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不能带回国的女华人。

2000年秋天,太平洋上的所罗门群岛发生了政变,战火威胁到中国侨民的生命和财产,中国政府决定派船撤侨。



航行在太平洋上的中国船“友河”掉转航向,全速驶向撤侨地点,侨民们撤出来了,包括被台湾军舰弃之不管的台湾侨民,他们受到了船员们的悉心照顾。当他们踏上祖国的土地时,纷纷感谢祖国,感谢政府,感谢中国海员。


世界上一个地区或国家发生危机时,一些大国,强国大多会派出军舰和船舶去撤离,保护本国的侨民和同胞。作为一个强国的海外侨民,强大的祖国是他们最可靠的靠山。


1978年.我所在的武胜山轮在柬埔寨的梆孫港就碰上这样一位侨民。


她叫阿秀,是柬方派到我们船上协助工作的翻译。


阿秀二十三,四岁,她说自己祖籍海南文昌,阿秀长的很漂亮,白白的皮肤,圆圆的大眼,有一点凹。个头不高,但身材玲珑,留着长长的一头黑发。讲的一口带广东味的国语。穿着一身黑色的当地服装,浑身上下散发着女性的青春气息。


她来到船上,水手们都愿和她套近乎,汉子们在海上常时间的航行见不到异性,有个女孩一块工作更何况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同胞谁都会接近她。



船上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但她并不在船上住,吃饭也是下码头上去吃,船长问她是不是不习惯在船上吃住,她说不是,是纪律,可她看我们吃饭时对中国菜的眼神,我们猜她还是喜欢我们的饭菜。


阿秀工作很认真,努力。船一天24小时卸货,就她一个人翻译,大事小事都找她,常常是跑来跑去,忙个不停。大斗笠下的圆脸总是流着汗水。但她一点不偷懒,实在热的不行,累了,就跑到给她用的那个房间洗个澡,一边洗还一边大声的唱着歌,歌词我们听不懂,大概是柬埔寨的民歌吧。


洗完了就坐在甲板上梳她那一头密密长长的黑发,谗的水手们直逗她。


“阿秀,这地方要打仗了,跟我们回中国吧?“


“不回啦。我阿爸阿妈一家人都在这。我生在这,这里很好啦。“


“阿秀!你好漂亮呀!”



“是啦!我们华人都靓啦!我们文昌更是出美女啦!你知道么?国母宋庆龄就是我们文昌人?”


“你这么漂亮,追你的小伙子一定很多吧?”


“是啦!你追不追呀?”


“好呀!你嫁给我么?。”


阿秀也不生气,哈哈大笑:“你晚啦!没有机会啦!我有老公啦!”


“那你老公是干啥的?”



阿秀眉眼间流过一丝阴影:“冲个凉真好!该工作了。”


卸了几十天货,阿秀和船上每一个人都混得很好。但越军越来越逼近梆孫。那天,我们接到指示;停止卸货,准备离开,柬方的人纷纷下船,船员们也忙忙碌碌的做着开船的准备。


我拿着一个文件去船长房间请示工作,走到船长房门口。门半开着,我站在门口,只见船长背对门,面向窗向外看着,政委坐在沙发上,阿秀站在屋子中间。


她抽抽泣泣的说着:“船长,政委,求你们俩人啦!我一直不愿说我的家,我没有家啦。红色高棉一来,我家的店就被没收了。阿爸阿妈都被赶到山里开荒去了,是死是活我根本不知道,因为我的丈夫是红色高棉的干部,我才能待在城里上你们船当翻译。可就是我丈夫,也在前些天死在战场上了。我的弟弟们早就被编如军队,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在那里。我孤身一人,呜。。。。。”


政委大口大口的吸着烟,眉头紧锁,一言不发。船长自始至终就没转过身来。


“你们知道越南人迫害华人,他们在越南驱赶华人,屠杀华人,他们来了,我不是在战火中被打死,也会被送进集中营,折磨至死。我还年青,我不想死,我想活呀!你们带我走啦!求求你们了!”



说着阿秀扑通一下跪到在地板上:“你们不念我是华人同胞,就看在我是个女人份上,也救我一命呀!要不,要不你们把我带回中国,就说我是偷偷藏在你们船上偷渡的,我到中国就是坐监牢,就是枪毙!我也心甘情愿,死也要死同胞中,总比落在越南人手里强呀!”


阿秀的头在地板上磕的乒乓做响,哭声已不是哭而是嚎,人在绝望时的嚎叫!


政委起身去搀扶她,我实在看不下去,转身走开了。


这事说起来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政府在海外的华人遭到迫害时不出手援助?前些年印尼人残害华人时,中国政府只是发表声明表示关切,所罗门群岛却能派船接人.


按照国际公认的原则,一个人加入了那个国籍就受那国政府保护和该国法律管辖,当一个国家发生政变,骚乱,暴动时,凡其他国家凡与该国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在该国的侨民.一方面该国政府有责任保护,另一方面侨民国的外交使团及政府也可采取措施保护.而那些已经加入改国国籍的人们就必须承受国籍国的现实.


所罗门群岛的华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持有中国护照,在所罗门的台湾人虽然持的是台湾护照,但中国政府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只要愿意也可以保护,香港在没回归祖国时,只受到英国政府对英属殖民地人的保护,而回归祖国后,凡持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护照的香港人都受中国政府保护.同样.在海湾战争时,中国大使馆安排在伊的大陆人,台湾人,香港人坐车离开巴格达,一路上,因为挂着五星红旗,因为伊政府与中国关系好,没人找麻烦.



而印尼的那些华人,当年不入印尼籍就不能在印尼生存,加入了就得认印尼法律.当印尼政府怂恿暴乱和排华时,中国政府无法从法律上对那些华人提供保护.并非中国政府软弱.


再说到阿秀,她出生在柬埔寨,入了柬埔寨国籍,如果我们此时带她走,没有柬方的认可,那我们就带人偷渡,是违法的,如果阿秀像那些越南华人一样自己想办法走,到了中国也是柬埔寨难民.她留在我们船上走,我们假装不知道,回国后也是算带人偷渡入境罪.


说到底,是一个国家强大不强大,很多国力强大的国家,她的侨民轻易不放弃国籍,甚至在侨居国还高人一等,而国家不强大,她的子民只能当时怎么能生存就怎么做.


眼下,虽然阿秀的痛哭刺痛了船长和政委的心,作为同胞之情他们也想帮助阿秀,可是没办法呀,我们当时的国情就是这样.


过了好一会,阿秀低着头来到梯口,她身后跟着我们的政治干事,不知道刚才那一幕的水手们乐哈哈的围上来。


“阿秀,要走呀!保重呀!”



突然,阿秀转身向船尾的栏杆跑去,政治干事大惊,赶忙追了过去。


阿秀跑到船尾,船尾的旗杆上,我们鲜艳的五星红旗迎着海风飘扬着,阿秀停住脚,对着国旗深深的鞠了一躬!


阿秀转身回到梯口,对着目瞪口呆的水手们说:“弟兄们多保重!再见了!”


然后低头一溜小跑的去了。


望着阿秀远去的娇小身影,泪水模糊了每一个在场的海上硬汉的眼睛。


我回过头看着我们鲜艳夺目的国旗,她是那样的红,那样的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