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那年我们去拉练。半大孩子的种种轶事。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35 155
导读: 行军时中午休息是一个小时吃中饭,中饭就是头天晚上自己做的干粮。大家拿出包里的干粮,一般是烙饼,三口两口吞下去,没有水只好干吞。走了一上午几十里山路,肚子当然饿更渴,可是荒山野岭的那有水,有时碰巧停在一个小河或小泉眼边,也只能是砸几块冰吃, 这个滋味真是不好受,有渴又饿,即使三口两口干吞下那点干粮,仍旧是饥渴不堪.我们班的六个人个个都是在家主持家务的男子汉,过日子很会算计。有一次发下一些水分很多的大罗卜,我们几个一商量:一人留一个明天中午吃,第二天,我们几个人一边吃着冻得干硬的大饼一边咔哧咔哧的


行军时中午休息是一个小时吃中饭,中饭就是头天晚上自己做的干粮。大家拿出包里的干粮,一般是烙饼,三口两口吞下去,没有水只好干吞。走了一上午几十里山路,肚子当然饿更渴,可是荒山野岭的那有水,有时碰巧停在一个小河或小泉眼边,也只能是砸几块冰吃,

这个滋味真是不好受,有渴又饿,即使三口两口干吞下那点干粮,仍旧是饥渴不堪.我们班的六个人个个都是在家主持家务的男子汉,过日子很会算计。有一次发下一些水分很多的大罗卜,我们几个一商量:一人留一个明天中午吃,第二天,我们几个人一边吃着冻得干硬的大饼一边咔哧咔哧的啃大罗卜,又顶饱又解渴,那个美劲谗得别的人干瞪眼!

还有一次,头天晚上我们做第二天的干粮,那天发的都是玉米面,我们只能做贴饼子,房东大娘知道我们是第二天吃的,很心疼的说:“外面可是下着大雪呀!只吃凉饼子咋成?我给你们些干辣椒吧。”我们当然想要,可接受老乡的东西是不允许的,可我们有办法:先用素油把捣碎的干辣椒炸熟,然后包在玉米面里贴成饼子!第二天我们一个个大口大口地啃着辣子馅饼,吃得头上冒汗,还不能叫别人看出来,只能边出汗边擦,但从心里到全身被大娘的慈爱暖得热哄哄的。

一天中午行军休息吃午饭,天冷得我双手冻得僵硬,光急着从挎包里掏出干粮吃,一没拿稳饼子掉在地上,偏巧掉在地上的一堆牛粪上,我捡起饼子来吹了吹上面的干牛粪末大口大口的吃得很香,边吃还边心里还念叨: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人饿急了只要有的吃还管干净不干净。



爸爸 妈妈 你们好,我拉练到了延庆了,这个村子叫真竹全。住在老乡家,老乡家有大哥,大扫,三个小孩,还有大狼,大狼对我很好,给我吃核桃,我睡在火坑上,晚上很暖和。。。。。。


这是一个那个不学习时代的中学生写给家人的信。错字,别字满篇.

真竹全/珍珠泉,大扫/嫂,大狼/大娘,火坑/火炕。

说起拉练住在有老大娘的家里,那可是享福了。第一,因为有老太太带着小孩在家,屋里面很暖和,我注意过一个问题:我们做饭不吝啬柴草,可做完饭炕热了,我们出门一中午或一下午回来屋里还是冷冰冰的,而房东大娘的屋里却时时暖融融的.我问过老大娘,她们说:”一个活人一把火”.冬天,即使是做三顿饭把炕烧热,白天家里没人,屋里一样会很冷.有了人在屋里活动就暖和.

第二,农村有很多风俗和生活习惯我们不懂,有时老乡骂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干啥错事了,往往这时候老大娘们就会把村里的事讲给我们听,还不时地告诉我们在那能找到我们需要的东西.

虽然说我们到老乡家住老乡一般都很热情,但也有过不欢迎的事.一次,我们到一户人家去住,一进院房东大嫂就冷着个脸不让进,我们一边等老师找村里干部协调一边各自找能干的活干,有的去挑水,有的去扫院子.说实话,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们又不是求着住你们家,十几岁的孩子走了一天,又累又饿,是个有点热心的人也不能不让我们进屋呀.

正在我们干活时,一个瘦瘦的老大娘进院了,她一进门就大声地训斥房东大嫂:”平日里我说你你不爱听,说你不懂事你觉着委屈你,人家这些孩子打城里来,数九寒天的走了一天路,怎么着也得让人住下,人家进不了屋还给你干活,你不怕人家家里大人知道了骂你么?一过门你就要分家单过,你就这样当家过日子?等俺儿子从公社回来,你自己和他说说这事,是婆婆我不对还是你不对?”

老大娘一顿训斥,大嫂不回嘴也不说话,一会儿,生产队长来了,把大娘劝走了,大嫂这才叫我们进屋,我们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离开时,大嫂把我们送到村口,看得出来,她有她的难处,但昨天婆婆的一番话也使她觉得对我们过分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