往东北战区的八路军新四军各部队,不熟悉东北的道路地形,前方司令部和后方司令部都苦于要不到五万分之一和十万分之一的军用作战地图,贻误战机的事件时有发生。因为没有地图,曾发生过两个纵队同走一条路、两个师同宿一个村,以及行军作战中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等现象。1945年底,林彪给中央的电报就这般诉苦:“……自总部起各级缺乏地图,对地理形势常不了解;通讯联络至今混乱,未能畅通……”林彪发急后,司令部好不容易招来几名初中生,刻蜡版印制道路村庄图救急。


司令部的各项建设跟不上,仗自然难打,接连的失利让林彪心情无比郁闷。刘亚楼走马上任后,抓紧熟悉情况,由近及远,把日本投降、八路军进入东北、四平会战以前的中央及东总的电报全都看了个遍,基本摸清了东北战局的变化和现状。他决心从整顿司令部入手,把司令部建设成高效率的领导机关和首长的得力助手。


刘亚楼召来东总参谋处地图科长蒲锡文,严肃指出:军用地图是十万火急的事,一天也不能耽误,一定要千方百计,想尽办法解决,以供行军作战之急需。


蒲锡文汇报了印图迫切需要解决的几个困难:第一,需要三五百名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学习绘图;第二,需要大量印图用纸、制版的化学药品,但就连制版用的玻璃也无处可买,印图器材有钱无市;第三,难以找到懂测绘的干部。摘自《开国上将刘亚楼与高层人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